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网

欧亿测速_疫情之下 服装行业如何逆境突围

  2月13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在电话会议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给服装行业带来挑战,主要是因为供给的困难以及消费意愿的下降。疫情当前,各大服装品牌的实体店门可罗雀。在缺少消费者参与的情况下,服装企业该如何逆境突围?   大幅关店 复工时间延迟   春节前后往往是服装行业销售的高峰期,消费者有“买新衣过新年”的消费传统,再加上春节期间快递逐渐停运,线下门店销售则会更加火爆。但疫情的到来打破了原本火热的消费场景,多数服装品牌选择关闭门店、延迟复工。   太平鸟服饰董事长张江平在公开信中表示,太平鸟部分门店陆续暂停营业、复工时间延迟至2月17日。女装品牌伊芙丽也表示,因疫情影响,决定暂时关闭线下约1300家门店,占门店总数的2/3。   一些国际服装品牌也做出了相应调整。GAP集团发言人表示,集团决定暂时关闭在中国的总部和工厂,旗下门店则会根据需要调整营业时间,部分门店会暂停营业;当前优衣库已关闭国内近300家门店,约占其在中国门店总数的40%,重新开业时间待定;快时尚巨头H&M位于中国武汉的13家门店已暂时关闭;李维斯(Levi‘s)已关闭了在我国约一半的门店,包括在武汉新开的亚洲最大旗舰店,其母公司首席财务官哈米特·辛格(Harmit Singh)表示,在短期内公司业绩将受到一定影响;羽绒服品牌盟可睐方面表示,在中国1/3的门店已暂时关闭,继续营业的门店所在商场客流量也减少了约80%,三家门店的搬迁计划推迟到2021年初,两家新店的开业时间则被延后。   此外,受疫情影响,多家品牌宣布退出巴黎时装周活动。   迅速调整 自我拯救   疫情面前,服装品牌纷纷通过拓展销售渠道、要求经销商退货、跨界生产等一系列方式进行“自救”或“突围”。   其中,不少服装品牌转向线上销售。中国商报记者发现,太平鸟、森马、拉夏贝尔、伊芙丽等服装品牌基本每天都进行线上直播活动,地素时尚还新增微商城、一店一商城等销售渠道。   太平鸟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公司的工作重点在拓展销售渠道上,通过线上直播、春季促销等方式进行销售。   某服装品牌主播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线上直播销售兴起以来,品牌方的直播频率及时长都有所增加,疫情期间,参与直播促销的商品数量更多,活动力度也更大。”业内人士认为,线上直播销售方式在减少品牌方损失的同时,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清理存货。   为减少疫情带来的损失,江南布衣另辟蹊径。该品牌在写给集团经销商伙伴的一封公开信表示,针对2020年春季新品,公司将对旗下JNBY、速写、蓬马等品牌的2020春季产品退货率调整为100%,要求各经销商提前退回部分款式的全部货品。   一位服装行业分析师告诉中国商报记者,江南布衣收回全部新品是出于对品牌形象的考虑,在销售低谷期,经销商为减少损失必定会折扣促销,从而影响品牌形象。而江南布衣回收新品后,可以面向其庞大的“粉丝团体”进行销售,并将折扣回馈给VIP消费者。此举更能够增加用户黏性,一举两得。   “跨界投医”的服装企业则更为直接。在此次疫情中,医用物资防护服、口罩的紧缺情况使服装企业开始“转型”。截至目前,雅戈尔、红豆股份、鄂尔多斯、报喜鸟、华纺股份等多家服装企业改造、增设生产线,转产口罩和防护服。受此影响,上述服装企业股价均有所上升。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在疫情期间,部分服装企业能够转产医用物资,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管理层决策有方,尽管对提高整体业绩作用有限,但品牌影响力、消费者好感度必定有所提升。此外,政府对转产医用物资的服装企业有一定的扶持、政策优惠,企业或许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疫情带来的思考   毋庸置疑,服装行业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将同比将降低。但是,在这场疫情防控战中,服装行业学到了什么?   服装行业零售专家闽光亚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服装品牌大面积关店,租金、人员等管理费用依旧存在,这对营运能力较低的服装品牌将会是致命打击。企业需要足够的现金流才能撑过这段时期,现金流方面存在问题的企业或将一蹶不振。以实体门店为主导的服装企业更应该调整生产计划,进行成本收缩。   闽光亚说:“与此同时,服装行业的销售渠道将会变得更加多样。此前,服装行业采用以实体门店为主导的销售模式。疫情的发生,使更多服装企业将精力投入到拓展销售渠道上。”   闽光亚预测,疫情过后,服装行业的直播、社群营销等多元化销售渠道将升温;线下门店的运营及新店开设将更为科学合理,也会更为谨慎;销售模式也将更快的向新零售转型。   此外,闽光亚认为服装品牌对于消费者的服务将有所提升。江南布衣的“粉丝经济”是业内较为典型的案例,疫情过后,或许会有更多的品牌能够找到提高用户黏性的方式。   从物流方面看,当仓储物流人员不足时,消费者开始为物流时效“着急上火”。目前,女装品牌茵曼快递物流业务已经实现管理运输、快递资源、仓配一体化的一条龙服务,更在“专业性”物流上进行了科技化的运用。   中国商报记者浏览多家服装品牌天猫旗舰店发现,茵曼是极少数能够做到48小时内发货的服装品牌。闽光亚认为,疫情对服装品牌物流模式及效率提出考验,未来服装行业物流或将迎来一场智能化、科技化的升级。 来源:中国商报  作者:王玥

发展迅速的印度休闲服饰市场 下一个蓝海?

