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国际

欧亿测速_2020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秋季展在上海开幕

  9月23日,2020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秋季展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开幕,本届展会云集了来自486家企业的521个品牌参展,包括时尚男装、最美女装、时尚定制、ODM智造、匠心皮羽、烂漫童装、设计力量、牛仔世界、流行配饰、箱包鞋履、链接未来等11个展区。   展会为期三天,其间将举行商业论坛、商贸对接会等60多场活动,这也是今年在上海举办的首个服装服饰全品类专业展会。   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作为中国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专业服装服饰展会,将为参展企业提供优质的渠道资源,助力参展企业打通供需堵点,激发内需市场活力,助力中国服装行业形成以内循环为主体、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促进服装行业复苏发展。

欧亿代理_长三角纺织服装内外贸双循环发展联盟启动

  昨天,中国(常熟)服装贸易高发展圆桌论坛暨“长三角纺织服装内外贸双循环发展联盟”启动仪式举行。商务部外贸司,埃塞俄比亚和白俄罗斯驻华使馆,以及海内外70余家企业、商协会和机构的代表参加论坛。   此次圆桌论坛以“‘破疫’新商机”为主题,着重探讨疫情之下纺织服装企业如何培育外贸发展新模式,并以常熟服装城打造“数字贸易+平台经济”中外贸易市场交流对接新平台为例,分析研判如何驱动国内国际双循环,共促外贸提质增效和。   论坛中,与会代表就小微企业合规新通道、有效推动内外销一体化、中国企业如何开拓中东欧纺织服装市场等话题发言,分享交流了疫情之下,行业和企业危中求机、开拓创新的经验和体会。   当天,由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常熟服装城和沪苏浙皖四省市进出口商会共同发起的“长三角纺织服装内外贸双循环发展联盟”启动。联盟旨在依托纺织商会丰富的海内外网络和长三角地区雄厚的纺织服装产业资源,就内外贸双循环、国内外市场开拓、出口转内销、内销国际化等内容开展促进和推广工作,赋能长三角地区纺织服装行业的内外贸融合,为长三角纺织服装进出口行业打造国内国际一体化平台。

欧亿线路_2020年1-6月我国纺织机械行业运行情况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行产生重大影响,也对我国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压力。企业生产经营活动一度受到重大冲击,一季度纺机行业主要经济指标大幅下降。二季度以来,在国家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部署下,我国经济发展逐步复苏,纺机行业生产经营秩序逐步恢复正常,行业指标降幅较一季度大幅收窄,同比微降。但疫情影响依然存在,行业生产经营仍然面临较大压力。   运行质效   据国统局统计,2020年1-6月,636家规模以上纺机企业行业实现营业收入321.37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17.02%,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16.23个百分点,行业营业收入降幅收窄。资产总额为1022.5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2.82%。二季度营业收入降幅较一季度收窄19.88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为21.19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24.86%,降幅较今年一季度收窄42.48百分点,营业收入利润率6.59%,比去年同期降低0.38个百分点,行业盈利仍然面临较大压力。