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黑内幕

欧亿代理_“他经济”强势崛起,背后有哪些力量在推动?

  近些年来,“他经济”如同一匹黑马出现在消费界,呈现出惊人的消费潜力,留下了令人深刻的印象。   在线上消费方面,男性每年的平均开支超越了女性,达到10000多元。并且,男性还是高端消费的中坚力量。根据《中国奢侈品网络消费白皮书》显示,男性的客单价比女性高6%,奢侈品消费频次3次及以上的男性比例也比女性高。高收入男性更加关注商品或服务的品牌、以及隐藏在商品背后的附加值。   那么,是什么推动了他经历势如破竹般的增长呢?让我们一起来探究一下。   1、男性中产阶级力量的崛起是男性消费增长的基础   消费的升级根结底源于社会财富的积累以及中产阶级的崛起。欧睿信息咨询公司的研究显示,到2020年,中国的中产阶层将达到7亿人。而根据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称,202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4.5亿。那么,再过十年我国的中产阶层人数将占到总人口的48%以上,到时候中国人近半成为中产阶层。   中产阶级中“男性的高占比”为男性消费的崛起提供了基础。男人的黄金年龄是40岁,进入该阶段的男性,无论是财富和社会地位都有了足够的积累,其消费能力和消费档次也远远高于其他年龄段男性。从国内各年龄段男性人口结构来看,40岁以上中年男性人口占比逐步提升,这类人群具有足够的消费能力;而20至40岁的年轻男性虽然消费能力不如40岁以上中年男性,但消费意愿和倾向却比40岁以上男性高。   与此同时,我们发现高收入人群中男性比例要远远高于女性,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在2017年的调查中,高端商务人群中男性占比63.4%,女性占比36.6%,从年龄分布来看,女性平均年龄为32.8岁,男性平均年龄为34.1岁。中产阶级中“男性的高占比”为男性消费的崛起提供了基础,一旦男性消费习惯被有效引导和培养,其市场潜力巨大。   2、男士单身比例的上升也一定程度上刺激男性消费。   单身越来越成了一种生活常态,单身意味着能够有更多时间和金钱去享受消费所带来的自我满足和自我实现,单身人群热衷消费、看淡储蓄,并且自我意识较强,以旅游为例,单身青年的旅游人均消费比有家庭的青年要高出约14%。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全国单身人群已达2.4亿人,占到总人口15%左右,主要大城市单身率甚至超过50%。而结婚率也自2013年起大幅下滑,单身独居群体日益庞大。根据数据来看,我国单身经济年消费规模可达13万亿元。有57.69%的人表示,会为了排解孤独而消费,其中超过40%的人每个月大概花费1000元到3000元,34%的人会花3000元到5000元。   男性单身数量远远超过女性。但如果将“单身经济”等同于“单身女性经济”就大错特错了,在我国无论是20-30岁,还是30-40岁、40-50岁,单生男性的数量都远远高于女性,20-24岁的单身男性比女性多1332万,25-29岁单身男性比女性多928万,30-34岁单身男性比女性多430万,35-39岁单身男性比女性多286万,而40-49岁单身男性比女性多393万。   优质单身男士更乐于享受高端生活方式,他们通常有更多可支配的收入,由于没有抚养下一代的经济压力,单身人士大可花钱体验高端的产品和经历,当前单身男性数量的膨胀将催生一大波“他经济”。   3、自我意识、价值的发现   中国男性越来越意识到他们穿着、品味、形象已经成为职业生活不可缺少一部分,他们需要具有更强的社交能力、被更多人接受的表现能力以及更强的合作精神。因此男性学会使用护肤品、采购修身西装、高档手表和豪车,在消费品市场上,男性正在不断划定出属于他们的新地盘。   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中国有嘻哈》等的兴起,推动了年轻男性群体自我意识的觉醒,他们开始重新定义了自己的价值观,更加重视自我搭配,时尚与潮流是男性特别关注的领域,并给消费行业带来了新的机会。   淘宝数据显示,在彩妆领域,男人购买彩妆护肤品趋向年轻低龄化,95后男生成最爱美担当,每三个买粉底的男孩里就有一个是95后。粉底、遮瑕和眼线笔成为了淘宝上最受男士欢迎的彩妆Top3,男性面膜的消费量也不容小觑。当男人开始注重形象的时候,还有女人什么事呢?   4、线上购物的快速发展唤起了男性消费潜力。   