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欧亿代理

欧亿登录下载_潮牌服装一上新他就能抄出高仿!一查底细震惊

  2019年11中旬,在大家换季买冬装的高峰期,不断有群众举报称,他们通过微商买到了俗称”高仿”的某品牌外套,来源全都指向同一个微信号,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立即巡线追踪,没想到竟然牵出了一桩亿元大案。   据警方介绍,举报线索来自江苏省泰州市,高仿服装销售的渠道主要通过网络,而且衣服的精美度和制作度和真品比较相似,达到市场上所谓”高仿”的程度。   经查,这个微信号实际使用人为段某,湖北武汉人。段某名下有大量的快递签发记录,地址都位于江苏省常熟市某仓库,并与黑龙江省、安徽及山东等地的多个下家有大量资金和快递往来。   早在2016年,段某就开始伙同嫌疑人林某、刘某、周某等人,通过微店、微信朋友圈对外发布销售广告,在全国多省市发展下级代理,并销售假冒”EVISU”、”off white”品牌服装约二万余件。成本只有100元-300元左右的假冒服装,通过下级销售商转手,以近5-6倍真品的价格出售给消费者。   民警:你们家主要是卖那些衣服啊?   嫌疑人段某:福神。   民警:福神是什么意思啊?   嫌疑人段某:就是这个”EVISU。   民警:还知道自己的这个行为啊?   嫌疑人段某:我知道,其实我早就不想干了。   段某等人落网后,南京江宁警方根据嫌疑人供述、涉案资金流向等线索,顺藤摸瓜,逐步查明了段某等人销售服饰的供应商为王某。王某经常在广东一带活动,以广东省为生产窝点和发货地。2020年1月14日晚,江宁警方连夜赶赴广东,将涉嫌制假的王某、赵某等人成功抓获。   经查,王某利用其非法开发的网络程序”福达达订货”,大批量向全国销售商供应假冒”EVISU”、”off white”等品牌衣服,收取大量资金。警方随后现场查封制假窝点,收缴仿冒服饰20多万件,涉案金额超亿元。而这位王某之所以从事服装制假,完全有赖于他的专业背景。   据警方介绍,王某是名牌大学的美术专业高材生,毕业之后利用自己的美术功底,购买布料、拉锁、纽扣等等服饰配料来统一制造假冒服装,包括这个衣服上面所有精美的刺绣,都是自己完成的。   在暴利诱惑下,王某大肆生产销售,全国所涉及的EVSU品牌假冒商品,几乎都出自他手。警方顺藤摸瓜,将相关涉案人员全部抓获,并在多名嫌疑人的仓库中查获了大批假冒品牌服饰20多万件,涉案金额超亿元。   据悉,每当该品牌官网上线新款后,这伙人很快就能打版照抄,广为销售。在暴利面前,他们一直心存侥幸,以为可以闷声发大财。   王某在归案后说,自己原本想利用美术专业特长创立自己的品牌,但是看到假冒仿制这条捷径如此暴利,最终没能抵抗住诱惑,越陷越深。   当前,国家对保护知识产权、打击假冒伪劣越来越重视,这样的制假售假一旦被举报、查证,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同时,警方也提醒广大消费者,看到明显低于市场价销售的名牌产品时,请务必提高警惕,切勿知假买假,一旦发现,最好及时向警方提供犯罪线索。   有这个才华,   做点什么不好呢? 来源:江苏新闻  

欧亿测速地址_飞鸟和新酒夏装浪漫上新:初夏多场景「穿搭图鉴」

  飞鸟和新酒品牌成立于2012年,是一个诠释“自然、浪漫、自由”、倡导自然漫活的生活方式类女装品牌。坚持了海明控股集团“共同创造美好生活”的使命,提供了一种由穿着体验带来的回归自我、放松生活的新选择。   2020年3月26日,飞鸟和新酒20年夏装浪漫上新。本期初夏穿搭首次尝试服装搭配与生活场景的结合,希望用户在即将到来的初夏走过每一个地方都能想起品牌传递的夏日美好与浪漫,更是为品牌即将推出的全新场景化产品品类作铺垫。   友人相聚时着装仍需出彩,以优雅舒适为辅   清新自然的条纹、图案印花连衣裙   让你在聚会中脱颖而出   FZ0301818 粗条纹连衣裙   FZ0301804 细条纹色织连衣裙   FZ0301823合作图案印花连衣裙   一人独处时着装以轻松舒适为主,   T恤连衣裙与T恤+半身裙/裤装搭配   让你轻松自如,不受束缚   FZ0301806 印花连衣裙   FZ0300917 蔬果印花T恤   FZ0301405 条纹棉裤   FZ0300907 拼接印花T恤   FQ0301703 A型腰裙   FQ0300909 印花T恤   户外出行应兼具风度与温度   T恤+裤装+薄外套组合   让出行便利舒适程度up up   FQ0300905 印花T恤   FQ0301813 色织条纹开襟连衣裙   FE0301304常规直筒牛仔裤   FQ0300913 H型T恤   FZ0301826农场印花棉连衣裙   FE0301309字母印花锥形牛仔裤   FZ0300904 绣花H型T恤…

