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几年

欧亿代理_口罩市场凉了? 从“一罩难求”到“烫手山芋”

  曾经买的,排队也买不来;如今卖口罩的,排队走上“天台”。   几个月过去了,本是“千金难求”的紧俏商品口罩,如今已是随处可见的“明日黄花”。至于那些游走于风口浪尖的口罩商们,更是被划分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   有的人,用一个月的时间赚到了一辈子的钱;有的人,用一个月的时间亏完了一辈子赚来的钱。   从排长队到随便买,口罩市场“大变脸”   北京市朝阳区一家药店的店员告诉中新网记者,目前在售的口罩有近十种,从一次性医用口罩到医用外科口罩,再到曾经见都见不到的KN95口罩、女生喜欢用的韩版KF94立体口罩,以及花花绿绿的儿童专用口罩,一应俱全。   “跌得太快,一批一个价”,店员为记者介绍了现在卖得最好的一款一次性医用口罩,“四月份还是平均三四块一个呢,现在一包20只装的只需要36块钱。”   “我们属于连锁药店,货都要从厂里拿,价格基本都是统一的,厂里定价多少我们就卖多少。原料价格降了,厂里便宜了,我们零售价就便宜了。”店员解释道。   就算价格降下来了,不同于年初“看见多少要多少”的抢购心理,店员说,最近大家最多买个一两包,随用随买。“有来买口罩的人提起过今年秋冬可能会有第二波疫情,但如果囤口罩的话,肯定也愿意在网上买更便宜的。”   店员还提到,最近来买口罩的大多是出门忘带口罩,来买了应急的人。为此他们也特意把口罩拆卖,两块钱一个,销量还挺不错。   北京市昌平区一家小区里的便民小药店里,也有三种不同款式的口罩可以选择。“我们这里太偏了,疫情那会儿罩根本排不到我们,想都不要想。”店员表示,大概是在三月中旬的时候,自己店里已经可以轻松进到口罩了。   曾经“只闻其名,难见其身”的KN95、N95口罩,反而是最近销售情况最差的。“夏天太热了,戴个普通口罩都闷得一脸汗。疫情又控制得这么好,谁也不愿多花钱受N95的罪啊!”店员说。   住豪宅还是上天台?“生死”仅在一月间   “口罩尾声,大批工厂清库存,0.3元一个普通民用,量大可议价。”从事贸易行业的陈先生最近一直在朋友圈帮各路朋友打口罩广告,但效果并不理想。   “过了中秋节的月饼不如烧饼贵啊!”陈先生感慨,目前的口罩批发领域,普通的一次性口罩价格都在三毛钱甚至更低了。   今年1月底的时候,陈先生通过关系搞到了几批口罩,之后因为太难就不做了。数量不算太多,但因为较早嗅到风口,也赚了十几万。   “最赚钱的,还是最早一批杀进市场的,以及原本就做口罩这行的。”陈先生说,自己认识的朋友里,最多有靠倒卖口罩赚了300多万元的。   虽然赚得不如别人多,但陈先生并没有后悔这次“及时抽身”。因为“赚几百万的没听说几个,赔得底儿掉的比比皆是。”   有业内人士算过这么一笔账,按5月的价格算,合格的民用90级熔喷布一吨大概40万元,一吨熔喷布生产100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光是熔喷布的成本已经要4毛了。再加上、挂耳、压条、人工成本,如果口罩的是合格的,一只口罩卖几毛钱,商家肯定是亏钱的。   据陈先生介绍,低价甩卖的人里,除了赔钱回笼资金的,也有不少“混子”:“很多都是在疫情吃紧阶段入行的,说实话,口罩质量不过关,往线下的店送,看到实物根本没人要。