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公司找谁

欧亿测速代理_疫情下中美“夹缝人”:生死时刻的外贸 进退两难的跨境

  中国打完了疫情上半场,中国人却不能不陪打全球疫情下半场。   海外退单潮汹涌袭来,外贸老兵们从中嗅出了熟悉的危险。在08年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后,订单同样断崖式下跌,猝不及防终结了他们的黄金时代;   年轻一代创业者曾经重新书写“中国制造”——在中国做科技研发,在欧美做市场。但如今创业者滞留深圳,欧美市场在锁城、关店、经济萧条;   几十万中国留学生则陷入了最尴尬的身份。他们在海外孤立无援,身后却也看不到归途……   经历了几十年的全球化,如今海外垂危病人在等中国的呼吸机,国内工厂在等海外订单复苏救命。彼此都是性命相托,兴衰相系。   在时代的泥石流面前,有谁能嘲笑他人的苦难?   1   外贸:二次至暗时刻   3月起,硅星人接触到的外贸圈突然都做起了防护服和口罩出口。哪怕是此前全无涉足医疗行业的厂商,也在海外寻找订单,在国内对接货源。   这不仅是美国确诊超过十八万人、意大利确诊十余万人、海外共计七十余万人确诊,全球各地口罩、呼吸机急缺,医疗物资需求爆发。   更是因为,“世界工厂”中国终于开动,订单却没有了。   硅星人向江苏和广东的相关外贸厂商了解到,先是中国供应链中断,海外企业哀嚎遍野;等到扛过两个月,中国企业终于复工了,海外国家却在疫情中纷纷中断商业,闭关锁城。   欧美疫情从静默步入爆发,市场也在半月之间迅速垮塌。美国停摆半个月,失业救济申请人数达到了破纪录的300多万人。从平价到奢侈品,从街头小店到百货商场,美国已经开启了一场停业、破产和裁员潮。   一家外国大商场的货物来源可能涉及中国数百家工厂。危机沿着产业链向上蔓延,就是中国工厂骤然蒸发的订单,难以维持的员工,和背后千万家庭的生计。   一名工厂经理曾告诉硅星人,她赶上过08年前外贸辉煌的尾巴,年销售额一做上亿元,而后眼看市场一泻千里。   而在新冠疫情遍地开花的战火里,“二度见证历史”只剩下满嘴苦涩。一旦海外经济陷入衰退乃至萧条,随着次贷危机消逝的中国外贸黄金时代,有可能再度上演。   在中国的外贸商家面前,已经是全球航班停飞、口岸关闭、运输延迟、买家弃货。   一些负面消息也在困扰出口厂商,比如产品达不到标准,被指控有质量问题。面向乱成一锅粥、出现拦截物资消息的欧洲,他们又担心先发货拿不到回款,投入打了水漂。   在推特上,希望向全球卖口罩、防护服的中国工厂发布了货源图片、工厂车间生产的图片,并在图片上直接打上了联系电话水印。   这像是一场生死时速的赛跑,最先能转型、抢到医疗物资海外订单的企业,还有机会活过行业的冬天。   新产线的代价同样高昂,机器价格暴涨,原材料价格暴涨。工厂耗费巨资上了产线,工人不分日夜地赶工,面前似乎又有一场价格战。   此前外贸圈纷纷转发一份《致全国外贸人的倡议书》:请不要贱卖中国的防疫物资,不要内部打价格战:   “中国疫情期间,我们最严重的时候用的是3-4元的口罩,甚至又从国外进口回的KF94每只15-25元,N95每只30元,PP2每只10-15元,我们也是付高价买的,现在轮到国外买我们的口罩,昨天居然有人报价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含税1.4元每只,外国人的脸就这么便宜吗?怎么还不戴口罩!”   “大家都有一些利润,稳定了公司,稳定了公司人员开销,他们有了一定的保障,这样我们国家的内销需求才能稳定增长起来,那时候大家都可以做内销保命,有生意做,才能生存下来!”   然而难以估算的是,医疗物资行业的爆发,能否平衡整体出口的损失。   海外与国内在打两场紧密相关的生死之战。《纽约时报》已经披露了美国抗疫前线的场景:护士在死去,医生被病毒击倒,I不堪重负,医疗物资奇缺。   中国外贸厂商晒出了和外商伙伴的合影,配文写到:我们一起走过了美国金融危机,新冠也打不倒我们。   2   跨境科创:两度停摆   智能眼镜创业者桂家勋滞留深圳时,发布了一则转租启事,希望把他旧金山的公寓转租出去。前来询问的,都是断航滞留美国的中国人。   他住在旧金山市中心,地理位置优越。“我平时发在湾区的租房群里面,一般一天之内就能租出去,一般都会有可能三到五个人,有时候最多到10个人会问我房子的信息,然后立马就租出去。”他说。但是现在,美国国内的人员流动似乎已经放缓,转租信息发出去,竟没有什么本地人来询问。   反而找上门来的都是中国人,父母因为断航滞留美国,所以他们不得不为父母寻找暂时居住的地点。   比房子更受影响的,是他的公司。   往返旧金山和深圳,原本是桂家勋工作的常态。这也是跨国智能硬件孵化器HAX的模式——中国研发制造,欧美市场销售。   2月桂家勋辗转欧洲回到深圳没多久,美国就发出最严入境限制令,旧金山一时回不去了。   当时他们公司的产品智能眼镜产品Vue正处于研发完成、推广营销的关键期。桂家勋原本要去意大利参加眼镜展谈合作。那时意大利病例还不到10例,展会发出通知表示一切可控,不会取消展览。   一个星期之后,意大利的病例破百,他就决定不去了。彼时国内疫情严重,他又担心前去丹麦出差会引起当地人担忧,就决定丹麦也不去了。   谁也想不到,半个月之后,全球在疫情中沦陷。意大利陷入了最惨痛的死亡率,而美国也染病人数暴增,全国近乎停摆。   桂家勋几乎与中国一起停摆。“做硬件要贴片机、激光切割器、打印机,团队需要一起组装,我们需要焊电路,这些事没法远程自己在家做的。”   听说不能上班之后,他们就紧急带着两大箱智能眼镜、镜片、包装盒、胶带纸、螺丝刀,回家工作。…