欧亿总代理_河南省服装行业企业总复工率80%,恢复产能近90%

  3月26日,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发布《河南省服装行业复工复产调研情况报告》。报告显示,截至3月23日,全省服装行业企业总复工率为80%,恢复产能近90%。受疫情影响,企业生产经营状况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据了解,此次调研共走访了我省109家企事业单位和机构,涵盖6处产业集聚区、3处服装特色园区、1家商会、3家专业市场、96家企业。包括纺织、印染、服装生产、代加工、自主品牌、设计、工贸一体、贸易、供应链、代理商、电商、服务咨询、零售等共13个类别。覆盖内销和外贸,销售模式涉及线下的批发、代理、零售和线上的传统电商、以短视频、直播、微店为代表的“新电商”等。 (拍摄:中服网)   面对疫情,服装企业主动探索新营销路径,“新电商”发展势头强劲。在调研的96家企业中,近90%的企业采取了多种模式经营、多种渠道销售。部分服装企业疫情期间迅速转产防疫用品,或者快速回归卫材主营业务。有的服装企业将销售范围由外贸转为内销,并开辟线上销售渠道。在传统电商的基础上,不少企业试水直播、微直播、短视频等形式的“新电商”模式。其中郑州地区的部分自主品牌类企业,通过“新电商”使营业额逆势上扬,如“逸阳”、“娅丽达”电商板块较同期营业额上涨30%,其他多数企业尚处在探索新零售模式的过程之中。   在疫情爆发之前,服装行业“新电商”与传统电商的竞争就已处于白热化阶段。“新电商”是指以直播、短视频、微店等形式,能够在社群、粉丝群体之间精准传播的新兴电商模式。与以图片、评论为特点的传统电商不同,“新电商”更注重于动态视频展示、主播产品介绍、社群体验交流,是一种情境式的社群经济。一批直播平台、短时频平台、微商城、小程序等线上产品正在成为“新电商”的载体。疫情期间,服装行业的“新电商”表现尤为突出,发展势头强劲,线上体验、线下购买正在成为一部分批发、代理商、零售企业的销售新模式。调研获悉,全省各地的自主品牌、电商类企业,均在招兵买马,进一步探索“新电商”的运营方式。   疫情之下,大型产业园区、纺织、印染、服装生产、代加工、自主品牌、工贸一体企业仍在持续招工、引进生产设备、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中型企业通过各种措施,能够维持复工后的正常运营,但受到订单、资金等压力;大部分小微企业至今未复工,企业家对未来发展持悲观态度。贸易、供应链类企业由于资金、订单、库存、国内外疫情的形势变化等因素出现少量裁员;传统电商类企业面临较大生存压力,普遍进行裁员,但“新电商”类企业普遍扩大规模,培育运营团队;批发、代理商、零售、服务咨询类企业以及专业市场因疫情导致其经营场所至今未完全放开,未能全面复工复市。   服装外贸形势随国外疫情蔓延日趋严峻。随着疫情在国外蔓延,外向型企业面临较大压力。在订单方面,来自美国、欧洲的订单被部分取消,欧洲地区的订单量较同期出现下降,企业在完成第一、二季度的订单生产后,后续订单数量不明朗。然而,来自日本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订单则较为稳定。目前,企业因对外贸形势难以准确判断,已经影响下半年企业生产计划,接单、招工和添置设备的意愿较为保守,并逐步开始寻求内销订单以减轻经营压力。 来源:河南日报  作者:徐建勋 冯刘克

