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20

欧亿代理_美国宣布正式退出世卫组织,当地纺织服装行业或再次遭受打击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7月7日,美国多名官员证实,国会已收到特朗普政府关于美国正式退出世卫组织的通知。该通知已于7月6日发给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并将于一年后——即2021年7月6日生效。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Bob Menendez当天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国会已收到特朗普政府关于美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退出世卫组织的通知。他称,此举保护不了美国人的生命和利益,只会让美国人变得更脆弱,让美国更孤立无援。   截至7月8日08时,美国新冠病毒肺炎累计确诊3088996例,累计治愈1348248例,累计死亡133845例,现有确诊1606903例。从实时数据上来看,美国仍是疫情重灾区。尽管处于疫情的反弹期,美国总统特朗普仍于7月7日表示,美国“不会关闭,永远不会关闭”,再次要求美国全面重新开放。因受疫情及政策双重影响,周二美国三大股指集体收跌,道指跌1.51%失守26000点关口,报25890.18点;纳指跌0.86%,报10343.89点;标普500指数跌1.08%,报3145.32点。   目前,美国的实体经济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根据Business Insider的分析,到目前为止美国零售公司已经确认计划在2020年关闭至少4300家商店,其中有不少纺织服装企业因疫情而“倒下”。   GAP   Gap将关闭数百家Gap品牌的商店,同时还将以Old Navy和Athleta等其他品牌开设店铺。该公司于2019年2月表示,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关闭约230家Gap商店。Gap最近表示,2019年已经关闭了约130个办公地点,其余的交易预计将在2020年完成。   Victoria’s Secret   Victoria’s Secret的母公司L Brands于5月表示,计划在2020年关闭美国和加拿大的251家门店。其中238家在美国。   Forever 21   Forever 21表示,在去年9月申请破产保护后,预计将在全球关闭350家商店,其中包括在美国的178个地点。   公司备案文件显示,剩余的店铺将在2020年关闭。   Modell’s   美国运动品牌零售商Modell在3月份申请了破产保护,并表示计划关闭其全部153家商店。   J. Crew   5月4日,美国知名服装品牌J. Crew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疫情爆发以来首家申请破产保护的全国性零售商。   Lucky Brand   近日,美国牛仔服装公司幸运牛仔(Lucky Brand)宣布正在申请破产保护,在此过程中,该品牌商店将保持开放。据悉,Lucky Brand在北美拥有112家专业零售店和98家直销店。   Chico’s   女装零售商Chico’s去年表示,计划在三年内关闭约250家商店,其中包括100家Chico商店,90家White House Black Market商店和60家Soma商店。   截至11月2日,该公司已经关闭了49家门店,预计在今年内还将关闭约200家门店。   Wilsons Leather and G.H. Bass…

欧亿测速登_泉州市鞋服行业回升态势明显

  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记者从市工信局获悉,7月7日,福建省畅通现代纺织服装产业循环视频会召开,泉州市设立了分会场。会议围绕“促进高发展,畅通产业链循环”,深入分析纺织鞋服产业转型难点、市场堵点、企业痛点,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促进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畅通产业链对接大力拓展线上市场   我市是全省纺织鞋服产业第一大市,产业规模约占全省50%,已培育形成纺织服装、制鞋两个千亿。其中纺织服装产业2019年实现规上工业增加值864.90亿元,增长4.4%;制鞋产业2019年实现规上工业增加值598.17亿元,增长7.0%。据了解,今年以来,为有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市重点推进上下游对接和产供销畅通。目前,纺织鞋服供应链配套已基本恢复,行业回升态势明显,今年5月当月实现2.5%的增长。   记者从会上获悉,今年以来,我市强化行业“手拉手”,鼓励龙头企业与中小企业协作配套、抱团发展,充分发挥龙头引领带动作用。其中,晋江市组织开展服装品牌产能对接洽谈会,帮助柒牌、劲霸、利郎、七匹狼等男装品牌与70多家服装型企业及原辅料企业进行供应链对接;帮助30多家出口型企业为本地鞋服品牌代工。同时,我市积极拓展线上市场,借力阿里巴巴、拼多多等平台优势,开展泉州产业直播节、网红直播大赛等线上升级行动,组织安踏、特步、七匹狼、劲霸、柒牌等多家鞋服品牌企业参与。其中,仅在4月28日至5月10日第二届“双品网购节”期间,安踏品牌网络零售额达1.8亿元,居全省品牌线上销售前列。   借力带动企业增产增效   插上智能制造翅膀,实现企业增产增效。现场,作为企业代表,福建柒牌时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集团常务副总裁洪炳文介绍了企业的发展情况。“针对西服生产工艺、制造装备、在线控制等方面的技术瓶颈,我们大力整合现代信息技术、系统分析等先进智能制造技术,加快实施数字化车间改造升级。”洪炳文介绍,目前,自动化生产线每天可配对5000套西服,配套准确率达99.9%,人力节省了70%,效果提升了50%,并大大降低了西服制作输送过程中的损耗,进一步提升了产品质量。   值得一提的是,5G智慧工厂项目正在柒牌企业内铺开。“通过实施磁导航牵引式搬运系统与仓储系统、生产系统、管理系统相融合,打造可视化、可追溯的服装智能物流系统。”洪炳文说,同时,利用5G“超大带宽、超低时延、超大连接”的特点,实现设备点对点通信、数据上云、横向多工厂协同、纵向供应链互联。“项目建成投产后预计将进一步提升生产效率15%以上。”

