Tag: 欧亿黑内幕

欧亿代理_阿里沃尔玛“搅局”服装产业 智能化改造看上去很美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严重的服装业,引来巨头的“搅局”,阿里和沃尔玛近日先后驶入服装赛道。前者推出的犀牛智造平台以服装为切入点,后者推出的新时尚品牌将在美国线上和线下250家门店亮相,并进军二手服装领域。   “沃尔玛在中国市场有较大自主权,美国市场的一些动作跟中国市场没有太大关系。”沃尔玛相关负责人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公司在中国市场也一直都有自主服装品牌,发展自有品牌是沃尔玛全球战略。”截至发稿,阿里相关负责人尚未直接回复记者采访,雅戈尔、探路者、波司登等则均强调,公司在服装产业方面已有所布局。   从数据上来看,许多服装品牌上半年业绩都处于下滑甚至亏损状态。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指出,疫情下会催生服装行业许多新的玩法。“服装行业是‘衣食住行’核心消费品之一,市场容量大。疫情是一次商业重构,很多服装企业面临困境,甚至倒闭,同时也意味着新机会的出现。”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告诉财联社记者。   巨头“搅局”   据了解,沃尔玛的新品牌将于近日在美国上线,同时,其公司网站还将引入二手服装销售领域最知名的品牌之一ThredUp,后者将提供近75万件二手女装和童装及配饰,品牌包括耐克、卡特、迈克尔·科尔斯和卡尔文·克莱恩等。   “沃尔玛的出手,是看重疫情重构商业的机会,同时也能拓展品类,延伸顾客的消费能力,会是个不错的尝试。”马岗说。   与沃尔玛不同,阿里布局服装产业的方式,是打造智能平台。据了解,阿里的犀牛智造平台以服装为切入点,通过大数据对消费者需求进行智能预测,并进行智能设计与生产。目前已有200多个淘宝中小商家、产业带商家、直播主播共享犀牛智造工厂。按照犀牛智造的目标,其要服务10万个时尚品牌和10万设计师。   “目前服装行业化程度高,电商渗透度达30%以上,C2F(消费者对工厂)有良好基础。消费者已具备,但工厂还需要改造,这也是巨头出手的原因。有足够多的数据,就可以去中间化,使消费者直接连接工厂完成供给的升级。”马岗指出。   在时尚产业投资人、优意国际CEO杨大筠看来,“从消费结构看,服装、化妆品等日用品在线上平台所占销售比重较高,服装占淘宝平台销量的比重也很大,所以阿里选择以服装作为切入点。而从未来趋势看,传统服装制造业一定会向更有效率的智能制造转变,阿里正是在打造一个时尚行业的模板。”   “阿里的信息系统是对未来的期望,真正要做到还有较长一段路要走。目前的水平只能做一些T恤、裤子的标品,对时装的创意性而言,任何大数据也都无法替代人工,成衣制造环节没有办法形成完全的智能化。”杨大筠说。   智能化“大考”   其实,服装产业智能化已经成为行业共识,波司登、雅戈尔、探路者等也都在探索智能制造。“公司对数字化、新智造的相关趋势非常关注,也一直在不断强化整个产品供应体系的柔性和快速反应机制,充分利用整合零售、批发、供应链、财务为一体的智能化信息平台,及遍布全国的店铺信息系统终端,结合实时数据快速进行分析决策,从而提升运营管理效率。”探路者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雅戈尔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指出,“公司智能西服工厂数据中心可以实时展现3000家门店动态的销售数据,使生产订单下达更为精准,改造后新的流水线成品反应速度、高级定制生产周期、批量订单生产周期都有所加快。”   一位不愿具名的服装行业从业者告诉财联社记者,智能制造投入大、难度高,中小企业并不适合自己布局,许多大企业虽然都有布局,但真正能实施的也不多。   “从大的层面看,柔性生产和敏捷定制是服装未来的发展方向,很多企业也看到这一点,与阿里的差异并不大。”马岗说。   杨大筠则提出不同看法,他认为,“服装品牌方进行智能平台技术研发能力有限,因此品牌方更多的是应用者,而不会成为领跑者。企业在智能制造上的布局更多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而阿里做的是一个技术整合平台。阿里的商业模式是喜欢在‘高速公路’上建设‘收费站’,就像品牌入驻淘宝天猫平台,犀牛智造平台也是整合初创企业资源。”   杨大筠认为,科技化手段虽然提高了服装的精准消费,但时尚永远是一个创意产业,不能过于依赖大数据。“时尚行业未来是两种走法,一是品牌走在消费者前面的领导型消费,需要品牌方的创意,引导消费者形成;一是追随性消费,通过大数据来分析消费者喜好,使供应链、消费端可以快速满足消费者期望。目前九成企业都是后者,只有投入大、创新能力强的企业才能成为领导型消费品牌。”

