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欧亿代理

欧亿娱乐分红_匡威为追梦格林推出全新篮球鞋,Nike究竟在下多大的一盘棋?

  谈及匡威,以经久不衰的外观坐拥了如今的潮流市场,是每个少年青春时期都熟知的帆布记忆。本来匡威在面世之初的意向是致力于为消费者生产舒适的帆布橡胶鞋,但是后来随着篮球这项运动的兴起,便是让 converse 推出了 All Star 系列帆布篮球鞋,这也标志着专业篮球鞋的诞生。Converse 篮球鞋的历史,足有 102 年。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匡威因为种种原因再也不能为联盟里的顶级球星提供应有的技术支持。在最后一位 NBA 代言人韦德离开之后(2012年)。并从此在篮球领域正式黯然退场了。   回归   随着时间的发展,耐克的家业越做越大,并一己之力占领了球鞋市场。在 2003 年 7 月 11 日,作为后起之秀的 Nike 以 3.05 亿美元收购了老牌王者 Converse。这在一时间令Converse 的不少忠实粉丝感到难以接受。其实 Converse 被耐克收购后,并不是一味地被耐克控制,而是让它自己独立运营该品牌,而且耐克还提供自家的篮球科技支持。这让匡威有了一个完美的契机,除了占据帆布市场,Nike 也准备让 Converse 正式回归篮球场上占据一份新的商业版图!并在去年先后签下了 NBA 太阳队球员乌布雷、勇士队前锋德雷德·格林为 Converse 的篮球代言人。   行动   以最先让乌布雷代言的 Converse All Star Pro…

欧亿招商主管_快时尚品牌Urbanic获复星锐正千万美元投资

  日前,快时尚品牌Urbanic完成A+轮1000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复星锐正资本(领投)。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Urbanic是一个出海快时尚品牌,成立于2019年2月,母公司系杭州梅菲儿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6800万元人民币。   据悉,Urbanic借助国内供应链出海红利,精细化、系统运营以及零库存商品模式,快速在印度市场扩张。上线后仅6个月,Urbanic便达到数百万美金的月销售额,以、饰品、家居等高性价比的优质产品赢得印度年轻消费者的追捧,跻身成为印度炙手可热的快时尚品牌。   Urbanic的主要消费群体为20至44岁的中产年轻人群,通过整合国内供应链资源,向消费客群提供包括服饰、饰品、家居在内的高性价比货品。   在获得复星锐正资本领投前,Urbanic先后获得红杉资本印度基金、鼎晖投资以及印度顶级风投Nexus Venture Partners的A轮投资。   根据《投资界》报道,未来Urbanic将逐步尝试全渠道新零售模式。一方面,基于现有品类,Urbanic在原有的客群基础上拓宽品类,如居家服饰、美妆个护、母婴等,并开辟更多副品牌以覆盖不同价位产品和人群。另一方面,在自有的线上平台的基础上,Urbanic还将发力线下零售渠道与线下零售打造,打通线上线下通路,从印度市场向外辐射,在全球市场打造属于中国的快时尚品牌。

