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加入欧亿

欧亿测速_激进扩张之后 拉夏贝尔还能熬过2020年吗<em></em>

  中服网讯,3月31日,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拉夏贝尔)公布2019年业绩快报。拉夏贝尔2019年度未经审计的营业总收入为76.38亿元人民币,相比上年同期下滑24.94%,营业利润为-21.47亿元,相比2018年下滑1315.26%,2019 年度净利润为-21.4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975.30%。   拉夏贝尔表示,本报告期公司收入减少主要由于对线下经营网点实施主动收缩策略及线上收入同比有所下降。2019年,拉夏贝尔境内零售网点数量由9269个减少到了4878 个。相比于2018 年末零售网点数量,2019 年底的专柜和专卖渠道的零售网点数量分别下降51.1%和46.3%。2019 年度拉夏贝尔加盟(联营)收入贡献占公司总收入的6.67%,占全年收入比例较上年同期上升6.60 个百分点,主要得益于2019 年调整渠道策略及报告期内合并Naf Naf 品牌。   面对未来消费者更加时尚个性多变的需求,实体店客流下滑、低速增长将更加常态化,女装细分领域竞争将更加激烈等行业现状,拉夏贝尔将主动、积极、彻底实施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已有的品牌、渠道优势,狠抓当期运营改善,提高公司资产周转速度,积极布局新兴零售业态,切实提升公司整体盈利水平,全力以赴争取实现 2020 年度扭亏的目标。   在过去的一年里,拉夏贝尔的日子并不好过。早在2018年就疯狂亏损的拉夏贝尔先是经历了收购Naf Naf的一波三折,后又不得不断臂求生。转让旗下电商品牌七格格、公司控股子公司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转让所持有的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股权,甚至连总部办公大楼都出租出去。同时在过去的一年里,拉夏贝尔继续闭店,去年全年一共关闭店铺4391间。   再加上今年春季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毫无疑问让拉夏贝尔雪上加霜。大举关店的拉夏贝尔在这个春天遭遇线下遇阻、线上搁浅的多重打击。到现在为止,疫情带给实体零售的影响仍在继续。拉夏贝尔想要在2020年完成扭亏的现状,能实现吗? 来源:中服网  作者:李园园

欧亿测速地址_在今天,可持续时尚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命题?<em></em>

