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周期分红

欧亿总代理_服饰企业集体陷困,但我穿着“睡衣”爱莫能助

  “本想准备几套新年‘战衣’,可我用一件睡衣扛过了整个春节。”   一个互联网上的段子,背后却折射出服装行业的危机。   本应该是服装销售旺季的春节没了销售,突如其来的黑天鹅,给每一个做完了春季商品计划的老板都来了个大嘴巴子。   饭不能不吃,衣服可以不穿   消费主义有一句经典洗脑词:XXX是XX群体的刚需。这次疫情来了,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刚需。   饭不能一天不吃,分品类看,除了口罩酒精体温计,以及大发国难财的双黄连,必需消费品在疫情期间增速最为稳定,一些城市要求非涉及生活必需公共场所一律关闭,但菜市场等则不得随意关闭,居民不愿出门(浪费手头数量有限的口罩),让生鲜电商迎来订单高峰。   但衣服却能不买,半个月不出门是很多人的真实写照,宅家把游戏流水冲到了历史最高,终于熬到了开工,在家远程会议,上面穿得一本正经,下面依然是睡裤棉拖。   今年大街上看不到那些喜欢大冬天露脚脖子的年轻人了,并不是他们更惜命,也不是喜欢在家宅,而是根本无处可玩。电影撤档、商场关门、航班取消,以前人们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凑,现在唯恐避之不及,尤其是在门把手都检测到病毒的当下。   春节为服饰销售旺季,从历年服饰上市公司的销售情况看,1月底至2月底的销售能占到全年的10%~15%左右。由于春节快递停运,线上消费相对往常会进入淡季。而全国各地的春运返乡,境内外旅游人员的骤增,原本这一切会为线下创造最有利的消费场景。   然而为了遏制病毒蔓延,人们足不出户,线下商业错失春节良机。在这个节点,服装行业最主流的线下零售渠道已经是不产生销售了,不仅营收为零,还要支付硬性成本一直贴钱。   Adidas发布声明称将暂时关闭部分中国门店,并表示会对短期业绩产生负面影响。Nike也已暂时关闭其在中国内地50%门店,瑞银发布报告称,Nike从1月中到2月底的业绩将大跌70%。   大企业有资金积累,有融资能力,对现在应对当下的局面有帮助,但对中小企业而言,疫情都要伤到命根子了。门店不开门,区域经销商和代理商都失去了现金流,还要负担员工工资、租金与物业费,面临货品库存积压、期货执行等问题,上半年可能会有关店潮。   工厂延期复工,档口不准营业,像杭州四季青广州白马市场都推迟到2月10日开市,常熟服装城暂定推迟至2月21日,是否继续延迟还未确定,下游同步运作的个体工商户的街店或是淘宝店,也都熄了火。   高端市场也不好过,2020秋冬秋冬时装周已在纽约拉开帷幕,出入境的限制把中国买手们挡在家里,Michael Kors和Versace母公司Capri Holdings在财报中声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将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预计对其四季度财报造成1亿美元的负面影响。Coach母公司Tapestry也预计接下来半年销售额会损失约2亿至2.5亿美元。   暖冬叠加,库存压垮渠道   不少上市公司解释业绩不佳时都会怪天气,说天气影响了公司销售。但这并不是个段子,温度与零售之间的关系往往被外界低估,就连啤酒、饮料的销量都跟天气有关。   对服饰行业而言更是如此,去年暖冬天气刚吃了亏,又迎来疫情黑天鹅雪上加霜。   受暖冬影响,优衣库母公司第一财季收入三年来首次下滑,在截至去年11月30日的三个月内,其销售额同比下跌3.3%,营业利润大跌12.4%。   据央视调查内蒙古羊绒销售情况反应,价格一向高昂的羊绒制品,今年价格要比往年低10%左右。当地今年羊绒订单减少将近30%左右,就连中间产业链羊绒粗加工工厂的订单都骤减三成。   最近有小道消息说波司登给渠道压货,渠道滞销低折扣甩货,而且公司连续下调业绩考核目标,可见暖冬对羽绒服市场带来的巨大影响。据浙商网年初的报道,羽绒原料价格同比下跌近四成。   大件卖得不好,小件更不用说了,有批发商表示今年手套围巾帽子等下游大批量积压库存。   此外,去年很多电商平台的双12比双11折扣还大,因为双11服饰品类在各平台的表现均不理想,商家要清库存,在供大于求的情况下,谁先清完冬款库存,谁就能在冬款上赚到更多的钱。   2017年的冷冬促进冬装消费,带动2018年服装行业较高增速预期;2018年产生较大行业冬装库存,让微信去库存平台开设冒头;18年冬装库存较多,叠加2019年暖冬天气,服装行业或许又要开始去库存阶段。   服装本身的特点是季节性很强,加上流行周期越来越短,库存积压对服装企业来说是致命痛点。