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网址怎么登录

疫情为服装行业带来了什么?

  疫情开始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每日攀升的确诊数量反映着严峻的形势,人人期待的拐点至今未现,从假期延长推迟复工,到部分企业纷纷实施在家办公,疫情造成的影响,开始慢慢显现,不仅仅是被感染的人,似乎所有人的生活都被这场疫情影响着,也不仅仅是武汉,全国甚至部分国际企业,也必须要面临一个大关,作为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时尚行业,到底受到了哪些影响呢?   供应链间断,产品无法正常输出   受疫情影响,大多制造工厂停止运行或延迟复工,原材料采购、工厂加工、运输等任何一关出问题,都会直接造成品牌方无法按期收到产品,早则影响产品的发布与上新,晚则影响库存与销量。这其中会有一部分原本要在时装周、showroom等进行新品发布的品牌无法拿到产品而取消发布会,没有新品则要直接面临运行停滞问题。   而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纺织生产出口商,还代理着无数国际服装品牌如优衣库、Zara、MichaelKors等的制造业务,这些国际企业的供应链也势必受到影响。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服装生产商如红豆、太平鸟、鄂尔多斯、报喜鸟等品牌,担负责任成立口罩、防护服等生产线,这也将影响服装生产线的运作。   实体店关闭,品牌方不得不将重心从线下转至线上   近几日,受疫情影响,无论是为员工安全和健康着想,还是消费者被限制出门,除了饮食日用品等必须物,其他门店将遭受无人问津的惨状,为了减少损失,各大品牌关店消息曾不出穷,Burberry、Nike等关闭近一半中国内地门店,vans母公司关闭60%中国门店,Prada、Moncler等品牌也都选择关闭了部分国内店铺,线下销售额将大幅下降,一部分品牌也都及时调整了营收预期。   除此之外,一部分线下营销活动也随之取消。由于多个国家入境政策的改变,多数服装品牌、明星、KOL等将会缺席时装周,这使得品牌错失了产品的亮相和营销机会,同时对明星和KOL的工作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乐观的是,大多数品牌已经开始寻求新的路径,人们被限制出行,注意力也会更多地放在网络上,品牌们正把营销主力从线下转至线上,如电商平台、社交网络、DTC等方式。近日消息,太平鸟女装疫情期间半数门店暂停营业,积极布阵“数字化零售”,使得日均总销售额超800万,这为服装品牌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最终产品到达消费者手中之前,物流也是一个重大因素,延长假期期间,多家物流停止运营,导致产品无法及时到达顾客手中,复工之后,也有部分快递点暂停运营而影响消费者购物。   特殊时期,消费者热情是涨是退?   目前针对此有两种看法,咨询公司StylePsychology的创始人KateNightingale表示,疫情带来的忧虑和悲伤将会增加消费。“当人类在直面生死的时刻,会变得更容易冲动购物。”根据为美国911事件和伦敦2006年的恐怖袭击。   而另一种看法认为,特殊时期“保命要紧”,由于恐惧、担忧以及悲伤等心理,人们会专注于食物、医药产品等以保健养生为目的的消费,相较之下对服装等非生活必需品购物欲将会不那么明显。   具体情况如何还待观察,无论如何,服装行业在这次疫情中面对巨大考验,特殊时期稳定度过是第一步,除此之外也应考虑企业的长远发展和应对风险能力。让我们一起祈祷疫情早日好转,春天早日来临! 来源:TheFashionShop服装店  