  “可持续发展”一词的出现,最早可以追溯到1980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野生动物基金会共同发表《世界自然保护大纲》中,首次明确了可持续发展概念。   可持续概念逐渐进入人们的眼球。我国将“保护环境”“水土保持”“节约资源”列入国家基本国策,将“可持续发展”列入科学发展观,并贯彻到各行各业,时尚行业亦不。   时尚行业无法逃避的“可持续”   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曾对外表示,生产一件棉衬衫需要约2700升水,生产一条牛仔裤需要月7500升水,而一个人一年的饮水量仅1000升左右。纺织行业已成为全球耗水量第二大的行业,每年产生的废水量之多,足占全球废水量的20%,同时,纺织服装行业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一度超过国际航班及海运的总排放量。   然而服装,却是人们无法避免的支出。换季,需要购置新;跟随时尚,需要购置新衣服……衣橱内的衣物越积越多,被忘记遗弃的服装不断增加。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大约有2600万吨旧衣被扔进垃圾桶,这一数据在2030年后则会提升至5000万吨。惊人的数据之下,如何使时尚鞋服行业变得可循环、可持续,成为当下时尚界无法逃避的话题。   通常情况下,在时尚产业中,针对可持续的改进,是从原材料开始,分散到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再归于旧衣的回收再利用,以形成一个可循环的闭合圈。为了形成这样的闭合圈,生产需要选择环保、天然、可循环或者可降解的原材料,减少水污染的排放,推放到市场后,门店多设立回收旧衣优惠政策,以鼓励消费者们旧衣捐赠、再消费。   这样的经营发展理念,在困境中前行的2020年面前,具备了更多特殊的意义。   时尚领域与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意大利时尚分析师CHRISTIAN表示,当下世界面临的一大问题是气候巨变、环境污染,2020年设计师及品牌在设计上会聚焦与环保有关的面料、元素。如澳大利亚及亚马逊的大火,“火”和“森林”元素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色彩趋势。在全球肆虐的新冠肺炎、东非的蝗灾,人类在一场场灾难中缓缓走上2020年的滚滚巨轮。   2020年3月28日晚8点30分,地球一小时活动如期举行。自2007年悉尼标志性熄灯开始,到2009年正式引入中国,这个一年一次一小时的环保活动已经运行超过10年。超过188个国家和地区参与其中,数十个品牌企业机构加入。其中就有我们熟知的安踏及H&M。   可持续,安踏做了什么?   3月27日,安踏宣布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签署合作备忘录,双方将共同探索建立长远的合作伙伴关系,并作为地球一小时活动的首席公益合作伙伴,共同推动生物多样性及环境保护。   安踏公开发布的ESG报告中罗列了十大数据:   1. 截至2018年底,累计减少碳排放36.7%;   2. 煤与柴油消耗量为零;   3. 截至2018年底,建立数十个云仓,循环利用纸箱占发货箱数比达15.7%;   4. 2014年起,使用杜邦公司SORONA®环保纤维面料,累计1600万件服装使用了该环保面料;   5. 开发环保咖啡纱系列,回收100吨咖啡渣;   6. 推出“唤能科技”环保系列,回收770万个废弃塑料瓶;   7. 制造293万件有机棉面料服装;   8. 99%的鞋使用环保胶水,最大程度减少化学物对环境造成的影响;   9. 推出“雨翼科技”无氟防水面料,累计400万件服装运用该种科技;   10. 加入全球最大棉花可持续发展项目,可持续棉花采购了占比超过20%,近900吨,预计2024年提升至50%。   从原材料和技术研发入手,安踏重视新面料的开发、环保原材料的选购以及废弃物的回收,减少环境污染,进行循环再利用。   世界自然基金会发布的《2018地球生命力指数》报告指出,全球超过1/4物种的生存受到威胁,有超过100万种的动植物可能面临灭绝。安踏发起守护野生动物心动,推出旗下的知名运动员张继科、武大靖、邹市明、谷爱凌,代言人陈飞宇、关晓彤及安踏创始人丁世忠,利用起名人效应,号召人们保护野生动植物、维护生物多样性。   H&M如何处理回收的旧衣?   在可持续时尚上饱受争议的快时尚品牌H&M也是2020年地球一小时活动的参与者之一,为应和这个环保活动推出2020春夏环保自觉行动限量系列,由Tencel™莱赛尔梭织面料、再生聚酯纤维塔夫绸、再生聚酯纤维薄纱面料、再生聚酯纤维、可持续的真丝、再生聚酯纤维RENU™、新型粘胶短纤维Circulose™等环保材料制作。   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Fashionunited曾报道,丹麦一个电视节目指控H&M每年要焚烧12公吨未出售衣物;2017年法国媒体《费加罗》也指出H&M所谓的焚烧不符合规定的产品是还贴着价格标签的、没有任何危险物质超标的产品。   不可否认,H&M是首家被列入国际碳排放信息披露项目CDPA级企业名单的快时尚企业,也是全球首家推行旧衣回收计划的时装公司。早在2013年就推出了旧衣回收计划,每进入一个新市场,就会在第一年落实旧衣回收计划。品牌可持续负责人表示,可持续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需要整个市场体系从设计、生产到运营甚至消费端进行系统性的变革,从而形成循环经济模式,而非被诟病的传统线性经济模式。   根据近日H&M发布的《2019可持续发展表现报告》显示,2019年一整年共收集了29005吨旧衣,自2013年以来全球范围共回收了78628吨纺织品。H&M提供的另一数据证明了人们对旧衣回收这件事的接受程度正不断增强的事实,2013年至2019年1月,中国市场上回收的旧纺织品超过2525吨。   时尚产业试图通过回收旧衣来平衡商业性和可持续性,并非所有回收的棉织品都能够重新做成成衣。官方数据统计,并非所有被回收的纺织品都是可以循环利用,在人们捐出的旧衣中最多只有20%的棉质品可以重新做成新的成衣,其他的旧衣则以另外两种方式——进入二手市场、制成其他产品,以达成旧衣处理,即rewear、reuse、rercycle。…