亏损企业亏损额为4.34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12.16%;亏损面为33.19%,比去年同期扩大14.21个百分点。   2020年1-6月,规模以上纺机企业成本费用总额为294.04亿元,与去年同期比下降30.53%。   重点企业调查情况   纺机协会2020年对108家重点纺机企业进行了2020年上半年经营情况调查。从汇总结果来看,上半年67%的企业营业收入存在不同程度的下降,纺机产品价格总体稳中有降,企业库存有所增加。50%的企业认为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国内外市场不足、销售渠道受阻以及原有订单的取消。对2020年三季度纺机行业的形势,49.53%的受调查企业认为不容乐观。   进出口情况   据海关统计,2020年1-6月我国进出口累计总额为32.8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8.76%。其中:纺织机械13.9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8.43%;出口18.8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0.03%,基本持平。   纺机行业进口情况   2020年1-6月,共从53个国家和地区进口纺织机械,进口总额13.93亿美元,同比下降18.43%。   从进口产品类别看,化纤机械进口排在第一位,进口总额为5.4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8.51%,占进口总额的38.99%;七大类产品除化纤机械外,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大幅下降。   纺机行业出口情况   2020年1-6月,共向169个国家及地区出口纺织机械18.8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0.03%,在防疫纺织品生产设备出口的带动下,纺织机械出口总额基本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   从出口类别看,机械(含防疫纺织品生产设备)出口额为5.47亿美元,与去年相比增长604.92%,占比28.95%,位居第一,其后依次为印染及机械、针织机械、辅助装置及零配件、织造机械、纺纱机械、化纤机械。   各分行业情况   纺纱机械   受国内外疫情的影响,市场需求低迷,新增和技改项目较少,对设备和器材需求大幅下降,很多设备企业一季度的生产销售主要延续去年订单,二季度任务量明显不足。棉纺细纱机销售同比减少61.7%,其中长车(配集体落纱装置)销售占细纱机总量的比例为77.8%;转杯纺销量同比减少31.6%,加上国外疫情的蔓延,进出口物流及人员流动困难,纺纱机械的销售包括进出口都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进口设备中仅有喷气涡流纺设备还在增长,说明国内对喷气涡流纺的投资热情还在持续。预计三季度纺纱设备的市场需求不会有明显好转的迹象,订单不足的状态仍将延续。   织造机械   2020年上半年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国内市场呈逐步回暖态势,织造机械企业产能利用率逐步恢复,供给能力、产业链持续改善。一季度织造机械企业销售订单处于国内疫情后的订单修复阶段,但4月份以来,随着国外疫情的爆发和中美贸易战、中印摩擦升级等因素的影响,企业生产明显放缓,但产销量逐步向龙头企业集中,上半年织造机械销量呈下降态势,据协会统计,2020年上半年高速剑杆织机销量同比减少6.9%,喷水织机销量同比减少26.3%,喷气织机销量同比减少2.7%。预计2020年三季度,随着疫情逐步缓解,终端消费市场对服装、产业用布购买需求逐步回升,剑杆织机销量有望逐步提升;长丝织物、家用纺织品等销量降幅不断收窄,喷水织机销量逐步回暖;由于国内织造机械升级仍然持续,喷气织机销量有望保持平稳运行。