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招商主管

欧亿招商_快时尚们转攻线上 杭州商圈服装体验店越开越多

  在NIKE KICKS LOUNGE,你可以定制一件有杭州元素的T恤   快时尚们转攻线上   杭州商圈服装体验店越开越多   逛服装店不再是比折扣,专业定制、电子衣橱等新玩法吸引你打卡   浙江在线7月8日讯上个周末,好久没有去商场逛街的吕小姐去杭州湖滨商圈走了走。“逛到平海路上的H&M和Zara时,我还是有些吃惊。”小吕说,店内以及橱窗里随处可见的大大的“SALE”让人忍不住想要走进去看看,“几十块的T恤,百来块的牛仔裤、裙子看着超诱人,我觉得我能买上一大堆。但仔细逛了之后却觉得,挑不出东西。”   从2007年末,Zara在当时的国大百货开出杭州第一家门店开始,H&M、优衣库、GAP、Forever 21等众多快时尚品牌一度成为年轻消费者追捧的对象。但近两年,随着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全球范围内快时尚们风光不再。仅在杭州,就有不少品牌撤并门店,Forever 21更是在2018年末关闭了位于东坡路与平海路交叉口的整栋楼门店后不久,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今年以来,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快时尚们的日子更是不好过。曾经占据杭州各大商场黄金楼层与位置的它们,正在积极上线找出路。与此同时,一批强调线下体验的门店,正在通过出其不意的角度,抓住年轻消费者的心。   门店多库存重成最大包袱   自疫情暴发以来,快时尚们有点焦头烂额。今年3月中旬,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宣布关闭全球一半以上的门店,表示新冠疫情对集团的业务产生了重大的影响;H&M相关数据显示,由于疫情期间关闭了全球近七成门店,3月份的整体销售额下降了46%;优衣库预计,今年整年的销售额将下降8.8%……   Inditex此前公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30日,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亏损,净销售33亿欧元,同比下跌44%。去年年底,Zara关闭了武汉所有门店,此前还关闭了北京的2家门店。   无独有偶,6月26日,H&M公布了本财年第二季度和上半财年关键财务数据。H&M上半财年的亏损超过了分析师预期,截至5月31日,净销售额同比下降23%,预计第三季度将继续降价促销。有消息称,H&M计划今年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约170家门店,开设约130家门店,也就是净减少约40家门店。   低廉的价格、快速更新的时装款式,这在早几年都是快时尚风靡全球的重要原因。而现在,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年轻人更青睐个性化品牌等因素,使得快时尚曾经的优势变成了拖累,同时,门店多、库存多带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快时尚们纷纷上线求生   有业内人士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些拥有众多线下门店但不注重线上发展的品牌,高成本、低收入将会给它们带来双重打击。   还好,一些快时尚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2020财年第一季度,Zara线上销售同比增长50%,其中4月线上销售增长了95%。今年3月1日至5月6日期间,H&M总销售额同比下降了约57%,但线上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2%左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关闭线下门店,是快时尚们“自我解压”的一种方法,把更多精力放到线上渠道的开拓,则体现了它们超强的“求生欲”。   以Inditex集团为例,在疫情发生之前,因为数字化转型,Inditex在截至2019年10月底的前9个月内的销售额同比上涨7.5%至198亿欧元,净利润大涨12%至27.2亿欧元,其中第三季度的利润大涨14%至12亿欧元。就在前不久,Inditex还发布了“2022战略更新”,包括三大关键战略领域:数字化、线上线下商店整合、可持续。它还宣布,将投资27亿欧元研发一项新技术,方便顾客追踪自己想要的商品,打破网上购物和实体店购物的界限。Inditex预计,到2022年,线上销售额占比将超过总销售额的25%。   同样,优衣库与母公司迅销集团旗下另一品牌GU共同推出了一款APP“StyleHint”。据介绍,用户可以在APP内上传喜欢的穿搭图片,系统会自动识别与图中款式相近的相关服饰进行推荐,方便直接购买。   线下门店   放出体验性大招   曾经是线下门店的“扛把子”的快时尚们纷纷上线求生的同时,不少线下门店也正在悄悄变脸。除了售卖商品,它们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调个性化服务,以及独特的线下体验。   位于杭州武林银泰的NIKE KICKS LOUNGE今年5月底开业,开业当天一早就有很多人排队,为了买3款限量发售的运动鞋。如果说,时不时推出限量发售的运动鞋是满足了球鞋爱好者们的收藏欲,那么门店独有的T恤定制服务,则是为了方便粉丝打卡。NIKE将苏堤、“武林”字样、六和塔等具有杭州特点的元素进行二次创作,形成一系列全新图案。你可以把这些杭州元素定制到T恤上,要知道,这样的定制T恤只有这里有。   据介绍,KICKS LOUNGE又叫球鞋疯会,它诞生于2008年,早期作为NIKE的品牌活动,许多NBA球星访华都会参与其中。后来NIKE将其打造成一个以球鞋为主的潮流体验店。与其说,这是一家买运动鞋的店,倒不如说这里是爱鞋者的俱乐部。   在杭州来福士3楼,有一家名叫DressEase悦衣的服装店,开业不久就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前去打卡。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家店乍一看不像是服装店,没有大量的服装陈列,却有着像手机门店里那样的长条桌子,上面还摆放着一台台pad。消费者可以在pad上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放入“衣橱”。确认后,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店员会在仓库将消费者选好的衣服熨烫整齐后,通过活动的挂衣架直接放入试衣间,再用手机短信的方式通知消费者去几号试衣间试穿。试衣间里还准备了高跟鞋、平底鞋、运动鞋等多双鞋子,方便穿搭。如果想要添加衣物,试衣间的墙上也有一台pad可以操作。最后,拿着喜欢的衣服结账就可以了。   “就好像是把网购和实体店购物结合起来了,不用去衣架上一件件挑衣服,但又可以亲身试穿,很方便。”一位正在pad上选衣服的女孩子这样说,“要是款式再多一点就更好了。”   这样看来,除了独特的商品,别无仅有的服务和体验,也是让线下门店变得难以取代的要素之一。