  休闲装产品包括各种类别和垂直的时尚分类,甚至连休闲装的主要款式也有无数种。   当下的基本款包括了一些时尚细节,比如露肩上衣、修身喇叭裤、水洗牛仔裤、修身衬衫、七分裤等等。随着服饰的细分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选择进一步增加。户外休闲服、运动休闲服、智能休闲服、印西休闲服等等,这些服饰不仅能让消费者购买产品,还能让他们接受一种新的身份。   大约在2010年,随着年轻消费者的曝光率和认知度的提高,时尚休闲装的流行势头开始升温。   根据Livemint.com网站2011年的研究,印度服装市场估计为190亿卢比,年平均增长率超过9%。近年来,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导致服装行业呈指数级增长。Technopak research指出,印度时装零售市场价值361.16万亿卢比(合540亿美元),未来10年的年复合增长率有望达到8.1%,到2028年将达到788.52万亿卢比(合1180亿美元)。根据《2018年时尚图片商业报告》,男装在印度服装市场的份额为41.7%,紧随其后的是女装(37.5%)和童装(20.8%)。   印度服装业的增长归功于迅速壮大的中产阶级、消费者选择的改变以及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乡村市场的繁荣是这种扩张叙事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这种增长使印度成为全球时尚产业的一个重点市场。为了迎合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求,服装公司必须灵活应变,不断提高生产效率。   休闲服饰的重要类别   衬衫:《时尚图片商业》(IMAGES Business of Fashion)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指出,2017年印度国内衬衫市场的估值为396.59亿卢比,预计到2027年,印度衬衫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6%,达到693.61亿卢比。衬衫占印度服装市场的12%,这一增长是由衬衫类别的选择推动的。衬衫是一种风靡快时尚界的商品,这一类别已经超越了正式着装的界限。休闲和半休闲衬衫有多种款式、风格、图案和印花,衬衫是男人和女人衣橱里必不可少的东西。   T恤:据估计,印度T恤市场的规模将达到232.11亿卢比,未来10年有望以10%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27年达到619.54亿卢比。这种时尚的本质已经从基础发展成为一种个人表达的工具。标语T恤反映了一种态度,是一种时尚宣言,而印花和条纹则带有运动夹克的半正式风格。T恤是不过时的,而且因为容易保养、舒适和价格低廉而受到青睐。Credence 2018年3月的一份研究报告称,未来5年内,印度将成为亚太地区T恤销量增长最快的国家。   牛仔类:据专家预测,在过去五年中,印度牛仔类商品的年增长率为15%,到2023年,其商品总价值有望达到5460亿卢比。牛仔类服饰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类别之一。   如今,牛仔系列在商店里可以看到一系列的修身、复古、宽松、水洗等不同风格。所有的印度本土和全球品牌,如Pantaloons,H&M,UCB等,都扩大了牛仔布的供应,以满足其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虽然千禧一代偏爱复古风格,但中年消费者更喜欢水洗和修身的风格来保持优雅。   Numero Uno、Gap和H&M等品牌一直在与领先的牛仔生产商Arvind Ltd合作,生产可持续的牛仔裤。Arvind有限公司的专家说,用粗斜纹棉布做一条牛仔裤需要70升水,而使用创新技术将有助于节约牛仔裤的洗涤用水量。   