欧亿总代平台_柬埔寨成衣组织敦促品牌服装企业提高工人工资

  成衣业最大的工会和非政府组织联盟“清洁成衣运动”(Clear Clothes Campaign,CCC)组织指责品牌服装企业是造成成衣工人低工资的源头。   调查发现,有93%品牌服装企业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他们在向其供货商支付生活工资,63%品牌服装企业未透露供货商的名称或地址或仅遵守部分透明度承诺。   据CCC调查,品牌服装企业努力不懈地寻求降低商品报价,迫使供货商以微薄利润率营运,并压低贫困线下工人的生活工资。CCC表示,近几十年来,品牌和零售商从低工资和型模式获取利润。但品牌企业却拒绝披露供应链讯息,这意味着品牌本身与制造业工人的贫困生活工资有所联结。   CCC组织表示:由于缺乏问责制,因此我们需要启动变革,我们迫切需要与工厂和整个供应链有关的支付工资数据,成衣行业缺乏透明度,导致品牌商与工人保持距离,并让品牌商逃避供应链低工资和剥削的责任。   与该联盟合作近20年的“柬埔寨劳工联盟”(Cambodian Labour Cofederation,CLC)认为,买家在帮助工人方面应担起重要责任,需考虑成衣业劳工工资提升需求,不能再像过去一味追求质优价廉的成衣产品,供货商和成衣工厂也应调高成衣工价,以反映工人提高生活工资的实际面,捍卫权益。

欧亿测速_进入传统淡季,6月纺织服装专业市场景气指数下滑

  中纺联流通分会景气监测结果显示,2020年6月,全国纺织服装专业市场管理者景气指数为46.83,比5月的51.13下降4.30个百分点;专业市场商户景气指数为48.33,比5月的50.13下降1.80个百分点。6月份,纺织服装专业市场进入传统销售淡季,经营情况整体下滑。另外,北京市新发地批发市场再次发生聚集性疫情,引发了各行业对专业市场疫情防控工作的高度关注。在严防疫情反弹和传统销售淡季的双重作用下,纺织服装专业市场景气指数出现了下滑。   管理者景气、商户景气回落   数据显示,6月份,全国纺织服装专业市场管理者及商户的各项景气指数回落。   1、管理者景气指数下降4.30个百分点         从管理者景气指数来看,总指数中,6月管理者景气指数为46.83,比5月的51.13下降4.30个百分点;经营环境指数为48.39,比5月的49.03下降0.64个百分点。   分项指数中,经营总额指数为45.81,比5月的52.58下降6.77个百分点;物流发货量指数为47.10,比5月的52.58下降5.48个百分点;客流量指数为46.45,比5月的52.26下降5.81个百分点;开门率指数为45.81,比5月的49.68下降3.87个百分点;租金指数为45.81,比5月的46.77下降0.96个百分点;销售指数为50.00,比5月的52.90下降2.90个百分点。   2、商户景气指数下降1.80个百分点         从商户景气指数来看,总指数中,6月商户景气指数为48.33,比5月的50.13下降1.80个百分点;经营环境指数为48.01,比5月的48.83下降0.82个百分点。   分项指数中,销量指数为46.30,比5月的50.90下降4.60个百分点;平均售价指数为45.89,比5月的49.86下降3.97个百分点;盈利指数为46.51,比5月的49.86下降3.35个百分点;综合成本费用指数为50.62,比5月的49.45上升1.17个百分点;库存指数为52.05,比5月的50.97上升1.08个百分点;电商销售指数为48.63,比5月的49.72下降1.09个百分点。   数据分析   1、专业市场租金压力持续加大   今年以来,专业市场的租金指数表现出较大的压力,1-2月,专业市场租金指数为29.03,3月专业市场租金指数为48.39,4月专业市场租金指数为47.42,5月专业市场租金指数为46.77,6月专业市场租金指数为45.81,在5月的基础上继续下滑0.96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专业市场租金指始终低于50且仍然持续下滑,可见疫情带来的后续影响在专业市场租金层面表现较为严重,商户退租、租金下滑、租金拖欠等各类情况较多,专业市场在后疫情时代下或将面对更多新的考验,应尽快适应新形势,调整角色,优化升级。   2、商户成本压力、库存压力略有缓解   6月份,商户的成本压力和库存压力略有缓解,指数回升。综合成本费用指数为50.62,比5月的49.45上升1.17个百分点;库存指数为52.05,比5月的50.97上升1.08个百分点。6月份,专业市场进入经营淡季,各项指数均有所回落,仅综合成本费用指数、库存指数呈现上升态势。两项指数均高于50荣枯线且逐步回升,可见商户的经营压力正在逐渐缓解。   预判指数全部低于50   数据显示,管理者方面,下期管理者景气指数为48.06,比5月的49.03下降0.97个百分点;下期经营环境指数为48.06,比5月的48.71下降0.65个百分点。商户方面,下期商户景气指数为48.01,比5月的49.03下降1.02个百分点;下期经营环境指数为47.95,比5月的48.41下降0.46个百分点。预判指数方面,管理者和商户的四项预判指数回落,且整体低于50荣枯线,可见市场和商户对行业未来形势信心仍然不足,纺织服装专业市场的销售淡季或将持续至7月。