同时织造机械企业应注重企业现金流,关注多层级国内消费市场和国际环境等因素影响。   针织机械   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三大类针织机械横机、圆纬机、机市场整体运行受到了较大冲击。横机市场上半年产销量出现了较大降幅,下降了约70%。一方面,新冠疫情的冲击使得下游市场订单锐减,横机市场需求不足,同时全球疫情的爆发导致海外市场部分订单延缓或取消,新订单急剧下降;另一方面,国内传统毛衫与鞋面横机市场趋于饱和,产量难有增加。圆纬机行业上半年整体呈现下行态势,降幅约20%。受新冠疫情影响,一季度圆机企业主要集中于生产年前订单,整体销量有所下滑。二季度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向好态势发展,圆机市场逐步回暖,细针距、提花机等机型表现突出。同时,海外疫情爆发及地缘政治等因素的影响也使得圆纬机海外市场受到一定冲击,印度市场表现较为明显。经编机行业上半年整体依然延续下行态势,部分细分机型领域呈现回暖迹象。受下游市场影响,花边机市场延续过去的低迷表现,销量和销售金额持续下降。高速经编机市场经过短时期回暖后,产销量有所下降。双针床经编机受益于其产品的广泛应用,销量稳中略增,其中绒类、经编鞋面材料等产品呈现亮点,多轴向经编机受益于各地基建工程复工复产,下游市场需求增加,形势向好,销量同比有一定增长。据协会统计,经编机销量同比下降5%。   印染及后整理机械   2020年1-6月份,国内主要前处理设备生产企业受疫情影响交货期延迟,外贸订单下降明显,企业积极拓展内销市场,使得竞争更加激烈。上半年整体销售量与去年基本持平,但销售额有所下降。2020年以来,下游印染厂因疫情原因出口订单骤降,国内需求不足,在投资更新设备方面变得保守。上半年印染机械企业受疫情影响较大,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降幅较大,多数设备降幅约30%,出口降幅更大。多数企业上半年的订单来源于疫情前,上半年新单较少。但很多企业利用上半年的淡季沉下心,通过新技术努力创造新机遇,成为印染机械行业的亮点。下半年随着出口形势好转,企业在积极拓展国内市场的同时也在争取外贸订单。根据协会的抽样问卷调查反馈,企业对下半年的预期普遍好于上半年。   化纤机械   2020年上半年化纤纺丝机略有增长,同比增长17.54%,龙头企业新上项目占国内新增产能的85%左右。受新冠肺炎疫情和中美关系持续恶化的影响,化纤产品出口明显下滑。随着化纤厂整合产能,降库存,产业等,预计下半年新上项目暂停或终止较多,短纤新增固定资产市场上半年基本处于停滞状态,预计下半年化纤机械订单增速缓慢。此外,绿色纤维、差别化纤维等特种纤维、功能性纤维生产装备是近几年中小企业发展趋势。   非织造布机械   2020年上半年非织造布机械产销量持续爆发式提升。作为关键材料的熔喷布等供不应求,除了非织造布机械企业自身的研发生产外,其他行业包括化纤机械、塑料机械等企业也纷纷转产扩产。据纺机协会对骨干企业统计,今年上半年纺粘、熔喷和纺熔复合等非织造布生产线销售量,相比今年一季度增长了约265.85%;作为消毒、擦试湿巾等关键原料以及口罩面层纺粘布的替代材料,水刺非织造布生产线和去年同期相比也有较大增幅。   总体来看,非织造布机械企业新增订单很乐观,部分企业第三季度还有国外订单,但要注意生产线交付使用后的保障问题,以形成良性循环。   目前世界各地疫情仍在发展,各国普遍将口罩、防护服等个人防护设备(PPE)视为战略储备物资,并通过政府资金支持等手段采购相关非织造布设备,建设生产基地。我国非织造布装备尽管在欧美澳等地的竞争力尚无法与莱芬、欧瑞康等欧洲领先企业相匹敌,但在拉美、非洲、中亚、南亚、东南亚等地区仍有很好的市场潜力,建议行业企业予以足够重视。   行业形势展望   下半年纺机行业经济运行压力依然较大。国际经济贸易形势愈发严峻复杂,全球经济遭遇供需双侧冲击,短期已滑入衰退轨道;各国应对疫情力度参差不齐,全球经济面临极大不确定性。根据IMF、世界银行最新预测,2020年全球GDP增速将下滑至-5%。我国经济逐步复苏,但上半年GDP、消费、投资、出口等主要指标仍处于下降区域,疫情冲击损失尚需弥补。