欧亿登录下载_助力环保,玩转绿色未来!Balabala × SORONA®环保T恤系列重磅推出

  道你是否听说过“地球垃圾封装机器人”?在奥斯卡最佳动画电影《机器人总动员》的剧情中,公元2805年的地球,已经被无穷无尽的垃圾堆满,人类迫不得已只能逃离赖以生存的家园,留下一群名为”瓦力“的地球垃圾封装机器人,进行年复一年无止境的垃圾清理工作。   虽然影片中对于地球未来的描绘显得有些夸张妄诞,然而现实已经给予人类沉重的打击。   燃不尽的山火给予了绿色生态毁灭性的打击,病毒的肆意横行正夺取着人类的生命。而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冰川融化,不仅会造成海平面上升,同时也会导致被封存万年的远古病毒复活。人类活动,过量开采资源所造成的“碳排放”则是导致全球气温上升的元凶之一。   “碳排放”不仅与煤炭、石油产业息息相关,人类衣食住行所必不可少的产业,也是仅次于石油的第二大污染产业。高占比的废水(20%)和碳排放量(10%),使得“环保可持续时尚”理念在服装产业中的变革,势在必行。   目前,服装产业对于可持续性的追求,已经开始逐渐深化至产业链上游。控制水、塑料、石油的使用,优化原材料、寻找合适的替代材料等行动,不仅可以减少碳足迹、减轻环境印迹,同时环保材料的使用也是对服装品质安全的更进一步保障。   Bbala × RONA®   强联手助力环保,“T恤在行动”   比起成人服装,儿童服装对于环保健康、安全舒适的品质要求则更为严格,而一件服装的安全性与舒适度与其选用的面料密不可分。   以Balabala()品牌为例,作为国内领先的儿童生活方式品牌,Balabala专心专注于孩子的成长与生活,长期保持与权威机构的研发合作,不断寻找设计、工艺、面料、辅料等方面的创新及突破,力求提供最优的产品,为孩子及家庭创造更安全、健康与舒适的体验。   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地球环保日之际, Balabala携手杜邦公司旗下SORONA®可再生资源纤维,共同推出夏季儿童清凉环保T恤系列。   无论是成人服装还是童装,T恤都是夏天穿着率最高的单品之一。它能为你的造型带来无限可能,舒适且百搭。   而孩童天性好动,活动玩耍出汗后容易着凉。同时,作为夏季衣物,T恤的高清洗频率则容易出现洗后衣物易走形变样的问题,极大的降低了衣物的使用寿命。   因损坏而被迫废弃旧衣物的方式不但会造成经济上的不必要损失,也会对环境保护造成一定负担。   如何解决?   SORONA®植物来源功能纤维   可再生来源,具有多重环保价值:Balabala环保T恤系列采用杜邦™SORONA®弹力纤维制成,纤维核心原料来自植物淀粉糖,采用37%的植物性原料,和尼龙6相比,SORONA®的制程降低了37%的石油资源消耗,节省了30%的能源使用,并减少了63%的温室效应气体排放。   SORONA®纤维通过四大国际认证:美国农业部生物质材料认证(USDA)、日本生物质协会、OEKO-TEX 100及瑞士蓝标(Blue Sign)安全环保认证——真正做到将大自然穿在身上;   弹性保型:SORONA®弹性纤维天然弹簧装的分子结构让面料拥有良好的挺度,提供持久的舒适弹性以及卓越的回复性能,水洗不易变形;   吸湿排汗,干爽透气:同时SORONA®弹性纤维的沟槽结构,不仅能够快速将皮肤表面的汗液导出到T恤外层,而且能够快速干燥,为孩子带来凉爽舒适的穿着体验,尽情释放恣意童真;   轻柔舒适,零重力触感:使用SORONA®弹性纤维制成的棉感T恤,配以高科技织造工艺,面料手感柔软舒适,天然呵护孩童肌肤,是优质童装面料的不二首选。   Balabala十七年来始终坚持对品质的极致追求,为孩子创造安全、健康且舒适的穿着体验,这与杜邦™SORONA®一直倡导的“环保、舒适、安全、时尚“的理念不谋而合。   正是基于对环保与功能的一致追求,杜邦™SORONA®与Balabala强强联手,共同探索SORONA®环保纤维在童装领域的应用,实践 “一种纤维,无限可能”的承诺。