大多都在网店低价出售。”   记者查询了网购平台上销售的口罩,“100个仅需19.9元,50个9.9元”的超低价口罩比比皆是。“这种口罩千万要慎重购买,很多都是小工厂的压箱货。”陈先生说。   企查查数据也显示,2020年开始至6月8日,口罩相关风险信息已超1千条,不足半年时间,风险信息数量已经是2019年全年的1.7倍。在今年口罩相关风险信息中,行政处罚占总体的87.82%,具体表现为以次充好、假冒伪劣等行为。   口罩机和熔喷布,全部“速冻”   “2月那会儿,真的是全国上下都没有口罩了。我当时连一些生产口罩的村里都去了,能找到的全找出来了。”没口罩又有需求怎么办?就只能买口罩机造。   “3月的时候,有朋友说自己能搞到90万一台的全自动口罩机,问我要不要入伙。”陈先生回忆,当时朋友激动的语气仿佛就等着数钱了。但他意识到口罩极端的卖方市场不会持续太久,便拒绝了朋友的邀请。   生意果然很不顺利。口罩机4月份才收到,当时市面上口罩已经到处都是了,开工还要赔进去原料和人力成本。簇新的口罩机变成了废铁,折价到30万元都没人收。   “说句不好听的,口罩最后卖不出去了,送人都行。口罩机亏手里,几十万的铁家伙怎么办?”如今,那台被寄予了“暴富梦想”的口罩机还闲置在仓库里,钱一分没挣到,还在每天“吃”着仓库租金。   和口罩机一样处于上游的口罩生产原料熔喷布,由于供需结构的调整以及“国家队”中石化、中石油产能的大幅提升,也出现了价格暴跌。   根据找塑料网统计数据,5月中下旬以来,熔喷布价格下滑明显。99级熔喷布在5月1日的报价接近72.5万元/吨,6月3日价格已跌至25万元/吨。90级熔喷布的价格已从5月初的40万元/吨左右,跌至6月3日的3.5万元/吨。   数字升降的背后,是很多口罩商活生生地演绎了“先来的住豪宅,后来的上天台”的商业故事。   硬拼还是?口罩行业迎来大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31日,我国口罩相关企业新增注册70802家,与2019年同期相比,同比增长1255.84%。   转折发生在5月。2020年4月,口罩相关企业月注册量达35260家,与3月相比环比增长97.24%;5月,口罩相关企业注册量就有所下降,月新增10283家,环比下降70.84%。   国内疫情好转,口罩市场饱和;国外疫情继续蔓延,不少口罩商将出口视为最后的救命稻草。   但在4月10日,海关总署发布了53号公告,对口罩加强质量标准监管。很多没有医疗器械产品证书的民用口罩生产厂,无法通过海关检查出口。这就使得国内的口罩行业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的局面——符合标准的“大厂”拼命提高产能,“小厂”只能暂时停工,申办出口资质。   业内人士认为,疫情发生后才匆匆忙忙投资兴建、生产水平无法达到标准的口罩厂,很有可能会面临大量关停。但由于白名单是一轮一轮的,那些本身生产质量达标,只是因为资质申请排队时间过长,导致短暂出现经营困难的企业,仍然有活下来的希望。   “对于口罩来说,现在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质量和价格。”陈先生觉得,不论是想要取得资质出口的,还是想要在国内竞争中杀出血路的口罩企业,生产出优秀的产品都是第一位的。