欧亿测速_2019年全球运动鞋行业发展现状分析

  全球运动鞋行业市场规模扩张迅速   衣食住行相关花费长期以来在世界各国居民消费总支出中占据绝大部分,随着世界整体经济稳步发展,多国家GDP增长率持续走高,居民消费水平逐年增加,在衣物鞋帽等方面花费亦有所增加,而近年人们对时尚关注度的提高使得全球运动鞋市场进一步发展。   2011-2018年,全球运动鞋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且增长率大致呈上升态势。2018年全球运动鞋市场规模高达1465亿美元,较2011年增长723亿美元。2019年,全球运动鞋市场规模预计维持增长态势,初步估计将突破1600亿美元。现阶段,全球运动鞋市场规模较大且有望持续高速扩张。   全球运动鞋行业发展区域性明显   如今全球不同国家运动鞋市场发展状况差异较大。2018年全球运动鞋市场份额占比最高的5个国家为美国、巴西、中国、俄罗斯、印度,其中美国运动鞋市场销售额在世界运动鞋销售总额中占比高达31.1%,排名第一,比排名第二的巴西所占市场份额高出约20个百分点。可见尽管目前全球运动鞋市场整体发展态势良好,但不同国家之间运动鞋市场规模仍存在较大差距,美国展现出较高的垄断性。   ——运动鞋市场与国家人口规模、经济水平具有一定相关性   衣物以及鞋子等物品属于居民日常生活必需用品,虽然居民对于日常消费分配可能不同,但对于衣物以及鞋子的开销必不可少,而运动鞋作为鞋类中较为常见的品类,任何年龄层的男性与女性均可使用,其需求量与国家人口规模大致呈正比关系。因此国家人口规模应为影响其运动鞋市场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人口数量众多的国家对于鞋子等出行必备物品的需求量较大,人口规模较小的国家对于运动鞋需求量则相对较小。   此外,国家经济水平也应为其运动鞋市场发展的影响因素之一。经济越发达的国家,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较高,在衣物鞋子等物品上的消费金额也相应越多。因此即使部分国家人口规模不处于高水平,但由于其经济发展迅速,居民消费水平较高,购买鞋子衣物等商品时可接受的商品售价较高,人均运动鞋拥有量也较多,其运动鞋市场规模也可维持在较高水平。   根据相关数据,当前人口规模与GDP总量排名均位居世界前十位的有4个国家:美国、中国、印度与巴西,这四个国家的运动鞋市场份额排名均在世界前5位。而全球运动鞋市场份额同样排名前5位的俄罗斯,其GDP水平虽未处于世界前10的水平,但其排名也较高,位于世界第12位。   世界龙头企业垄断性明显   目前全球运动鞋品牌众多,但大部分市场份额仍被几个龙头企业占据,其他品牌销售额与这些龙头企业存在较大差距。2018年,世界知名运动品牌耐克与阿迪达斯的销售额均在千亿元级别,而市场份额排名第三的彪马营业收入就降为了为346亿元,还未超过500亿元,中国行业领先运动品牌如安踏、李宁等营业收入与一系列世界知名品牌仍存在一定差距。由此可见,虽然现阶段全球运动鞋市场高速扩张,发展潜力巨大,但由于龙头企业垄断性较高,真正能从中获取较大利益的品牌数量并不多。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欧亿招商_报复性消费VS报复性存钱,你pick哪个?