欧亿娱乐分红_受疫情影响 Gap将延长门店停业时间 <em></em>

  日前,发布消息称,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影响,将延长门店停业时间,预计关闭门店时间将延长至4月1日之后。   Gap表示,将让其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大部分门店员工无薪休假,但会继续提供相关福利,直到门店能够重新开业。此外,Gap的高管和董事会也将暂时减薪。   Gap还决定在全球范围内削减公司职能部门的员工数量,该公司约有12.9万名员工,有媒体称此次行动预计将影响到8万人的就业。   Gap在3月中旬发布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2019财年内GAP集团的净利润实现3.51亿美元,同比下滑65%;销售额164亿美元,同比下滑1%。2019年第四季度,GAP销售额为46.7亿美元,同比增长1%,同店销售额下滑1%。

欧亿线路_过去的这个月,彻底改变了全球时尚产业

  在本文发稿前,米兰男装周刚刚宣布延期举办,伦敦男装周、巴黎男装周和高定周也宣布取消。   英国伦敦——当Sarah Leff登上从纽约飞往巴黎的航班去参加时装周时,她有点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机。   在前往机场的途中,这位Jonathan Cohen品牌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收到一封又一封来自买手的电子邮件,他们无法前往其在纽约的Showroom。一些人缩短了旅行时间,另一些人则完全放弃了为期一周的旅行。当她落地巴黎时,听到了更多这样的消息。   原因显而易见:米兰时装周的最后几天,意大利北部爆发了新冠病毒疫情,是这种致命病毒在欧洲大陆首次大规模爆发。Giorgio Armani不得不关门举办自己的时装大秀。   “一个接一个,当我们看到大型零售商撤走所有员工时,你就知道这件事影响有多大了,”Leff说。品牌只能通过FaceTime为不在场的买手们建立了虚拟Showroom,试图通过图片传达服装的感觉和触感。这一周,好像感觉还算正常。   甚至在更早之前,疫情就已经让Oyuna的员工感到担忧,部分原因在于该羊绒品牌的中国代理商总部设在此次病毒首次爆发的中心武汉。在纽约时装周期间,前来Oyuna展厅的外国观众明显减少,尤其是日本等市场的外国观众,对这些市场而言,新冠病毒的影响更加直接。   “然后是巴黎时装周,气氛变得相当紧张,”Oyuna的女装销售经理Marie-Luca Harms说。买手们则谨慎得多。她说,有些公司选了些款,但在订单截止日期之前又撤回了,决定重新销售他们已有的库存。   从米兰抵达巴黎后,时装集团Tomorrow London的首席执行官Stefano Martinetto惊讶地发现,人们似乎对病毒的传播并不在意。在机场甚至不需要温度检测。   Martinetto表示,环境里充满着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他的公司为新兴设计师品牌提供咨询、投资、制造和营销等服务。但有迹象表明,经济危机即将到来,来自亚洲和美国的买手明显减少。当他回到英国后,他和团队开始自我隔离,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回过办公室。   在西方,Leff、Harms和Martinetto经历只是对即将到来的大爆发的早期体验。