欧亿代理中心_2020东莞(国际)服装/制鞋产业升级供应链博览会即将举办

  2020东莞(国际)服装/制鞋产业升级供应链博览会(以下简称”东莞服装/制鞋供应链展”)由海名国际会展集团联合深圳市缝制设备行业协会、东莞鞋包产业联盟、广东现代国际展览中心、青岛海名国际会展有限公司、广州海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组织,将于10月10-12日亮相东莞•广东现代国际展览中心!   东莞服装/制鞋供应链展旨在搭建一个服装集群地家门口的纺织大生态化产业链展!贴近地,能直接触达终端客户,解决客户需求。高品牌价值、强营销体系,助力服装制鞋企业及上下游产业链通力合作,扩大业务辐射区域,着力于构建时尚定制品牌和产业链企业的商贸对接平台。   联动纺织服装/制鞋全产业链   海名集团沉淀纺织服装轻工专业展20年,将带领原班营销团队,于2020年10月10-12日亮相广东省东莞市广东现代国际展览中心,拉开东莞服装/制鞋供应链展序幕。展会以”智能•科技•绿色•时尚”为主题,涵盖缝制设备展区、皮革鞋机鞋材展区、纺织品印花工业展区、流行面辅料及纱线展区、品牌服装/制鞋订单对接区,一站式联动服务纺织服装全产业链。   本届展会作为2020年当地唯一一个服装/制鞋全产业链专业展,规划展出面积25000平方米,近400余展商现场展示相关产品,预计邀约来自广东、广西、湖南、福建、江西等各个地区30000名专业观众及买家团体与会参观采购,自带北方和中原展会实力买家和专业观众5000名。   贴近产业基地,直击终端用户   依托服装大省广东,东莞自身产业发展迅猛,制造业实力雄厚,产业体系齐全,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之一,为”广东四小虎”之首,号称”世界工厂”。东莞现有28个镇,180多个工业区及经济区,做到了”一镇一特色”,一个镇就是一个产业集群。   作为生产密集型产业,纺织企业仅凭一己之力并不容易实现可持续发展,只有上下游产业链通力合作,才能更好地践行新发展、新理念,而实现这种合作的最直接、高效的商业平台,当属纺织博览会。东莞服装/制鞋供应链展贴近产业集群地,交通便捷、需求密集且庞大、参展成本低,是诚挚为展商和专业观众服务的家门口的专业大展。   专注产业供应链,做家门口的服务平台   缝制设备展区:   东莞缝制设备展展品分为”缝前、整机、缝后、辅助产品及配套方案”五大板块,包含拉布裁剪、设计系统、缝整机、刺绣设备、绗缝/绗绣、激光设备、整烫设备、吊挂系统/自动仓储、零配件、工厂解决方案等。   皮革鞋机鞋材展区:   制鞋、中厚料设备展区,鞋材、鞋料展区,皮革、合成革展区,全品类展示,产业链齐全。   纺织品印花工业展区展品:   设备、传统印花设备、印花材料、激光设备、印染机械、个性化定制、等多个类别。   流行面辅料及纱线展区:   以最新面辅料为主题,融入国内外流行元素,以”、科技、时尚、趋势”为主题,届时,以华南、华中等地区品牌、贸易商及服装企业莅临参观采购。   同期活动精彩不断跨界合作商贸对接资源畅享   结合国内行业政策及方向,邀请政府领导、行业大咖、协会嘉宾。展会筹备一系列精彩配套活动:突破瓶颈借势品牌、品牌订单对接会、工厂高效管理论坛、时尚新品发布会、新趋势论坛、新潮流风尚秀、运营线下交流沙龙等多形式,建立便捷的贸易合作对接中心,针对展商需求提供相对应的培训提升会;最新锐的观点、最前沿的思想,捕捉到最时尚的趋势,快速拉动纺织服装轻工企业的发展与品牌打造,增加企业之间的紧密合作,实现产业带动发展、企业紧密共赢的行业大局势。   2020东莞服装订单对接会:   现场精准订单对接会主要以百余家服装/制鞋品牌及贸易商,各类服装/制鞋电商资源的大批量订单计划为主,现场寻找服装/制鞋加工生产资源,以”精准订单匹配,直击工厂合作”的模式,建立与服装/制鞋加工厂长期订单贸易。   东莞服装/制鞋电商大会及交流酒会:   汇聚服装行业龙头企业、品牌电商平台、直播网红大V、知名商超渠道等,探讨电商行业未来发展趋势,助力企业布局电商直播市场。   线上云展:   展商秀为展商提供展前线上展示平台,开拓参展新体验!线下同步开启云相册/云直播服务,推动线下线上双渠道宣推,轻松造势,畅享订单!   参观组团:   联合广东及华南地区各协会全力组织会员企业到会参观,以东莞、深圳、广州、中山、珠海等重点产业集群为主,并与江浙、环渤海等地区协会紧密联合。   本届东莞会深入产业集群地,深度了解客户需求,深化高精尖服务,结合展示、新技术演示、新制造论坛、品牌服装订单对接会、电商运营沙龙等多种形式,建立便捷的贸易合作对接平台;结合”互联网+”,配合移动互联线上注册、配对、主题活动、推广展示等系列活动,为展会及展商注入新的商业活力与价值,为买家提供高效但低成本的行业优化转型方案。

