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招商主管

欧亿测速代理_拉夏贝尔转型的代价有点大

  3月30日晚间,处于战略转型关键时期的拉夏贝尔公布了2019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显示,去年拉夏贝尔实现营业收入76.4亿元,同比下降24.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亏损18.9亿元。   对于拉夏贝尔来说,这是一串棘手的数字。虽然这些财务数据目前为初步核算数据,但若后续经审计后拉夏贝尔仍为亏损,将意味着在2018年亏损的基础上,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其A股股票会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处理。   2019年,拉夏贝尔展开了大规模的战略收缩,在转型上,这家投资者口中的“中国版ZARA”下足了决心,但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短期的业绩。对于2019年营收、利润的下滑,拉夏贝尔表示主要受优化渠道、门店关闭等因素的影响。   2020年,是拉夏贝尔转型发展的关键一年。“今年我们肯定是全力以赴争取实现扭亏的目标,包括在做好线下渠道的同时,加大线上渠道的销售力度,积极布局新兴零售业态,同时进一步降本增效,改善目前经营情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拉夏贝尔方面这样表示。 (拉夏贝尔官网截图)   收缩战略影响业绩   2018年,拉夏贝尔实现营业收入101.76亿元,同比下降2.58%;净利润-1.6亿元,同比下降132%,这是拉夏贝尔上市以后首度出现亏损。彼时,其提及的原因包括国内大众服饰零售市场持续低迷、公司直营店销售低于预期等。但2019年,影响业绩的因素有了一些变化。   拉夏贝尔此次表示,其去年收入同比下降的原因在于四个方面。首先,公司主动实施战略性收缩策略,报告期持续优化线下直营渠道,关闭直营低效、亏损零售网点;截至2019年底,公司境内经营网点数量为4878个,较2018年底的9269个净减少4391个,境内经营网点数量下降47.37%。其次,受到消费增速放缓、实体店客流下降影响,报告期内公司线下直营网点销售低于预期,同店比下降幅度为24.79%。   拉夏贝尔还表示,因暖冬天气等因素影响,公司2019年四季度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39.11%,2019年四季度收入占全年收入比例仅为24.63%。同时,受线上渠道冲击及线下零售实体竞争加剧影响,其百货专柜收入明显下滑,2019年公司百货专柜收入为32.3亿元,同比下降34.08%。   对于2019年的亏损,拉夏贝尔指出了四点具体因素。据称,为加速经营现金回流,公司加大了往季货品销售及折扣力度,导致公司销售毛利率与上年同期相比有明显下降,该因素导致本报告期毛利额减少约6亿元;此外,公司关店、同店下滑等影响导致2019年度销售收入下降,从而导致其去年毛利额减少约6.6亿元;因此2019年度公司整体毛利额较上年同期总额减少约22.6亿元。   收缩战略下的关店、处置项目同样影响了利润。拉夏贝尔表示,由于已关闭门店一次性确认装修摊销费用,导致亏损约1.7亿元。且由于报告期内投资项目总体经营亏损以及公司处置投资项目,导致其报告期内损失约4.3亿元。   整体来看,拉夏贝尔在2019年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根据公告,除了积极关闭低效门店外,其亦在对旗下资产进行整理。去年5月7日,拉夏贝尔公告称,为加快转型调整,公司拟出售控股子公司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4.05%股权。同年10月,其再度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杰克沃克持续亏损,无法继续经营,拟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一旦清算完成,杰克沃克就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多名服装行业观察人士向记者表示,从关店数量和资产处置的情况来看,“拉夏贝尔是下了决心的”。“一年门店净减少四千多家,意味着平均每天关闭十几家,对于服装企业来说,营收影响是极大的。”   记者今日注意到,随着调整的展开,拉夏贝尔实控人邢加兴此前已经低调回归总裁职位。   去年10月底,拉夏贝尔公告称,邢加兴向董事会提出申请,辞去总裁职务,辞职后仍担任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联席总裁于强接任公司总裁职务。不过,就在今年2月25日,拉夏贝尔收到了于强的辞职报告,邢加兴重回总裁职位。   邢加兴此前曾向记者承认,其离开总裁职位是要在管理上放权。那么,如今回归是否意味着这一策略已经生变?对此,拉夏贝尔向记者称:“今年2月底于强总由于个人原因离职了,公司还是需要有总裁来管理日常经营,邢总是创始人也是最了解公司情况的,所以再度回归。”   2020年力争扭亏   去年,拉夏贝尔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坦言,2019年是公司第三个10年的起点,公司亦正在经历大规模的战略收缩。目前来看,如业内人士所料,拉夏贝尔的战略收缩在今年将继续推进。   这份业绩快报中,拉夏贝尔给出了具体举措。据称,其会继续创新增长方式,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以终端数据赋能运营决策,通过打通线上、线下运营数据及会员体系,构建和完善全渠道营销管理体系。在此背景下,一方面,拉夏贝尔还将继续对线下直营渠道实施战略性收缩,进一步关闭直营低效、亏损门店,从以线下实体为主的业务模式逐步向线上业务模式转移;另一方面,公司将进一步拓展线上销售渠道,并着力拓展会员营销、微信营销、社交电商、网络直播等新兴零售业态。   此外,拉夏贝尔2020年还会启动品牌重塑战略,以核心目标消费者为区隔,强化不同品牌之间的差异化定位。其称要全力打造以La Chapelle主品牌为核心的女装多品牌集群。同时,公司还将优化整合供应链资源,打通全渠道体系下的供应链管理全链条。   在提升组织能效和聚焦现金流平衡上,拉夏贝尔表示,公司计划通过有效盘活长期存量资产、寻求更多合作资源、优化资金使用规划等方式,缓解公司流动性压力,为主营业务发展提供流动资金支持,进一步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   2020年的开局并不“一般”,和很多鞋服企业一样,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拉夏贝尔此前对部分线下门店采取了暂时停业的措施。其承认,这对公司业务经营及销售收入产生了不利影响,并对公司经营现金流产生了较大压力。虽然公司为应对上述影响及时调整了经营策略,但仍然无法缓解消除本次疫情带来的实际困难。   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暴发也已经影响拉夏贝尔此前的海外并购。拉夏贝尔表示,由于2020年突发全球性新冠肺炎疫情,公司进一步下调对于此前收购的法国时尚品牌公司Naf Naf SAS的经营预期,若2020年Naf Naf SAS业务经营未能明显好转,且未能通过内部经营调整、外部融资或处置资产补充营运资金,或其外部经营环境持续恶化,不排除Naf Naf SAS将面临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的风险。“基于公司收缩聚焦、资源整合的经营策略,公司将根据实际的经营情况和外部环境,转让或出售Naf Naf SAS(全部或部分)股权。”   “2020年是公司转型发展的关键一年,公司将主动、积极、彻底实施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已有的品牌、渠道优势,坚持以顾客为中心,回归零售的本质。”拉夏贝尔方面表示,在2019年“收缩聚焦、降本增效、创新发展”等方面已取得进展的基础上,其今年会继续狠抓当期运营改善,提高公司资产周转速度,积极布局新兴零售业态,切实提升公司整体盈利水平,全力以赴争取实现2020年度扭亏的目标。 来源:国际金融报  