欧亿招商_慕尚集团2019年营收37.21亿 线上销售增长5.6%

  3月31日,慕尚集团控股(01817)发布未经审核2019年业绩公告。   根据公告,2019年慕尚集团实现营收37.21亿元,同比下滑1.7%;净利润为2.08亿元,同比下滑44.4%。   慕尚集团方面认为营收下滑主要是因为关闭表现不佳或亏损的店铺,导致集团的自营店和合伙店数量减少。   GXG2019年营收23.56亿元 占总收入63.3%   根据财报,主品牌(即GXG及gxg jeans)的销售收入,与2018年相比分别减少6.%及13.8%。   具体看来,GXG2019销售收入为23.56亿元,占总收入的63.3%,gxg jeans销售收入为6.50亿元,占总收入的17.5%,gxg.kids销售5.98亿元,同比增长54.4%,占总收入的16.1%。   慕尚集团方面认为主品牌收入减少主要是因为价格较低的旧存货销量增加,以及关闭表现不佳或亏损的店铺,导致集团的自营店和合伙店数量大幅减少。   gxg.kids销售收入增加主要是由于线下全国总经销商一次性买断。   从运动服品牌上看,Yatlas收入同比下滑38.1%至0.60亿元,主要是由于集团调整品牌定位,削减店铺数量以提升店铺效率。   由于电商销售增加,2XU及其他品牌销售均上升。   线上渠道销售增加5.6% 占比38.3%   从渠道上看,2019年慕尚集团线上渠道销售占比38.3%位列第一,其次分别为经销店27.6%与自营店24.8%。   具体看来,线上渠道销售同比增长5.6%至14.26亿元。   2019年5月,慕尚集团转让童装的所有线下渠道予一名经销商,由于童装从自营店及合伙店转变为经销店,自营店于本期间销售减少22.8%至9.21亿元,合伙店销售减少15.9%至3.34亿元,经销店销售增加23.2%至10.27亿元。   关闭513家门店   慕尚集团在公告中指出,因线下渠道商圈转移、店铺运营成本上升等市场因素及线下渠道升级整合,集团对店铺网络进行调整,关闭未能达成既定销售目标的线下店铺。店铺总数量于2018年末的2250家减少至2019年末的1737家。   具体看来,GXG门店数量由1216家减少至1118家,gxg jeans由505家减少至336家,gxg.kids由454家减少至249家。Yatlas由69家减少至29家,2XU3家全部关闭,其他由3家增长至5家。 来源:联商网  