欧亿总代平台_英国百年服装巨头宣布破产,所有门店将关闭,近千人面临失业危机!

  近日,英国男装零售商TM Lewin宣布将进入管理程序,并关闭其全部66家商店,这将会造成近千人失去工作机会。   私募基金SCP通过旗下的投资机构Torque Brands,从贝恩资本(Bain Captial)手中收购了英国男装零售商TM Lewin,交易的具体财务细节并未公布。   在三月份的新冠疫情封锁期间,TM Lewin公司被迫关闭所有实体店之后,其一直在努力转向仅在线模式。6月中旬,英国市场得到全部开放,封锁规定得到了放宽,允许非必需零售商在实行社会疏远措施的情况下重新营业。但由于零售业务长期以来受到巨大的不利影响,此前便大厦将倾的TM Lewin还是轰然倒下了。   早前,这家拥有122年历史的零售商通过Torque Brands被Stonebridge Private Equity收购。Torque Brands计划在未来12-18个月内建立5-8个品牌的投资组合。   新老板在周二表示:“整个零售业都面临非常现实的威胁。Torque团队已经努力评估未来商业模式的所有可用途径,但是这样做之后,TM Lewin不再是当前可行的经营方式。为维护该品牌的未来,将大幅度缩减业务规模的决定,将遗憾地导致TM Lewin裁员,这是我们正确调整业务规模后门店网络关闭的直接结果。”   Torque Brands是由私募股权公司SCP设立的一种工具,SCP上个月以未公开的价格收购了TM Lewin,此举导致该零售商的首席执行官Sven Gaede辞职。   聘请重组零售商的Resolve在一份声明中说:“在零售业出现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之际,此次收购确保了品牌的未来。经过大量审查以及由于目前遇到的许多问题时尚零售商已经确定,TM Lewin品牌的未来将仅限在线使用。”   SCP目前管理着超过8亿美元的资金,主要针对信息科技,生命科学,服务业和安保行业等领域进行投资。SCP的创始人James Cox表示:“我们会在贝恩资本出色的工作基础上,继续推进TM Lewin的全球化战略。我们相信,这样出色的英国品牌在全球消费者眼中依然有很高的的价值。现阶段的零售市场充满挑战,我们已经对未来进行了规划,将会把Torque Brands打造为一个中心化的共享服务平台,并在未来收购一系列互补的英国品牌,为他们的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持。”   Cox还表示,TM Lewin在当前的一大优势便是其较高的线上销售比例。2020财年,TM Lewin的销售额中有30%来自于线上渠道。   贝恩资本的投资经理Brad Palmer表示:“我们从2015年开始就一直为TM Lewin提供支持。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TM Lewin已经拥有了一个横跨线上与线下的多渠道业务和一大批忠实的消费者。”   据报道,TM Lewin将继续在线交易,但表示无法负担商店的租金和其他费用。新冠疫情的大流行迫使它专注于彻底改革商业模式。根据政府的冠状病毒职务保留计划,TM Lewin的700名员工中至少有650名被休假。值得一提的是,TM Lewin此前曾警告房东,如果6月中旬不予减租,商店将关闭。   公开资料显示:这家位于伦敦的男装零售商成立于1898年,现已在66家英国门店进行贸易,拥有700名员工,并在澳大利亚设有5个分支机构。在截止到2019年2月的2019财年中,TM Lewin的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650万英镑,但是截止到今年2月的2020年财年中,EBITDA已经跌至不到400万英镑,销售额为1.2亿英镑。TM…