欧亿测速_H&M集团发布2019年可持续发展绩效报告 <em></em>

  4月2日,瑞典快时尚集团发布2019年可持续发展绩效报告,表示去年97%的棉花为可回收或是可持续来源,并从今年起希望不再使用传统棉花,而且到2030年100%的材料以可持续或是更可持续的方式采购。   报告中显示,去年一年,H&M集团共收集了29005吨的旧衣物,比前年增长了40%。此外,H&M集团在中国从2013年开始至2019年1月,其在中国市场回收了超过2525吨纺织品。   据了解,H&M在2013年春季开始实施旧衣回收计划,并在每进入一个新市场后,年便开始落实旧衣回收计划,更好实施可持续发展措施。   2020年伊始,H&M集团还推出了名为Treadler的B2B供应链项目,向外部公司开放其全球供应链服务,以推进整个时尚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欧亿娱乐分红_搜于特全资医疗公司已货资格 设备逐步到位<em></em>

  中服网消息,4月2日早,搜于特发布了关于全资子公司东莞市搜于特医疗用品有限公司生产进展的公告。公告中声明,该医疗用品公司已取得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颁发的“一次性医用防护服”《东莞市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医疗器械备案证》和《医疗器械生产备案凭证》,且具备经欧盟授权的公告机构审核并出具的评审文件,表明所生产的一次性使用医疗口罩符合欧盟医疗器械标准,同时取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知,可生产相关医疗用品。   关于设备,搜于特表示,已于3月28日采购3台多功能平面口罩(本体)生产线、半自动外耳带平面口罩焊接机50台,截至昨日,已收到3台多功能平面口罩(本体)生产线、20台半自动外耳带平面口罩焊接机;10台折叠口罩全自动生产线、一拖一平面口罩机、KN95口罩机、KF94口罩机也将逐步到位。   公告中指出,该医疗公司目前正在积极推进各项生产经营工作,医疗用品部分由政府收储,部分则售往国内外市场。