  开心就好,没有高低对错~   疫情过后,普通人重新审视自己的经济水平、消费能力。   疫情下的超长“假期”里,被禁锢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身体,还有五花八门的消费需求。   伴随各大购物中心、商铺陆续开业,快递外卖恢复运营,不少被憋坏的宅男宅女将“报复性消费”付诸了实践。   浙江 杭州大厦恢复营业,五小时销售额破1100万元;   海底捞、喜茶外送订单早已饱和;   广州 陶陶居堂食回归,不少食客一早就前往排队 ……   可同样受疫情影响,是消费者们的钱包,不少人收入骤降甚至没收入,“报复性赚钱”、“报复性存钱”等声音不绝于耳。 (拍摄:中服网)   近日,微博发起了一项投票: 疫情结束后,你会进行“报复性消费”吗?20.7 万人参与的投票,仅有3.1万人表示会买买买。   说“不”的理由有两类:一是反问“拿啥报复”,二则表示“好不容易在家省点钱”。   可预见的是, 疫情过后较长一段时间内,“报复性消费”与“报复性赚钱/存钱”二者间的battle还将继续。   报复性消费,拉开大幕?   不能聚会吃大餐唱K,出游计划泡汤,婚礼也被推迟,孩子不能正常去游乐场……因为一场疫情,所有属于“春节档”的消费黯然离场。人们“收缩”的不仅仅是生存空间,同样还有消费欲望。   当正常的消费需求被压抑得时间越长,影响消费的因素就会变多。再加上,疫情本身给人带来焦虑、恐惧、抑郁等诸多受限的负面情绪。   于是,“买买买”成为消费者们常见的一种解压方式。尤其在全国大面积复产复工,门店开始营业,快递业务逐渐恢复后,一下子释放出的消费需求催生了“报复性消费”的苗头。   虽然对于“报复性消费”这个议题,持保守意见的人占多数,但不能盖住其讨论热度。 360趋势显示,进入2月后,“报复性消费”一词的关注度有明显的波动上升,甚至在3月5日呈现最高峰。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疫情转好,消费者压抑的需求会得到释放。财经作家吴晓波也在其演讲中提到,“2020年下半年,我们会看到的分别是货币宽松政策、产业大规模投资、民众报复性消费。”   当然,经历过疫情“重塑”后,时下无论是商家的卖货方式,还是消费者的购物习惯,已然与疫情前有着很大不同。而这些变化,同样改变着“报复性消费”呈现的模样。   去线上,依旧是最热潮流。据淘宝3月12日发布的《淘宝经济暖报》显示,近期有12000个线下品牌入驻天猫开新店。“38女王节”期间, 参与的商家是去年的2倍,参与的商品总量增加了60%。超过2万个品牌销售额同比去年增长超100%,淘宝直播一天最高带动成交量增长了650%。   过去两个月里,加入淘宝直播的新增商家环比飙升719%。其中,直播商家获得的订单总量平均每周都以20%的速度增长。   不难看出,为了求生存,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从线下转战到线上,试图为品牌寻找新流量,而 直播成为了品牌在线上获取用户的有效手段。   相比线上,线下的“报复性消费“来得晚了些。过去的3周时间里,华兴投行消费互联网行业组调研了1000位消费者, 约55%受访者预计疫后短期内出现报复性消费行为。   此外,从最想进行的线下消费活动排序结果可看出,社交属性强的大众消费预计会率先反弹。正如一些网友所言: “我的报复性消费,主要是指报复性地吃喝。”   饿了么数据显示,2月10日复工开始后一周内,上海人消费了16万单奶茶;到了第四周,这个数字变成了33万单,其中一名用户一次性下单77杯奶茶。近期,不少商家更推出了类似于桶装水的“桶装奶茶”,引起热议。   虽说线下shopping不如吃喝那般“刚需”,但同样是线下“报复性消费”的一大不可获取消费场景。   2月20日,浙江杭州大厦购物城正式恢复营业,尽管当日营业时间缩短至五个小时(中午12点到下午5点),但杭州大厦全店销售额突破1100万元,超过上年同期全天营业12小时(早10点到晚10点)的销售额。当日,该商场 成交的 第一单是耳钉…