欧亿测速代理_LVMH产洗手液、香奈儿关工厂 这次奢侈品牌真的慌了

  疫情的到来,让大牌们不得不放下身段,“亲,你好,这件商品2万包邮哦”。   疫情在全球蔓延,市场正面临断崖式下跌危机,奢侈品牌难以维持高冷范儿。   北京时间3月19日,继爱马仕、古驰等著名奢侈品牌之后,香奈儿也宣布暂时停产,接下来的两周内关闭位于法国、瑞士和意大利的工厂。   而为了应对抗疫产品短缺,从3月16日开始,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利用旗下品牌迪奥、纪梵希和娇兰在法国的生产线,生产消毒洗手液,免费提供给法国卫生机构和欧洲医院系统。   无独有偶,欧莱雅集团也计划在未来几周内让工厂转产洗手液,其中La Roche Posay品牌会向欧洲各地医院、疗养院和合作药房分发洗手液,而Garnier品牌将向欧洲客户提供数百万支洗手液。   有奢侈品行业高管预测,疫情可能让行业损失300—400亿欧元销售额,行业总利润下滑15%,跌至2015年以来最低水平。   300亿欧元,恰好是中国内地奢侈品市场2019年的全年销售额,这一市场是全球奢侈品业最主要的增长引擎。   奢侈品行业正被疫情风暴裹挟,处在前所未有的至暗时刻。   1.局面急转直下   2019年,全球奢侈品市场整体销售额增长了4%,达到1.3万亿欧元,创下新纪录。其中作为核心部分的个人奢侈品市场,达到2810亿欧元(约21471亿人民币)。   这一年,LVMH股价涨了超60%,市值猛增超800亿欧元。同样,开云集团的股价累计上涨近五成,爱马仕的市值突破700亿欧元,均创了历史新高。   但疫情让接下来的一切难以预计。   一个月前,疫情尚未对国际形势带来冲击性影响,大多数奢侈品公司对疫情影响的探讨,仅限于中国市场层面。   但疫情在全球爆发,让奢侈品公司措手不及。不少公司都下调了全年业绩预期。其中轻奢品牌Coach、Kate Spade的母公司Tapestry,预计下半财年的销售额将损失2—2.5亿美元。而拥有Versace的Capri集团表示,预计下一季度的收入将减少1亿美元。   作为欧洲疫情最严峻的国家,意大利的病例数字与管控升级同步,累计死亡人数超过3000人。   当地奢侈品业备受打击,Fendi、Gucci、Versace等多个大牌都诞生于此。疫情影响的不止是这些大牌的日常运营,还有当地的供应商。   例如,拥有Gucci、Saint Laurent等品牌的开云集团,约88%的供应商位于意大利。Prada旗下的22家制造工厂,19家位于意大利。受影响最大的,可能要数Salvatore Ferragamo,其来自意大利工厂的产品占比高达97.4%,几乎所有配件都来自意大利工厂。   意大利的北部地区,疫情严重、封锁最早,Prada、Armani和Versace等几个奢侈品牌的总部,都位于北部的米兰。   意大利东北部的威尼托大区,Diesel等品牌的纺织面料供应商、Luxottica眼镜和Louis Vuitton鞋履的制造商在此碰头。此外,地处威尼斯郊外的德尔布伦塔海滨,汇集超过500家制鞋厂,员工总计达1万人,产量的90%用于出口。   这些扎根于奢侈品“心脏”地带的制造商们,如今正为订单锐减而发愁。   开云集团旗下的供应商表示,Gucci手袋的订货量1月份有880-1000只,2月份减少到只有450个,3月更是没有订单,“4月、5月目前也没有任何订单,只能让工人闲着”。一位LVMH的供应商则称,LV手袋的订单量减少了30%。   事实上,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大幅下降,直接导致各奢侈品牌从1月下旬开始就削减订单。   牵一发而动全身,奢侈品行业从上游的原料供应、生产商到品牌零售终端的全产业链,都面临压力。   最直接的后果是,季节性产品例如服饰,因过季、库存积压,损失难以弥补。已有研究报告提及,原本计划运送到中国的1000万-1500万件产品,因疫情只能运送到其他地区。   2.转型线上有戏吗?   总部设在米兰的奢侈羽绒品牌Moncler,此前在中国市场的三分之一门店因疫情暂时关闭,继续营业的门店所在商场客流量减少了80%。   2019财年,Moncler销售额同比上涨15%,净利润上涨9%。好成绩多亏了保持双位数增长的亚太市场,尤其是中国内地消费者的购买力突出。目前集团亚太及其他市场收入占比超四成,所开门店104家,占了总数的一半。   在2月的业绩会上,Moncler管理层直言,疫情对中国业务的影响“非常非常严重”。在新一年度的规划中,已采取行动推迟某些项目和投资,只聚焦能强化品牌的基本运作。   曾经为了维持品牌形象,部分奢侈品公司没有开设电商渠道,但疫情的到来,让大牌们不得不放下身段,说句“亲,你好,这件商品2万包邮哦”。   3月14日,Prada正式宣布在天猫开设旗舰店。另有消息透露,Prada集团旗下另一品牌miumiu的天猫旗舰店也即将开业。紧随其后的是Giorgio Armani,3月20日宣布在天猫开店,30余款商品全网独家首发。   而在京东平台,200多家奢侈品牌已官方入驻,一些小众的高端奢侈品也开始冒头。近期,香奈儿集团旗下的高级手工坊,羊绒工坊BARRIE针织、珠宝工坊GOOSSENS联诀登陆京东,带来2020春夏系列新品。同期,英国皇室御用皮具品牌SMYTHSON,顶尖苏格兰毛衣制品商PRINGLE OF SCOTLAND等,也在京东开设了官方旗舰店。…

欧亿线路_他如何从裁缝到称霸顶级男装胜地萨维尔街?

