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几年

欧亿测速_激进扩张之后 拉夏贝尔还能熬过2020年吗<em></em>

  中服网讯,3月31日,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拉夏贝尔)公布2019年业绩快报。拉夏贝尔2019年度未经审计的营业总收入为76.38亿元人民币,相比上年同期下滑24.94%,营业利润为-21.47亿元,相比2018年下滑1315.26%,2019 年度净利润为-21.4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975.30%。   拉夏贝尔表示,本报告期公司收入减少主要由于对线下经营网点实施主动收缩策略及线上收入同比有所下降。2019年,拉夏贝尔境内零售网点数量由9269个减少到了4878 个。相比于2018 年末零售网点数量,2019 年底的专柜和专卖渠道的零售网点数量分别下降51.1%和46.3%。2019 年度拉夏贝尔加盟(联营)收入贡献占公司总收入的6.67%,占全年收入比例较上年同期上升6.60 个百分点,主要得益于2019 年调整渠道策略及报告期内合并Naf Naf 品牌。   面对未来消费者更加时尚个性多变的需求,实体店客流下滑、低速增长将更加常态化,女装细分领域竞争将更加激烈等行业现状,拉夏贝尔将主动、积极、彻底实施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已有的品牌、渠道优势,狠抓当期运营改善,提高公司资产周转速度,积极布局新兴零售业态,切实提升公司整体盈利水平,全力以赴争取实现 2020 年度扭亏的目标。   在过去的一年里,拉夏贝尔的日子并不好过。早在2018年就疯狂亏损的拉夏贝尔先是经历了收购Naf Naf的一波三折,后又不得不断臂求生。转让旗下电商品牌七格格、公司控股子公司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转让所持有的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股权,甚至连总部办公大楼都出租出去。同时在过去的一年里,拉夏贝尔继续闭店,去年全年一共关闭店铺4391间。   再加上今年春季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毫无疑问让拉夏贝尔雪上加霜。大举关店的拉夏贝尔在这个春天遭遇线下遇阻、线上搁浅的多重打击。到现在为止,疫情带给实体零售的影响仍在继续。拉夏贝尔想要在2020年完成扭亏的现状,能实现吗? 来源:中服网  作者:李园园

欧亿招商主管_快时尚品牌Urbanic获复星锐正千万美元投资

  日前,快时尚品牌Urbanic完成A+轮1000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复星锐正资本(领投)。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Urbanic是一个出海快时尚品牌,成立于2019年2月,母公司系杭州梅菲儿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6800万元人民币。   据悉,Urbanic借助国内供应链出海红利,精细化、系统运营以及零库存商品模式,快速在印度市场扩张。上线后仅6个月,Urbanic便达到数百万美金的月销售额,以、饰品、家居等高性价比的优质产品赢得印度年轻消费者的追捧,跻身成为印度炙手可热的快时尚品牌。   Urbanic的主要消费群体为20至44岁的中产年轻人群,通过整合国内供应链资源,向消费客群提供包括服饰、饰品、家居在内的高性价比货品。   在获得复星锐正资本领投前,Urbanic先后获得红杉资本印度基金、鼎晖投资以及印度顶级风投Nexus Venture Partners的A轮投资。   根据《投资界》报道,未来Urbanic将逐步尝试全渠道新零售模式。一方面,基于现有品类,Urbanic在原有的客群基础上拓宽品类,如居家服饰、美妆个护、母婴等,并开辟更多副品牌以覆盖不同价位产品和人群。另一方面,在自有的线上平台的基础上,Urbanic还将发力线下零售渠道与线下零售打造,打通线上线下通路,从印度市场向外辐射,在全球市场打造属于中国的快时尚品牌。