欧亿测速登_耐克、阿迪、李宁、安踏……疫情之下运动品牌们财报中的隐忧

  当新冠肺炎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让全球经济进入“速冻状态”时,运动服饰零售商们的经营业务也被按下了暂停键。   近期,国际运动品牌阿迪达斯、耐克、彪马和国内品牌安踏、361°、李宁等相继公布了财报成绩单,去年的营收均有所增长。   但是另一方面,奥运会被推迟到明年,NBA、欧洲杯、F1、网球大师赛、全球各地的马拉松也都被取消或推迟。美国、意大利、英国、西班牙、法国等国家均下令关闭非必要物资的门店——其中就包括服装店。   显然,运动品牌们的2020年更难了,他们该如何面对呢?   外资品牌无法预测的2020年业绩   2020年3月25日凌晨,体育用品巨头耐克(Nike)在收盘后公布了截至2月29日的季度财报,成为疫情爆发后美股第一家披露业绩的消费品上市公司。   美国上市公司财政年度的起止期与自然年历始末可以不相同,耐克就是其中之一,其财年以每年的5月31日为财年末,因此本次公布的是2020财年第3财季的业绩。   财报显示,耐克2020财年第3财季营收为101亿美元,同比增长5.1%,比预期的95亿美元高出不少,摊薄的每股收益为0.53美元,上年同期为0.68美元,同比降低15%,与预期的0.52美元差别不大。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大中华区的市场在逐渐恢复,但耐克对于2020财年的业绩展望仍不乐观。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2月份已经在中国爆发,耐克及时关店,而大中华地区又是耐克重要的增长引擎,因此美国投资银行Cowen的分析师John Kernan在最新一份报告中预计,受大面积关店、NBA暂停、NFL被推迟和供应链中断等影响,耐克第四财季销售额将大跌34%,较上年同期减少35亿美元,每股或亏损4美分。英国金融研究机构Woozle Research也预估耐克在未来3到6个月内的损失或超过55亿美元。   耐克的老对手阿迪达斯3月11日披露的2019年度财报显示,其全年营收达到236.4亿欧元,较2018财年增长8%,全年净利润增长12%,达到19.18亿欧元。   在这份财报中,阿迪达斯首次公布了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市场的影响。据介绍,自1月25日中国春节至2月底,阿迪达斯在大中华区的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约80%。2020财年一季度,大中华市场的销售额将减少8亿至10亿欧元,经营利润减少4亿至5亿欧元。不过,阿迪达斯方面称,尚无法精准评估及量化疫情对公司2020年全年整体业绩的影响程度。   同样无法预测的还有彪马。   彪马2019财年的销售额首次突破50亿欧元,净利润同比增长40%,约为2.62亿欧元,亚太地区销售增长尤为强劲。其中,大中华区和印度市场是主要驱动力,增长率都超过了平均水平。但彪马表示,受疫情影响,亚洲市场的销售额大幅下降,欧洲各地的购物客流量也大幅下降。目前彪马在中国的多数工厂已恢复生产,但并不意味着其业务会很快恢复正常。   此外,彪马还缩短了1400名员工的工作时间,高管放弃4月份部分工资,公司则正在申请国家援助,以更好地应对这一挑战。   “鉴于中国疫情持续时间很长,其他亚洲国家也受到了负面影响,现在又蔓延到了欧洲和美国,公司不得不遗憾地得出结论,短期内不会恢复正常化。” 彪马方面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国内品牌也面临巨大挑战   在已发布年报的国内运动品牌中,安踏一马当先,3月24日交出了令人惊喜的“成绩单”。其发布的去年业绩报告显示,去年集团营收达到339.3亿元,同比增长40.8%,股东应占溢利增加30.3%至53.4亿元。安踏集团各项经营指标健康,创公司史上最佳业绩,已连续六年保持高速增长,稳居行业前列。   3月27日,李宁也发布了2019全年业绩。从数据看,这家体育用品企业去年的成绩也相当不错,全年营收138.7亿元,增速超过30%;净利润翻番至近15亿元;经营现金流增加110%至35.03亿元。   2019年9月份,李宁从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挖来拥有多年市场和管理经验的日籍华人钱炜(高坂武史),担任公司联席行政总裁,与创始人李宁一起领导公司发展,主要负责公司的具体运营。   这位新任联席行政总裁针对奥运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无奈的是,整个体育用品行业因疫情的爆发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并且,2020正值奥运年,奥运会却被迫延期,这也打乱了李宁加快业务改革的契机。   在业绩发布会上,钱炜透露,疫情爆发以来,公司的确不可避免地承受了一定的压力和考验。1月份销售业绩依然保持强劲势头,2月份则因整体客流骤降和门店停业而对业绩产生巨大冲击。“体育赛事延期也对生意产生了一定影响,不过毕竟赛事不是驱动生意的全部力量,损失可控。” 钱炜表示。   港股上市公司特步国际发布的2019年业绩显示,公司去年全年营收同比增长28%至81.83亿元人民币,创下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与此同时,公司利润空间进一步扩大。经营溢利同比上涨18%至12.34亿元,净利润则提升11%,达到7.28亿元。在财报中,特步将营收大增归功于三个方面——服装产品销售强劲,2019年并购的时尚运动品牌贡献4.65亿元,电商渠道获得超过20%的高速增长。   361°去年的业绩报告则显示,去年集团营业额上升8.6%至56.3亿元。作为集团的两个核心品类,鞋类产品和服装产品均呈现上升态势,销售额分别同比增长7.9%和3.0%。值得一提的是,童装营业额同比增长22.4%,占集团总营业额的17.7%。   安踏品牌副总裁兼CMO朱晨晔此前曾表示,2020年奥运会对于安踏来讲是重中之重。随着许多国际顶级赛事在东亚地区密集举办,如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亚运会、亚洲杯等,体育产业将进入一个发展周期,在这一周期内,体育营销将面临众多的机遇与挑战。   没想到,残酷的挑战比机遇早一步到来。   不过,研究机构NPD 集团的高级体育产业顾问Matt Powell认为,东京奥运会的推迟不会对体育品牌或零售商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中国的很多专家也认为,奥运会更多是帮助品牌展示功能性产品和创新,但是市场上对运动休闲产品的需求远远高于功能性产品,因此,奥运会推迟并不会对销售产生重大影响,疫情期间,人们对于健康更加渴求。   2020年的第一季度已经过去了,运动品牌都纷纷尝试新的营销方式,正如耐克发布的新广告那样:如果你曾梦想为无数人而战,那么现在就是你的机会了。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侯隽