欧亿测速登_被冻住的奢侈品业

  凶险疫情下,客流量断崖式下跌,各大奢侈品牌不得不关店。福布斯甚至预言,此次疫情或将抹去奢侈品在国际市场上五年来的盈利。   日前,美国一家奢侈品零售商宣布正与银行商谈申请破产重组,多年来这家百货集团都被债务危机困扰,疫情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伴随着疫情肆虐全球,奢侈品巨头们的大本营欧洲沦陷了。“目前无法准确计算负面影响。”LVMH集团在给董事会的报告中这样写道,相较于同期,他们预计本财年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下跌10%~20%。   这并非个例。凶险疫情下,客流量断崖式下跌,各大奢侈品牌不得不关店。福布斯甚至预言,此次疫情或将抹去奢侈品在国际市场上五年来的盈利。   这家百年奢侈品百货,永远消失了   美国最大的奢侈品零售商之一,尼曼•马库斯宣布结业。   3月24日,美国奢侈品零售商尼曼·马库斯集团(Nman Mars)正与银行商谈申请破产重组。43亿美元债务压身,尼曼·马库斯早已喘不过起来,疫情给了它最后致命一击。   尼曼·马库斯曾是美国最大的奢侈品零售商之一。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得克萨斯州达拉斯的奢侈品百货零售商,旗下不仅仅有Bergdorf Gooan百货公司、直销中心,也包括高档在线零售部门。   2013年,美国Ares投资基金和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投资委员会(CPPIB)以60亿美元的价格,将尼曼·马库斯从华平投资集团和TPG为首的投资者手中收购来,但是尼曼·马库斯此后也一直在在努力应对债务负担。   这家高端百货零售商也曾在中国战略折戟。2014年4月,尼曼·马库斯宣布出售其在中国电商魅力惠的44%股份,与之前重金押注的举动大相径庭,这意味它想要通过中国网店出售其全价商品的策略失败。   2015年8月,尼曼•马库斯提交了IPO申请。然而,巨额的债务始终阻挡着它前进的脚步。2017年,尼曼·马库斯持股股东与北美百货巨头哈德逊湾集团洽谈出售事宜,哈德逊湾集团想要通过交易收购尼曼·马库斯的资产而不用承担其债务。但无法翻身的经营数字和节节攀升的债务数字,成为挡在尼曼·马库斯寻求买家路上的最大绊脚石。   疫情之下,奢侈品行业遭受打击,原本风雨飘摇的尼曼·马库斯集团终于难堪重负。据知情人士称,尼曼•马库斯已与贷款人就一项潜在的破产贷款进行了初步谈判,为的是能让自己有缓冲的余地,在制定复苏计划时保持运营。   至少300亿欧元,抹去奢侈品行业5年来的盈利   奢侈品零售商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   疫情之下,奢侈品这个非必需品行业首当其冲被人们“抛弃”。LVMH第一季度时装皮具收入大跌10%,LVMH老板身家一日蒸发超过400亿,首富地位不保。不少品牌从1月下旬开始减少供应商订单,随后订单急剧下降,Gucci在今年3月的订货量几乎为零,其母公司开云集团一季度销售额预计大跌15%。   “目前无法准确计算负面影响。”本月,LVMH集团在给董事会的报告中这样写道,集团将在4月16日巴黎股市收盘后公布2020财年第一季度销售数据,情况十分不乐观:相较于去年同期,预计本财年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下跌10%~20%。   在极其不确定的环境中,LVMH集团在若干个国家的生产工厂和门店都已关闭,业绩受到严重影响。   客流量断崖式下跌,各大奢侈品牌不得不关店。意大利要求市民在4月3日之前除必要工作及其它紧急情况外不得外出,于是Gucci、Fendi、Celine等多个奢侈品牌意大利门店暂停营业。不仅如此,Chanel、Ralph Lauren以及LVMH、开云集团旗下的众多品牌都宣称关闭全美店铺;在法国、英国等多地,奢侈品牌门店、百货店也开始缩短营业时间。与此同时,各大品牌的春季大秀也停了。   贝恩咨询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今年奢侈品行业可能损失300亿至400亿欧元的销售额,这意味着行业收入将减少约15%。《福布斯》则预言,此次疫情或将抹去奢侈品在国际市场上五年来的盈利。   就像LVMH北美前董事长宝琳•布朗在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所说的:2020年对许多奢侈品牌来说将是一场“灾难”。在阴霾笼罩的股市,奢侈品集团也创下了过去4年来最大单月跌幅。   一场无奈的自救:LV开始直播,香水工厂转产洗手液   在10年前的那场经济危机中,中国消费者力挽狂澜,使得中国市场跻身世界主要奢侈品消费市场之一,虽然中国奢侈品消费只占全球奢侈品市场的35%,却贡献了全球90%以上的消费增长。   但这一席卷全球的疫情危机,使得实体零售行业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转战线上,成为众多奢侈品牌的选择。   谋局于线上,这对于长久以来对数字化并不感冒的奢侈品们来说,无疑迈出了很大一步。此前,意大利疫情告急时,阿玛尼在大秀开始前24小时临时决定转战线上,而“云看秀”也成为了众多品牌与消费者沟通的渠道。在中国市场,不少大牌纷纷宣布同京东、天猫等展开合作。   在正如火如荼的电商直播带货,LV也做出了尝试,不久前联合小红书进行直播。尽管被批判失去调性,但这都是奢侈品品牌在疫情之下自救的缩影。   与此同时,各大奢侈品牌纷纷宣布转产。LVMH率先调转船头,决定在特殊时期里,使用旗下、纪梵希和娇兰,来生产更能安抚人心的必需品洗手液;爱马仕关闭了法国全部工厂,只有一家香水工厂除外,效仿LVMH,爱马仕也正在评估这家香水工厂生产洗手液的可能性。   随后,欧莱雅集团洗手液、宝格丽酒精凝胶、Gucci防护服、拉夫劳伦口罩、加拿大鹅医疗设备都在赶来的路上……   但一切还需交给时间。不久前,Brunello Cucinelli集团创始人给全球顾客发了一封“春天的信”,他引用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的话:“灾难也有灵魂,它教会我们如何明智地生活”。历经磨难,奢侈品行业也在等待春天。