中国遭遇的冲击更早,自今年年初以来,中国市场几乎完全关闭,整个行业已经准备好应对金融危机,但很少有人预料到,新冠病毒会在西方市场迅速蔓延,更无法预料到这会在多大程度上彻底颠覆时尚界。   现在,欧洲和北美的商店、工厂和办公室纷纷关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我们永远不会回到一切照旧的时光。   随着全球经济的衰退和销售额的急剧下降,企业们正处于生存模式之中。对许多人而言,过去这一个月是与零售商、供应商疯狂打电话和发电子邮件的一个月。各大品牌都在努力应对迅速变化的形势,对当前的危机会持续多久,或者经济螺旋式下滑会有多深,大家都尚缺洞察力。   展会危机   “这就像活在一部电影里,”Yatay的创始人Umberto De Marco说,他运营着一个专注于减少环境影响的奢侈纯素运动鞋品牌。   Yatay的总部设在意大利,也就比大多数公司更早感受到影响。在米兰时装周期间,其Showroom“就像一个沙漠,”De Marco说。预期中的观众,大约一半没有出现。巴黎的情况更糟糕,参观率下降了90%左右。   De Marco的家族还拥有Coronet公司,这是一家合成皮革制造商,为大牌和Yatay提供原料。两家公司共用一个总部。随着意大利局势的恶化,他们订购了1000个口罩,并安装了大量的洗手液。员工们开始互相用拳头打招呼,习惯的早晨咖啡会议被缩减到一次只有两个人,彼此站的距离非常远。到3月9日,Yatay已经开始远程工作,但其工厂现在仍然开放。   自巴黎以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限制人员流动和贸易,经济螺旋式下降的趋势变得迅速而令人震惊。截至上周,英国、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等国只允许重要商店继续营业,这一类别并不包括服装和鞋类门店。在美国,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也在实施类似的措施。   封城   3月13日,Mara Hoffman把大约30名员工送回了家,她开始适应Slack在线聊天频道、视频签到以及如何边工作边育儿,这种奇怪的新现实体验。一旦居家工作的规范建立起来,Hoffman迅速转向及时止损。   “业务正在日复一日地变化。我们的网络销售额下降了,批发商惊慌失措,取消了订单,制造商无法前往工厂发货,”Hoffman说:“这影响到了我们整个供应链。”   该品牌的春季系列面临交货延迟,原因是此前在亚洲的生产中断,最近其在意大利的纺织厂也停了工。不久前,秘鲁表示将关闭边境,这让Hoffman担心有机棉和羊驼毛等原材料的来源。虽然随着零售商纷纷关门,这种担忧正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   工厂停产的影响已经波及整个行业,使得一些公司的供应链面临严重中断的风险,而其他公司暂时相对没有受到影响。政府关于如何、何时以及是否需要关闭办公室、商店、工厂和供应中心的政策因国家而异,甚至因城市而异。有时订单模棱两可,让个体企业自己决定是否能继续经营下去。   到了3月16日,Leff说Jonathan Cohen的意大利工厂停产了。该品牌目前正在努力帮助其在纽约的制造商转产医疗用品。其工坊的一个裁缝现在已经制作了144个口罩,这些口罩在上周末送到了医院。   运动鞋初创公司Thousand Fell的创始人Chloe Songer和Stuart Ahlum至少从三月初就开始计划采取更严厉的遏制措施。Songer以前住在武汉,现在还有朋友在那里。所以,他们很早就知道事情会变得多么糟糕。   3月9日,两人向战略伙伴们发送了电子邮件,开始讨论接下来的四到八周可能会是什么样子,以及一旦形势升级可能采取的应急措施。…