随着电商、物流、在线支付等技术的不断成熟与推进,男性消费者所追求的便捷性和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男性的消费欲望。   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男性消费的种类和额度都在增加,其中线上部分中国男性消费者已经超过了女性;同时,IAB中国调查结果显示,通过PC端网购的中国民众中,男性占57%,女性占43%,通过移动端网购的中国民众中,男性占53%,女性占47%,可见当前网购群体中男性规模超过女性。虽然男性在线下消费方面与女性仍有很大差距,但男性的互联网购买能力已经呈现破竹之势。   5、超前消费的异军突起进一步助长男性消费。   互联网金融的不断发展,带来了大量的超前消费人群。除了使用信用卡进行超前消费,手机支付超前消费尤为盛行,而在超前消费的观念上,男性比例远远高于女性。   根据《及贷用户画像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及贷男性用户是超前消费的主力军,比例高达78%,年龄分布区间为20-30岁,平均年龄仅为28岁。与此同时,根据互联网金融头部企业借贷宝今年发布的《双十一消费借贷大数据》报告显示,在消费借贷中,男性占比高达65%,女性仅为35%。可见与女性相比,男性更爱超前消费。   五大动因推动了“他经济”的快速发展,此时,商家就要抓住机会,把握好风口。当“买买买”不再是女性用户的专属时,抢占好“他经济”的制高点,或许“败家爷们儿”也能造就新的消费传奇! 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  作者: 雷佳

欧亿测速地址_零售商已经不愿意卖口罩

  谁能预料,今年最紧俏的年货居然是口罩。   在武汉只有十几例确诊病例时,微信群里还传着“我劝爸妈带口罩,爸妈劝我穿秋裤,谁也battle不过谁”的段子。如今,带口罩出门成了共识。不是我们改变了爸妈的观念,而是不带口罩有生命危险。   从“杭州一男子出门买菜不带口罩15秒被传染”、“天津某百货大楼互不接触的5人相互感染”,再到“病毒可气溶胶传播”,最终几乎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戴口罩。   疫情快速蔓延,多项政策助推,公共场合口罩佩戴率越来越高。一时间,全国人民涌进了药店、电商平台,于是口罩脱销。电商、线下药店被疯狂抢购。   N95级别口罩,几乎没有人会用一次就扔掉。小心翼翼摘下口罩,避免触碰到罩面,把口罩挂在通风处,成为很多人外出回家后的神圣动作。   毕竟买到太难,价格太贵,一罩难求。   货源难题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全球75亿人依赖消耗的口罩约一半在这里生产。   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司副司长郝福庆介绍,截至2月3日,全国22个重点省份口罩产量已经达到1480万只(中国口罩最大产能为每天2000多万只),最紧缺的N95口罩日产量11.6万只,仅占比0.8%。   而《2016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统计,全国卫生人员总数达1117.3万,加上管理人员和工勤技能人员,预计医护人员每天在岗1200万人。如果普通医护人员每天使用2个口罩,我们如今的产能都已经无法满足普通医护。同时有分析认为,去医院看病的病人、亲属、普通居家人员、上班族的需求量,中国口罩日需在1.5亿个[1]。   缺口巨大。一份全国口罩生产厂联系方式的EXCEL文件,在各大零售商的微信群里纷纷传阅。北京一家生鲜超市的百货类采购负责人王宇告诉亿欧,在除夕前三天,刚刚传出消息的时候,他们按着这份文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寻找货源。   “我们联系了国内200多家口罩生产厂,把电话全部打遍。北京是没有口罩生产商,我们联络了外地。而外地的生产商,最开始口罩需要支援武汉,再后来都要优先供应各自的城市和省份。随着国内口罩供不应求,口罩告急和征用,所以我们想到了跨境采购。”   跨境采购,首先要解决货源的问题,核查商品是否保真,是否有厂家资质,考虑大批量的货物能否保证供应标准。   因为这家生鲜超市的进口货源丰富,在日本、韩国、欧洲都有当地联络人。韩国与中国地缘近,贸易往来密切,因此他们首先把目光锁定在韩。   联系了6-7家生产商后,有的生产商质量不好,有的生产商坐地起价,宁愿撕毁合同也不供货。终于有一家按合约如期发货,王宇所在的超市订购了百万只口罩。   