欧亿测速代理_全国服装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助力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

  多元化平台全方位服务   ——全国服装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助力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下纺织服装行业诸多困难和挑战,全国服装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219)(以下简称全国服装标委会)在主任委员单位中国服装协会的带领下,充分发挥、技术、产业资源等方面的优势和紧密联系企业的特点,助力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   疫情爆发初期,我国防护服、等医疗物资严重不足,许多服装企业纷纷转型,加开防护服、口罩等生产线。标准是的基础,当时,企业对标准化服务的需求尤为迫切。2月初,全国服装标委会(SAC/TC219)就积极与有关企业沟通技术细节,帮助其提高医疗物资生产能力。红豆集团快速实现了一般性防护服日产3万件的生产能力,2月17日将4万件一次性医用隔离衣运送武汉。3月中旬,福建卡宾公司实现日产防护服1万件,七匹狼公司实现日产口罩1万只。转产防护服和口罩等产品的企业还包括北京依文、福建柒牌、浙江乔治白、河北格雷、上海劲霸等。   中国服装协会和全国服装标委会(SAC/TC219)还支持纺织企业转产防护服、口罩,第一时间提供了建设无菌车间的全方位标准化服务。疫情初期,全国服装标委会(SAC/TC219)梳理国内外现行有关技术标准,形成了“全球主要国家或地区防护服及口罩标准目录”并且以文字、思维导图等通俗易懂的形式,对相关标准进行解读,对重点技术指标进行比对分析;中国服装协会公众号发布《防护服口罩指南》等文章,为企业做好生产、质量把控和出口工作提供必要信息。   为使新生产的防护用品得到及时检测,保障使用者的防护安全,中国服装协会和全国服装标委会(SAC/TC219)帮助多家检测机构提升防护用品检测能力。上海纺织集团检测标准有限公司是全国服装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219)秘书处承担单位,该公司拥有国家标准GB 2626—2006《呼吸防护用品自吸过滤式防颗粒物呼吸器》和GB/T 32610—2016《日常防护型口罩技术规范》的检测资质,有效支持防护服和口罩转产企业的产品检测上市需要。   春节假期未过,上海纺织集团检测标准有限公司就开始研究口罩与一次性防护服的检测标准,确定了包括民用防护口罩和医用防护口罩、医用一次性口罩以及医用一次性防护服共两个系列7项标准70多个检测参数作为本次扩项的目标。公司确定了设备参数,联络各主流检测设备厂商,找到了测试关键项目需要的两台设备现货。技术人员采用远程视频连线的办法解决现场调试问题,首先利用东华大学的设备学习了包括口罩过滤效率和通气阻力的测试方法,同时研究了如何利用标准样品对设备进行校准。2月24日,上海纺织集团检测标准有限公司通过了上海市市场监管局组织的远程视频评审。   疫情期间,中国服装协会和全国服装标委会(SAC/TC219)运营的信息交流平台为企业生产防护用品所需原材料采购、生产制造、检测能力认证及销售等提供及时的信息传播及交流,解决了产业上下游信息不对称难题。中国服装协会的公众号共计发布三期《防护服口罩内销和出口供应信息发布》和两期《防护服口罩专用设备和原料供应信息》,为企业做好防疫物资提供有效对接;全国服装标委会(SAC/TC219)、中国服装协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迅速开通中国服装行业标准与质量的官网专栏,启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工作模式,建立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团体标准的多元工作平台。通过标准动态及时传递信息,为疫情期间的标准化项目相关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了绿色通道。

欧亿招商主管_南充市丝纺服装重点项目完成投资11.6亿元

  南充栽桑养蚕史长达数千年,“南方之路”从这里发源,蚕桑丝绸业声名远播,“中国绸都”闻名遐迩。   今年上半年,南充市丝纺行业努力克服疫情带来的困难,在危中求机,将特色优势转化为发展动力,围绕四个一批,加快蚕桑、丝纺11个项目建设和竣工投产,进一步强化工作机制、政策扶持、要素保障,加快蚕桑基地建设、产业平台建设、重点项目建设,加强龙头企业培育和培养招引,支持技术集成创新,深化品牌创建保护,推动丝绸文化名城建设,持续擦亮绸都文化品牌,助推企业开拓市场。   四川尚好桑产业精深加工产业园项目建设,抢进度,赶工期,抢抓疫情耽误的时间,力争早日建成投产,实现十亿园产值,带动十万亩桑产业基地。丝纺服装产业持续振兴。去年实现产值510亿元、增长13.3%。截至目前,全市丝纺服装千亿重点项目完成投资11.6亿元。同时,大力推动丝绸文化项目建设,打造丝绸文旅精品线路和景点。阆中古城文化创意产业园建设工程于2019年3月启动,项目总投资40亿元,占地面积16.2万平方米,以丝绸文化创意为主体,同时配套相关展馆、餐饮、商业等附属设施,以确保8月底全面完工并投入使用。届时,将形成泛丝绸博物馆、晶宝之城、南北小吃一条街、休闲中心、演艺中心等区域。顺庆区西巷文化商业街项目是市级重点项目,计划总投资5亿元,占地39861平方米。项目以丝绸文化为核心内涵,以民俗市井为特色体验,以山水古街为呈现方式,打造一条集文化展销、美食休闲、民俗体验、绿色生态于一体的文化休闲商业精品街区。