我国纺织行业经济运行逐步承压回升,生产秩序逐步改善,但企业投资和发展信心尚显不足,市场需求尚未全面恢复。另外,根据国际纺联(ITMF)今年6月发布的调查报告,受疫情影响,全球主要纺织企业2020年营业额预计平均下降32%,大部分纺织企业预计在2021年一、二季度后才可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疫情也促使企业更加重视本地/区域供应链的重要性,这可能将会改变目前全球纺织供应链的格局。纺机国内外市场的调整仍在持续加快,市场的调整给纺机企业的经营带来持续的冲击,新一轮的行业在所难免,受疫情影响,虽然总体市场规模在缩小,竞争态势更加激烈,但细分行业中的龙头企业竞争优势表现更加突出。

欧亿登录下载_甬派服装的宿命与野心

  没有一件Boy London,再潮的仔也不好意思出现在杭州西湖区的保m路。   1991年1月1日,黑豹的首张专辑《黑豹》发行,收录了窦唯创作的一首歌,《Dont Break My Heart》,MV中的窦唯是内地第一个戴上英伦街牌鼻祖Boy London的人,领先今天的潮人整整三十年。   窦唯现在不穿BOY了,上一次被拍到还是一身冲锋衣在地铁里打盹。   但是在成都太古里、上海新天地或者北京三里屯任何一地街拍的摄影师,只要蹲守的时间够长,一定能集齐Boy London的全套。   这个年代的时髦像以往任何一个年代一样,风行的速度总是一夜风靡。   对此最为心知肚明的一群人,不是潮人、不是明星,甚至不是街拍达人,而是服装企业的掌门人。   皮尔卡丹就是那个负责叫醒的人。   1979年,北京民族文化宫,一场时装表演在这里举行。台上,12个外模金发碧眼,走秀的服装令人眼花缭乱;台下是那个年代最常见的服装颜色:蓝、绿、黑、灰。   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场严格意义上的时装表演。瞧,连词汇都带着极深的年代色彩――时装表演――恐怕最近十年都没人用的词了。   但是并不妨碍让这场年代大秀为时代所定格,成为改变国人着装历史的分水岭。   大秀过后,皮尔卡丹成为第一个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品牌,此时距离皮尔卡丹本人在巴黎开设第一家时装店也不过只有29年时间,距离其离开迪奥开创自己的服装帝国也不过只有30年。   事后看来,这场秀的背后是一个巴黎裁缝的野心与憧憬。   在中国宁波也有一群这样的裁缝,他们的知名度或许没有皮尔卡丹那么高,但是他们的商业化水平与之相比毫不逊色。甚至可以说,30年来,他们近乎“垄断”了大半个中国的审美,他们就是甬派服装。   01雅戈尔下了一招先手棋,却又折返服装赛道   就在皮尔卡丹第一次来华组织时装大秀的那年,在宁波也有一家服装厂草创成立,20多位返城知青凑齐2万元安置费置办起了这个小厂子。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家名为“青春”的服装厂与皮尔卡丹的时装秀之间有什么联系,如果说一定要有的话,可能是那个年代独有的“东方风来”唤醒了内外两拨人。   不过万事开头难,“青春”服装厂刚起步的时候主要是为国营厂代加工一些背心、短裤、袖套之类的小玩意,谈不上多有起色,甚至一度还面临断炊的境地。   这个时候,开厂第二年才来的李如成展现了他“能人”的一面,不知从哪里得到一条消息,东北有个大厂有一笔12吨面料的加工订单。刚从拉板车运砖头的小工升任裁剪组长的李如成立马远赴东北,拿下了这一笔业务,将青春服装厂从生死线边缘重新拉回线上。   有过这样的经历之后,李如成在大伙心目中的“能人”形象更稳固了,很快又被推选为服装厂厂长。   李如成接下来有三大神操作,一举改变了青春服装厂的历史轨迹。   第一件事是抱名牌大腿,与上海开开合作。由“开开”有偿提供商标和相关技术,“青春”作为分厂自行生产和销售。合作第二年,青春厂的利润从40万元猛增到上百万;第三年销售额达1000万元,利润也翻了番。   另一件事是自建品牌。1986年,青春厂推出第一个品牌“北仑港”。1989年,北仑港衬衫的年销量达到300万件。   就在北仑港品牌逐渐打响知名度的时候,李如成又做了第三件事――合资建厂。   