欧亿注册线路_安正时尚2019年净利增长7.67% 存货周转速度加快<em></em>

  4月1日晚间,安正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正时尚)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净利润同期增长7.67%,营业收入实现24.38亿元。   报告期内,安正时尚实现营业收入24.3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7.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6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1.29%。   报告期内,安正时尚旗下品牌收入情况如下:“JZ”营收达11.37亿元,同比增长9.5%;“尹默”营收达2.22亿元,同比下滑0.37%;“ANZHENG安正”营收达0.71亿元,同比下滑5.8%;摩萨克营收0.23亿元,同比下滑25.02%;斐娜晨营收下滑13.13%至0.99亿元。   安正时尚表示,公司实现了从以线下实体门店为主的传统品牌公司转型为融合线上线下服务的新零售公司,其中优化了零售渠道,对不符合公司品牌定位的店铺予以调整和关停,构建了商业闭环,打通线上线下,做到同款同价。此外,公司进行了持续优化库存结构,2019年库存商品周转天数加快了78天,产销率得到一定的提升。   安正时尚在2019年电商代运营存货周转速度较快拉动整个公司存货周转速度,报告期存货周转天数从2018年的375天降到了297天,比上年78天。

欧亿线路_贵人鸟新增冻结资产1.05亿元 因未能兑现“14贵人鸟”债券本息<em></em>

  4月2日晚间,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贵人鸟)发布《关于自查资产冻结情况的进展公告》,公司新增部分资产被冻结,本次新增被冻结资产的账面价值为1.0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资产总额的2.21%。   公告显示,截至目前,贵人鸟累计被冻结资产账面价值为127,994.74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资产总额的26.93%。贵人鸟部分资产被冻结为相关方采取的财产保全措施,仅对上述资产的处置产生限制影响,暂未对贵人鸟及子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贵人鸟将尽快解决上述资产冻结事宜,减少对上市公司的影响。   对于资产冻结原因,贵人鸟表示,上述资产被冻结原因主要系公司未能按期兑付“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度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本息及“14贵人鸟”债券本息,部分债权人向司法机关提出财产保全申请。   由于债务逾期,贵人鸟未来仍将持续面临诉讼、仲裁、资产被冻结等不确定事项。贵人鸟将继续积极配合受托管理人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充分了解债权人的想法和诉求,尽快与相关债权人协商,争取就债务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共同解决债务问题。

欧亿测速官网客服_2020年全球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将同比下降25%-35%