欧亿登录下载_5月规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5823.4亿元 同比增长6.0%

  2020年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19.3%   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8434.9亿元,同比下降19.3%(按可比口径计算),降幅比1—4月份收窄8.1个百分点。   1—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国有控股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404.2亿元,同比下降39.3%;股份制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3478.8亿元,下降19.2%;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659.2亿元,下降18.4%;私营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607.3亿元,下降11.0%。   1—5月份,采矿业实现利润总额1291.6亿元,同比下降43.6%;制造业实现利润总额15461.9亿元,下降16.6%;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实现利润总额1681.4亿元,下降16.7%。   1—5月份,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10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加,1个行业持平,30个行业减少。主要行业利润情况如下: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34.7%,农副食品加工业增长19.0%,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6.6%,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下降75.8%,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57.2%,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43.7%,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下降38.6%,汽车制造业下降33.5%,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下降31.2%,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下降19.5%,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下降12.0%,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下降11.6%,纺织业下降10.3%,通用设备制造业下降6.5%,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由同期盈利转为亏损。   1—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6.88万亿元,同比下降7.4%;发生营业成本31.26万亿元,下降6.8%;营业收入利润率为5.00%,同比降低0.74个百分点。   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总计118.94万亿元,同比增长6.4%;负债合计67.72万亿元,增长6.6%;所有者权益合计51.22万亿元,增长6.2%;资产负债率为56.9%,同比提高0.1个百分点。   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15.13万亿元,同比增长13.0%;产成品存货4.47万亿元,增长9.0%。   1—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为84.77元,同比增加0.58元;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费用为9.05元,同比增加0.26元。   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资产实现的营业收入为75.7元,同比减少11.2元;人均营业收入为124.4万元,同比减少4.3万元;产成品存货周转天数为20.9天,同比增加3.0天;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为58.8天,同比增加10.4天。   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823.4亿元,同比增长6.0%,4月份为下降4.3%。

欧亿招商主管_电商大打折扣战,5月中国鞋服市场基本止跌

  在体育运动用品行业的恢复以及复工复产继续进行和持续不断的渠道折扣的带动下,5月中国鞋服行业基本止跌。5月份,中国限额以上单位中国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销售轻微下跌0.6%至1,018亿元,跌幅较4月份18.5%大幅改善,1-5月份整体销售跌幅亦从前四个月的29.0%改善至23.5%。   报告期内,体育娱乐用品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5.4%,较4月份环比提高380个基点,连续两个月保持双位数增长,而体育运动用品分销巨头宝胜国际有限公司的数据亦显示,5月份体育服饰行业在连续下跌三个月后,出现反弹。5月份,宝胜国际销售按年上涨8.1%,而2、3和4月份,该公司销售分别下滑82.3%、35.4%和11.1%。过去四个月的表现,显示宝胜国际的销售出现按月大幅好转并最终录得正面表现的趋势。   体育运动用品行业的恢复除有赖于过去数年的高速增长惯性,COVID-19大流行下,消费者更注重个人卫生和健康亦催生了运动鞋服的需求,另外,面对需求端在大流行期间几乎停滞导致的库存积压,自2月以来,运动服饰行业即以前所未有的折扣展开面向消费者的在线促销。