王宇告诉亿欧,目前全球的口罩需求量大增,国外采购必须一次性付全款。几百万的采购数量,一次采购成本就需要上千万元,这对零售企业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冒险。   王宇所在的公司是幸运的,毕竟买到了口罩。据媒体报道,在跨境电商口罩的交易中,中国与韩国的工厂贸易,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套路。   例如,韩国某个供应商主动把公司的生产资质、产品的检测报告、产品证书之类的正规文件发给了国内某零售品牌,口罩的出厂价定为15元/个。在零售商承诺了至少2w个数量之后,对方同意降至13.5元。但是韩国供应商迟迟没有给合同。催了好几次以后,韩国供应商又说其他家出价高,涨到了18.5元。   有的工厂,把零售商拦在工厂门外,不让知晓库存;有的直接撕毁合约,在工厂门口拍卖已签约货物的;还有的工厂,拒绝承担税务,不开发票的……   另一位全球直采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韩国KF94(N95标准)的成人口罩,2月10号左右的出厂价在15.5元人民币左右,而在韩国当地一些药店的零售价已经涨至37元人民币。   国际通关难题   跨境电商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大年三十晚上接到武汉市副市长和商务局局长的电话,需要紧急调配防疫物资。   26号大年初二,上海市副市长组织上海电商开会,洋码头作为上海的代表电商参与。当天,洋码头公司紧急开会,制定了进口千万只口罩计划。当晚,洋码头买手带着600万元现金,直奔韩国采购。   韩国工厂的口罩出厂价,一天一变。从最初的3-4元一片,第二天突然窜到6元一片,再到12-13元一片,直到最近的15.5元一片。波动极大,极其不可控。   “韩国那帮卖口罩的倒爷,谈好的合同不算数,直接改成拍卖了!”说到这里,曾碧波依然有些生气。   韩国生产能力有限,再加上炒货太严重,洋码头只得寻找其他货源地,同步开展了欧洲线,奔赴西班牙、法国、德国、荷兰、土耳其、阿根廷、印度找货。   跨境电商采购口罩,需要承担商品16%的增值、关税,还需要加上国际空运费、国内运费。这还不算其他的运营成本、C端运费成本。   曾碧波向亿欧介绍了物流的环节。首先商品通过报关、通关的手续,厂家把物资存放在海外仓库,需要齐全所有的材料,包括物资清单、出口正面、海关文件,才能进入物流环节。   确认好航班后,立即联系从仓库到机场的运输公司。提供物流清单、核实物资数量、规格、大小。到达机场后,又是一遍货品规格、货品编号、清关手续的再一次核对。最后,贴上“防疫物资”的标签,才终于踏上飞往中国的旅程。   而这次疫情被纳入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飞往中国的飞机不停减少停航,运力不足,国际空运物流费用也水涨船高。中国国航航空公司从纽约到中国的空运费,从最初1.3美金/每公斤涨到6美金/每公斤;而从欧洲到中国的某航空公司,从1.8欧元/每公斤涨至3.4欧元/每公斤。   “我们的买手去了印度。印度当地人也在疯狂抢货,拿不到货就只能白跑一趟。还有的买手去德国、荷兰,正好遇上飓风,没人出行,交通困难。”   截至2月11日为止,洋码头的千万口罩计划,已有450万进入中国。   国内运输的限制   在淘宝、京东上,大量已拍下的口罩被国家监管征用,所有口罩优先供应武汉,推迟发货。   面对短缺,上海、合肥、厦门、杭州等地,纷纷推出了口罩限购、预约、摇号措施,与看病、买学区房的操作难度在一个量级。   绍兴是较早一批提出口罩快递配送到家的城市,市民凭借市民卡实名预约,一人一天一只;烟台凭身份证限量供应,每人可买两只,线上配送;上海实行预约购买,每一户可买五只口罩;深圳摇号买口罩,中签可买六只,限购举动堪比买房。   买到口罩,保护自身,成为消费者的一种运气。而口罩是否能顺利到货,也成为零售商的一种担心。   重庆的口罩被大理征用,青岛沈阳互扣口罩……地方争抢口罩等防护物资,透露出更加紧张的气氛。   另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零售高管告诉亿欧,“我非常担心预定的口罩到达港口后,会不会被征用,能不能顺利运输到我们全国的仓库。”   在“请把N95捐给前线医生”的号召下,湖北阳新,要求非一线的公职人员把自己的N95口罩都上交,不交的算违纪;北京,不允许公务员带N95口罩上班。相比之下,山东潍坊还算比较开放和公平的,鼓励用一只N95换5只普通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