欧亿招商主管_广州奢牌再现排队现象,爱马仕全新旗舰店也将于近期开业

  3月29日,市民张小姐向CBD君报料,广州商场的奢牌旗舰店又出现排队现象。随着国内疫情形势的逐渐向好,近日,南都记者巡城过程中发现,天河路商圈、珠江新城片区的商超人流已逐步回暖,部分门店更是出现了排队等候的情况,其中不乏奢侈品牌。太古汇方面传出消息,爱马仕全新装修的旗舰店也确认将在近期开业。   目前太古汇场内除装修之外的店铺已100%开业。写字楼方面,在严格执行政府的相关防控措施的前提下,已有9成以上的公司复工。太古汇总经理黄瑛表示,复工复业中最大的难题是如何重建消费者回到线下购物的信心。对此我们需要从各方面着力,逐步帮助市场恢复常态。   如何重建消费者回到线下购物的信心很重要   据介绍,在广东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期间,虽然广州太古汇部分商户根据自身情况调整了营业时间,但商场自身的营业时间及各项公共服务设施一直是保持常态的营业时间(10:00-22:00)。   太古汇的总经理黄瑛介绍,“据我们观察,目前商场方面的人流复苏比较平均,除Ole’精品超市一直保持较为明显的需求之外,其他品类的客流都在逐步恢复中。而餐饮恢复堂食之后,在周末高峰时段,不少餐厅外出现了排队现象,三楼有露天座位的餐厅尤其受到欢迎。”   复工复业中最大的难题是如何重建消费者回到线下购物的信心。“我们需要从各方面着力,逐步帮助市场恢复常态。”   在日常防控方面,太古汇方面保持高级别的清洁和消毒程序,并引入智能可视化人体测温机,可无接触实现多人同时测温,为顾客提供更方便和安心的购物环境。据了解,商场的空调系统为风机盘管加新风系统,各租户之间相互独立不受影响,新风取自室外,经由新风机组的初效、中效双层滤网过滤,并经“纳米光子杀菌装置”杀菌后,送入租区内。疫情以来我们已最大化新风流动量,并延长系统运作时间,定期对过滤网进行清洗消毒,以保证室内空气洁净。   环境卫生固然重要,如何吸引消费者前来才是重点。近期,太古汇持续展开了两场“安心驿站”的公益活动,福利惠及网约车和出租车涉及,与此同时也联动了消费者参与其中,会员可以通过积分为司机兑换午餐,消费者凭前往太古汇的电子形成单记录,还能兑换口罩等礼品,除此之外还针对会员推出了比以往更低的积分兑换停车时长的活动,鼓励顾客自驾车到商场消费。   早在疫情期间,广州部分商家发起了减租行动,包括佳兆业等,太古汇方面同样向租户予以适当的协助。公司已根据不同租户的业态和需求提供相应的租金减免方案,并已与租户一一落实。“我们在三月上旬推出了一波力度很大的市场活动,联动商户进行推广,促进顾客二次消费,从商场的角度真正帮助租户提升了他们的销售。整体上来说,绝大部分租户对于广州太古汇的前景是非常有信心的。”   做线上渠道,做好内功也很重要   黄瑛表示,“这次疫情的冲击,确实带给我们很多思考和启示。”   从最浅显的层面来说,这次的事件使全民公共卫生意识提升了几个档次,今后消费者会更注重公共场所和商业空间在这方面的管理,整理得清清爽爽的商场更能获得顾客的青睐。   同时,此次事件也促使所有企业重新审视自己的危机应对机制及流程。广州太古汇有着健全的突发事件应对机制,早在1月20日便启动了第二级别应急预案,并在1月22日广州市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时,即刻升级至最高级别应急预案。而且在更早的1月初,便预见到可能出现的不确定性,提前储备了充足的口罩和消毒物资,为事后的防疫战争取了时间和资源。   此前在堂食暂停期间,太古汇曾联合商场内的众多餐饮租户,通过小程序预订,为写字楼租户提供订餐送餐服务。这样既可帮助受疫情重创的餐企提升营业额,又可减少写字楼人员频繁出入大厦的风险。   南都记者观察发现,在此前,天河路商圈及珠江新城片区的部分商超做起了线上直播购物的服务,相比之下,太古汇的线上运营低调很多,负责人表示,太古汇一直致力于商场营运的数码化和智能化,不断探索线上线下融合的全渠道运营模式,近年来已经陆续实现无感停车,智能指示等等,会员自动积分功能也将于近期上线。每个商场的定位、品牌组合、客户群体、消费者偏好等都不太一样,因此要因应各个商场自身的策略以及租户的需求来评估和决定,如何开展尝试才是有针对性和有效的。“相较于形式花巧的营销,我们更注重实际的效能。广州太古汇将继续做好内功,用不断升级的细致服务,为消费者呈现更佳的服务体验。”   大型商业综合体,是体现一个城市经济活力、居民生活水平的要脉。而一个商业企业的格局和眼界,决定了它将如何定位自己在这个城市和这个行业中的角色。诚然,困难是存在的,新的挑战已经出现,但只有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把公众的利益、合作伙伴的利益、顾客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为他们提供更多的人文关怀,才能彼此携手共度时艰,也才更能获得社会的认可。 来源:南方都市报  