欧亿线路_全国服装行业协(商)会联席会议主题论坛在盛泽举办

  6月18日,作为“中国服装协会产业发展委员会委员扩大会议暨全国服装行业协(商)会负责人联席会议”的重要活动之一,“协同创新、同舟共济”主题论坛在江苏盛泽召开。中国联合会会长孙瑞哲,中国服装协会常务副会长杨金纯,苏州吴江区委常委、吴江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盛泽镇党委书记、中国东方市场党工委书记王益冰等嘉宾,以及来自全国各省(市)服装行业协(商)会负责人近150人参加了本次论坛。   孙瑞哲在致辞中指出,面对当前复杂的形势,行业面临很大挑战,全行业要共同深度思考未来发展之路;要顺应形势担责任,集中力量抓创新,协同资源促发展。   王益冰在致辞中表示,近年来,盛泽镇深度融入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建设,全面践行“绿色、科技、时尚”的发展理念,突出时尚赋能,让纺织产业融汇时尚创意,实现了高端优质面料与世界时尚同频、与服装产业共振,增强了盛泽纺织的时尚趋势引领力。   江苏省服装协会常务副会长龚慧娟表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江苏服装行业形势严峻。为助力企业战“疫”、破“疫”,江苏省服装协会在企业生产、转产、复工的过程中做了大量的助力工作。未来,协会将推动江苏服装企业精准把握消费需求,入驻各大直播平台,与消费者实现多维度互动;推动数字化技术赋能服装全产业链,推动江苏服装产业数字化、的集体升级,建立线上新销售业态;推动企业根据自身产品、品牌特点,适度关注热销品类,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卜晓强表示,疫情对广东服装行业的生产、内销、等多个方面均形成较大影响,但随着国内市场消费支撑作用逐渐恢复,全球疫情防控形势逐步稳定,下半年,行业运行将较上半年有明显改善。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也在积极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结合政府和行业的需求,通过积极转产防疫物资生产、搭建线上促销平台、开展小微企业赋能行动、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等措施,帮助企业复工复产。   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会长李刚分享了河南在主推服装产业发展方面的成功经验。目前,河南省政府选择了4个城市推广“巧媳妇工程”,这4个城市拥有有大量留守妇女,她们是未来河南服装产业高速发展的强有力的支撑,也将为全行业提供有效支撑。未来,河南每年还将转化20万留守妇女为产业工人,为河南服装万亿元产业目标打下坚实的基础。   河北省纺织与服装协会会长刘连红介绍了近年来河北省深入贯彻实施“三品”战略,以及《服装产业行动方案》和《促进特色产品高发展工作方案》等政策措施实施情况。河北省通过强设计、创品牌、抓技改搭平台、拓市场,推动产业链协同创新,进一步加快了河北服装产业由代工贴牌生产为主向“设计、品牌、制造”三位一体转型。   由于疫情原因,北京服装纺织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王文生专门为本次论坛发来了演示文稿,重点阐述了北京时尚之都的建设之路、服装协会的创新之路。他认为,北京作为千年古都,除了文化积淀深厚,教育与科技也是如此,同时,北京还拥有丰富的时尚资源以及京津冀协同优势,拥有特有的孵化和扶持能力。未来,建设北京时尚之都将主要围绕“数字时尚产业、时尚设计研发以及时尚制造向时尚服务逐渐转型”几个方面重点展开。   上海市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孙金海重点介绍了疫情暴发后上海时尚行业的应对措施和发展方向。他指出,受疫情影响,时尚产业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依托数字化也加速了时尚产业的线上转型与变革,有“危”更有“机”。同时,为贯彻落实《纺织工业“”发展规划》提出的“到2020年纺织行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累计下降18%”的绿色发展目标,上海市质量监督检验技术研究院作为该标准的第一起草单位,将携手上海服装行业协会等单位一起,积极推进上海市纺织行业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   在以“数字时代的风云”为主题的对话环节,辽宁省纺织服装协会会长王翀、四川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杨淑琼、山东省纺织服装行业协会副会长王淼、浙江省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沈茉莉分别分享了各自省份服装产业在电商、直播领域的发展情况和成功经验。