  Campbell Carey的裁缝生涯是在苏格兰纺织学院开启的,他当时学习的是纺织和时装设计管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自己想从事什么行,”尽管如此他还是先在萨维尔街的Kilgour工作了一段时间,随后到定制裁缝店当了全职学徒,11年后成为了总监。   Carey在2009年Kilgour易主后离职。他参与收购了位于蒙特街的Hayward,但由于“错误的投资、错误的投资者类型以及错误的时机”,品牌于2013年宣告永久关闭。Carey再次回到Kilgour供职18个月后,Huntsman向他抛出了橄榄枝。这个品牌被誉为萨维尔街的“皇冠上的宝石”,曾为皇室成员、政治家、时装设计师和好莱坞演员设计服装,其中包括维多利亚女王、Winston Churchill、Hubert de Givenchy和David Bowie。   Carey成为Huntsman首席裁剪师兼创意总监后,该品牌推出了成衣以及量身定制服务,并在2020年秋冬伦敦男装周上首次亮相。今年,他们还计划与《王牌特工》系列电影剧组第三次合作,和设计师Michele Clapton一起,为Ralph Fiennes、Stanley Tucci和Aaron Taylor-Johnson等大腕设计一战时期的演出服饰。   BoF在Huntsman店铺所在地——萨维尔街,约见了Carey,希望能跟他聊聊作为“创意管理者”的有何心得体会、萨维尔街的变迁以及他是如何在这条有些“自负”的街上行事的。而Huntsman也将在这里与英国时装协会(BFC)合作推出定制花呢体验系列。   是什么促使您从事时尚行业?   我还在苏格兰纺织学院学习的时候,并不知道我想进入什么行业。我花了两年时间学习了一些关于编织的知识,然后在第三年和第四年着手创作了一个时装系列。从那时起,我就认定了要走男装设计这条路,因为它相对更实用,也更容易上手。   在我大二和大三的时候,我连续两年得到了Holland&Sherry的赞助,这家公司和Kilgour是同一个老板。大学毕业后,我开始在Kilgour当学徒,在大学里学到的一切都搁置一旁。我在那儿工作了11年,一路打拼最后终于晋升为总监。2009年,当Kilgour易主时,我得到了当时老板的支持,我们一起收购了位于蒙特街的Hayward。   这段创业的经历给我上了一课,集“错误的投资、错误的合伙人以及错误的时机”于一身。蒙特街现在可不是那种做小生意的地方。它适合像Celine和Ralph Lauren这些品牌。你必须有雄厚的资金支持才能活下来。于是,我又回到Kilgour工作了18个月,但在Huntsman工作是我毕生的梦想——它确实是皇冠上的宝石。一位同行找我来这里担任创意总监和首席裁剪师,与他们当时的资深裁剪师Dario Carnera一起工作,20年前我在大学学到的一切都派上了用场。这里才是我的归宿。   你刚入门的时候学到的最大的教训是什么?   犯错未必是一件坏事。你必须主动起来,犯些错误才能学到东西。这就像训练一名外科医生或寿司厨师——你坐在那里看着别人一遍又一遍得做同样的事情,看了至少两三年。然后,你下手亲自尝试时,却会感到无比恐慌。我缝制出来的第一件衣服简直是一场灾难,但是我敢于承认技艺不精。后来一位经验丰富的前辈细心指导了我,带我走出了困境。   口碑就是一切。这是一条小街,而且店与店之间关系很复杂。你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因为一丁点坏名声都会一直困扰你,而这么做是为了留住客户群。如果你搬走,至少可以保证客户愿意追随你。   很多20多年的老主顾都会跟着我走,就像跟着指定的理发师一样。服装的产地以及品牌固然重要,但他们看重的是你这个人。   怎样才能从众多学徒中脱颖而出?   努力工作。我觉得现在大学毕业生要做好全力以赴的准备,让自己变得不可或缺。到那里打动对的人。还要努力学习。作为裁剪师,你永远不能停止学习。如果你说你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你已经训练有素了,其实只是自欺欺人。   