欧亿总代理_当YSL产口罩、LV入局直播后,奢侈品还是你想象中的奢侈品吗?

  LV牌洗手液,洗手液中的LV?   随着全球新冠疫情持续肆虐,各国的防护用品开始纷纷告急。   全球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宣布,使用旗下、纪梵希和娇兰的3条香水生产线,改产含酒精的消毒洗手液,并且将在第一周内生产12吨洗手液,以缓解法国洗手液短缺的困境。   为节约成本并迅速产出成品,LVMH直接采用了迪奥个护产品的包装瓶,每一瓶洗手液的按压头上都刻着迪奥标志性的“CD”两个字母。   开云集团(Kering)旗下的巴黎世家(Balenciaga)和(Yves Saint Laurent)也将在获得有关部门批准后转产医用防护口罩。   面对奢侈品牌集体“转产抗疫”的现象,网友们大呼“终于有能买得起的奢侈品了”,DIOR迪奥官方网站也趁势上线了“玫瑰之韵”“旷野信步”“尊爵柑香”等8款香氛手部清洁露,售价为410元。   《2019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秋季版)》显示,2019年中国籍消费者占据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总额的35%,较2018年上升2个百分点。中国的奢侈品消费已经撑起了半边天,但近年来奢侈品牌辱华风波不断,Z时代新兴消费群体的崛起,奢侈品牌如何提升年轻消费者心目中的品牌形象成为攻克的难点。   与此同时,在万物皆可直播带货的时代,奢侈品却一直持观望态度,这无疑又拉大了与中国消费群体的距离。那么,面临疫情危机又处于直播的新风口下,奢侈品牌也会“真香定律”吗?奢侈品适合电商直播的赛道吗?   抗疫+名利双收?   LVMH集团用香水生产线改产含酒精的消毒洗手液,即使香水有不少成分与消毒洗手液相同,但不可避免的是必须放弃部分利润。在整个行业发展艰难的现状之下,能够调整生产线去生产没有利润的洗手液,确实是值得称赞的。   疫情来袭,正是考验企业社会责任感之时。国内外众多企业一致选择“转产抗疫”,目的也绝非仅仅是做公益共度难关,更重要的是在消费者心中建立起的品牌形象,博得社会的认同和好感。   而病毒总是无情的,贝恩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今年2月份整个奢侈品行业的损失可能达到300到400亿欧元(约3076亿人民币),这意味着行业收入将下降约15%左右,损失高达100亿欧元。   但贝恩咨询报告公布的时候,疫情还没有蔓延到全球。也就是说,排除中国消费市场的因素后,奢侈品门店关闭、工厂停工等举动,带给全球奢侈品行业的损失远不止这些。   更为致命的是,奢侈品行业关乎欧洲经济命脉。   以疫情严重的意大利为例。早期意大利投资银行Mediobanca对意大利时尚产业的调查研究显示,在意大利整体制造业中,时尚产业占比为18%,时尚产业出口约占意大利制造业出口的四分之一。   同为时尚之国的法国也在“疫”难逃,法国时尚产业及时尚相关行业的销售收入,要高于航空航天业和汽车业两大主要工业部门。   转产防疫用品并不能带来实质性的收益,无路可走的奢侈品牌们也开始了“云”上自救运动。   首先是GiorgioArmani取消原计划米兰的秋冬时装大秀,临时邀请全球媒体和观众以视频直播的方式观看。   