新型肺炎的出现,阻碍了去库存进程,也打乱了春季新款的上新,带了新的春季库存,疫情还未结束,这部分损失仍是无法预估。   受影响的不止销售   虽然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与当年的非典不尽相同,但对社会经济生活所造成的影响跟17年前的非典却有共性。突如其来的非典使得许多服装企业陷入库存高压,造成的流动资金匮乏又导致了新一季服装的生产无法正常进行。   从各类零售品消费的表现来看,服饰鞋帽类和珠宝类产品在非典疫情期间是最受打击的类目,在疫情最严重的5月均出现了负增长。不过零售业相比餐饮及旅游业的余震持续时间要短,在疫情平息后,消费者积压的购物欲望得到释放,消费的恢复速度也很快。   据统计,2003年截至到11月份,全国重点大型零售企业服装类商品销售总额达 358.2 亿元,各种服装共销售 18664 万件,比2002同期分别增长 22.3% 和 8.6%。   今时不同往日,在如今的大环境中,人均衣着消费支出增速回落,服装销售量呈逐年下降趋势,但总体是维持平稳的,鲸商认为疫情对服装行业效益有一定的影响,受影响较大的是市场结构和个体企业。   非典之后,销售额的增长百分比远超于销量,这与居民人均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有关,也与2003年行业整体的生产经营成本快速上升有关。虽然疫情对销售的冲击是一次性的,但影响会被产业链所放大:成本上涨,对利润的影响超过对收入的影响。   其次是市场回弹的差异,出于对健康的考虑,身体素质的重要性,将更加深植人心,健康理念的不断强化更促进运动服市场需求的增长。相对的,普通休闲装市场则可能继续收缩。…

欧亿代理_印度休闲服饰市场发展节奏不断加快

  过去10年,印度休闲装市场一直在稳步增长。休闲装产品包括各种类别和垂直的时尚分类,甚至连休闲装的主要款式也有无数种。   当下的基本款包括了一些时尚细节,比如露肩上衣、修身喇叭裤、水洗牛仔裤、修身衬衫、七分裤等等。随着服饰的细分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选择进一步增加。户外休闲服、运动休闲服、智能休闲服、印西休闲服等等,这些服饰不仅能让消费者购买产品,还能让他们接受一种新的身份。   大约在2010年,随着年轻消费者的曝光率和认知度的提高,时尚休闲装的流行势头开始升温。   根据Livemint.com网站2011年的研究,印度服装市场估计为190亿卢比,年平均增长率超过9%。近年来,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导致服装行业呈指数级增长。Technopak research指出,印度时装零售市场价值361.16万亿卢比(合540亿美元),未来10年的年复合增长率有望达到8.1%,到2028年将达到788.52万亿卢比(合1180亿美元)。根据《2018年时尚图片商业报告》,男装在印度服装市场的份额为41.7%,紧随其后的是女装(37.5%)和童装(20.8%)。   印度服装业的增长归功于迅速壮大的中产阶级、消费者选择的改变以及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乡村市场的繁荣是这种扩张叙事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这种增长使印度成为全球时尚产业的一个重点市场。为了迎合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求,服装公司必须灵活应变,不断提高生产效率。   休闲服饰的重要类别   衬衫:《时尚图片商业》(IMAGES Business of Fashion)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指出,2017年印度国内衬衫市场的估值为396.59亿卢比,预计到2027年,印度衬衫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6%,达到693.61亿卢比。衬衫占印度服装市场的12%,这一增长是由衬衫类别的选择推动的。衬衫是一种风靡快时尚界的商品,这一类别已经超越了正式着装的界限。休闲和半休闲衬衫有多种款式、风格、图案和印花,衬衫是男人和女人衣橱里必不可少的东西。   T恤:据估计,印度T恤市场的规模将达到232.11亿卢比,未来10年有望以10%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27年达到619.54亿卢比。这种时尚的本质已经从基础发展成为一种个人表达的工具。标语T恤反映了一种态度,是一种时尚宣言,而印花和条纹则带有运动夹克的半正式风格。T恤是不过时的,而且因为容易保养、舒适和价格低廉而受到青睐。