疫情下广东纺织服装行业:库存累积严重 员工复工遥遥无期

  “往年我们初六就开工大吉了,现在恐怕过完元宵节也不一定可以复工。原材料及配件的采购、外发、物流、组织生产等等复工的基本要素都是未知,不过,可以预见,受这次疫情的影响,几百万的流水已经没有了。”深圳服装品牌“后构想”相关负责人徐巧芸向记者坦言。   自新型冠状病毒大面积扩散以来,广东省成为除湖北以外,病毒疫情确诊人数最多的省份。截至2月7日12时,广东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034例。由于春节假期延长,停产停工,物流、销售等受阻,多数行业的经营业绩受影响,其中就包括纺织服装行业。现在不仅一线医护人员缺少口罩等必要防护设备,服装企业管理者也苦于无法为复工员工准备口罩。此外,服装企业也期待井然有序的管理制度来迎接复工。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中国网财经记者分析称:“春节期间,本应是全年线下消费的最大旺季,有利于增厚纺织服装公司的利润水平。但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爆发,疫情对纺织服装公司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直接导致终端消费快速下滑,库存累积严重等。”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此次疫情将会对行业格局产生一定影响,技术和管理能力相对薄弱的企业面临着退出市场的风险。   销售处于半停滞状态   中国网财经记者从金发拉比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由于物流和返工受阻,疫情对公司遍布全国的线下门店正常营业以及部分OEM工厂开工造成一定影响。预计疫情短期内会减少公司一季度实体门店营收和净利润。   徐巧芸告诉记者:“目前面料市场停业,物流公司大部分也停了,我们的销售处于半停滞状态。往年的这个时候,正是全公司备战春夏时装周和抢占新年线上第一波流量高峰的时候。而今年,受疫情影响,卖出去的产品又被顾客申请退货,反反复复,原因大家都知道:无法发货!可以预见,受这次疫情的影响,几百万的流水已经没有了。”   庞超然分析表示,从销售端来看,春节期间是品牌服装类零售商品的销售旺季,疫情突然爆发导致主要购物中心人流不足,消费总量下降,严重影响服装类公司的销售收入。其中,门店直营类的公司受损更为严重,主要是要加上门店租金和销售人员工资支出,依靠经销商的公司需要与其分担损失。网络服装产品零售受物流影响,假期收入下滑。出口方面,主要受部分国家(地区)对我国出口商品进行严格检验检疫影响,出口业务受到冲击。   此外,从生产端来看,产业链各环节企业复工时间推迟,中间环节产品供应波动较大,部分原材料价格上升,工厂延迟开工过程中包括员工工资在内的固定支出需要叠加到成本里,导致服装类公司遭遇生产和销售两头挤压。   员工复工难于无口罩等防护用品   据了解,广东省的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9日24时。对于复工安排,徐巧芸称,目前我们所在的工业区已实施进出管控措施,基本不让进。原则上10号可以复工,但是需要提前5天报备。我们打电话到街道办,街道办回复需要找工业区的党组报备,但是没有联系方式。而目前工业园是封闭状态,不知道应该找谁报备。   另外,按文件要求,企业需自行解决的口罩消毒等用品,徐巧芸表示,公司根本无法抢购到。即便如此,我们仍通知公司所有返乡过年(即使是非湖北籍)的员工,暂时不要回深上班;因为一旦回深,他们就需要乘坐公共交通出行,我们不希望员工冒这个风险。等疫情有所好转,未来员工即使回来了,我们也会要求在家隔离14天,无论是否来自疫情严重的地区。但是,坦白讲公司也没有能力扛得太久,只能祈祷疫情能尽快过去。   徐巧芸告诉记者:“希望可以有明确的复工安排、指引、协助和无差别的管理统筹。企业可以进行自我监督和管理,但希望能为我们提供防护物资的采购渠道,或者直接分发到企业。”   金发拉比相关负责人表示,按通知公司将在2月10日复工,优先安排部分涉及对疫情防控有帮助的婴童消毒灭菌产品(如:婴儿洗手泡泡、净手泡泡等)研发、采购和生产的人员提前到岗。不过,疫情当前,公司急需为员工提供防护用品,联系各方资源,争取解决员工口罩问题,不过,希望得到政府重点支持,确保开工后的疫情防控和员工健康安全。   “没办法减少损失,但不会通过裁员来应对”   “我们现在无法找到减少损失的方法,因为整个产业链都是停转的局面。原材料及配件的采购、外发、物流、组织生产等等复工的基本要素都是未知,但可以肯定,我们不会通过裁员来应对损失。”徐巧芸对于如何减损苦不堪言,希望能够得到宽松的政策及相应标准,给企业和员工共同面对疫情艰难时刻的选择权。千万不要一刀切,让企业和劳动者自己去协调。   金发拉比称,无论疫情如何发展,公司不会因此而裁员,疫情期间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发放员工工资。同时,建议政府对疫情期间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适当返还失业保险费,缓缴社会保险费;为减轻企业负担,建议政府适当减免企业税费、延期缴纳税款;建议政府加大金融支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提供保障性金融服务;建议协会收集会员需求,向政府反馈。   某投资机构总经理黄剑飞向记者分析称,纺织服装业今后的应对措施应该要争取更多的现金流,包括向政府或向银行渠道争取更多的信贷的方面的一些支持。此外,在今后的生产过程中,尽量减少人工环节,而是以机器生产为主。就线下销售和线上销售的比例来说,可能今后要加强线上的营销和销售能力以抵御一些突发事件。另外,纺织服装企业将库存的一些衣物捐献给疫区需要的人员,既能够提高公司的品牌影响力和美誉度,也为疫情做出贡献。   对于纺织服装行业未来的发展,庞超然表示,从世界各国受疫情冲击后的情况来看,包括服装在内的消费类产品会迎来一个补偿性消费期。疫情防控期间抑制的消费需求会在疫情基本结束后集中释放。若疫情尽早结束,部分厂家的春季服装库存还可以得到消化。但未来企业还需要进一步提升价值链地位,做好成本管理、品质提升和品牌塑造方面的工作,适应好国内消费升级的需要,同时也要积极开拓国际市场,通过多元化市场策略分担生产成本和各类突发性风险冲击。 来源:中国网财经  作者:胡靖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