欧亿线路_阿迪、耐克齐聚蘑菇街,运动品牌销售开门红

  3月27日,蘑菇街超值品牌日迎来阿迪达斯、耐克两大运动品牌,由蘑菇街两大头部主播同时直播销售,完成运动品类大牌销售开门红。   本次活动中,蘑菇街两大头部主播小甜心、叶子同时开播,分别销售阿迪达斯和耐克品牌商品。直播仅5小时,两大专场累计销售额达4158万。其中,阿迪达斯销售额2398万,完成了线下单家门店近20个月的销售业绩;耐克销售额1760万,完成了线下单家门店近15个月的销售业绩。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直播活动的客单价突破千元,显示出国际大牌联合实力主播后,极大地开发了粉丝的购买力。   精准粉丝高效转化,国际大牌低价入场   随着零售业竞争加剧,现在越来越多的品牌不仅仅需要销售,更需要品、效、宣三合一的营销全案,直播电商便是方向之一。作为最早布局直播电商的互联网平台,蘑菇街拥有完备的电商生态和丰富的时尚品牌服务经验,在时尚行业有良好的口碑。   自2011年蘑菇街创立于以来,就一直致力于深耕时尚内容和时尚供应链,因此,蘑菇街主播背后是非常精准的消费粉丝,加上蘑菇街主播粉丝粘性高,头部主播能在短时间聚集大量订单,完全可以在一场直播中完成门店一个月销量。   相比于传统促销方式,直播中商品展示的信息维度比传统的图片和文字更加丰富,实现了从种草到成交的快速闭环,缩短了整体营销时间。   销售效率加快节省了大量时间成本,即便是国际品牌,也愿意降低价格,跟蘑菇街一起帮助主播服务粉丝。   优质供应链赋能,主播帮助粉丝挑好货   面对嘈杂混乱的直播电商市场,蘑菇街率先提出的“P2K2C”模式。 “P”代表蘑菇街,作为整合开放资源的提供者,输出供应链能力、直播电商基础设施和达人赋能体系;“C”则代表消费者,蘑菇街通过协同供应商、深度赋能主播,从而为消费者创造独特的消费体验。   其中“K”代表KOL(意见领袖),TA们是蘑菇街平台上的主播,是时尚和领先生活方式的爱好者,具有理解、引导和聚集消费者需求的能力,是这个模式中的绝对中心角色。   蘑菇街会给主播对接优质丰富货品资源,在直播前,蘑菇街主播要做大量产品筛查、比价和试用工作,帮粉丝挑大牌、挑高性价比好货。   从粉丝角度挑选商品,并给到专业的穿搭意见,平台共同给用户带来好的购物体验。蘑菇街主播触摸到了直播电商的核心价值:解决传统电商中信息不对称导致的决策难、决策成本高等问题,达成货与人的精准匹配。 来源:大众新闻网  

欧亿代理_口罩成了奢侈品后,真正的奢侈品们咋样了?