欧亿代理中心_体育产业线上突围初显成效

  线上办赛、线上培训、线上带货销售,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疫情之下,“互联网+”已然成为体育产业各细分领域突围的“常用药”“通用药”,而从目前的反馈来看,这场被动的突围战也因这剂良药的作用成效初显。   实现全渠道数字化转型   疫情让实体零售行业遭遇巨大危机,鞋服行业被迫向线上全员零售模式转型自救。   以拥有过万家门店的安踏为例,从1月末至今4个月时间,其实现了全渠道的数字化转型。1月28日起,以有赞为突破口,安踏集团在48小时完成全员零售系统开发。10天内,安踏帮助分销商上线42个自营商城。截至目前,安踏集团旗下已有过万名导购注册成为有赞销售员,通过线上营销成单。安踏的“线上连锁”矩阵模式是——通过微商城连锁,各分销商可以拥有独立网店,并进行资金、商品、会员管理等层面高度自主的个性化管理,而总部可以统一协调,并通过线上营销为各分销商带去订单,提升业绩。   经过这一战,安踏集团的数字化转型迈出了坚实一步,目前已经实现了全渠道覆盖。其下一站,是更好地实现全渠道业务融合,以及线上线下无缝打通。   直播卖货拥抱新业态   疫情之下,千亿级的安踏危中寻机会成功搭建线上矩阵,与此同时,体品行业众多中小企业也希望通过拥抱互联网来渡过危机。在做了两个月直播培训和社群销售后,思凯乐创始人曾花从5月开始尝试抖音直播卖货。截至目前,曾花共进行三次直播卖货,不过由于粉丝数量的关系,销售额不甚理想,只有几万元。   “在销售额上我是没有负担的,尝试直播卖货最重要的原因是希望自己能与销售员同频,实现情感共鸣。”曾花说,思凯乐目前有二十几家店面的员工试水直播卖货,但由于直播间的粉丝数量有限,目前尚处起步摸索阶段。在她看来,视频直播销售方式比图片与文字更有感染力,有助于消费者更加全面了解产品和品牌文化,从而拉近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更便于产品落地。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品牌创始人参与直播,也是让企业保持活力的一种方法。“参与直播销售的全过程,企业负责人可以对现有产品的库存进行全面盘点,同时根据消费者反馈的信息来考量产品价格的竞争力以及筛选大众偏爱的产品。”   “从门店批发到再到直播卖货,户外产品的销售渠道在变,消费者的心态也在变化。”曾花说,“我们不能逃避这个趋势,企业家不能当逃兵,要主动拥抱新的业态。比如通过几次直播发现,很多人并不想干巴巴听产品简介,大家对产品背后的故事颇感兴趣,其实这就是品牌文化输出的良机,我们何不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呢?”   推进全民健身数字化新基建   就像健身器材是体品行业最早拥抱的品类一样,健身培训行业在疫情期间的“云”探索也可圈可点。以乐刻健身为例,疫情发生后,乐刻发动全平台8000多位教练开展线上教学。进入5月以来,乐刻的总体门店服务人次已经达去年同期的84%,济南、深圳等城市的恢复情况甚至已经达到去年的90%以上。   更值得一提的是,线上健身人群走进健身实体店后,“云”锻炼的习惯得以保留。数据显示,5月23日举行的乐刻运动线上嘉年华中,全国84万家庭通过电视屏幕参与到这场健身运动的狂欢之中。相比往年的线下定点活动,此次嘉年华用线上直播形式把健身内容无阻碍地送到每个人眼前。河北深泽县小只要村的宋女士是两个孩子宝妈,在抖音刷到健身课程后追到直播间购买了年卡,她说:“如果不是直播,我在农村都没机会遇到这么好的教练和课程。”   “通过线上线下的布局实现双栖发展是乐刻下一个五年的目标。”乐刻创始人韩伟表示,目前,乐刻在线上搭建起集课程内容、教练于一体的直播生态,可让健身爱好者每时每刻享受到全球、国内顶级课程和教练的服务。“围绕中央数据中心,进行线上健身内容的输出做市场教育,以及线下健身房的铺设做健身人口的承接,最终可以推进中国全民健身的数字化新基建。”