欧亿登录线路_外需、外迁叠加下,纺织服装产业如何站稳脚跟?

  纺织服装是中国加入全球价值链较早的产业,近年来面临着较大的产业外迁压力和经营发展风险,政策如何应对,企业如何突围,值得高度关注。   -文|沈建光朱太辉徐天辰   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数已超600万。欧美部分遭受疫情侵袭的发达国家已经启动复工,但距离遏制住疫情尚有不小距离;与此同时,疫情的第三波高潮已经侵袭至印度、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体和防控能力薄弱的不发达国家,预计感染和死亡人数还将大幅上升。在渡过国内供给侧冲击的第一道关卡后,中国经济正在迎来第二道关卡,海外经济暂停、贸易活动萎缩、失业上升的影响将通过产业链反馈至国内。   纺织服装行业承载大量,对于保居民就业、保市场主体、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具有重要地位。服饰是受经济景气程度影响较强的可选消费品,疫情之下全球服装消费大幅下滑,订单大量取消,对纺织服装产业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外需冲击。我们前期报告《疫情大流行下的中国产业链风险评估》的研究发现,纺织服装产业的外需风险敞口较大。近期,工信部亦指出,纺织行业特别是中小纺织企业经营存在较大困难。   更为重要的是,纺织服装是中国加入全球价值链较早的产业,近年来还面临着较大的产业外迁压力。在外迁、外需的双重冲击下,纺织服装产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将如何变化,企业经营发展面临哪些风险压力,政策上应当如何应对,值得高度关注。   图表1服装大降,防疫物资推动纱线织物出口骤增:   资料来源:Wind,京东数字科技   纵向看:产业外迁压力近年来加剧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2001年—2010年期间,“入世”后的外贸需求驱动中国纺织服装产业加速发展,逐渐成为全球纺织服装制造中心。从2001年到2010年,中国布产量从290亿米上升至907亿米,纱产量从761万吨上升至3733万吨,化纤产量从841万吨上升至4886万吨,均为全球第一。   图表2本世纪中国纺织服装生产历经三个阶段:   资料来源:Wind,京东数字科技   2011年—2017年左右,中国纺织服装产业进入平台期。随着要素成本上升,中国纺织服装产业开始向劳动力成本较低的经济体迁移。期间,纱和化纤的产量增速较前十年显著放缓,布和服装的产量整体上出现了震荡下行的趋势。   2018年以来,产业主要产品产量负增长,衰退迹象凸显。一方面,中美贸易摩擦使得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纺织服装商品受美国加征威胁,企业利润受关税挤压;另一方面,限产政策不断出台,产能受限,合规成本大幅上升,污染较高的纺织印染首当其冲。   在此背景下,企业较以往更有动机降低对中国的依赖,迁往关税较低、对承接产业发展有迫切需求的地区,如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国。其中成品服装生产主要转向越南、孟加拉国,以及土耳其、摩洛哥等新兴经济体。例如,美国品牌耐克(NIKE)和盖璞(GAP)在华生产仅保留了23%和21%,优衣库(UNIQLO)则正在实施让越南承担40%生产的计划。受此影响,纺织服装企业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几乎腰斩,从2003年的7.5%下降至2018年的4.3%。   图表3纺织服装产业在经济中占比不断下降   资料来源:CEIC,京东数字科技   纺织服装产业在就业上的贡献远大于经济效益上的贡献,成为中低技能劳动力就业的蓄水池。2018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统计显示,纺织服装产业在从业人员中的占比达到8.4%,远高于占营业收入的4.3%。一旦产业过快萎缩,出现倒闭潮,失业返贫风险必然大幅提高。   横向看:出口结构在竞争中变迁   纺织服装产业链较长,上游涉及天然纤维(如棉、麻、毛)和化学纤维生产,中游包括纺纱、织布、印染等加工步骤,下游包括服装、家纺、工业用纺织品等最终产品的生产。   图表4纺织服装产业链总览:   资料来源:京东数字科技   中国在全球纺织服装贸易中的占比达到40%,高于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24%)。