欧亿测速登_青年炒鞋行为阈值引爆机制研究

  摘要:球鞋文化本来是一种自发形成的青年自组织圈层文化。但是,在互联网与数字化时代,通过人为炒作运作,球鞋被赋予升值与金融属性,引爆了全民参与的炒鞋热潮。作为一种人类群体行为,炒鞋背后的引爆机制值得思考。   炒鞋行为具有一套逻辑严密的行为链条与实践逻辑,需要使用阈值理论揭示这种微观行为汇聚成宏观行为的动态过程。引爆过程中,不同主体的阈值条件、角色分工与行为表现各不相同。   第一,源头发起者造势,通过科技元素、文化元素、饥饿营销、限量发售、网络报名、抽签摇号等方式,制造氛围。第二,鞋圈大佬鼓吹暴富神话,明星网红推波助澜,职业鞋贩子疯狂扫货等,打造营销火爆场面。第三,固有的买鞋行为(跟偶像风、收藏风、潮流风)被利用,客观上形成“临界群体”效应。第四,互联网平台提供交易便利,助推鞋价一路飙升。鉴鞋师、鞋圈大佬、鞋贩子、职业炒鞋者等“专业人士”粉墨登场。建立QQ群、微信群等炒鞋组织,不断收拢学员加入。收取学费、传授经验、发出指令。新人不断加入,集体行动随时会引爆。最后,成功突破大众阈值,行为链条贯通,引爆全民跟风热炒。除了旁观者,小鞋贩、“黄牛党”、大学生、大爷大妈都冲进鞋市,成为“散户”接盘。   健康的球鞋文化和体育文化,应予以保护。但是,对于跟风热潮等“泡沫”行为,应从思想、文化与管理层面予以治理。   关键词:炒鞋;集体行动;链式引爆机制;阈值理论;出圈   通常,鞋子是用来穿的,是一种生活必需品。但是在现代数字社会,也可以被用来炒作了,具备了一定的金融属性。炒鞋更是成为一种特有的社会现象和文化现象。从青年的行为到全社会参与的热潮,炒鞋现象所呈现出来的从局部到整体的引爆机制,值得深思和研究。   一、炒鞋定义及其基本条件   球鞋原是保护足趾、运动健身的基本服饰。随着时尚、科技、潮流、符号等元素的不断嵌入和融合,球鞋逐渐从实用性、工具性的商品变成文化性、符号性的追求[1],吸引众多年轻人的追捧和购买。球鞋的成功“出圈”,引发了全社会与国内外的“炒鞋”现象。   所谓“炒鞋”,是指购鞋者买到球鞋后,并不是自己穿,而是进行转卖,赚取差价[2]。   炒鞋要发生,需要三个基本条件:   (1)稀缺性。炒鞋能够成为一种热潮,稀缺性是必要条件。由于球鞋发售量有限,购鞋人数远远超过发售数量,“一鞋难求”成为常态。炒鞋者通常是最早的排队者,或者通过内部渠道,可以获得这样的稀缺性球鞋。   (2)符号性。所谓“炒”或“炒作”,就是运用各种传播与宣传工具推销某件物品或商品。其中,符号消费与文化因素起到了关键作用。炒作通常不能增加物品的使用价值,但会增加心理价值、符号价值、交往价值与社会价值[3]。借助各种方式的宣传,不断增加球鞋的文化价值或符号价值,就可以抬高溢价空间。球鞋“炒”过之后,使用价值没有重大改变,但作为文化与符号的载体,其心理价值、社会价值却能够翻倍。   (3)卷入性。随着价格不断上涨,参与的人数与范围不断扩展。从小众青年的收藏与爱好行为,迅速演变成社会大众广泛参与的囤积居奇与抢购热潮。在此过程中,个体不断被集体行为吞噬,社会成员持续卷入其中。   这种肇始于青年、迅速扩散到社会大众的集体行动,背后是一种人类群体行为的机制逻辑在发挥作用。   二、从青年到全民:炒鞋的发展阶段   “全民热炒”在中国曾经多次出现。炒鞋之前,是炒房、炒股、炒币等。2001年,温州第一支购房团现身上海,带动“深圳炒房团”“山西炒房团”等炒房大军相继涌现,掀起“全民炒房”热潮;2007年,A股迎来牛市,大量股民入市,引爆“全民炒股”之风;2017年,比特币急剧升温,参与者一哄而上,爆发“全球炒币”运动;2019年,炒鞋在全社会骤然兴起,大量年轻人涌入,并带动社会成员的狂热参与,引爆“全民炒鞋”热潮。在本质上,他们都是人类群体行为。   炒鞋的发展分为三阶段:   (1)青年自组织与圈子文化阶段。2015年以前,球鞋只是一种小圈子文化,是一种特定圈层的青年文化。动辄上万元的球鞋价格形成了极高的入圈门槛。成熟稳重者不会花这么多钱买鞋,这种文化只能在青年群体内流行,还没有大规模扩圈。早期采取“先到先得”的发售方式,使鞋迷在线下店铺排队,为自己争取购买原价鞋的机会。买不到,也就作罢,很少想到要以高价向他人购买。   (2)互联网大规模营销阶段。