1990年12月4日,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中国生产的等十多种轻工产品的数量均居世界首位。   也就是在这一年,青春服装厂与与澳门南光公司组建合资厂,并用“青春”的英文谐音取了个洋名“雅戈尔”。   如此一来,很有年代感的“青春”服装厂被另一种年代感“雅戈尔”制衣公司所取代,并成功在中国的服装市场纵横30余年。   不过,服装并不是雅戈尔的全部。   2007年间,头顶“宁波地产一哥”“服装界巴菲特”两大称号的雅戈尔正式确立服装、地产、投资“三驾马车”战略,并按下了激进扩张的快进键。   当时李如成沉醉在赚快钱兴奋情绪中,止不住地说到:“通过投资房地产和金融证券所赚取的利润,是雅戈尔服装做30年也赚不到的。”   一定程度上,李如成的说法是站得住脚的。   投资者网做了一项统计,从2007年至2020年上半年,雅戈尔总营收达到1662亿元,其中服装业务贡献664亿元营收,占比仅四成,余下六成基本由地产与金融贡献。   2020年中报显示,雅戈尔时尚服装业务营收同比降17%至26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降39%至3.9亿元。同时,公司投资业务与地产业务净利润同比增长18%、329%。   雅戈尔真的在靠地产和投资赚钱,可是雅戈尔对外释放的信息却又与财报相背离。   雅戈尔创立40周年时,李如成以《致股东书》的形式表露了心中回归服装主业的想法――把雅戈尔建成世界级的时尚集团。…

欧亿登录线路_九县(市、区)获”河南省纺织服装营商环境先进县”称号

  近年来,河南省各县市以高品质营商环境支撑河南服装产业高发展。从“放管服”改革着力,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当好疏堵解难的“店小二”,以营商环境的“最优”,带动投资创业的“最热”。   9月6日下午,国际品牌服装ODM供应链峰会暨2020河南服装大会在河南息县举行,本届河南服装大会特别推出了“河南省纺织服装营商环境先进县”评选,并予以表彰。   息县、潢川县、淮滨县、光山县、西平县、长垣市、新密市、叶县、新乡市经开区荣获河南省纺织服装营商环境先进县。中国服装行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蒋衡杰、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会长李刚为获奖县域授牌并合影留念。   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李刚会长表示,营商环境往往是政府评政府,上级政府评下级政府。而行业协会作为社会组织代表了一个庞大的行业群体,只有行业协会组织众多企业,代表广大产业群体来评政府的营商环境,才是最权威、最真实、最能说明问题的方式。因为这是他们的真实感受:他们认为好,那是最好的;他们认为不好,那说明你真不好。因此本届河南服装大会特别推出了“河南省纺织服装营商环境先进县”评选,并予以表彰。

欧亿招商_中国服装行业运行保持稳定恢复态势

  中国服装协会3日发布最新中国服装行业情况:1-7月,中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服装产量114.39亿件,同比下降13.42%,降幅比1-6月收窄0.27个百分点,比一季度收窄6.87个百分点。   7月,随着中国国内疫情有效防控、内需市场逐步回暖,中国服装行业运行在上月实现明显边际改善的基础上继续回升,生产、投资、效益等主要经济指标降幅进一步收窄,生产供给能力继续改善,行业运行保持稳定恢复态势。   1-7月,中国服装行业实际完成投资同比下降36.6%,降幅比一季度收窄9.2个百分点。   同期,中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人民币及以上)企业13160家,累计实现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5.01%,比一季度收窄8.45个百分点。   中国服装协会表示,由于境外疫情仍在扩散蔓延,国际经济环境严峻复杂,产业正在变轨转型,中国服装行业依然面临着叠加的压力和困难。(完)

欧亿代理中心_直面年轻闽派男装“新蓝海”