欧亿测速官网客服_疫情对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的影响分析及建议

  【摘要】   近年来,受经济增速放缓、供给侧改革、中美贸易摩擦及产能转移等因素影响,我国服装行业整体发展较为低迷,本次疫情对行业发展来讲更是雪上加霜。在疫情的影响下,纺织服装行业的生产、内销、等多个方面均受到严重影响。   分为三个部分分析,第一部分介绍了我国纺织服装行业整体运行情况,包括产销情况和出口情况。第二部分介绍了疫情对行业生产、内销、出口的影响。第三部分结合前面的分析对我国纺织服装企业提出相关建议。   一、中国纺织服装行业整体运行情况   (一)中国纺织服装行业整体产销情况   中国纺织服装产量继续保持下降趋势。近年来,受经济增速放缓、供给侧改革、中美贸易摩擦及产能转移等因素影响,我国服装行业整体发展较为低迷。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纱及布产量连续3年保持下降趋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纱及布产量降幅分别达到14.5%和23.8%,2018年降幅有所缩小,到2019年,我国纱产量达到2892.1万吨,同比下降2.3%;布产量575.6亿米,同比下降12.4%;与此同时,我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服装产量也连续4年保持负增长,但降幅较小,基本保持稳定,到2019年,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服装产量达到244.72亿件,同比下降3.28%。   注:同比增速数据由于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变动,每年统计口径有所不同,同比数据均为当年规模以上企业生产数据与上年进行同比。   内销方面,上游纺织品销量呈下降趋势,但终端产品服装类销量止跌回升。2016年以来,我国纺织品国内销量继续呈下降趋势,但产能利用率高于全国工业水平。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全国纱类产品销量为2808.4万吨,同比减少3.78%,布类产品销量448亿米,同比下降7.84%;服装销量达到238亿件,同比上涨8.33%。同时,2019年纺织业(不含化纤、服装)和化纤业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8.4%和83.2%,均高于同期全国工业76.6%的产能利用水平。   盈利方面,2019年,纺织服装行业整体承压,特别是上游纺织行业。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3.5万户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实现营业收入49436.4亿元,同比减少1.5%,增速低于2018年4.4个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2251.4亿元,同比减少11.6%,增速低于上年19.6个百分点,企业盈利能力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不过,终端行业利润率水平相对稳定,2019年1-12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6010.33亿元,同比下降3.45%;利润总额872.83亿元,同比下降9.75%;但营业收入利润率为5.45%,比2018年同期下降0.38个百分点。   (二)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出口情况   受外需减弱、中美贸易摩擦及产能转移的影响,纺织行业出口增速放缓。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19年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金额为2807亿美元,同比减少1.5%,增速低于上年5.3个百分点。从产品结构来看,纺织品出口金额为1272.5亿美元,同比增长1.4%;服装出口金额为1534.5亿元,同比减少3.7%。纺织品出口好于服装,主要是由于我国服装制造业产能向东南亚等低成本国家转移,而这些国家,如越南、孟加拉国等,对纱线和面料等原材料主要依赖,导致对上游纺织品需求增大。由于价格和运输成本原因,这些国家进口的纺织品主要来自中国。   二、疫情对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的影响   (一)疫情对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生产的影响   延期复工影响纺织服装企业恢复生产。受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全国,特别是疫情严重地区的大部分企业延期复工,影响了企业生产计划,对中小企业影响较大。根据中国联合会(以下简称中纺联)对中纺联纺织试点地区(园区)的调研,至2月28日,全国各省市集群(园区)中的规模以上企业开工率已平均达到了85%;规模以下企业开工率平均达到31%,集群(园区)的产能总体上恢复到了疫情前的40%左右。企业复工后,纺织服装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依然面临着工人短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复工不同步、订单不足、原材料供应不足、防护资源缺乏等多方面的困难和问题。   