欧亿登录线路_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2月23日,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少数被认为在时尚圈有影响力的编辑和记者受邀来到Prada总部。   他们见到了Raf Simons,1968年出生的比利时人,曾是Dior的创意总监,这几年不太顺。   52岁的Raf和71岁的Miuccia Prada两个人坐在台上,宣布从4月2日起,Raf就是Prada的联席创意总监了。   作为家族继承人和几十年来的创意总监,Miuccia再次强调自己不是要退休,而给Raf的合约是直到永久的。两个人一起执掌设计,业内前所未见。   那一天,正值疫情阴影下米兰时装周的尾声。千里之外的中国,Prada天猫官方旗舰店也悄然上线了,甚至没有特意加入天猫的奢侈品频道。   对这件事,Prada低调得令人意外。Prada的官网早就具有了电商功能,而在去年6月,Prada就入驻了中国电商平台京东以及寺库。   01   Raf早已功成名就。十几年前,他是Jil Sander的创意总监,这个品牌当时是Prada的子公司。据说他和Miuccia在那段日子里交情得到深化,两人志趣相投。   上世纪90年代,Raf还是个年轻人,他做个人品牌,是当时的叛逆先锋,摇滚、重金属、哥特……就不循规蹈矩。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风格也在不断走向沉稳与经典。他对艺术狂热,尤其钟爱音乐。侃爷以Raf为灵感设计潮牌,但Raf本人的设计并不迎合今天的年轻人。   也许正因为高度的艺术化,Raf的作品常常叫好不叫座。他从Dior突然离职,而在Calvin Klein更是被老板公开批评业绩。Raf如今年过半百,骨子里的个性恐怕是不会改的。   在Prada总部的这一场发布会上,他和Miuccia叙友情,聊两个人都痴迷的艺术。他俩真的有点像,W杂志盘点了两人各个不同时期的作品,竟然发现许多对相似的设计。   左:Miuccia Prada 右:Raf Simons   就在发布会前几天,一个和Raf差不多相同代际的设计师,今年47岁的Phoebe Philo也传出动静。   《女装日报》一篇报道说,Phoebe有望回归设计,在面试员工,新作品将秉持可持续、环保的精神。就这么一丁点儿信息,设计师的老粉丝已是奔走相告。   另一个没有得到证实的传言是,Phoebe此次出山,背后是历峰集团老板鲁珀特的支持,“两人关系很好”。而Phoebe之前更是被传可能接手历峰旗下格调高雅而知名度较低的品牌Alaa。   Phoebe不喜欢聚光灯和社交媒体,她曾说:“Google搜不到才是顶顶时髦的一件事。”2006年,她离开了工作差不多10年的Chloe,为了照顾年幼的孩子。   做了两年全职妈妈之后,是LVMH集团老板阿诺亲自邀请她出山执掌Céline,甚至答应了她继续住在伦敦陪伴家人的要求,配合她指挥一个总部在巴黎的品牌。   事实证明这是一场天作之合,我们也得以在后面的岁月里,看到如此独树一帜的Céline,精妙、简洁、实用,有一种高雅疏离的气质。手袋一出就是爆款,而设计的本意不过是满足女性真正的日常需求而已。   Phoebe还有一种并不广为人知的幽默感。在巴黎世家大红大紫之前许多年,她就设计了丑丑的毛毛鞋。   Phoebe走后的Celine,改了更适合Instagram的LOGO,接触社交媒体、电商,进军男装、香水,这是Phoebe不喜欢的。   而几个月前,一个更老的设计师,59岁的Alber Elbaz重新出发。   这次有官方消息,正是在历峰老板鲁珀特的支持下,他创立了一个小小的新品牌,AZfashion。A和Z既是他名字中的字母,也包含从梦想到现实的寓意。   以色列人Alber在Lanvin创造了如梦似幻的14年,经典的褶皱花边被他创造性地发挥出新的风采。   2015年,Alber和华人女老板王效兰关系破裂,他离开后Lanvin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跌跌不休之后被中国公司复星收购。   “离开Lanvin我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疤。最初的几个月里,我在巴黎走来走去,天下着雨,我不知道那究竟是雨还是我的眼泪。”2016年Alber在帕森斯设计学院对一群听众这样说。   离开后,Alber大部分时间在旅行,和Tod’s等品牌做过一些小小的联名。直到终于拿起笔,重新为自己婴儿期的品牌工作。   他态度淡然,新品牌不参加时装周走秀,也不遵循大品牌的那一套法则。看起来,比起名利,他更在意自己内心的满足。   02   47,52和59岁,这三位重新出发的设计师,在这个圈子里差不多算“老人”了,如今可是80后设计师在呼风唤雨。   三个老人都曾流露出对时装圈传统模式的留恋,他们喜欢慢工出细活,不追求劳模式的工作状态,更不想做网红。…