放下不可一世的心态。别忘了你身后有一整个团队,他们帮你制作服装,为你整夜工作。身处这个行业,有时你必须和那些能帮你解决问题的人维持牢固的关系。你可以在客户面前尽情展现Huntsman和萨维尔街的光环,但最后还是得和服装制造商和裁缝沟通。   从你开始工作以来,萨维尔街发生了什么变化?   二十年前,裁缝店的窗户上都有窗帘,所以你看不见店内摆着什么。现在想想简直是天方夜谭,如果他们不让顾客看到,他们究竟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在Huntsman也是一模一样的。我当学徒的时候,从来没有踏进那扇门,一般都是在地下室与人交谈。   但现在,我们正在创建一个梯形系统,这样一来,新客户可以从成衣开始购买,一步步进阶到高级定制。无论是哪个年龄段、阶层还是国籍,我们都想让Huntsman变得更触手可及。   裁缝行业的就业形势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首先我想说自从我开始工作以来,从事裁缝工作多半是女性,但也有会很多年轻人进入这个行业。从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所有的裁缝都贪图资源,从来不会传道受业指导后辈。所以我很庆幸能在Kilgour当学徒,可以说是非常非常走运得。现在,我认为Kilgour的工作比以前更容易得到,但还是挺难的。   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带着他们的简历走进来。他们学习过一些裁剪课程,并且渴望加入这个家一样的地方。但你必须下定决心,并且甘愿从底层一步步做起。你需要有激情,这是一种求知的本能,有些人入职以后就认为万事大吉了。但那是不可能的,即使你成功入门,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原地踏步是绝对不可取的。   实习经历是我能走到这个位置的原因。我以时薪2.5镑工作了一整个夏天——虽然那是一项很机械性的工作,但它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别在大学里闷头读四年书,你必须出去闯闯,即使是第一年。你要开始规划自己的职业道路。现在的选择很多,容易挑花眼,所以必须及早把重心放好。   工作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是什么?   参与从数据测量到成衣制作、完成上身的全过程,还担任了成衣制作团队的负责人。工作压力很大,我们飞遍全世界只是为了能让客户穿上他们不可或缺的服装,但非常值得。   我们的量身定制服务几乎是从头开始,你能看到顾客对你设计的服装充满热情,把美国或亚洲东海岸特有的布料展示给他们看,还有颜色、面料重量以及版型样图——当你最后抓住顾客的心,会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但你在这里做任何事都不能走捷径,失去了过程就没意义了。要学会自我解压。所以,我更喜欢称自己为创意管理者,而不是创意总监。   您认为在这个行业工作必不可少是什么?   良好的职业操守、决心和独到的眼光。当你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你会想:“我可以改变这个,可以试试那个”——你一直在努力把事情做得更好。即使有穿西装的人在门前走过,你也会想:“下次我可以试试做成那样。”这种意识是不可或缺的。   这条街上有很多自负的人,也有很多爱炫耀的人。他们以唯一的视角裁剪布料,这是他们的方式,或者说是最方便的方式。这个行业有太多的人认为他们和客户应该处于同一水平。但你必须意识到你并不是,并循序渐进地引导他们朝着正确的方向走。你必须准备好离开舒适区,即便你认为这是不对的。顾客并不总是对的,但他们始终是你的顾客。…