紧接着,DIOR秋冬成衣系列在微博直播,其他奢侈品牌也还联合腾讯视频,对超30场顶级大秀进行6天6夜24小时不间断的滚动直播,也就是“云秀场”。   3月26日,Louis Vuitton在社交电商平台小红书上进行在线直播的首秀。LV邀请了博主程晓玥和品牌好友钟楚曦出镜,直播其全新夏日系列,用时1小时,总观看人数仅1.5万。   然而,LV的这次直播却遭到群嘲,不仅是直播画质模糊,布景简陋得与LV以往的高端大气形象形成强烈反差,直播内容则像是套用关于流行搭配的万金油文案,毫无品牌个性可言。   可见,走下神坛进入直播间砍价的奢侈品的道路,并不是那么好走,对于常年在线下销售的高奢品牌而言,转型仍有很多顾虑。   二手奢侈品更香?   有趣的是,在电商直播这个奢侈品牌先前从未涉猎的领域,早就被其替代品捷足先登。   二手奢侈品直播电商“妃鱼”近日完成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而平台在2019年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10亿元的规模。除此之外,更有红布林、只二等平台在电商直播打下一片蓝海。   有业内人士提到:“二手奢侈品平台还是比较适合进行直播带货的,一个产品只有一件库存的特点,使直播内容具有多样性,而且二手商品在镜头中能清晰看到新旧、细节情况,所以直播的耐看性和关注度会比较高。另外,直播也会给买卖双方提供现场弹幕互动的机会。”   与此同时,疫情导致的大规模失业、复工难、现金流受阻等低迷情况下,人们手中的可支配收入有限,出售闲置成为主要的解决办法,而作为非必需品的奢侈品就成为消费者第一个抛售的“资产”。   据报道,香港奢侈品销售大跌42%,奢侈品二手交易却在加速,香港一家名为 Lady的金融服务公司已推出以奢侈品手袋作为抵押的贷款,三月上旬的贷款额较年初增长近四倍。   疫情宅家期间人们在网上出售奢侈品也数量直线上升,专门从事二手钻石贸易的跨国公司WP Diamonds表示,2020年的前两个月该网站上有关出售珠宝和名贵手表的咨询量同比增长了70%。除了抖音、快手上的二手奢侈品鉴定、回收故事的短视频火爆的原因之外,更有可能是人们在家有更多的时间进行个人物品的整理。   受整体经济状况的影响,二手奢侈品有望在今年下半年迎来交易峰值,瓜分“报复性转手”的红利。   数字化营销,是突破还是妥协?   奢侈品曾经有这样一个段子:日本一个干洗店,有一次接了一个价格35000人民币的香奈儿外套,不慎将衣服洗掉色,遭到客户投诉。干洗店随后联系香奈儿客服,想问一下这个衣服应该怎么洗。香奈儿的回复是,我们这个产品设计的时候就没有考虑到要洗涤的情况。   事实上,奢侈品所带来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实用性,而是其独特神秘的品牌格调。   如今面临疫情与二手市场的双重夹击,奢侈品陷于重重危难之中,究竟该不该入局直播?   奢侈品牌在过去长时间内不涉足直播形式,原因有三:其一,用户体验感低,降低品牌调性。相比于主播化身导购服务万千用户,线下亲身体验导购的精致服务感受更佳;其二,奢侈品牌对价格有严格的保护体系,直播间展出的货品大多以低价形式出现;其三,线上渠道五花八门,假货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