欧亿测速代理_疫情下中美“夹缝人”:生死时刻的外贸 进退两难的跨境

  中国打完了疫情上半场,中国人却不能不陪打全球疫情下半场。   海外退单潮汹涌袭来,外贸老兵们从中嗅出了熟悉的危险。在08年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后,订单同样断崖式下跌,猝不及防终结了他们的黄金时代;   年轻一代创业者曾经重新书写“中国制造”——在中国做科技研发,在欧美做市场。但如今创业者滞留深圳,欧美市场在锁城、关店、经济萧条;   几十万中国留学生则陷入了最尴尬的身份。他们在海外孤立无援,身后却也看不到归途……   经历了几十年的全球化,如今海外垂危病人在等中国的呼吸机,国内工厂在等海外订单复苏救命。彼此都是性命相托,兴衰相系。   在时代的泥石流面前,有谁能嘲笑他人的苦难?   1   外贸:二次至暗时刻   3月起,硅星人接触到的外贸圈突然都做起了防护服和口罩出口。哪怕是此前全无涉足医疗行业的厂商,也在海外寻找订单,在国内对接货源。   这不仅是美国确诊超过十八万人、意大利确诊十余万人、海外共计七十余万人确诊,全球各地口罩、呼吸机急缺,医疗物资需求爆发。   更是因为,“世界工厂”中国终于开动,订单却没有了。   硅星人向江苏和广东的相关外贸厂商了解到,先是中国供应链中断,海外企业哀嚎遍野;等到扛过两个月,中国企业终于复工了,海外国家却在疫情中纷纷中断商业,闭关锁城。   欧美疫情从静默步入爆发,市场也在半月之间迅速垮塌。美国停摆半个月,失业救济申请人数达到了破纪录的300多万人。从平价到奢侈品,从街头小店到百货商场,美国已经开启了一场停业、破产和裁员潮。   一家外国大商场的货物来源可能涉及中国数百家工厂。危机沿着产业链向上蔓延,就是中国工厂骤然蒸发的订单,难以维持的员工,和背后千万家庭的生计。   一名工厂经理曾告诉硅星人,她赶上过08年前外贸辉煌的尾巴,年销售额一做上亿元,而后眼看市场一泻千里。   而在新冠疫情遍地开花的战火里,“二度见证历史”只剩下满嘴苦涩。一旦海外经济陷入衰退乃至萧条,随着次贷危机消逝的中国外贸黄金时代,有可能再度上演。   在中国的外贸商家面前,已经是全球航班停飞、口岸关闭、运输延迟、买家弃货。   一些负面消息也在困扰出口厂商,比如产品达不到标准,被指控有质量问题。面向乱成一锅粥、出现拦截物资消息的欧洲,他们又担心先发货拿不到回款,投入打了水漂。   在推特上,希望向全球卖口罩、防护服的中国工厂发布了货源图片、工厂车间生产的图片,并在图片上直接打上了联系电话水印。   这像是一场生死时速的赛跑,最先能转型、抢到医疗物资海外订单的企业,还有机会活过行业的冬天。   新产线的代价同样高昂,机器价格暴涨,原材料价格暴涨。工厂耗费巨资上了产线,工人不分日夜地赶工,面前似乎又有一场价格战。   此前外贸圈纷纷转发一份《致全国外贸人的倡议书》:请不要贱卖中国的防疫物资,不要内部打价格战:   “中国疫情期间,我们最严重的时候用的是3-4元的口罩,甚至又从国外进口回的KF94每只15-25元,N95每只30元,PP2每只10-15元,我们也是付高价买的,现在轮到国外买我们的口罩,昨天居然有人报价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含税1.4元每只,外国人的脸就这么便宜吗?怎么还不戴口罩!”   “大家都有一些利润,稳定了公司,稳定了公司人员开销,他们有了一定的保障,这样我们国家的内销需求才能稳定增长起来,那时候大家都可以做内销保命,有生意做,才能生存下来!”   然而难以估算的是,医疗物资行业的爆发,能否平衡整体出口的损失。   海外与国内在打两场紧密相关的生死之战。《纽约时报》已经披露了美国抗疫前线的场景:护士在死去,医生被病毒击倒,I不堪重负,医疗物资奇缺。   中国外贸厂商晒出了和外商伙伴的合影,配文写到:我们一起走过了美国金融危机,新冠也打不倒我们。   2   跨境科创:两度停摆   智能眼镜创业者桂家勋滞留深圳时,发布了一则转租启事,希望把他旧金山的公寓转租出去。前来询问的,都是断航滞留美国的中国人。   他住在旧金山市中心,地理位置优越。“我平时发在湾区的租房群里面,一般一天之内就能租出去,一般都会有可能三到五个人,有时候最多到10个人会问我房子的信息,然后立马就租出去。”他说。但是现在,美国国内的人员流动似乎已经放缓,转租信息发出去,竟没有什么本地人来询问。   反而找上门来的都是中国人,父母因为断航滞留美国,所以他们不得不为父母寻找暂时居住的地点。   比房子更受影响的,是他的公司。   往返旧金山和深圳,原本是桂家勋工作的常态。这也是跨国智能硬件孵化器HAX的模式——中国研发制造,欧美市场销售。   2月桂家勋辗转欧洲回到深圳没多久,美国就发出最严入境限制令,旧金山一时回不去了。   当时他们公司的产品智能眼镜产品Vue正处于研发完成、推广营销的关键期。桂家勋原本要去意大利参加眼镜展谈合作。那时意大利病例还不到10例,展会发出通知表示一切可控,不会取消展览。   一个星期之后,意大利的病例破百,他就决定不去了。彼时国内疫情严重,他又担心前去丹麦出差会引起当地人担忧,就决定丹麦也不去了。   谁也想不到,半个月之后,全球在疫情中沦陷。意大利陷入了最惨痛的死亡率,而美国也染病人数暴增,全国近乎停摆。   桂家勋几乎与中国一起停摆。“做硬件要贴片机、激光切割器、打印机,团队需要一起组装,我们需要焊电路,这些事没法远程自己在家做的。”   听说不能上班之后,他们就紧急带着两大箱智能眼镜、镜片、包装盒、胶带纸、螺丝刀,回家工作。…