欧亿代理_时尚业,疫情过后靠什么实现反弹和聚变?

  新冠疫情让众多行业受到冲击,时尚行业无疑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原定于2020年3月25至31日举办的中国国际时装周将延期举办;原定于3月25日至31日进行的北京时装周延期举办;原定于3月26日举办的2020秋冬上海时装周,开启了云上时装周。   由于新冠疫情在日本和韩国愈演愈烈,同时蔓延至欧洲时装重镇意大利,继2月27日韩国首尔时装周宣布取消后,日本时装周主办方表示因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确定取消东京时装周2020秋冬大秀。   而米兰时装周虽于2月18日拉开帷幕,并同时推出了“ChinaWeAreWithYou”的系列活动,但随着意大利疫情的爆发最终只能草草收场。米兰时装中包括GiorgioArmani等多个品牌取消米兰时装周发布,或者空场在线直播。   与此同时,美股暴跌,奢侈品行业上周一引领欧股狂泻。路威酩轩集团上周一早盘最多暴跌7.23%,创11月来最大单日跌幅,领跌欧洲奢侈品行业。开云集团、爱马仕、博伯利和历峰集团早盘最多跌6.43%、4.06%、6.52%和6.19%。   疫情不仅影响奢侈品行业最重要的市场——中国市场,令内地奢侈品门店基本停摆,同时对全球最大买家群——中国消费者的海外旅游消费造成了严重的冲击。   与美容行业等大众消费品在线比例高至五成不同,目前奢侈品行业的在线销售比例不足一成,电商销售即时增长亦完全无法弥补线下销售的绝对损失。   在稍后举办的巴黎时装周中,越来越多的品牌选择了“云直播走秀”的形式。时装周通过微博、微信、新闻资料、直播、的方式来呈现。   2月19日,阿迪达斯集团同透露,自1月25日以来,该公司中国市场销售狂跌85%,主要是大量门店关闭,少量开业门店亦客流量大幅下滑。轻奢“鼻祖”Coach蔻驰母公司集团主席、临时首席执行官JideZeitlin表示,集团位于中国市场的大部分门店已经关闭,若疫情进一步恶化,可能影响其他市场,结果也将会因此比预期更严重。不过他表示相信中国人的韧性以及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巨大机遇,公司20年的上市历程经历了911、SARS、日本大地震等多个突发事件,但都能从动荡中走出。   疫情让时尚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形成了严峻态势,无论是线下亦或线上均不乐观。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也是最大的消费市场。世界离不开中国,中国离不开世界。中国的纺织服装产量占全球产量的53%。以河南为例,河南现有服装生产和贸易企业16.7万家,从业人员480万人,年产服装32亿件,年产值3300亿元。服装企业现面临着普遍缺乏必需的防护物资,整个行业存在全面缺工难题。产业链上下游供销不畅,影响产业复工进度。因订单、流动性等难题,资金压力巨大等困境。中国服装协会于2月27日-28日在会员企业范围内开展了服装企业复工情况问卷调查。调查显示,虽然80%的服装企业己经复工,但依然面临着工人短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复工不同步、市场低迷订单减少、交通物流不畅、防护资源缺乏等多方面的困难和问题。中国时尚业对世界时尚业造成的冲击不可小视。   无奈之下时尚业催生了“宅经济”,时尚巨子张荣明在朋友圈表示,今年口罩不好买,内衣更不不好卖啊!他在朋友圈推广起了爱慕官网小程序,并表示:“逛逛有惊喜!”。“一天卖了214万!”2月29日,线上销售的数据汇总,让钱金波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钱金波是温州鞋企红蜻蜓的创始人、董事长。疫情袭来,红蜻蜓全国4000家门店几乎全部停业,1万多员工要养,每个月1个亿左右的成本要付,钱金波彻夜难眠。2月7日,钱金波发出致员工信,宣布全员营销,把店搬到网上,火速搭建线上商城,开展线上全渠道营销,推出微信小程序,5000名导购转型线上,启动微信会员群,通过社交零售业务自救。   在这场战“疫”中,红蜻蜓每一个员工都成为了销售,目前最高的一个日销售额记录保持者是一位高管,日销售额68000元,他当天能获得的奖励就有七八千块钱。钱金波自己则带头在微信朋友圈卖鞋,全员营销就这样启动了。据称第六天,红蜻蜓线上销售突破百万元,2月29日的数据是214万,虽然和4000家门店平时的销售还有一定差距,但毕竟转起来了,盘活了,就有希望。“毫不讳言,今年是我自1995年创业以来最难的一年。”钱金波说。   服装产业当下必须综合考量的重要课题,就是思考疫情过后服装产业全面复苏以及更长远的发展。一场关乎时尚业生死的线上线下加速融合的变革,正在悄然逼近。在新一代技术条件下,中国时尚业正在转型升级。在这次疫情中,工业互联网已经发挥了助力时尚企业战“疫”的作用。工业互联网促进了供应链内信息数据的流通,增加了企业间连接的广度,强化了制造业中小企业供应链掌控力。工业互联网使供应链上相关企业数据互通,企业能够根据上下游供需变化精准开展采购、组织生产,降本增效。另一方面,工业互联网使传统的供应链编织成一张“供应网”,中小时尚企业可以获取更多原材料来源和销售对象,降低供应链断裂风险。平台内企业间可以实现快速供需匹配,建立更多元的供应关系。   复工后,服装行业将如何增强抗风险能力呢?有企业家把这次疫情形容为“催化剂”,在客观上激发了行业需求,对具备智能化、无人化特点的人工智能产品做了有效的市场教育。快速部署、灵活定制、生态开放、多方兼容的“云+”协同工作平台,不仅适用于特殊时期的疫情防控,对于诸多中小企业来说,降低了企业数字化上云的门槛,即无需购置机房、技术网络等维护成本,即可“按需分配”数字化资源,以实现数字化效率协同。   疫情使得中小企业数字化不足的痛点充分暴露出来了,等到疫情结束再去补这个短板可能会亡羊补牢。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曾经说过:“未来没有一家企业可以与人工智能无关。每一个产业,每一家企业要考虑的,是怎么用最有效的方法把人工智能变成‘自己的菜’。吃不上这道‘主菜’,就可能错过一个时代。”现如今,我们都在倡导新的生活方式、美学态度跟美学价值,这一种更为健康的生活追求。在快节奏的社会环境里,用短视频、音频,做有温度的原创服装品牌故事,形成故事化的表达,去传达人格温度、参与价值和专业信任感。让消费者看到一缕丝线、一匹布料的生产旅程,看到供应链和原材料,看到更多商业的真实。来增加消费者的参与感,获取更多的品牌效益粉丝。新技术内容和数字生活方式展开的新场景叙事,现在正是品牌通过数字打造超级时尚IP的最佳时期。   显然,云模式突破了时间和地域的限制,覆盖了更庞大的消费人群,流量大曝光率高,这是新模式下隐藏的机遇与挑战。消费者己经做好了准备,时尚从业者能否做到全时全域线上服务,这是时尚企业能否参与到疫情之后新一轮竞争的关键。 来源:经济日报·艺术与设计  作者:钱竹 张倩倩