  毋庸讳言,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续,全球时尚和奢侈品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预计,由于门店关闭、外出减少以及对全球经济萎缩的普遍担忧,2020年时尚和奢侈品全球销售额将同比下降25%至35%。   目前各大品牌针对疫情已出台相应的应急措施。同时,对疫情的整体发展和对行业的影响做出中长期的预判和规划至关重要。这些规划将决定接下来上新、库存、采购和供应链等一系列运营决策。 (拍摄:中服网)   为此,BCG创建了情景预测模型,对全球各地区的时尚和奢侈品行业在2020年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做出判断,借此帮助品牌进行战略规划。首先,让我们通过当下数据来预判未来的情况。   本次疫情影响远将大于08年金融危机   若目前趋势继续,我们预计全球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相较2019年同期将下降4,500亿美元到6,000亿美元,下降幅度超过了十年前的经济衰退。   但是全球不同地区危机的影响存在较大差异。根据截至目前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危机应对举措以及这些举措对零售支出的影响,我们因地制宜,预测了时尚和奢侈品行业受疫情冲击的程度(参阅图1)。   疫情蔓延分为四个阶段   出现期: 批新冠肺炎病例出现;   封锁期: 为控制疫情蔓延,自愿或由政府主导采取“封城”举措;   反弹期: 一旦疫情控制措施奏效,随着疫情消退或停止,消费反弹开始;   恢复期: 制造业和消费者支出开始恢复至疫情爆发前水平。   针对不同地区,我们研究了疫情危机的强度、应对危机的反应以及影响该行业销售的具体市场因素,包括疫情爆发前经济实力、游客购物驱动的时尚行业市场占比等。权衡上述因素,我们确定了 2020 年整体销售额逐月受疫情影响的高低范围。   我们认为,整体销售额将在3月和4月触底,降幅少则可能达到2019年销售额的65%,高则达到80%左右。到2020年12月,我们预计销售额将回升至比去年同期低10%到15%的水平。   时尚和奢侈品市场将如何复苏?   我们观察了目前危机已消退、生活恢复正常地区的情况,并分析了各地区的危机强度和行业特点,我们在世界不同地区创建了针对复苏如何发生的预测情境。   可以明显看出,销售额恢复水平在不同区域有所差异。如果该地区的疫情更严重、经济情况不如其他国家稳固、时尚和奢侈品对旅游依赖度高,那么将面临更加困难的销售额恢复期。当下的情况符合上述特征,很多其他南欧国家也符合类似情形。目前,政府强制封锁导致西班牙的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较去年同期下降超过90%。我们预测,西班牙等地的封锁将导致销售额复苏放缓,而由于游客消费受阻,旅游消费占时装业销售额的比例较高,旅游限制将进一步加剧这一现状。   相比之下,中国在危机应对方面处置更佳,已渡过了疫情的危机拐点。目前80%的时尚和奢侈品门店已重新开业。3月中旬周末的商场高峰客流量恢复了30%—40%。其他宏观指标也预示着经济复苏,例如地铁客流恢复、企业复工复产。预计到年底,中国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仅比2019年下降5%至10%。   北美的情况则介于两者之间。美国的一些州已经实施了就地避难令,而另一些州尚未限制民众的自由行动,这些举措可能会影响疫情爆发速度,并延长反弹期。我们的预测是上周五完成的,鉴于疫情在美国,尤其是纽约的最新发展,我们有可能进一步下调对北美的预期。   我们希望品牌能够参考上述这些预期情况,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针对各个区域制定后续战略行动。我们会持续根据疫情和市场发展更新此预测模型。   接下来,我们将持续分享疫情之下针对时尚和奢侈品行业的洞察和预测。