我们基于联合国Comtrade数据库的计算显示,2000年至2014年,中国出口在全球纺织服装贸易(HS50-HS63)中的占比从13.5%逐年提升至41.0%,又逐渐回落至2018年的35.8%,2019年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可能进一步下降;占比则一直围绕5%波动。   图表5中国在全球纺织服装贸易中的份额先升后降:   资料来源:UN Comtrade,京东数字科技   中国的价值链地位正在逐渐从低端向高端升级。我们仍以中国进出口在全球相关贸易中的占比来分析中国在全球产业链的变化。尽管、低附加值的服装生产外迁,但中上游化纤、面料地位相对稳固,等高附加值资本品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不断提升。   图表6中国纺织服装产业中,技术密集度越高的产品出口增速越快:   资料来源:UN Comtrade,京东数字科技   服装   产业外迁背景下,下游劳动密集、低附加值服装生产正被缓慢挤出。2014年,中国服装出口占据全球服装贸易的41%,为历史高点,之后缓慢下降,到2018年比重为34%。2010年-18年间,服装出口的年复合增速为2.3%,在纺织服装产业链中表现仅好于天然原料。   正如上文所述,中国在服装领域面临越南、孟加拉国、印度、印尼、土耳其、柬埔寨等国的竞争,这些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对中国形成替代。不过,是一个长期过程。事实上,海关总署早在2008年便已对纺织服装向东盟等周边地区外迁提出预警,世贸组织亦指出孟加拉国服装出口在2008年-2018年间增长两倍。但从体量看,2018年中国服装出口1578亿美元,仍以34.3%的份额占据全球第一,而上述六国同期份额分别只有6.7%(越南)、5.6%(孟加拉国)、3.7%(印度)、3.6%(土耳其)、2.0%(印尼)和1.8%(柬埔寨),加起来也只有23.5%。这背后是业的规模优势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劣势,而经济体量小、产能有限是掣肘其他新兴市场完全承接产业转移的重要因素。   图表7六个新兴经济体正在部分替代中国的服装出口份额:   资料来源:UN Comtrade,京东数字科技   化纤、面料   中上游化纤、面料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上升。中国是重要的化纤和面料出口国,到2018年,纱线面料出口占据全球贸易三成,化纤出口占据全球贸易四成。事实上,中国是为数不多服装、面料和化纤均为净出口的经济体;下游生产国如越南、柬埔寨等均依赖进口面料。   UN Comtrade的数据显示,中国纺织品不仅出口规模大,增速也处于领先地位。较服装而言,纱线、面料、化纤的资本密集和技术密集程度更高,对劳动力依赖小,因此中国劳动力要素优势减退对这些行业的影响较弱。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中国与生产有关的其他成本如电价、棉价高于国外,因此部分面料生产仍面临别国竞争。就纱线、面料出口而言,在全球市场份额较高的有德国(9.3%)、土耳其(5.9%)和印度(3.6%);就化纤出口而言,在全球市场份额较高的有印度(5.1%)、印尼(3.9%)和土耳其(3.8%)。…

欧亿总代理_4万件产品销往美国!接下来,你看到的迪士尼服装可能是义乌产的

  浙江君堡实业有限公司是义乌经济技术开发区去年引进的外资企业。   从去年5月拿地开工到投产,仅花了半年多时间。   近日,该公司生产的首批价值30万美元的迪士尼授权产品完成生产,即将发往美国。   在浙江君堡实业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一片繁忙,4万件羊毛衫已经完成生产。   这批货是去年企业落地义乌后的首批订单,接下来将通过上海港运往美国洛杉矶。   浙江君堡实业有限公司是迪士尼服装服饰授权生产企业,与迪士尼公司合作已有五年,外贸订单一直较为稳定。   作为义乌经济技术开发区去年引进的外资企业,项目总投资约2亿元,年产600万套迪士尼服装、服饰系列产品,引进外资1000万美元。   此次企业投产后的首批订单价值30万美元。接下来的三个月时间里,企业还将有100个左右集装箱货柜发往美国,约200万件羊毛衫,价值1500万美金。目前企业订单已排至10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