欧亿测速地址_波士顿咨询:时尚和奢侈品全球销售额将下降25%至35%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续,全球时尚和奢侈品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4月1日,波士顿咨询(BCG)发布的最新报告预计,由于门店关闭、外出减少以及对全球经济萎缩的普遍担忧,2020年时尚和奢侈品全球销售额将同比下降25%至35%。   目前各大品牌针对疫情已出台相应的应急措施。BCG创建了情景预测模型,对全球各地区的时尚和奢侈品行业在2020年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做出判断,借此帮助品牌进行战略规划。 (拍摄:中服网)   若目前趋势继续,BCG预计全球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相较2019年同期将下降4,500亿美元到6,000亿美元,下降幅度超过了十年前的经济衰退。   报告称,整体销售额将在3月和4月触底,降幅少则可能达到2019年销售额的65%,高则达到80%左右。到2020年12月,预计销售额将回升至比去年同期低10%到15%的水平。   但是全球不同地区危机的影响存在较大差异。根据截至目前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危机应对举措以及这些举措对零售支出的影响,报告预测了时尚和奢侈品行业受疫情冲击的程度。   报告认为未来南欧地区受疫情影响最大。如果该地区的疫情更严重、经济情况不如其他国家稳固、时尚和奢侈品对旅游依赖度高,那么将面临更加困难的销售额恢复期。当下的情况符合上述特征,很多其他南欧国家也符合类似情形。目前,政府强制封锁导致西班牙的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较去年同期下降超过90%。报告预测,西班牙等地的封锁将导致销售额复苏放缓,而由于游客消费受阻,旅游消费占时装业销售额的比例较高,旅游限制将进一步加剧这一现状。   报告认为,中国在危机应对方面处置更佳,已渡过了疫情的危机拐点。目前中国80%的时尚和奢侈品门店已重新开业。3月中旬周末的商场高峰客流量恢复了30%—40%。其他宏观指标也预示着经济复苏,例如地铁客流恢复、企业复工复产。预计到年底,中国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仅比2019年下降5%至10%。   北美的情况则介于两者之间。美国的一些州已经实施了就地避难令,而另一些州尚未限制民众的自由行动,这些举措可能会影响疫情爆发速度,并延长反弹期。不过,报告同时指出,鉴于疫情在美国,尤其是纽约的最新发展,有可能进一步下调对北美的预期。