欧亿测速_奢侈品Armani、Ralph Lauren、BOSS也转产医疗物资

  意大利疫情在全球持续呈现出紧张状态,时尚行业也逐渐转变其生产线纷纷助力医疗物资的生产。阿玛尼集团(Armani Group)周四表示,已将其全部四个意大利生产基地改造成一次性医用工作服工厂,以保护与冠状病毒战斗的医疗工作者。   据报道,Giorgio Armani目前已向多家意大利医院和机构捐赠了125万欧元,这些医院和机构参与了在该国传播的冠状病毒的防治工作。其中包括米兰的Luigi Sacco,圣拉斐尔和图穆里Istituto dei Tumori以及罗马的Istituto Lazzaro Spallanzani基金会。此后,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也决定捐款为支持因COVID-19大流行而遭受重创的贝加莫和皮亚琴察的医院,以及托斯卡纳的Versilia医院,使他的捐款总额达到200万欧元。   自3月9日以来,意大利一直处于封锁状态,以控制蔓延的风险,并防止医院在越来越多重症患者的增加下崩溃。   据报道,阿玛尼(Armani)上周六在意大利60多家报纸上刊登了整版广告,给所有医疗工作人员写了一封信,他们在与冠状病毒的爆发作斗争,并怀着自己年轻时想成为一名医生的愿望而沉思。   上个月,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在意大利冠状病毒威胁下的最后一刻取消米兰时装周期间的2020年秋冬秀。取而代之的是,该品牌通过社交媒体渠道在空荡荡的剧院现场直播。   2月25日,品牌宣布决定暂时关闭公司位于意大利的几家生产中心,同时关闭公司位于米兰的总部;再之后原定于4月19日至20日在迪拜举行的早春度假发布亦将推迟。作为老牌时装屋,Giorgio Armani 一直在共同对抗疫情。   这次波及全球的疫情不仅仅只是一个国家的战争,坐标美国的奢侈品牌拉尔夫·劳伦公司基金会(Ralph Lauren Corporate Foundation)日前也宣布,将开始在美国制造250,000个口罩和25,000个隔离服。   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表示:“在我们公司的核心,一直存在着一种团结精神,它激发了我们的创造力,信心以及最重要的是彼此之间的支持。在过去的几周和几个月中,这种精神从未动摇。 ”   “作为一家服装制造企业,我们有知识并有能力为公共事务做出努力,因此我们决定采取果断行动。” HUGO BOSS将专门在其位于梅琴根全球总部的服装生产基地制造口罩,并捐赠给公共事物部门。在接下来的几周内,HUGO BOSS将生产18万个口罩。   该口罩采用棉混纺材料制成,可以清洗和重复使用至少50次。虽然这些口罩不适用于临床,但它们足以应对其他环境,例如疗养院,消防部门和警察。 来源:新浪时尚  

欧亿测速代理_高级定制口罩,LVMH洗手液,你用过几款奢侈品牌抗疫产品?