欧亿招商_一线时尚之都,广深何时有“姓名”

  相隔100公里,两座一线城市,广深之间的“火花”为人津津乐道。   最新的情况是,这两座城市相继出招,目标指向具有国际水准的“时尚之都”:   在去年底,广州发布《广州市打造时尚之都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征求意见))》后,前几天,深圳对外发布《深圳市时尚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0—2024年》。   “时尚之都”的赛道已颇为拥挤。   诸如成都、杭州、厦门、青岛这样消费超前、风格突出的城市,无不希望在“时尚”的话语体系中占据一席之地。   但到目前为止,若就品牌青睐程度以及时装周知名度等指标来衡量,仍只有北京、上海两座城市算得上一只脚跨过“世界时尚之都”的门槛。   作为大湾区中心城市,广深两市身兼重任。   曾经产自广东的服装占据着全国的半壁江山,而如今在制衣业经历多年外迁困扰之时,广东亟需强有力的核心,通过注入时尚“灵魂”,找到发展的出路。   问题是,早早就提出“时尚之都”的广州与深圳,还有多大的优势?   时尚“掉队”   时装周是一年全球时尚产业的风向标和订货季,也是城市一年两度聚集时尚资源,打造品牌、激发灵感的高光时刻。   受疫情影响,国内时装周不得不面临延期或更改形式的命运。3天前,一场“云上时装周”在上海开启。尽管形式有变,但仍吸引了150多个品牌和设计师和10多个买手店和买手平台的加入。   但对于刚迈入第五年的深圳时装周来说,显然没这么容易。与大部分时装周一年两度不同,深圳时装周一年仅举办一次秋冬展。   如今,原定3月底举办的深圳时装周确定推迟。对时间敏感的时尚业来说,深圳时装周还有多大吸引力,可能要打上一个问号。   在业界眼中,广州、深圳时装周只能算是“后进者”。   在北京,1997年成立的中国国际时装周是中国最早的时装周,而2002年成立的上海时装周则被认为是能够与首尔、东京等位竞争的亚洲三大时装周之一。   但同处一线城市的广州、深圳,且不论刚满五年的深圳时装周,即便2001年开始举办的广州国际服装节,经历了前后两次6年的停办,资历也远远不如北、上。   掉队,一直是广州、深圳时尚业的标签。   在广州,尽管“时尚之都”的提法早已有之,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广州都难以摆脱“奢侈品沙漠”的称号。   在广州国际服装节开办多年后,2009年广州提出要把广州建设为“国际和国内贸易的重要交易地和流行时尚的消费信息的重要传播地”,并投入2000亿补足商业体、打造时尚商贸生态圈。   但与政府的热情相对的是,不少从业者态度十分冷淡,大多处于观望态度。   有人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广州与北京、上海相比,国际认同度不算高,要打造‘时尚之都’必定要经历一段氛围培养的‘阵痛期’。”   当时有这样一种说法,香港、广州与上海分别是信息的发布者、搬运工和售货员,广州发展时尚业,意味着其必须向发布者或售货员的方向转轨。   与广州类似,深圳时尚业也以交易为主。独立时尚评论人、专栏作家冷芸曾评价深圳时装周称,“品牌还是‘卖货’思维,而非‘品牌’思维”,因此,“从视觉来看,因为大家都在迎合市场,所以产品类似度太高,品牌标示度太低。”   大产业,小品牌   广州与深圳是中国最早的几个服装代工基地之一。   “三来一补”为其带来大量代工需求,与江浙、福建等地的工厂类似,它们不断产业升级,从代工中吸取的经验变成了自创品牌的开端。   数据显示,深圳自主品牌产品产值由20世纪90年代初的不足5%上升到目前的80%。   2016年深圳服装业实现产值超2000亿元,有服装企业2800余家,从业人员20多万人,自有服装品牌近2000个,在大城市一类商场的市场占有率达60%以上。   令深圳自豪的是,其一度是国内女装产业的重镇。季候风、淑女屋等深圳走出的品牌装点了00年代的衣柜,成为一代人磨灭不去的回忆。   但这些品牌并没能在更大的舞台上发光发热。在业内人士的评价中,深圳的服装品牌,在品牌意识上一直略显逊色。相反,来自江浙的美特斯邦威、森马等品牌,通过有效的营销手段,被更多人熟知。   2003年,浙江省服装出口量第一次超过广东。当时,有人走访广东服装生产商,他们的普遍观点是,“自己搞品牌没有经验、花费大,风险也大”,甚至有人认为,作为代工厂,“不打品牌反而更合适,品牌是靠长期合作中积累的,而不是商业推广形成的”。   服装专家潘坤柔分析,“广东企业是追利不逐名,不光是服装行业,其他行业也多是这样。”   偏科的制造大省,弱点也十分明显。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现了一波制造业从珠三角向长三角流动的潮流。当时,不少制鞋、制衣企业关闭了在广东的工厂,在向东南亚外迁的同时,不少回头投奔江浙城市。   时任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徐剑锋分析,“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的发展潜力、人才的集聚以及消费市场等因素都更有优势,这一点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体现得更加明显。”   具体而言,它们不仅名校众多,而且各类专业人才聚集,文化氛围更胜广东。   2015年,《纺织服装周刊》采访发现,Zara在广东东莞的四家代工厂已关掉两家,原来1万名工人规模缩减至2000~3000人。熟练工大量流失,用工、原料成本不断攀升,使这一趋势难以回头。   在疫情下,这些服装生产工厂的生存环境艰难。作为华南最大的纺织服装面辅料交易市场集聚区之一,广州中大纺织圈的工厂在复工后发现,疫情的全球流行造成了服装行业的外贸订单正出现“砍单潮”。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卜晓强认为,当下最重要的是恢复服装商家的信心,其次是拉动国内的服装需求,而且拉动的方式必须要有抓手,“不是加大工厂的生产,而是有效拉动国内消费者对服装的需求。”…