欧亿注册线路_比音勒芬生产普通口罩已上线 股东大会通过《关于增加公司经营范围的议案》<em></em>

  疫情笼罩下的服装行业,在这个春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意。随着疫情的蔓延,口罩这个“硬通货”越来越被服装企业所青睐。   早在2月11日,国内高尔夫服饰品牌比音勒芬就表示,鉴于当前疫情防控中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供应短缺,在广州市番禺区南村总商会的牵头下,公司组织番禺区内五家生产企业开展应急物资生产。之后比音勒芬在互动平台相继表示,公司生产的口罩预计3月中旬出成品,主要用于满足政府的疫情防控应急物资特供需求和捐赠。   到3月9日,比音勒芬方就表示说口罩每日产能10万只,医用防护服每月产能1万套,口罩、防护服将视国际疫情法扎需求考虑出口到国外。3月12日,比音勒芬非医用口罩的生产已上线,医用口罩生产资质已向有关部门申请中。并且公司已经取得广州市视察过监督管理局核发的《第二类医疗器械经营备案凭证》和《广州市防控急需用医疗器械备案凭证》,目前生产的口罩和防护服优先用于政府定向捐赠。今日,公司表示有计划将口罩和防护服作为公司的一项常态业务,但仍以服装为主营业务。   在3月13日,比音勒芬发布了比音勒芬服饰股份有限公司2020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公告中表示在3月12日召开的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中表决通过了《关于增加公司经营范围的议案》和《关于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   结合比音勒芬此前的种种表现,记者大胆猜测此次比音勒芬此次的经营范围增加和口罩防护服有关,但具体消息还要看企业后续的公告。   疫情当前,服装企业线下零售遭受到巨大的打击。服装人通过线上和口罩等多方面寻求新增长,对于长期来讲,增加口罩等经营范围也是不错的选择。 来源:中服网  作者:李园园