  新冠病毒疫情,已经正式地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问题,随着国外总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双双超过国内,欧美各国也纷纷出台政策来防控疫情,民众也提高了警戒心,许多有责任心的大企业在这样的经济状况下,也用自己的能力做出了贡献,其中不乏许多大家熟知的奢侈品。   比如LV让旗下生产线生产洗手液、Prada捐赠医疗设备、劳斯莱斯等汽车品牌制造呼吸机、意大利服装品牌制造口罩等等……彰显着这些品牌的社会责任心,以及世界各国人民共同团结抗疫的努力。在这里,盘点了一些抗疫的奢侈品品牌,希望各国人民都能早日战胜疫情,回到买买买的幸福生活。   法国抗疫告急,LV旗下生产线制造免费洗手液   新冠疫情在法国呈扩散之势,截至3月17日,法国确诊病例达6650人,148人死亡。从3月15日凌晨开始,法国关闭所有“非必需”公共场合,所有商场都被关闭,奢侈品卖场老佛爷百货、巴黎春天百货也在列。奢侈品公司捐款并不新鲜,而以如此直接的形式支持抗疫,还是头一次。疫情之下,法国口罩和洗手液需求激增,到处断货,不少店铺规定每人限购一瓶。洗手液俨然成了奢侈品。   上周日,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公布了一个让人略感惊讶的消息。这个全球第一的奢侈品商宣布,其准备用法国的所有3个香水和化妆品工厂生产洗手液。3月16日开始,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娇兰(Guerlain)和纪梵希(Givenchy)的生产线开始大量生产洗手液。   LVMH集团发言人称,第一批周一晚上交付,工厂一周可以生产12吨洗手液,之后生产更多。   据记者了解,这个决定是法国首富——LVMH集团CEO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做出的。并且,生产出来的洗手液不是对外发售的新品。LVMH集团会把洗手液免费提供给法国健康机构和医院等,以应对紧缺问题。   LV作为法国的老牌奢侈品品牌,一向具有一种对于社会热点问题的敏锐感,和社会责任感,就比如几年前,还推出过一款有着经典LV印花的防毒面具。   疫情下转型医疗器械生产的汽车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劳斯莱斯   疫情之下,有不少车企开始转产医疗设备,其中就包括著名的英国高端车老品牌,劳斯莱斯。据英国媒体报道,3月16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与福特、本田、劳斯莱斯等汽车制造商进行了对话,讨论他们的生产线是否可以用于制造包括呼吸机、口罩等在内的医疗设备。福特、本田在英国的公司均证实了这一消息,并表示正在和政府积极接洽,愿意尽其所能。   众所周知,有钱不一定能成为劳斯莱斯的车主,这个制造汽车的企业奢华到了可以选择顾客的程度。知名的文艺界、科学技术界人士,知名企业家可以拥有白色,政府部长级以上高官、全球知名企业家及社会知名人士可以驾驶银色,而黑色的劳斯莱斯只为国王、女王、政府首脑、总理及内阁成员量身打造。   这样“高冷”的品牌,具有这样的社会责任心,实在是难能可贵。   为什么劳斯莱斯够格去生产医疗设备,如呼吸机等等,其实并不只是因为它是高端的轿车品牌,而是它本身产品制造有着非常高的科技含量,因此旗下的生产线的科学性和技术性有一定的保证。甚至,除了制造汽车,劳斯莱斯还涉足航空发动机制造的领域,也是一家优秀的发动机制造商,空客的飞机部分型号用的就是劳斯莱斯的发动机。   有这样有技术又有责任心的企业参与其中,为病人提供“劳斯莱斯”牌的呼吸机,想必一定能为抗疫做出相当大的贡献。   意大利疫情不容乐观,Prada向米兰三家医院捐赠医疗设备   意大利作为全世界确诊人数第二多,欧洲确诊人数第一多的国家,截至3月19日,已经确诊35713名,对于一个小国来说,对于医疗资源无疑是严峻的考验。   而以手工制造业文明的意大利,拥有着许许多多的奢侈品品牌,由于疫情的原因,奢侈品行业也遭受了重创,随着意大利的封城,奢侈品销售受影响,供应链也被打乱。以开云集团为例。其管理的88%的供应商都在意大利,旗下Gucci的所有意大利工厂停工,许多奢侈品的时装秀也不得不取消。经济学家预测,奢侈品行业今年的销售额可能减少30至400亿欧元。   但是,在这场疫情之中,我们也看到了意大利人民在阳台开音乐会的乐观精神,看到了各国之间的相互合作,更看到了许多企业和企业家的善良、责任感。   Prada集团作为本土的奢侈品大牌,成为了意大利时尚领域,又一家以实际行动支持抗疫的力量,在Prada品牌发布的官方声明中,表示集团已向米兰的维托雷·巴齐(Vittore Buzzi)、萨科(Sacco)和圣拉斐尔(San Raffaele)三家米兰的医院捐赠了两套完整的用于重症监护和生命复苏的设备,由 Prada 创意总监 Miuccia Prada、集团首席执行官 Patrizio Bertelli 及总裁 Carlo Mazzi 共同捐赠。   意大利死亡率高达7.7%,高端定制时装品牌自愿转为生产口罩   据意大利媒体3月14日报道,一家名叫加拉罗的意大利加拉蒂纳地区高级时装设计公司的负责人接受采访表示,他们正在转产将纺织车间改造成口罩生产车间,抓紧生产口罩。   目前意大利各地口罩极度短缺,而且由于高龄人口多,死亡率居高不下,情况十分危急,需要保证其他居民做好防护措施,所以,这家时装公司的举动,无异于雪中送炭。   负责人加拉罗表示该公司此前一直是为知名奢侈品牌设计、加工高级时装,很多明星出席典礼时的盛装都出自该公司之手。服务过的客户包括著名歌手Lady Gaga和妮可·基德曼这种大咖。   如今,该公司已经将大部分资源投入口罩生产中。加拉罗表示口罩主要原材料是无纺布,这对公司来说都生产十分简单。目前意大利大部分工厂都停工封锁,但加拉罗的公司还在继续运转——大量工人三班倒进入车间生产口罩,然后将被赠送给公司所在地区的社区。   不过加拉罗也强调公司生产的口罩只有两层,只具备简单的防护功能,如果居民需要使用还要在中间加上相应的隔离层。尽管口罩功能并不如人意,但很多意大利网友也在网上称赞加拉罗及其公司,认为他们能够无私解决一部分问题已经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