其他类别:除上述类别外,各大品牌还通过运动休闲、时尚休闲、民族时尚等不同的服饰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选择。许多品牌都推出了内部品牌,以迎合运动休闲的外观。随着滑板等户外生活方式运动、hiphop等舞蹈风格以及说唱文化的流行,这一趋势在许多小城镇也可以看到。千禧一代认同年轻偶像,并渴望模仿他们的风格。这种装扮通常包括宽松或短款T恤、跑鞋和踝靴。   如今的职场人士穿着时髦的休闲装,而在印度,越来越多的工作场所开始接受更为宽松的着装要求。这种转变是为了让千禧一代的上班族保持积极,同时也为了与印度的天气保持同步。   例如,孟买的夏天,男性更喜欢亚麻夹克而不是羊毛混合面料。女性可以选择棉质T恤,搭配短夹克,加上一条裙子或裤子。地铁里的年轻上班族更愿意尝试不同的面料和色调。另一方面,坎普尔和科印巴托雷等较小城市的消费者可能会选择比较保守的风格,但仍希望保持时尚。   大码服装:这是时尚产业中另一个不断增长的领域。Credence的一份报告指出,2017年,全球大号女装市场规模为1652亿美元,在2018年至2026年的预测期间,该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为4.4%。亚太地区主导了这一市场,预计未来几年将出现类似的趋势。   印度社交网红   未来几年,技术和全球化将成为印度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时尚产业。千禧一代是时尚行业的游戏规则改变者,随着年轻人成为关键的决策者,时尚范式的转变是不可避免的。   对于有时尚意识的人群来说,能够接触到时尚的休闲装是很重要的,这一点从Instagram上的#ootd(每日着装)帖子就可以看出来。通过访问各种社交媒体平台和时尚博客,他们能够跟上最新的潮流。频繁更新衣橱是一种新常态,各大品牌必须紧跟最新潮流,且提供价格实惠的产品。   据专家称,十年前,科技是少数人的专利,在一个拥有12亿人口和4500万互联网用户的国家里,智能手机只有500万部。到2018年,这一数字已分别增至3.55亿和4.6亿,预计到2021年将翻一番,届时印度将有9亿多消费者能够上网。全渠道和辅助电商将有助于时尚品牌的成长。便捷快速的购物过程和结帐方式是必不可少的。大量的新品牌以及通过电商提供休闲服装的老牌企业,必须确保流畅的在线购物体验。   以消费者为中心   印度服装品牌正变得越来越以消费者为中心。他们积极主动地创造参与的机会,而不仅仅是解决问题。消费者越来越没有耐心,因为他们想要尽快接触到他们发现的新趋势。人们认为,传统品牌会“自我颠覆”其商业模式,以跟上新品牌的步伐,以应对品牌忠诚度骤降的问题,并满足消费者对新鲜事物日益增长的需求。从前的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时装周期正逐渐向12个季节的周期靠拢,每个月都会有新的趋势。   老牌企业的口号   “顾客为王”这句话在今天再贴切不过了。以消费者为中心已经导致印度零售商推出了无数的忠诚计划。个性化和客户服务对一个品牌的受欢迎程度至关重要,因为消费者优先考虑购物体验和满意度。   国际品牌正密切关注印度消费者的需求。对于品牌来说,了解印度市场及其消费者的文化认同是至关重要的。从炫耀性消费转向更多以价值为导向的购买,在如今渴望购买高端品牌的消费者中表现得极为明显。随着全球品牌的进入,消费者对店铺设计、视觉营销、产品定价、产品设计、营销等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 来源:英赫时尚商业评论  

欧亿代理_疫情下mall客流波动全透视:一线城市“大跳水”,太难了