欧亿测速代理_千百度2019年净利下降18.6% 亏损收窄将优化销售渠道<em></em>

  3月27日,千百度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千百度)发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显示,持续经营业务(亏损)╱溢利录得亏损2.09亿元(人民币,下同),收益实现19.36亿元,同比下降18.6%;毛利实现11.59亿元,同比下降14.9%。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报告期内,千百度总收入为21.58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降26.2%。来自持续经营业务的毛利实现11.59亿人民币,较上年同期下降14.9%。本年度持续经营业务(亏损)╱溢利录得亏损人民币2.09亿元,而去年同期则为亏损人民币93.4百万元。   公告显示,2019年度千百度零售及批发业务、合约生产业务及玩具零售业务的收入分别为16.26亿元、2.11亿元、3.21亿元,下降幅度分别为20.7%、7.8%、50.3%。   对于业绩下降,千百度表示,零售及批发业务收益的下降主要是由于鞋履同店销售较去年同期下降以及关闭低效鞋履店铺;合约生产业务收益的减少主要是由于集团的OEM生产线进行重组;玩具零售业务收益的减少主要是归因于在2019年7月Hamleys境外业务的出售。   千百度在2019年关闭203间自营鞋履零售店及48间第三方鞋履零售店。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千百度在中国各地拥有由1214间自营鞋履零售店及245间第三方鞋履零售店组成的网络。   为适应不断变化的消费模式及习惯,千百度进一步优化由线上及线下店铺组成的零售网络,并与不同规模的零售商,如百货公司、购物中心及奥特莱斯开展策略性合作,以增加市场占有率和覆盖面,并致力提高每间线下店铺的同店销售增长率,同时积极推广线上销售。   千百度表示,将继续优化及扩展其庞大的鞋业零售网络,拓展电子商务销售渠道,并透过线上线下销售系统的无缝衔接,实现业务增长,增加营运资本亦将使公司能在多元化销售及联合促销中分配更多的资源,以刺激存货周转及增加销售收益。   同时,为了应对消费者变化的消费需求,千百度做出了改变策略,将充分利用线上线下的协同效应,充分发挥其线上业务的潜力将线上流量引导至线下店铺,将线下购物者转化为线上购买力,以加快增长及促进销售。品牌门店采用更具活力的店内陈设,以消费者为中心,触发顾客的购买欲望,为消费者营造更加个性化的消费体验,将有助于维持客户忠诚度。 来源:中服网  作者:覃金妹

欧亿代理中心_LV消毒液来了 劳斯莱斯呼吸机在路上 Zara造口罩

  中国的经验已经表明,在疫情暴发、患者人数飞涨的情况下,几乎没有哪一个国家和地区能够躲过医疗资源紧缺的情况。   如今,这一难题摆在了世界各国的面前。   22日早间,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他与美国医疗器材龙头企业美敦力(Medtronic Plc)就呼吸机生产进行了一次很好的会谈。   美敦力在推特上也表示,与马斯克的谈话很愉快,很期待能够和马斯克一起合作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呼吸机来拯救他们的声明。   全球呼吸机短缺   劳斯莱斯、法拉利等纷纷转产   对部分新冠肺炎危重患者来说,机械辅助通气是决定他们能够康复还是死亡的治疗手段。   但这种救命的仪器在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明显短缺。   当地时间 3 月 19 日,美国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 (Andrew Cuomo) 在记者会招待会上,表示目前纽约呼吸机极度短缺,纽约现有呼吸机仅 5000 至 6000 台,但总共需要 30000 台。   在电视新闻里,库默说,“我昨天与其他州的州长们通话,每一个州都在购买呼吸机……我们已经派人去呼吸机最大制造国中国购买。”   不只是纽约州,整个美国,以及意大利、西班牙等疫情重灾区都面临呼吸机短缺的问题。   对此,来自意大利、英国、美国的汽车制造商正探讨援产呼吸机等医疗设备的可能性,以支持抗击全球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   Siare首席执行官Gianluca Preziosa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正在与菲亚特·克莱斯勒、法拉利和马瑞利进行沟通,以试图了解他们是否能在电子零件方面提供帮助。“   对菲亚特、法拉利拥有主要控制权的EXOR集团的发言人表示,目前正考虑两种方案:一是FCA提供技术人员,帮助Siare工程师提高工厂的产能;二是接受将通风机零件的生产外包。   更早些时候,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也接触了福特、本田和劳斯莱斯,希望参与相关医疗设备的援产,并表示考虑将酒店用作医院。   美国方面,通用、福特正在与白宫官员进行会谈,商讨如何支持生产抗击冠状病毒的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另外,日产、特斯拉、迈凯伦也表示如有需要,将会帮助生产相关设备。   神操作!   LV香水线改产消毒剂   全球抗疫!就在欧美汽车企业转产生产呼吸机时,国际服装等快消品牌则生产同样短缺的口罩,消毒洗手液等相关防疫物资。   3月15日,全球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宣布,因为法国物资短缺,决定使用旗下迪奥、纪梵希和娇兰的3条香水生产线,生产含酒精的消毒洗手液,并且将在第一周内生产12吨洗手液。   据LVMH集团介绍,改产的物资将全部免费提供给法国卫生部和欧洲最大的医疗机构Assistance Publique-H??pitaux de Paris,特别是巴黎的39家公立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