随着潮流元素与时尚文化不断轰炸,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接触并参与球鞋炒作,导致球鞋需求量、关注量、购买量急剧上升。互联网技术,助推了各类球鞋交易网站、交易平台、自媒体平台的上线,“抽签摇号”成为主要发售方式。滋生一大批专职或兼职的鞋贩子参与抢购,并进行二次甚至多次加价售卖。原价购鞋愈加困难,“炒鞋”队伍开始出现并逐渐扩大。2019年8月,AirJordan和Nike旗下大部分球鞋出现了动辄一倍的增幅,被鞋贩子称为“球鞋起飞日”。当日,成交量前100球鞋中,26个热门款的成交总金额高达4.5亿元,超过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4]。   (3)赚钱效应、金融属性与全民热炒。2019年开启“炒鞋元年”,球鞋正式接替“炒房”“炒股”“炒币”,成为“炒炒炒”时代的新“炒”对象。“冲冲冲”更是拉爆球鞋市场,百人排队、千人排队盛况不足为奇。鞋贩子为抢购某双球鞋,往往要在品牌店门口排队几个小时,排队人流蔓延数百米。更有甚者,为了“挑码”,提前在店铺门口扎帐篷通宵排队。2019年3月,就有近37万人参与某鞋的线上抽签,线下也有数百名抢鞋者在商场外排队12小时,就为了抢到这双AJ6樱花粉球鞋,使得原本市场售价1399元的球鞋,被炒到了2700元。无独有偶,阿迪某限量款椰子鞋黑天使,也被鞋圈“炒”到2800元~3500元不等。全球发行限量只有89双的AirForce1MidTisciWhite,从260美元竟然被爆炒到31650美元天价。炒鞋圈广泛流行“球鞋一面墙,堪比一套房”“热门鞋款半年涨价几十倍”“职业炒鞋年入百万”等口号,不断吸引年轻人进来“分羹”。   炒鞋市场,像滚雪球一样越做越大,并具备金融属性,投资与赚钱效应明显。鞋圈中流行“钩子一反,倾家荡产;乔丹带兜,全家喝粥”口号,侧面反映了金融属性与投资风险。准股票交易模式开始出现,例如StockX、GOAT、Nice、“毒”等交易平台涌现,提供互联网虚拟交易场所。相关炒鞋指数,乔丹指数、耐克指数与阿迪三大指数相继推出,作为市场风向标在不断推波助澜。   三、相关理论视角与阈值模型引入   基于符号性、稀缺性、盈利性等功能,大量人群被吸引和汇集起来。他们讨论、关注、排队、抢鞋、买鞋、囤鞋、卖鞋,形成了严密完整的行动链条。年轻群体与活跃分子不断扩充球鞋圈层,带动了其他人的参与热情。球鞋不再是个人爱好与收藏,而是一种跟风参与的行为标的。由个体到集体的聚合过程隐藏“炒鞋”的实践逻辑。   关于炒鞋,有几类理论可以解释:   (1)稀缺性理论。稀缺是人们行为的重要动因[5],也是价值感存在的重要基础。稀缺物品被认为是不能被大量生产的艺术品[6]。之所以能成为社会财富,一方面该商品对我们有用,另一方面它的数量有限。正因为如此,稀缺性商品具有一种天然魔力,刺激消费者的购买心理,使得人们想方设法抢购,人为制造了高昂的价格与较高的溢价空间。稀缺性理论为人的购买动因提供了理论解释,但是并不能解释行动的过程。   (2)符号消费理论。所谓“符号消费”是指人们除了消费使用价值,还消费其所附加的心情、美感、档次、情调和气氛等“意义”或“内涵”[8]。凡勃伦最早发现,“有闲阶级”消费不仅是为了获取产品的功能,更是要通过消费满足自尊心、获得他人尊敬[9]。现代社会,仍然如此。人们不仅追求物质的满足,更重视自身个性、身份、地位、财富、权力的彰显,以此获得社会地位、满足求新需要、进行阶层区分、产生自我与群体认同[10]。人们对产品的关注逐渐不再是经济价值,更注重不可见的精神、文化、时尚、社交等附加价值。   上述的理论都存在静态性缺陷,作为必要性解读是合理的,但仍然不能解释个体微观行为汇聚成群体宏观行为的动态过程。要研究炒鞋如何从个体行为演化成群体行动,需要回顾人类群体行为或集体行动理论。   炒房、炒股、炒币、炒鞋的背后,本质都是人类的集体行动机制在发挥作用。集体行动是一个涉及不同种类、不同数量的参与者以协调或非协调方式进行活动的集体现象[11]。   从经济理性人角度看,奥尔森认为一个人是否参与集体行动,取决于个人获益度、效益独占的可能性与组织成本[12];   从社会资本角度,秦愚认为集体行动是建立在社会资本积累基础上,为了追求共同利益而自发形成的[13]。