  这里统计全国一二三四线193个城市3726个购物中心2019年11月-2020年1月日均客流数据,将持续发布《疫情下,购物中心客流波动图谱》系列研究,探究疫情对各线级城市购物中心客流不同影响程度及原因,预判疫情后复苏机会,为不同线级城市商业提供数据决策参考。   本文为系列报告第一篇《疫情下,一线城市购物中心客流波动图谱》。后续将持续发布二线、三四线城市购物中心客流波动图谱,敬请期待。   ▌报告核心导读   一、全国疫情地图及购物中心客流波动情况   全国疫情地图:除湖北省外,深圳、北京、广州、上海、重庆、长沙、温州等一二线城市成“重灾区”;   全国购物中心客流波动:一二线城市客流骤减,三四线城市相对“稳守”;   客流下降明显与疫情严重城市对比:一线城市“全军覆没”,二三四线城市重合度低;   各线级城市商业复苏研判(短期/中长期)。   二、一线城市客流波动分析   整体客流波动:1月日均客流平均下滑23%以上;深圳购物中心客流波动幅度较大;   不同级别商圈mall:区域商圈、成熟商圈冲击较小;   不同档次mall:奢侈品消费低迷,高档mall很“受伤”;   不同体量mall:小体量mall(3-5万㎡)受疫情影响较小;   不同开业年限mall:开业3年内新mall客流波动幅度大。   1   全国不同线级城市疫情地图及   购物中心客流波动情况   截至2月12日12:00,全国确诊病例超过100例的41个城市中,除湖北省外,人口流入更强的一二线城市成“重灾区”,较三四线城市疫情更严重。   一线城市中,深圳确诊病例最多,达386例,北京、广州、上海分别确诊352、323、306例。   二线城市中,武汉、重庆、温州、长沙、南昌、杭州、宁波、合肥、郑州、成都、哈尔滨、天津、西安确诊100例以上。   三四线城市中,疫情较严重城市主要分布在临近湖北的信阳、南阳、驻马店、蚌埠、阜阳、岳阳等。   各线级城市购物中心客流波动情况   从2019年11月-2020年1月购物中心客流波动情况来看,基于圣诞节及元旦营销节点,全国城市购物中心2019年12月较11月日均客流均有所上升。   随着疫情逐渐爆发蔓延,全国购物中心在1月下旬接连调整营业时间、商铺暂停营业,1月日均客流均呈现双位数跌幅。   其中,一线、二线城市购物中心受影响程度尤为明显,1月日均客流环比平均下降分别24.89%、20.77%,一二线城市存量项目较多而消费分散、居民对疫情重视程度更高、线上购物更为便利或是导致购物中心在疫情期间“人迹罕至”的因素。   三四线城市购物中心受疫情影响程度相对较小,1月日均客流环比平均下降11.03%。即便在疫情爆发下,购物中心仍是保障基本消费需求的重要场所,且在疫情蔓延前期确诊病例较少的三四线城市,居民欢度春节的热情仍较高涨。   客流下降明显与疫情严重城市重合度分析   2020年1月,全国一二三四线购物中心日均客流整体平均下降17.27%。其中,一线城市购物中心客流受当地疫情情况影响最大,二线城市次之,三线城市购物中心客流下滑与当地疫情严重程度相关性不大。   从客流下降幅度大于平均值的城市与疫情严重城市(确诊人数100以上)对比来看:   一线城市重合度100%,4个一线城市均处于平均值以上;   二线城市中有9个疫情严重城市购物中心客流降幅居于平均值以上,分别为武汉、杭州、长沙、郑州、南昌、成都、合肥、宁波、西安;   三四线城市中,则仅有台州1个疫情严重城市购物中心客流下降幅度略高于平均值。   各线级城市商业复苏研判   短期(3-6个月)而言,从目前疫情严重(确诊病例100以上)的城市来看,一线城市存量压力较大,二线城市2020年拟开业项目数量较多,三四线城市存量及增量项目都较少。受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全国开业率均堪忧,将面临断崖式下滑,部分城市空置率将高走;社区型购物中心相对市中心型、区域/超区域型,受到疫情的冲击较小。   中长期(6个月以上)而言,一二线城市存量及增量虽承压较大,但其商业氛围相对成熟,疫情结束后消费市场重现生机,下半年购物中心开业情况和销售业绩有望明显回升;疫情期间,购物中心纷纷探索线上购物、直播等新形式,新商业模式有望持续应用到购物中心的未来增长中,而对于新零售尝试较缓慢的三四线城市,商业复苏压力或相对更大。   2   一线城市购物中心客流波动分析   1月外来人口返乡加疫情影响,日均客流平均下降24.89%   整体来看,一线城市购物中心客流波动明显,12月在各大消费节点的吸引下,日均客流平均上升2.61%,而受疫情影响1月日均客流平均下降24.89%。居民线下消费意愿与外部环境紧密相关,1月客流的大幅下滑也与外来人口陆续返乡有一定相关性。   深圳外来常住人口占比高,受疫情影响较大,1月购物中心日均客流平均下滑2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