纺织服装产业集中地区与疫情严重地区重合。我国纺织服装行业区域化发展模式明显,主要集中在浙江、广东、江苏、山东、福建、湖北等地,这些地区也是疫情严重地区。纺织服装产业集中省份中,浙江、福建、江苏、山东规上企业复工率较高,广东、陕西、河南、河北规上企业复工率均不足50%。而规下企业复工情况中,最好的是四川,规下企业复工率达98%,江西为71%,其余各省市均未超过70%。   疫情造成企业用工困难。尽管目前各省市的纺织服装企业已经陆续复工,但在当前疫情管控的局面下,外地工人返岗交通不便,而已经返回的工人还需要接受必要时间的隔离才能上岗,造成企业用工困难。根据中纺联的调研,集群(园区)的规上企业员工复工率平均达49%;规下企业员工复工率平均达到24%。   (二)疫情对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内销的影响   纺织服装线下市场基本停摆。由于节前集中采购及春节期间线上流量井喷的影响,通常节前为服装类零售高峰期,而节后一段时间为平销期。同时1-2月爆发新冠疫情,在封城以及隔离的影响下,全国各地线下纺织服装市场推迟了开业时间,客流大幅下滑,运营基本停摆,线下零售额受到的负面影响显著。   企业尝试通过线上交易缓和疫情带来的影响。在线下市场无法正常营业的情况下,纺织服装行业企业尝试通过线上交易打通产业链,增加销量,缓和疫情影响。例如,江西省纺织工业协会、青山湖服装设计师协会等地方协会帮助省内中小型服装工厂及经营服装的商家组织开展“线上产业资源对接”活动,帮助他们打通产业链上下游的对接合作,降低各自经营成本,提升抗风险能力。而各服装品牌也纷纷将重点放在线上渠道销售,通过线上直播、线上促销等方式增加销量,减少疫情给线下销售带来的损失。   纺织服装需求或在疫情后报复性反弹。疫情结束后,消费者健康运动需求有望爆发,类似运动服等有关健康、功能性品牌需求将呈爆发式增长。此外,、防护服和其他卫生消毒用纺织品需求在短期内也将持续,由此带动行业发展。但疫情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将在一段时期内影响纺织服装行业整体发展形势。   (三)疫情对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出口的影响   疫情带来订单减少或流失的风险。受疫情影响,纺织服装企业春节前的海外订单出现延误,企业面临客户退单、索赔的问题,同时还可能面临海外订单转移至其他国家的风险。而春节后,虽然中国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海外市场疫情蔓延,多个国家陆续宣布封城、封境等管控措施,使得海外客户下单犹豫或取消订单。外部需求疲软导致新签订单大幅减少。   疫情对货运物流的影响恐将影响货物按时交付。随着疫情在全球的发展,多国采取了各种管制措施,包括船舶入港管制、陆地边境封锁、暂停国际铁路链接等,还有对来自疫情严重国家的货物进口采取管制等措施。即使货运船舶、列车等已满足相关管制要求,被确认为不会对公共卫生造成威胁,但也有可能面临其他问题,如目的地卸货及通关人手不足,出于疫情恐慌情绪拒绝通关、卸货等。以上情况都将严重影响我国出口货物的及时交付,订单违约风险明显上升。   布局海外的企业生产也受到影响。尽管部分纺织服装制造企业,特别是行业龙头企业,早已布局海外,受国内复工延期影响有限。但很多布局东南亚的企业都是从中国进口面料加工后销往欧美市场。上游原料供应受国内疫情供应不足影响,下游终端客户随着疫情在欧美持续发酵而取消订单,布局海外的企业也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   三、对纺织服装企业的相关建议   (一)关注政府产业相关扶持政策   为减轻疫情影响,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推动企业复工、复产,减轻企业融资、社保、税费等负担的政策举措,各地也都在推出积极的扶持或减免政策,企业应加强与当地政府职能部门的沟通,关注相关产业扶持政策,借助和利用好这些政策渡过疫情难关。   (二)关注重点领域,抓住市场机会   重大疫情会引发人们消费理念的改变,纺织服装企业要把握好后疫情时期对卫生用纺织品和运动健康类相关产品需求上升的机会,提升在产业用纺织品和运动功能服装等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弥补其他纺织服装销量及出口下降的缺口。   (三)提高线上交易能力,拓展销售渠道。   在疫情的存续期内,线下客流大幅减少的情况仍会持续存在。而电商作为纺织服装行业重要的销售渠道之一,占各企业收入比重也在不断提高。尽管疫情期间物流受限可能降低消费者网购服饰类的欲望,但在线下消费受限的情况下,预计线上业务将出现明显增长,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一部分疫情的负面冲击。   (四)关注海外市场变化,应对出口风险   目前疫情已在全球范围蔓延,作为纺织服装出口的主要目的地,欧美情况不容乐观,东南亚疫情形势严峻。海外市场为应对疫情发展可能随时出台或变更管制措施,这给纺织服装行业的出口带来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建议企业密切关注海外市场变化,积极利用保险、担保、银行等保险金融机构和其他专业风险管理机构的相关业务保障自身利益。如果在没有有效风险规避情况下发生了风险损失,也要根据损失情况尽快通过自身或相关手段追偿损失。   (五)持续推进产业改革,注重长远发展   疫情虽然给纺织服装造成了严重影响,但疫情带来的影响是短期的,企业在关注眼前困难的同时,更应注重长远发展。加强企业自身建设,进一步打造自己的品牌,提高企业研发能力,开发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新技术和功能性,打造市场品牌,向高端市场发展。