  2020年上半年,对于闽派男装而言,是内外交困的。外受疫情影响,服饰零售业业绩大幅下跌;内有品牌老化命题,品牌重塑与企业转型仍需继续。比过往的路还要难走,不少企业交出了最差的半年成绩单。然而,逆境之下的大浪淘沙,总是会有一些坚挺的“业界扛把子”在力挽狂澜。   在被迫“加速”的新一轮竞争中,卡宾改变渠道布局,探索出从外延增长向精细化运营提效的内生增长转变;利郎业务表现继续优于同业,并直接喊话“维持下半年LILANZ产品总零售额不低于中单位数增长的目标”;首次出现营收与净利润双下滑的七匹狼,投资收益一路高歌;九牧王努力破局,基本维持“存量竞争”态势……多重环境下,龙头企业愈加锚定以消费者为核心,在产品研发、供应链、营销渠道、品牌推广、会员运营,以及数字化建设等环节持续推动调整与变革,以期用新的增长触点多元化发展,谋求内生增长。   喜忧参半   从闽派男装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业绩来看,营业收入同比去年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是普遍的趋势。从某种程度理解,这个数字或许在意料之中。零售业尤其是服饰零售业,是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行业之一。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1-5月之间,中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的13119家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4647.05亿元,同比下降16.89%;利润总额180.47亿元,同比下降高达29.16%。此外,耐克裁员、真维斯关闭1300家门店、李维斯第二季度净亏损3.64亿美元、Zara母公司亏损超4亿欧元……这一系列消息,也在压迫着零售人的神经线,令越来越多的人惶惶不安。甚至,更多的企业熬过了寒冬,却倒在了复苏的黎明之前。   但在闽派男装的半年财报中,传递出的却不是悲观的情绪。率先发布半年报的是卡宾,期内卡宾收益4.7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4.5%;溢利为1.17亿元,同比增长了6%。每股基本盈利17.32分。收入下降,利润反增,卡宾用实例证明,数字化程度越高的零售企业,在疫情中体现出了更强的韧性与抗风险能力。   利润率保持稳定、维持较高派息比率,利郎中期每股派息17港仙。期内,利郎收入为人民币10.93亿元,纯利减少30.8%至人民币2.69亿元。展望下半年,利郎表示有信心业务表现继续优于同业,并维持下半年LILANZ产品总零售额不低于中单位数增长的目标。   受疫情影响,九牧王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22亿元,同比下滑17.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5亿元,同比下滑36.75%。   相比之下,七匹狼、虎都受疫情影响严重。期内七匹狼实现营业总收入13.54亿元,营业利润1685.90万元,归母净利润2424.21万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2.93%、88.80%、80.36%;虎都集团收益减少32.5%至人民币9490万元,毛利减少40.0%至3220万元,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亏损6711.5万元,同比扩大20%。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主业的收入,也有不少企业通过投资、转产获得收益。上半年,七匹狼的投资收益为1592.47万元,占利润总额的76.04%;因存货跌价计提等原因资产减值计提7474.19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低至-356.9%。截至2020年6月底,七匹狼的存货为9.52亿元,占总资产的10.26%,同比增长0.72%。   