维密母公司L Brands任命新董事长

  据《时尚商业Daily》今日(3月13日)上午消息称,维密母公司L Brands集团周四宣布,在完成把维密出售给私募基金Sycamore Partners的交易后,Sarah E. Nash将接替82岁的Leslie Wexner成为集团新董事长,Leslie Wexner则将在新任命生效后离职。   值得注意的是,Sarah E. Nash于2019年上半年加入L Brands董事会。   2019年4月,L Brands创始人Leslie Wexner与集团投资者Barington Capital Group达成协议,将更积极地推动L Brands集团进行一系列改革。彼时,Leslie Wexner为集团董事会引入了两个新面孔——Anne Sheehan以及Sarah E. Nash,其中Sarah E. Nash已在摩根大通工作超过30年。   2月下旬,传了近半年的维密出售交易迎来终章。外媒称,私募基金Sycamore Partners已和L Brands达成协议,将以5.25亿美元收购维密55%的股份,L Brands则会保留45%的股份,交易最快于第二季度完成。以此推算,维密的估值约为11亿美元,远逊于巅峰时期的74亿美元年收入的估值。   此外,在完成交易后,维密也会退市,从此成为该基金的私有公司。   根据交易条款,领导L Brands半个世纪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Leslie Wexner将离职,但会继续担任董事会成员。   据L Brands于2月底公布的最新业绩数据显示,2019年,维密销售额下跌7.79%至68亿美元,营业亏损为6.16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第四季度,维密的可比销售额大跌10%,已连续12个季度下滑,营业利润大跌51%至1.46亿美元。   业绩持续低迷,或是维密被母公司“抛弃”的主要原因。 来源:赢商网  作者:陈绮琪

欧亿娱乐分红_疫情下潘多拉大举裁员 关店潮蔓延意大利

  3月4日,Pandora A/S潘多拉再次以重组为理由宣布裁员,管理层同时披露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对目前销售的影响正在扩大。   Pandora A/S 潘多拉的第三大市场——意大利的COVID-19确诊人数突破3,000,从数据看疫情严重程度仅次于中国和韩国。集团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Lacik 表示当地148家概念门店中,30家门店、即20%因疫情关闭。   该集团在中国设有237家概念门店,暂停营业的门店数量已经从最严重时超过100家减少到现在的32家。但Alexander Lacik 透露中国客流仍未恢复,“正常的一天我们会有接近200个顾客进店,2月情况最糟糕的时候维持营业的门店只有大约15个客人”,而在此期间整个大中华区的电子商务“还算不错”。   意大利和中国在2019年分别为Pandora A/S 潘多拉贡献10.4%和9%的收入,全年可比销售分别大跌7%和11%,中国的四季度跌幅更扩大至22%。   Alexander Lacik 警告若中国表现维持2月的水平,将冲击全年业绩目标。目前该集团仍维持今年有机收入进一步下跌3%-6%、经调整EBIT 利润率从上财年的26.8%降低至“23%以上”的预期。   作为去年提出的“Program Now”策略重组计划的一部分,Pandora A/S 潘多拉现在决定向扁平化运营模式转型,将全球超过100个市场划分为10组,替代目前的三大地区市场(EMEA、美洲、亚太地区)架构。此举意味着哥本哈根总部与当地市场之间的层级将被撤销,在此过程中180个职位将消失,包括目前的三个地区总裁岗位。10个组群由各自区内最大市场的总经理领导,他们需向集团首席商业官汇报工作,而首席商业官的人选即将公布。相关重组措施将花费13亿丹麦克朗,约合1.939亿美元。   该集团去年的两轮裁员已经削减了1,900个职位,现在的全球员工规模约2.8万人。截至12月31日,Pandora A/S 潘多拉拥有2,770家概念门店,全年净增65店,其他销售点则减少366个,减至4,657店。   重组的努力仍难阻去年经调整EBIT 按年减少9%至58.54亿丹麦克朗,减至2013年来最低水平;收入亦同比下跌4.1%至218.68亿丹麦克朗。   该集团从8月底开始重启品牌,为革新品牌形象投入史上最大一笔推广资金引入新的门店设计、明星代言和合作IP,自营网店和天猫等平台旗舰店也呈现了新面貌。但Alexander Lacik 上月表示未能预测能否在2021年恢复整体销售增长。 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作者:林璧莹