欧亿娱乐分红_2020年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将突破4000亿元

  中国究竟在全球奢侈品消费占据什么样举足轻重的地位?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人逐渐成为世界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不少世界一线奢侈品品牌也瞄准了兴起的中国市场,尤其在近3年,中国市场似乎不仅仅是这些品牌试图开拓的目标更成为了为其贡献利润的中坚力量。   2018年,创始人在社交平台发表辱华言论被曝光后,引起全国的愤怒,杜嘉班纳在上海即将举办的大秀取消,并且杜嘉班纳销售额跳水式下跌。随后,中国网民开始自发搜集并检举对中国领土完整立场不明确(将香港、台湾、澳门单列为国家)以及曾经涉及不友好言论或事件的奢侈品品牌。为避免中国市场萎缩,许多奢侈品品牌开始向中国示好,GUCCI甚至在门店挂上中国共产党党旗以表“忠心”。   向中国示好的奢侈品品牌中不乏一些喜爱中国文化以及懂得尊重,试图鼓励中国而表达立场的正义之师,但也有部分只是不想丢掉中国市场这一“摇钱树”。中国究竟在世界奢侈品消费占据什么样举足轻重的地位?   1、2025年中国奢侈品行业市场规模或将突破4000亿元   2015-2018年,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不包含海外消费)持续增长,2018年,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700亿元,按此趋势增长2019年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预计突破2000亿人民币,达到2130亿元,2025年预计突破4000亿。   2、中国消费者引领全球奢侈品行业增长   根据贝恩公司与意大利奢侈品行业协会Fondione agamma联合发布《2019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秋季版)》,2019年中国籍消费者占据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总额的35%,较2018年上升2个百分点。   此外,由于中国有利的政策加上国内外价差缩小进一步刺激了中国奢侈品市场本土消费的增长,2019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整体销售额增长26%。而这一增长直接带动了全球奢侈品市场的发展,2019年中国籍消费者对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持续性增长的贡献率达到90%。   3、中国奢侈品消费者调查分析   ——奢侈品消费女性占据主导地位   中国奢侈品消费者以女性居多,2018年中国奢侈品消费者中女性消费者占大约7成,而男性消费者仅占大约3成。   2)80后与90后成为中国奢侈品购买主力军   根据腾讯广告与波士顿咨询公司在戛纳国际创意节上共同发布的《2019中国奢侈品消费者数字行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国奢侈品消费者中,16-30岁与31-35岁消费者占比最高,其次是18-25岁的消费者。奢侈品消费体现出年轻化的趋势,30岁以下消费者占据消费者总数的48%,而年龄较长的中老年人则对奢侈品没有表现出浓厚兴趣。   3)二线及以上城市成为奢侈品购买主力军   根据《报告》,中国奢侈品消费者大多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11个一线城市和32个二线城市,以上47个城市的奢侈品消费者占据中国奢侈品消费总数超过50%。说明中国奢侈品消费者多集中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一方面,一二线城市对于时尚潮流的敏感度也相对更高;另一方面,经济较为发达地区薪资较高,人们有多余资金购买奢侈品。   4)中国奢侈品社交化   根据腾讯数据与波士顿调研显示,2018年,中国消费者受线上相关信息吸引较多,其中,社交内容客流达24%;品牌官网、品牌广告、第三方电商吸引的客流量占22%。而线下营销吸引了10%的客流量说明各奢侈品品牌线下营销也具有一定成效。   5)消费者多线上研究线下购买   中国电商平台的兴起拉动了中国线上消费,但是对于奢侈品市场而言,中国奢侈品消费者依旧更青睐于线下购买,根据腾讯发布的数据,选择线下购买奢侈品的中国消费者占据奢侈品消费者总数的88%,接近9成。此外,相比线下体验,中国大部分奢侈品消费者更愿意事先通过线上平台挑选喜欢的商品再去实体店进行购买。