欧亿娱乐分红_2020粤林旅游及民俗文化与服装行业交流座谈会成功举办

  9月13日,由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广东省第九批援藏工作队共同发起的2020粤林旅游及民俗文化与服装行业交流座谈会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成功举办。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卜晓强,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刘岳屏,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党支部书记丁宁,广东省文旅厅援藏,林芝市旅游发展局副书记、副局长余晓娟、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总经理、广东省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董事长张志兵,广东省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副总经理陈曦,中国纺织服装非遗推广大使、中国最佳女装设计师、中国十佳服装设计师邓兆萍,中国纺织服装非遗推广大使、中国十佳服装设计师、华南农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金憓,广东纺织服装非遗推广大使、广东工业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主任孙恩乐,广东纺织服装非遗推广大使、广东十佳服装设计师成晓琴出席了本次活动并进行了深度交流。   交流会上,广东省文旅厅援藏,林芝市旅游发展局副书记、副局长余晓娟为大家详细介绍了林芝的人文历史、文化资源状况。人间净土,醉美林芝,作为“东方的小瑞士”和“西藏的小江南”,林芝不仅拥有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风光,还拥有多达260项非物资文化遗产,期待下一步能够与广东服装产业共同促进林芝民俗文化和旅游的有机结合,活用林芝的资源优势赋能旅游生态,促成文化援藏、旅游援藏,欢迎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组织更多广东优秀服装设计师到林芝采风,用林芝的非遗创作时尚服装作品,争取在2021广东时装周-春季进行专场发布,推广林芝的文化旅游资源。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刘岳屏总结了赴林芝开展商务扶贫援藏工作的经验,表示接下来将继续促进粤林两地服装服饰行业产业合作、产销对接,帮扶林芝服装服饰行业发展,进行更深层次的沟通交流。   在场的非遗设计大师均表达了对林芝的向往,并表示将积极支持粤林两地的文化交流,用创意设计活化林芝非遗,推动林芝非遗产业化、走出西藏、走向时尚。   交流会当天是2020广东时装周-秋季举办的第6天,在广东时装周主会场上,林芝艺术团为到场的观众献上了工布族民俗传统舞蹈表演。   广东援藏已走过26年,今后也会将这一光荣使命延续下去。

欧亿登录线路_探访甘肃省临洮县服装厂里的“扶贫车间”

图为工人们正在车间作业   甘肃榕发服装智造有限公司是福州市仓山区与甘肃定西市临洮县2019年引进的重点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该项目采取“政府引导、企业搭台、贫困户参与”的办法,致力于打造民众家门口的“扶贫车间”。项目于2019年7月在临洮县正式建成投产后,累计吸纳当地劳动力146人(其中建档立卡户、易地搬迁困难户95名),员工月工资2500元—3500元,目前已生产各类服装9.46万件,实现产值685万元,切实帮助当地贫困户实现就近就业增收。