而在中国,集体行动的达成,受到政府、市场与社会机制的三重影响[14];   从文化角度看,Snow认为集体行动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行动者对参与行动意义的共同理解是否一致[15]。夏瑛也认为只有集体行动鼓吹的价值与规范与个体的认知相一致时,才能引起共鸣、达到动员目的[16]。魏海涛则在文化社会学基础上,构建了一个集体行动形成的文化理论模型,认为文化通过结构匹配机制、文化交互机制、情境性机制和文化动员机制塑造了集体行动在不同节点的表现形式、作用机制和互动过程[17]。没有微观个体参与,就不会汇聚成集体行动。   因此,微观个体的行动角度分析也非常重要。泰勒认为,个人力量有限,很难在现有社会结构中找到突破口,集体行动具有放大效应,能够破解个体行动困境[18]。宋丙涛具体指出,存在利他的精英、自私的精英、利他的大众、自私的大众行为等四种行为模式。个体扮演的角色具有差异性,对行动后果、集体利益产生不同作用[19]。   上述群体行为理论,只解释了个体是否参与、参与条件、参与模式等,在很大程度上,没有解决个体在何时参与以及众多个体行为卷入其中的动态过程。上述理论多运用制度性、文化性、结构性概念去阐释集体行为。从个体行动,到加入集体,最终全民参与,这是一个动态过程。   目前而言,阈值模型的动态过程解释力是最强的。阈值模型是格兰诺维特(Granovetter)建构的数学模型,是数理社会学经典模型,超越了经验现象和概念阐释,将理论逻辑转化为精确的数学语言,以数理模型解析集体行动,实现静态要素分析和动态过程分析的结合。同时,阈值模型具有拓展性,实现向其他问题的扩张和延展[20]。   阈值,是指能够产生效应的最低值或最高值[21]。个体参与群体行为之所以存在阈值,是因为个体的参与存在风险与成本。个体是否参与,取决于已经参与者的比例,此即为阈值。阈值服从一个正态概率分布。当客观情况满足阈值,个体便参与群体行动。现实中,成功发起集体行动,不仅需要静态主体参与,也需要动态的行动演化。将个体阈值从低到高排列,零阈值者称为煽动者,阈值较高者称为保守者。阈值最低者最先参与,个体按照其阈值条件依次受到激发,陆续加入到集体行动。同时也存在高阈值的保守者,不管参与人数规模多大都不会参与,成为集体事件的旁观者[22]。阈值模型用“链式规则”,为群体行为“引爆机制”的发起、酝酿、参与、爆发的每一个环节,提供了全过程的动态模型参考和数学过程复现。   四、集体“炒鞋”的行为主体分析   炒鞋过程中存在很多行为主体,行为阈值各不相同。从整个社会系统来看,阈值呈现某种对称性分布。按照进场顺序和阈值高低,包括以下行为主体:   (1)源头“发起者”。发起者是集体行动产生的首要前提条件。炒鞋中“炒鞋”的发起者,就是策划者、组织者和领导者。他们将球鞋带入市场,控制和策划球鞋的设计制作、包装宣传、发行出售、交易买卖的全过程。不管其他人是否参与,发起者都是最先加入行动的,并吸引其他群体加入。因此,“炒鞋”发起者是零阈值者。   发起者构成复杂,行动策略不同。同时,也会受到集体行动的影响而改变行动策略。总体而言,发起者主要包括两类主体。第一是厂商、品牌商和代理商。目前,耐克、阿迪达斯、乔丹三大品牌风靡鞋圈。他们作为一级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在鞋款资源、发售价格、发售量、发售时间等方面具有决定作用,承担产品提供、推介宣讲、完成销售、售后服务、维修维护等一系列责任。第二是交易平台。互联网交易平台的上线,为球鞋的二级市场创造了行情与交易的通道。交易平台不仅提供发售信息、热销榜、涨价榜、降价促销等信息,也为其提供咨询鉴定、闪电发货、担保预售等服务。   (2)带头“领军者”。领军者是必备条件。“炒鞋”被发起之后,领军者紧跟发起者,参与到渲染、鼓吹、宣传、推广球鞋的活动中,迅速扩大参与规模,承担内部聚合和外扩动员的角色,通俗而言其扮演“托儿”的角色。其主要功能是获得利益、赚人气、带货、涨粉等。紧跟零阈值的发起者,他们是低阈值者。主要包括三类。…