而疫情期间,响应政府的号召,自2020年2月起卡宾集团开始生产及销售医用外袍及医用,并向不同国家的海外买家销售个人防护装备。期内,卡宾销售个人防护装备的收益及净收入分别为人民币3.83亿元及人民币7170万元。   加速数字化布局   尽管线下收益遭受重创,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包括卡宾、利郎在内的企业,线上渠道销售喜人,且趋势令人惊喜。   数据呈现最为直观——上半年,卡宾线下店铺收入为5700万元,占总收入的11.8%;而线上店铺收入达2.43亿元,占总收入的50.9%,较上年同期增长显著。这无疑归功于品牌网上业务的开展与推动,疫情虽然阻碍了总体发展,但对于电子商务业务来说有一定程度的正面影响。卡宾通过线上渠道的布局与运作,以天猫、京东等店铺为主,辅以线上微商城与小程序,多渠道发展线上业务,在疫情期间也能稳定营业,推动品牌良好发展。   此外,截至6月30日,卡宾2019年系列产品及2020春夏系列产品的售罄率分别达到75.6%及52.6%,库存压力并不明显,这与品牌电商业务的强势发力不无关系。从品牌来看,卡宾主品牌收入额为3.93亿元,占比高达82.1%。   利郎亦积极应对疫情为业务带来的挑战。虽然自3月份开始商业市场逐步恢复营业,但实体店客流量需要较长时间恢复。为减低实体店人流下滑对零售及分销商的影响,利郎加大力度推动电商业务,通过增加网上推广活动,加强电商引流,并组织网上促销活动,带动期内线上零售额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5倍,实体店通过微信客户关系管理系统进行的VIP客户销售亦有可观增长。   面对疫情带来的“限流”问题,部分线下店铺无法开业,客流锐减,七匹狼围绕着新渠道重点发力。   在七匹狼看来,私域流量在疫情期间显示了其巨大的威力,“直播”“小程序”“微商”成了疫情期间的重要销售渠道,并在后疫情时代不断巩固加强。期内,七匹狼利用董事长、CEO的“名人效应”,发起高管直播,并发起“全员营销”活动,取得良好的效果。七匹狼还以店铺为中心,以店员为骨干进行直播培训,定期对店铺会员进行直播,并配套送货试穿等活动,在客户不出门情况下实现销售。   越来越多的企业实例证明,数字化程度越高的零售企业,在疫情下表现了竞争力。当我们回头复盘这只“黑天鹅”给行业带来的重创之时,答案已然呼之欲出——“数字化”之于零售企业有着战略上的意义。   记者观察疫情期间实体店铺停业导致零售量下降,与之伴生的,是随着消费者网上购物习惯的培养与发展,电子商务于疫情之后迎来更有利趋势,明显加快渠道的调整速度。线上来看,在流量“去中心化”趋势增强、引流成本趋增背景下,第三方电商平台、社交电商、微商城、社群、直播等多样化渠道,纷纷成为品牌服装积极求变的生意触点。此外,品牌服装企业通过构建信息化、数字化系统,持续推动线上线下打通,以期在品牌建设、大数据赋能、消费者运营、库存共享、智慧门店等领域,实现两线融合,双向赋能。   深化渠道调整   鉴于上半年的市场行情,企业的考量也越来越务实,店效成为普遍关注点。期内,利郎继续优化实体零售网络,关闭若干经营效益不理想的店铺,并谨慎挑选优质商场开设门店,以提高店铺销售。期内零售门店减少98家至2717家,其中购物商场店为768家,占门店总数的28%及总面积约31%。   其中,轻商务系列(LESS IS MORE)的独立专门店有268家。利郎于2019年报中公布的以直营模式取代代销模式的计划,也在上半年开始实施。截至2020年7月1日,228家现有LESS IS MORE店铺已转为直营,余下40家店铺将继续由分销商经营,预期其中部分店铺将于现有销售合同终止时关闭。用利郎的话说,长远来看,以直营替代销,有利于LESS IS MORE加强管理库存、市场开拓、品牌营销及零售培训等。   与此同时,利郎还在半年报中指出,下半年对店铺网络拓展方面将会维持谨慎,预期2020年底整体店铺总数与2019年底基本持平。除了于下半年落实推动分销商在奥特莱斯商场开店的计划,集团亦继续推动分销商增加在优质购物商场开店,但同时预期部分经营效益较低的店铺将会结业。   卡宾的一组数据值得关注。期内,毛利率48.6%,较去年同期增长0.8个百分点;经营利润率35.5%,较去年同期增长6.8个百分点;纯利率24.4%,较去年同期增长4.8个百分点。   