欧亿总代理_疫情如何改变球鞋的未来

  2020注定是不平常的一年,一次疫情直接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在商业世界里,这次疫情也(以及政府的管控)注定成为了一次黑天鹅事件,影响着几乎所有的行业。比如医疗行业的崛起,线上服务(游戏,远程办公/教育)的需求暴涨,又比如对第三产业(以餐厅,影院为代表的服务业)的打击。那么这次的疫情会如何影响球鞋行业呢?我们这次聊的细一些。   如果说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其实在销售端,我们尚且有线上的平台(微信小程序,淘宝,天猫)来予以替代,但是在生产端,国家对于工厂的管控在未来一定会成为影响球鞋行业的最大因素。   大部分国产品牌在在上世纪90年代通过国内的人口红利起家,基本都会把工厂设在大陆。而这次全国统一要求延后开工日期。作为不可抗力,工厂可以合理延后合同履行的时限,这个直接导致绝大部分国产品牌在2020年后两个季度的货品供给。   以安踏为例,其最新发布的《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显示,安踏集团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有653家原材料供应商和OEM(OriginalEquipment Manufacturer,原始设备制造商,可以理解为代工厂)。其中有多达645家都在中国境内,其余8家在海外。   同一时间内,安踏集团也在对19年底完成收购的亚玛芬集团(Amer Sports)进行私有化进程。为此我特意查了一下亚玛芬集团的供应链管理文件,其中的列表显示亚玛芬集团的供应商中也有接近一半在我国。   由此可见,作为已经开始进行国际化的国产品牌老大安踏,如今也不得不面临供应链集中在国内的情况。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这足以说明中国依然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生产大国。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的供应商延迟交付,按照数据中国产品牌对国内供应商的依赖程度,这次疫情注定会让国产球鞋的供应出现滞后,比如会在6月30日以后发货的韦德之道Infinity“退役之夜”的预售。   此时,几个国际品牌,会稍微显得从容一些。作为国际公司,他们大多会使用响应速度更快的Just-In-Time库存管理系统。其中更特殊的则是adidas,adidas集团早在3年前就为了拓展以城市为单位的国际性策略,并以此为基础提出了划时代意义的Speed Factory概念。   他们相信全球的几个核心城市(伦敦,洛杉矶,纽约,巴黎,上海,东京)会作为最重要的增长点刺激下一轮的增长。但是在刚刚过去的19年底,adidas宣布由于经济性和灵活性(原文“more economic and flexible“)关闭其在德国和美国的Speed Factory,只保留亚洲地区的Speed Factory。那么我们可以从中得知,哪怕是Speed Factory这样的精英项目,在成本和供应链成熟度方面,全世界的其他地区很难和亚洲(并不一定是中国)相比。类似的,Tesla 在上海开设了一家超级工厂,就是看中了中国的完善供应链和远比北美低廉的成本。   那么在疫情发布之后,相信adidas也一定意识得到,如果真的仅仅因为成本和成熟度就把所有的资源集中到亚洲/中国是需要承担不少风险的,至少2020年这一整年,adidas都会面对和国内品牌十分相近的囧境——货品推迟,库存压力,成本增加,等等等等。   最后,我们来看一个“优秀作业”,这一份就是行业老大Nike交出的答卷。从Nike官方提供的查询网站中,我们可以查看Nike在世界各地的工厂情况。   我们可以看到,Nike的原料来自世界上的11个国家的70个供应商。对应的,Nike在世界各地的40个国家有523家代工厂,超过一百万名工人(其规模和安踏集团相近)。   但是当我们单独看国内的代工厂数据的时候:   中国大陆仅仅有110家代工厂和15万名工人,占全球总数的18%和14%。   其实,早在10年前,Nike就开始将代工厂从中国大陆迁往用人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这一点从Nike产品的品控中也可以看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就现在来看,Nike的代工厂分布远比其他任何品牌都分散,在这次疫情中受到的影响自然就非常小。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响,比如Nike旗下的子品牌Hurley在大陆就有少许的代工厂。而Nike目前仍然没有把以海上运动为主的子品牌Hurley引入国内,所以可见这一小部分产品全部都是国产并出口的,这些产品注定会受到疫情的影响。   总体上来说,在球鞋行业的供应链管理中,国内公司受到到影响最大。安踏作为国产一哥,在未来国际化的过程中,不仅会了解国外消费者的审美和需求,也需要拓宽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资源(代工厂/销售渠道)。   相比之下,李宁的预售的确可以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作为应急策略值得夸赞。但是一旦政府放开管控,大家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这样的长时间等待注定不会获得消费者的好感。希望李宁可以通过这次疫情查漏补缺。   adidas作为相对更依赖亚洲代工厂产能和成本的公司,在这次的疫情后也一定会重视位于其他大洲的生产资源,如果这时候重新起用已经关闭的Speed Factory,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欧美市场需求。毕竟Speed Factory已经推动多年,全球策略的基础仍在。   Nike预见性地分散了风险并降低了成本。也许过去几年内,由于东南亚新工人的操作或者供应链的不成熟,Nike的品控被消费者频繁诟病,但是在如今的疫情影响下,我们也必须承认Nike这次又出人意料地走在了行业的前端,而Nike也一定会继续坚持他们对于真正意义上全球化供应链管理的策略。 来源:KIKS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