欧亿招商_快时尚们转攻线上 杭州商圈服装体验店越开越多

  在NIKE KICKS LOUNGE,你可以定制一件有杭州元素的T恤   快时尚们转攻线上   杭州商圈服装体验店越开越多   逛服装店不再是比折扣,专业定制、电子衣橱等新玩法吸引你打卡   浙江在线7月8日讯上个周末,好久没有去商场逛街的吕小姐去杭州湖滨商圈走了走。“逛到平海路上的H&M和Zara时,我还是有些吃惊。”小吕说,店内以及橱窗里随处可见的大大的“SALE”让人忍不住想要走进去看看,“几十块的T恤,百来块的牛仔裤、裙子看着超诱人,我觉得我能买上一大堆。但仔细逛了之后却觉得,挑不出东西。”   从2007年末,Zara在当时的国大百货开出杭州第一家门店开始,H&M、优衣库、GAP、Forever 21等众多快时尚品牌一度成为年轻消费者追捧的对象。但近两年,随着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全球范围内快时尚们风光不再。仅在杭州,就有不少品牌撤并门店,Forever 21更是在2018年末关闭了位于东坡路与平海路交叉口的整栋楼门店后不久,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今年以来,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快时尚们的日子更是不好过。曾经占据杭州各大商场黄金楼层与位置的它们,正在积极上线找出路。与此同时,一批强调线下体验的门店,正在通过出其不意的角度,抓住年轻消费者的心。   门店多库存重成最大包袱   自疫情暴发以来,快时尚们有点焦头烂额。今年3月中旬,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宣布关闭全球一半以上的门店,表示新冠疫情对集团的业务产生了重大的影响;H&M相关数据显示,由于疫情期间关闭了全球近七成门店,3月份的整体销售额下降了46%;优衣库预计,今年整年的销售额将下降8.8%……   Inditex此前公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30日,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亏损,净销售33亿欧元,同比下跌44%。去年年底,Zara关闭了武汉所有门店,此前还关闭了北京的2家门店。   无独有偶,6月26日,H&M公布了本财年第二季度和上半财年关键财务数据。H&M上半财年的亏损超过了分析师预期,截至5月31日,净销售额同比下降23%,预计第三季度将继续降价促销。有消息称,H&M计划今年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约170家门店,开设约130家门店,也就是净减少约40家门店。   低廉的价格、快速更新的时装款式,这在早几年都是快时尚风靡全球的重要原因。而现在,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年轻人更青睐个性化品牌等因素,使得快时尚曾经的优势变成了拖累,同时,门店多、库存多带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快时尚们纷纷上线求生   有业内人士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些拥有众多线下门店但不注重线上发展的品牌,高成本、低收入将会给它们带来双重打击。   还好,一些快时尚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2020财年第一季度,Zara线上销售同比增长50%,其中4月线上销售增长了95%。今年3月1日至5月6日期间,H&M总销售额同比下降了约57%,但线上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2%左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关闭线下门店,是快时尚们“自我解压”的一种方法,把更多精力放到线上渠道的开拓,则体现了它们超强的“求生欲”。   以Inditex集团为例,在疫情发生之前,因为数字化转型,Inditex在截至2019年10月底的前9个月内的销售额同比上涨7.5%至198亿欧元,净利润大涨12%至27.2亿欧元,其中第三季度的利润大涨14%至12亿欧元。就在前不久,Inditex还发布了“2022战略更新”,包括三大关键战略领域:数字化、线上线下商店整合、可持续。它还宣布,将投资27亿欧元研发一项新技术,方便顾客追踪自己想要的商品,打破网上购物和实体店购物的界限。Inditex预计,到2022年,线上销售额占比将超过总销售额的25%。   同样,优衣库与母公司迅销集团旗下另一品牌GU共同推出了一款APP“StyleHint”。据介绍,用户可以在APP内上传喜欢的穿搭图片,系统会自动识别与图中款式相近的相关服饰进行推荐,方便直接购买。   线下门店   放出体验性大招   曾经是线下门店的“扛把子”的快时尚们纷纷上线求生的同时,不少线下门店也正在悄悄变脸。除了售卖商品,它们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调个性化服务,以及独特的线下体验。   位于杭州武林银泰的NIKE KICKS LOUNGE今年5月底开业,开业当天一早就有很多人排队,为了买3款限量发售的运动鞋。如果说,时不时推出限量发售的运动鞋是满足了球鞋爱好者们的收藏欲,那么门店独有的T恤定制服务,则是为了方便粉丝打卡。NIKE将苏堤、“武林”字样、六和塔等具有杭州特点的元素进行二次创作,形成一系列全新图案。你可以把这些杭州元素定制到T恤上,要知道,这样的定制T恤只有这里有。   据介绍,KICKS LOUNGE又叫球鞋疯会,它诞生于2008年,早期作为NIKE的品牌活动,许多NBA球星访华都会参与其中。后来NIKE将其打造成一个以球鞋为主的潮流体验店。与其说,这是一家买运动鞋的店,倒不如说这里是爱鞋者的俱乐部。   在杭州来福士3楼,有一家名叫DressEase悦衣的服装店,开业不久就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前去打卡。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家店乍一看不像是服装店,没有大量的服装陈列,却有着像手机门店里那样的长条桌子,上面还摆放着一台台pad。消费者可以在pad上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放入“衣橱”。确认后,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店员会在仓库将消费者选好的衣服熨烫整齐后,通过活动的挂衣架直接放入试衣间,再用手机短信的方式通知消费者去几号试衣间试穿。试衣间里还准备了高跟鞋、平底鞋、运动鞋等多双鞋子,方便穿搭。如果想要添加衣物,试衣间的墙上也有一台pad可以操作。最后,拿着喜欢的衣服结账就可以了。   “就好像是把网购和实体店购物结合起来了,不用去衣架上一件件挑衣服,但又可以亲身试穿,很方便。”一位正在pad上选衣服的女孩子这样说,“要是款式再多一点就更好了。”   这样看来,除了独特的商品,别无仅有的服务和体验,也是让线下门店变得难以取代的要素之一。