欧亿登录线路_5月外贸整体回落:口罩等出口激增 大宗商品价格低迷

  原标题:5月外贸整体回落长期向好趋势未变   如市场预期,5月外贸进整体回落。海关总署6月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外贸进出口2.47万亿元,同比下降4.9%,降幅比4月扩大4.2个百分点。其中,方面同比下降12.7%,低于市场预期。出口方面仍然保持正增长区间。不过,受海外需求持续低迷影响,外贸复苏仍待政策加持。   等纺织品出口激增   据海关统计,今年前5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1.54万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4.9%,降幅和前4个月持平。   “2、3月我们没有复工复产造成订单拖延,4月就已经出现了缺订单的情况,而这种影响主要在5、6月显现出来。”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相较于4月出口超出预期,5月出口数据已经得到修正。市场分析指出,4月出口超预期部分原因是此前积压的订单交付,5月数据则体现了全球需求大幅走弱的滞后影响,未来一到两个季度,应对外需下行压力仍是经济工作的重要议题之一。   不过,相较于市场预期,5月出口表现依然保持在增长区间。根据机构预测,5月出口增速预期普遍为负值。在海外订单锐减的情况下,出口保持增长实为不易。   其中,口罩等防疫物资出口对外贸起到了托底作用。据海关数据,前5个月,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出口4066.6亿元,增长25.5%。   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表示,5月出口增速一部分主要就是靠口罩等纺织品出口增速拉动。5月当月,包括口罩等纺织品出口增长拉动整体出口近10个百分点。   “前5个月排除口罩等纺织品外其他商品出口实际下降8.3%,这与4月PMI新出口订单降至33.5的低位水平较为一致,主要反映了外部需求下滑、订单减少、订单不稳、订单完成延迟效应逐步消退等因素的影响。”庞超然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   价格低迷   相较之下,5月进口呈现低迷态势。最新数据显示,我国5月进口下降12.7%,未及市场预期。   从具体产品看,海关总署方面介绍称,铁矿砂、原油、天然气、大豆等商品进口量增加,大宗商品进口均价以下跌为主。例如,前5个月,我国进口原油2.16亿吨,增长5.2%,进口均价为每吨2567.4元,下跌21.2%;进口天然气4012万吨,增长1.9%,进口均价为每吨2642.1元,下跌14.7%;进口汽车(含底盘)27.8万辆,减少36.9%,价值928.8亿元,下降31.3%。   庞超然表示,5月进口主要受到油气等大宗商品下滑的影响。5月当月,原油进口总额达5706.9亿元,占进口总额的56.5%;原油进口价格下跌8.9%,拖累了进口增长10.8个百分点。   新时代宏观研究团队分析指出,一季度企业被动补库存,库存高企之下,二季度企业主要以去库存为主,同时,内需还只是补偿式回补,企业经营预期改善但依然偏谨慎,对进口的需求不强。   在白明看来,中国经济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比较大,二季度虽然有所恢复,但主要是扩大内需的恢复。“欧美国家没有复工复产,我们从这些国家进口一些东西,特别是电子商务,就受到很大影响,同时也受航空运输和海运等物流因素的影响。”   外贸环境逐步恢复   疫情对全球生产和需求造成全面冲击,为稳住外贸基本盘,今年以来各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举措,其中,最主要的是稳外贸主体。   白明分析称,政府部门对外贸企业比较支持,给予税收、租金、信贷方面的支持,让这些企业尽可能地活下来,稳住外贸的基本盘。   在前5月的外贸数据中,民营企业的进出口增长、比重有所提升。“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长且占比不断提升,反映了当前民营企业外贸竞争力不断增强、国际市场占有率逐步提升的发展态势。这与我国长期坚持改革开放、不断优化营商环境,为民营企业发展营造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密不可分。”庞超然表示。   同时,在开拓多元化国际市场方面,我国与“”沿线国家、东盟国家的贸易往来更加频繁。目前,东盟已经成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贸易总值达1.7万亿元,增长4.2%,占我国外贸总值的14.7%。   “尽管全球的经济大循环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中日韩加上东盟的东亚经济圈出现了一个局部的热点。”白明说。   关于下一步外贸走势,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上周表示,正在密切监测和研判。“目前看,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仍然较多。同时,中国外贸发展的韧性强、潜力足、回旋余地大,长期向好的发展趋势没有改变。”   在庞超然看来,未来进出口恢复预期逐步明朗。出口方面,近期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上涨、5月PMI新出口订单环比略有增长,随着各国政府解封政策相继推出、发达国家经济逐步恢复带动前期被抑制的需求逐步释放,出口能够出现转机。同时,继续履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国内消费逐步恢复等因素也会拉动进口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