Credence 2018年3月的一份研究报告称,未来5年内,印度将成为亚太地区T恤销量增长最快的国家。   牛仔类:据专家预测,在过去五年中,印度牛仔类商品的年增长率为15%,到2023年,其商品总价值有望达到5460亿卢比。牛仔类服饰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类别之一。   如今,牛仔系列在商店里可以看到一系列的修身、复古、宽松、水洗等不同风格。所有的印度本土和全球品牌,如Pantaloons,H&M,UCB等,都扩大了牛仔布的供应,以满足其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虽然千禧一代偏爱复古风格,但中年消费者更喜欢水洗和修身的风格来保持优雅。   Numero Uno、Gap和H&M等品牌一直在与领先的牛仔生产商Arvind Ltd合作,生产可持续的牛仔裤。Arvind有限公司的专家说,用粗斜纹棉布做一条牛仔裤需要70升水,而使用创新技术将有助于节约牛仔裤的洗涤用水量。   其他类别:除上述类别外,各大品牌还通过运动休闲、时尚休闲、民族时尚等不同的服饰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选择。许多品牌都推出了内部品牌,以迎合运动休闲的外观。随着滑板等户外生活方式运动、hiphop等舞蹈风格以及说唱文化的流行,这一趋势在许多小城镇也可以看到。千禧一代认同年轻偶像,并渴望模仿他们的风格。这种装扮通常包括宽松或短款T恤、跑鞋和踝靴。   如今的职场人士穿着时髦的休闲装,而在印度,越来越多的工作场所开始接受更为宽松的着装要求。这种转变是为了让千禧一代的上班族保持积极,同时也为了与印度的天气保持同步。   例如,孟买的夏天,男性更喜欢亚麻夹克而不是羊毛混合面料。女性可以选择棉质T恤,搭配短夹克,加上一条裙子或裤子。地铁里的年轻上班族更愿意尝试不同的面料和色调。另一方面,坎普尔和科印巴托雷等较小城市的消费者可能会选择比较保守的风格,但仍希望保持时尚。   大码服装:这是时尚产业中另一个不断增长的领域。Credence的一份报告指出,2017年,全球大号女装市场规模为1652亿美元,在2018年至2026年的预测期间,该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为4.4%。亚太地区主导了这一市场,预计未来几年将出现类似的趋势。   印度社交网红   未来几年,技术和全球化将成为印度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时尚产业。千禧一代是时尚行业的游戏规则改变者,随着年轻人成为关键的决策者,时尚范式的转变是不可避免的。   对于有时尚意识的人群来说,能够接触到时尚的休闲装是很重要的,这一点从Instagram上的#ootd(每日着装)帖子就可以看出来。通过访问各种社交媒体平台和时尚博客,他们能够跟上最新的潮流。频繁更新衣橱是一种新常态,各大品牌必须紧跟最新潮流,且提供价格实惠的产品。   据专家称,十年前,科技是少数人的专利,在一个拥有12亿人口和4500万互联网用户的国家里,智能手机只有500万部。到2018年,这一数字已分别增至3.55亿和4.6亿,预计到2021年将翻一番,届时印度将有9亿多消费者能够上网。全渠道和辅助电商将有助于时尚品牌的成长。便捷快速的购物过程和结帐方式是必不可少的。大量的新品牌以及通过电商提供休闲服装的老牌企业,必须确保流畅的在线购物体验。   以消费者为中心   印度服装品牌正变得越来越以消费者为中心。他们积极主动地创造参与的机会,而不仅仅是解决问题。消费者越来越没有耐心,因为他们想要尽快接触到他们发现的新趋势。人们认为,传统品牌会“自我颠覆”其商业模式,以跟上新品牌的步伐,以应对品牌忠诚度骤降的问题,并满足消费者对新鲜事物日益增长的需求。从前的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时装周期正逐渐向12个季节的周期靠拢,每个月都会有新的趋势。   老牌企业的口号   “顾客为王”这句话在今天再贴切不过了。以消费者为中心已经导致印度零售商推出了无数的忠诚计划。个性化和客户服务对一个品牌的受欢迎程度至关重要,因为消费者优先考虑购物体验和满意度。   国际品牌正密切关注印度消费者的需求。对于品牌来说,了解印度市场及其消费者的文化认同是至关重要的。从炫耀性消费转向更多以价值为导向的购买,在如今渴望购买高端品牌的消费者中表现得极为明显。随着全球品牌的进入,消费者对店铺设计、视觉营销、产品定价、产品设计、营销等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 来源:雨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