欧亿代理中心_受疫情影响销售惨淡 国际服装品牌该如何“自救”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今年C&A、Forever 21等国际服装品的销售一片惨淡,退出中国市场、业绩持续亏损、大面积关店等消息不绝于耳。为缓解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国际服装品牌到底应该如何“自救”?   经营不善国际品牌“败走”   日前,快时尚品牌C&A发布公告称,其中国业务出售工作已经完成。该品牌董事会主席表示,中国市场曾是C&A品牌重要的销量增长市场,但由于中国市场较为复杂,且考虑到疫情对零售行业的影响,C&A选择出售中国业务并撤离出中国市场。   C&A进入中国市场已有13年。相比其他快时尚品牌,其扩张速度较慢。截至目前,该品牌在中国仅剩约60家门店,而其天猫旗舰店的粉丝数量也仅有558万人左右,远低于优衣库、H&M、Zara等品牌,市场知名度相对较低。如今,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后的C&A虽对外表示目前尚未有债务,但仅剩欧洲市场的它未来发展前景依旧严峻。   除了C&A,2020年6月,潮牌极度干燥(Superdry)对外表示提前终止与中国赫基国际公司的合作关系,收回对中国业务的控制权,自7月起将关闭所有销售渠道。据悉,该品牌在中国市场持续亏损,经营压力大,再加上疫情的影响,难逃“败走”的结局。   实际上,近两年不断有一些国际服装品牌“败走”中国市场。2018年8月,被誉为“英国高街鼻祖”的快时尚品牌Topshop宣布终止中国业务;2018年年底,英国街牌New Look中国门店全部关门;2019年,快时尚品牌Forever 21作别中国市场。如今,疫情加快了经营不善品牌的撤退速度。   持续亏损品牌危机加深   截至目前,多家国际服装品牌发布了阶段性业绩报告,快时尚品牌、牛仔品牌以及潮牌均出现亏损。作为快时尚行业的领头企业,优衣库的业绩也不容乐观。在截至5月底的第三财季内,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营业收入约219.34亿元,同比下降36%;净亏损高达6.4亿元。尽管该集团表示,在部分地区疫情缓和后,日本优衣库、GU品牌业绩有所回升,大中华地区优衣库实现收益,但由于前三财季的影响,公司预计第四财季仍有追加亏损的风险。目前,迅销集团已经下调了全年度业绩预测的多项指标。   在疫情期间,Zara也顶不住了。2020年第一财季报告显示,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销售额仅为266.44亿元,同比下降44%;净亏损33.02亿元,这也是该集团有史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H&M在2020年前六个月的销售额同比下降23%至634亿元左右,仅第二财季就亏损50.47亿元。Gap三个月的亏损额高达4.23亿元。   牛仔巨头Levis和Lee同样没有逃过亏损的命运。2020年第二财季,Levis销售额仅为34.93亿元,同比下跌62%;净亏损了25.52亿元。而Lee母公司Kontoor Brands在上半财年内的销售额下滑32%至58.27亿元,净亏损了2.46亿元。   除上述品牌外,美国时尚品牌Guess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财季内,公司总收入下降41.7%至27.22亿元;净亏损1.39亿元。按地区来看,其在美洲、欧洲以及亚洲地区的收入均下滑40%左右。   关店、和中国市场哪个才能“救命”   为缓解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各大国际服装品牌想方设法“自救”。关店成为各大品牌的一个选择,Zara、Gap均开启关店模式。其中,Zara在2020-2021年期间预计将关闭1000-1200家实体门店,占总门店数量的13%以上;而Gap将在2020年净关闭225家全球门店,并预告2021年将关闭更多门店。   线下店面收缩的同时,加快电商布局也成为不少品牌的选择。其中,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宣布将进一步整合全球销售网络,投资约218亿元,到2020年底实现旗下品牌的所有产品均可在线上购买。同样,Guess也表示将把数字化作为公司发展的第一要务。服装行业专家吴少波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与实体门店的高成本、低效率相比,电商业务成本更低,覆盖的销售范围更大。吴少波认为,疫情倒逼服装品牌思考如何减轻经营负担,如何更好的将线上线下渠道整合、高效率运营。   尽管有些品牌离开了中国市场,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市场依旧是大批国际服装品牌寄予厚望的地区。据悉,优衣库仅6月和8月两个月就新开了26家门店;Gap和H&M新开四家门店;而李维斯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也表示将在今年年底前升级或开设30家门店左右。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优衣库、Zara先后宣布将首次参加进博会。   吴少波表示,国际服装品牌撤退、关店与在中国市场新开店形成鲜明对比,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市场在疫情期间的恢复速度明显快于海外市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中国市场的消费群体庞大,消费需求依然存在,国际服装品牌若不是自身经营艰难是不会放弃在中国市场发展的。   此外,吴少波还提到,目前海外疫情尚未得到全面控制,未来不排除有更多国际服装品牌持续亏损甚至撤退出中国市场的可能性。同时,尽管部分国际服装品牌已经意识到电商业务的重要性,但能否与时俱进地推行、落地还存在一定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