欧亿总代理_2020服装品牌直播大会”纺织服装行业的创新发展”

  2020是直播空前发展的一年,开始真正实现了和各行各业的深入融合,河南服装行业抢抓机遇,突破创新,以极大的行业敏锐度与行业魄力,开启了河南乃至全国服装行业直播电商的新征程。   6月26日,由中国联合会、中国纺织品进商会指导,中国服装协会、河南省工信厅支持,河南省商务厅、驻马店市人民政府主办,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西平县人民政府共同承办的"626中国服装直播日暨助力河南服装产业——2020服装品牌直播大会"在河南驻马店市西平县盛大举办。   据悉,本次"中国服装直播日"共有130余家企业、118名网红主播携万件高性价比产品在100间直播间内同时开播。阿里巴巴(淘宝)、抖音、快手、水多多等四大电商直播平台同步引流,浙江森马集团、广州铭瑜服饰、歌锦服饰、棉娃娃服饰等知名企业携主播同台竞技。罗拉密码、跑腿界的小彭哥、河南柯教授等千万级粉丝网红天团同时在线带货,为粉丝送去重磅福利。   当天上午,来自全国各地的120余家企业组成百人考察团前往西平嫘祖服装新城参观服装园区及西平城市建设,参观过程中,考察团对河南服装产业取得的快速发展表示称赞。   佛山韩绿工艺家纺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跃辉也来到了直播现场,他说:"本次活动对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具有空前的意义,因此我们高度重视,特地前来河南。"张跃辉亲自在微信、抖音、快手、微博等直播间在线答疑解惑,还分享了韩绿在2020年启用了O2O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模式进行销售。在淘宝、京东、抖音、小红书等线上平台进行销售等经验。品牌侧重原创设计,在品质舒服的基础上,将家居产品跳出了以往传统家居服单一的设计思维,融入多元化的设计理念。与大家共同探讨服装行业的发展趋势。   在下午举办的"大变局下纺织服装行业的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孙瑞哲为大家做出"大变局下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的创新发展与展望"主题分享,阿里巴巴集团战略发展部总监王延哲围绕"直播新零售大变局时代"对淘宝直播新经济进行分享。罗拉密码品牌创始人、原创服装设计师罗拉以实战经验,为大家分享"直播创品牌,高品质才是硬道理"主题演讲,干货满满。   热火朝天的直播日的尾声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在中国服装直播基地发展圆桌会议上,河南省相关领导和行业领导、专家、企业家们纷纷坐下来,就直播经济的持续化、规范化,展开了热烈讨论,为河南服装产业真正搭乘直播电商这班快车,展开了最理性、最实际的研究探索。   阿里巴巴集团战略发展部总监王延哲预言,下一步直播电商可能会进入"场景化"直播,由企业老板开启直播间,让消费者"云"进入厂家,更加直观看到生产过程,让消费者更放心。因此,未来直播要实现产业化发展,建立直播产业基地,培养,从而吸引外出务工的服装人返乡创业。   正应了孙瑞哲的建议,"中国服装直播日·西平共识"正式落地,本项共识就加强行业自律、提升产品和服务品质、建设产业公共服务平台、以行业为纽带促进供应链发展等10项问题达成了共识,为纺织服装行业直播电商持续化、规范化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与实践准则,同时也为"626中国服装直播日暨助力河南服装产业——2020服装品牌直播大会"画上了圆满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