疫情“覆巢之下”,卡宾能够及时止损并适时反击,与开源、节流密切相关。应对暂不明朗的市场发展前景,减少开支是卡宾的举措。卡宾方面表示,新实体店铺的开设进程及其他重大投资纷纷搁置,电商营销、广告推广及物流开支减少。数据显示,期内卡宾销售及分销开支较2019年同期减少13.8%。   卡宾“开源”的增量则得益于线上渠道的布局与全渠道的成熟运转。据悉,除天猫、京东、唯品会的电商旗舰店之外,卡宾在一年半前开拓了线上与小程序,同时,数字中台的搭建与柔性供应链也使得线上多渠道与后台库存、供应链、业务之间实现了互通流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些都在疫情中派上了用场——当消费者苦于线下无处可去,而蜂拥转至线上渠道之时,卡宾的快反供应链与数字化平台足以顺势承接短期内激增的线上流量,并实现订单的稳健运转,未出现因爆单而导致的系统宕机、库存更新延迟、服务滞后等情况。而有赖于这波“流量红利”,截至6月30日,卡宾微信粉丝及会员的流量池增长到了270万。   记者观察渠道的动态调整、优化已成常态。线下来看,购物中心业态不断“刷新”,传统百货则日益“购物中心化”,优质、成熟的购物中心、百货店、奥莱店成为品牌商竞相追逐的关键资源,在品牌服装的生意板块中,占比亦持续扩大,而传统街铺、商场店则整体收窄,或集约成长。整体上,“关小开大”,关闭低效店,打造标杆店,持续推动位置优化、店态升级,打通线上线下,将继续成为渠道调整方向。尤其是,本轮疫情冲击下,更多渠道资源的退出、部分品牌的观望,为龙头企业开展渠道盘点和优化布局,提供了宝贵的“时间窗”。   直面年轻化命题   品牌年轻化,几乎是所有服装品牌正面临的共同问题。如何用产品与年轻消费者对话,如何打造真正打动消费者的产品,男装企业费尽苦心。   凭借对消费群体的深入洞察,今年,七匹狼结合社会时政热点,打造一系列创意发声产品。七匹狼推出“逆行斗士”系列,以设计的力量纪录时代烙印,致敬逆行的抗疫英雄;又推出“自然守护者”系列,并联合公益组织发起动物多样性保护计划。这些关键时间节点的产品创意,表达了品牌态度,体现了品牌的温度和热度,为七匹狼带来销售收入的同时也打破了固化的品牌形象,吸引年轻客群的关注。   “产品升级+跨界融合”,不仅提升文化属性与时尚度,还丰富产品“年轻化”内涵。期内,七匹狼与猎聘进行跨界联名合作,鼓励疫情后人们奋力向上;“七匹狼X宝芝林”系列联名款,演绎了“国潮上身”的魅力……借助跨界、联名等各种新花样,通过一系列合作打造营销事件话题,七匹狼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年轻浪潮,打开了品牌全新的想象空间,不断诠释着“男人不只一面,品格始终如一”的精神内涵,向消费者展示出其突破既有圈层的果敢和实力,让品牌在年轻市场的表现上具备更多可能。   无独有偶。利郎近年来不断发力线上,更是通过多元化的玩法与年轻人对话。《中国日报》、DC《正义联盟》、艺术家NICK、国漫《一人之下》、日漫《哆啦A梦》、生僻字……2020年春夏,利郎不断与大热IP进行跨界联名,加速品牌焕新升级,以多元又新锐的时尚攻占年轻市场。而为了配合利郎×中国日报联名产品上市,利郎还聘用了多位网红在抖音、小红书、微博、斗鱼等平台演绎新品,吸引市场关注,提升品牌价值。   2020年,利郎再次按下年轻化“加速键”,正式对外宣示:利郎开启“新商务”时代。对于品牌而言,提出全新概念,意味着要大干一场。在利郎看来,商务始终是利郎的品牌基因。市场的变化也意味着受众的变化,利郎在不断产出更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品牌理念和符合当下审美的服饰。   记者观察为顺应80后、90后主流消费客群迭代,以及日益普遍的“年轻化”着装心理,品牌服装企业在原有产品风格和产品线基础上,升级或开发出更加年轻、时尚的产品线,持续丰富产品品类。从潮牌到传统商务男装,莫不如是。尤其是,随着国人民族自信心的增强,国潮、国货、国牌持续受到关注和青睐。服装品牌充分运用中国元素,与国内外潮流元素、跨界元素有机结合,不断打造IP热款、爆款,多维提升产品的文化属性和时尚度,加上新面料、新技术、新工艺的注入,使得服装“年轻化”“品质化”内涵更加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