欧亿代理_受疫情逼迫的购物中心线上直播 真的那么火?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往常春节的热闹景象。对于每家购物中心来说,这都是一场生死大考,考验着操盘者的应急处理能力、精细化管理能力、抗风险能力、统筹协调能力等。   疫情发生后,企业纷纷开启一天多次消毒、调整营业时间、减免租金或捐款捐物等一系列举措,共克时艰。然而,面对减租成本、防护耗材、营运成本以及品牌闭店带来的经济损失,“只出不进”始终并非长久之计,如何“开源”成为摆在每家购物中心面前最迫在眉睫的问题。   基于此,购物中心纷纷推出线上服务,通过建立线上购物群、线上直播卖货、app/小程序等,实现线单、外送到家。   直播带货 线上线下融合并非易事   以直播领域为例,为了让顾客在家就可以消费购物,部分购物中心、大型商超推出“直播带货”,品牌创始人、店长、店员、厨师……纷纷化身网红主播。一众行业“猛操作”下,直播带货似乎带领行业迎来了春天。   重庆购物中心方面,68广场联动场内品牌开通“星光68广场时尚直播间”,推出多档全国独享品牌活动。截止目前,已组织专场直播开团11起,实现品牌销售额环比增涨64%。后续项目将继续推出线上独享活动,完善线上购物体验。   大渡口万达广场,共在抖音平台开播5场。其中,苏宁易购&华为两日直播总销售36万,全友家居自有平台单日线上订金突破12万。   重庆南坪协信星光广场在抖音平台共计开播13场,促进了品牌产品的销售。此外,直播期间共计增加直播社群5个(总计36个社群),社群总人数10200人。   2月15日,龙湖重庆北城天街正式开通官方直播频道,利用微信企业直播平台协助租户进行销售。截至2月底,北城有超过16家品牌(丝芙兰、雅诗兰黛、、Adas, CPU等)在直播平台进行21场次销售,直播观看人数累计过万,合计转化销售超30万元。   龙湖重庆时代天街在疫情期间,也通过线上微信社群直播、一直播等平台进行秒杀、团购等活动,助力商家恢复营收。截至目前,已组织50余场直播,参与商家超100家。   重庆茶园奥园广场自有VIP客户群的美妆类品牌,在直播的刺激下销售也相对较好。其中,璀璨印象直播当日销售额超2万。   此外,龙湖重庆源著天街、南坪万达广场、观音桥大融城、重庆来福士购物中心、重庆时代广场等也在抖音、看点等平台做了相关直播宣传。   事实上,随着电商的不断崛起,购物中心一直都在线上模式,疫情的爆发更加速了向线上转移。   然而,反攻线上并非易事,在这场看似繁荣的全民直播背后,我们也看到了行业马太效应的愈发明显。由于大多数项目及品牌数字化建设投入不足,甚至连流量、会员等基础数据都无法采集,线上管理短板待补。   据赢商网统计情况来看,大部分购物中心在疫情期间的线上运营情况并不理想。重庆大多数购物中心均表示,受线上线下数字化渠道不互通、服务体系建设不完善等限制,实际线上营销情况并不理想。   据泽科星泽汇相关负责人反映,由于抖音和微信的生态不通,商场在抖音、看点等直播平台的实际效果并不是很理想;泽胜中央广场则表示,因商家有自己的渠道在做直播,因此商场并未采取直播的相关举措。   线上线下营销 找准关键、选对渠道很重要   对于大数据时代下的购物中心而言,如何通过深入洞察客群数据,进行低成本高成效的精准拓客?如何将所有渠道的会员数据打通,实现统一管理?如何有效锁定目标客户,提升销售率?成为了当下购物中心蓄势运营的关注重点,而这一过程中,找准关键、选对平台和渠道更是成为了重中之重。   据悉,赢商网旗下赢智科技新开发的购物中心营销工具——闪购,能帮助购物中心搭建线上的运营平台,充分利用社交传播优势,联合商户开拓线上销售渠道,给购物中心数字化升级指明了新道路。   购物中心可通过小程序,将商场自身会员、品牌商户的会员以及周边小区社群数据,全面汇集打通,并利用线上传播的裂变优势,扩大消费半径;品牌商户则可通过线上店拓宽销售渠道,同时与购物中心及其他品牌共享客群,提高销售。   从目前已使用“闪购”的购物中心来看,线上运营的效果有很大提升:   郑州Yoyopark使用“闪购”产品约两周时间,已累计上线1100款商品,通过裂变活动新增会员4500+,小程序累计访问3万余次;北京华润五彩城使用“闪购”产品三个月,累计销售额近百万元,新增会员4000+,小程序累计访问5万余次;天宁吾悦广场使用“闪购”产品约三周时间,通过裂变活动新增会员7000+,小程序累计访问2万余次。   对于商业地产而言,此次疫情或将成为商业地产项目及品牌进化变革的“催化剂”,未来随着5G技术、短视频技术的不断成熟,以及线上直播、社群销售模式的不断发展和成熟,线上、线下同步推进的销售模式或将成为未来实体零售行业的破局之道。掌握线上线下营销推广的灵活转化,才不会被未来所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