  北京3月26日消息,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呈现扩散态势,奢侈品牌“大本营”意大利、法国等国家也未能幸免,向来以“Made in Paris”、“Made in Italy”为品质标杆的业界巨头们正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   消费骤减,生产停摆。在这个春天,奢侈品行业的寒冬似乎仍未结束。   黯淡的奢侈:闭店停产、大秀刹车   疫情之下,包也不能治百病了。   为防止疫情加速扩散,许多奢侈品品牌开始进入门市暂停营业的阶段。从3月15日凌晨开始,法国关闭所有“非必需”公共场合,所有商场、奢侈品专卖门店关闭,包括老佛爷商场、巴黎春天百货等都将无限期停业。   美国梅西百货(Macy’s Inc)加拿大哈德逊湾公司(Hudson’s bay)、英国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Selfridges)等也都相继宣布旗下所有门店暂停营业。   同时,疫情的冲击已经溢出奢侈品行业的零售领域,直击供应端。   当地时间3月18日,法国奢侈品品牌香奈儿(CHANEL)发布声明称,未来两周将关闭其在法国、瑞士和意大利三个国家的生产基地。   在此之前,爱马仕(Hermès)刚刚宣布关闭在法国的41家生产基地至3月30日,主要包括制革厂、服装厂、皮具厂和瓷器厂;意大利奢侈品牌古驰(Gucci) 也已关闭了其位于意大利托斯卡纳和马尔凯地区的工厂。   除了生产和经营寸步难行,各大时尚大秀也纷纷踩下急刹。   香奈儿日前宣布取消5月7日在意大利卡尔皮举办的度假系列大秀,这也是该品牌今年第三次因疫情调整时装发布安排;迪奥(Dior)推迟了原定于5月9日在意大利举办的早春度假大秀;爱马仕也取消了原定于4月28日计划在伦敦举行的2021早春度假秀。同样推迟度假系列大秀的还有古驰、普拉达(Prada)、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等奢侈品牌。   “我们有生之年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场景,”法国巴黎银行的奢侈品研究主管Luca Solca表示,“很明显,今年上半年将是奢侈品行业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上半年,而且糟糕得多。”   疫情风暴当前,昔日风光无限的奢侈品行业也不得不寻求自救之道。   跨界的抗疫:口罩和消毒液更奢侈   中国在应对疫情之时,出现了许多转产医疗物资的企业,奢侈品行业也有着这样的案例。   3月15日,LV母公司、全球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宣布,将紧急改建三个香水和化妆品工厂,旗下品牌克里斯汀·迪奥、娇兰和纪梵希的生产线将开始全力生产洗手液,免费提供给法国卫生机构和欧洲医院系统。   19日,第一批免洗洗手液已经交付法国医院。为了迅速产出,LVMH直接采用了迪奥个护产品的包装瓶,每一瓶洗手液的按压头上还刻着迪奥标志性的“CD”两个字母。   据路透社21日消息,LVMH又表示,他们向一家中国口罩供应商订购了4000万只口罩,以帮助法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媒体报道称,一旦获得意大利、法国当局许可,古驰、普拉达旗下工厂将开始生产口罩、防护衣;开云集团旗下另两个品牌巴黎世家(Balenciaga)和圣罗兰(YSL)也表示,一旦政府批准其制造工艺和材料,工厂就将投入制造医疗防护衣,以供应法国医院在疫情时期的高度需求。   对于这些奢侈品品牌来说,不管是转产还是购买,是给民众雪中送炭,更是在自救。在疫情这一特殊背景下,人们对于消费的侧重会发生变化。这时,有意识且有能力满足人们需求的企业,可以最大程度彰显其社会责任感,也更容易赢得未来的潜在用户。   正如有的网友所言:“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牌公司这一刻才明白,关键时候口罩比奢侈品更奢侈。”   自救的尝试:零售、秀场纷纷“上云”   云办公、云上课、云娱乐、云诊疗……一场疫情让“企业上云”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发展模式。但对于主打线下体验的奢侈品牌来说,这种转型却稍显艰难。   以“高端定制”为卖点的奢侈品牌,抽象性价值占比很大。其高昂的价格本身便包含了店铺设计、服务等依赖于实地获取的附加值,数字化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消费者这部分体验,从而导致品牌价值不完整。   但疫情就是一针催化剂,推动着仍在犹豫和试水的奢侈品牌向线上妥协。   疫情期间,以卡地亚(Cartier)、凯卓(KENZO)、普拉达(Prada)、亚历山大·王(Alexander Wang)、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和缪缪(Miu Miu)为代表的顶级大牌密集入住天猫;京东在3月初迎来了德尔沃(Delvaux),它也成为这个欧洲老派奢侈品牌在中国的独家在线电商平台。   正如有的业内人士所言:“这或许是一个行业洗牌的机会,线上市场的重要性从未如此清晰。”疫情大考之下,零售业也正酝酿着变革与机遇。   同样借力于线上的还有被取消的线下大秀。要知道,这些“秀”对于奢侈品行业来说,绝不只是一场演出这么简单,而是作为影响下一季销量的关键所在。“上云”无异于为奢侈品牌开拓了“第二秀场”。…

欧亿注册线路_奢侈品行业迎来史上最艰巨的一年

  随着全球确诊案例超过25万,欧洲已经正式成为疫情震中,本周,美股再度两次熔断。欧洲央行、美联储和英国央行都出台了刺激措施,但市场情绪依然谨慎。对于奢侈品和时尚业来说,前景极度黯淡,许多零售商目前已经关门,众多活动依然在取消,停产停工和裁员潮即将袭来。   浸淫行业多年的奢侈品专家、投行伯恩斯坦的奢侈品行业负责人Luca Solca在他与BoF创始人兼主编Imran Amed的对谈播客中表示:“我们有生之年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场景”。这位分析师表示:这场流行病是席卷奢侈品行业的一场风暴,他预期中东地区也将迎来销售下滑。“很明显,今年上半年将是奢侈品行业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上半年,而且糟糕的多,”他说道。   本周,墨尔本时装周、圣保罗时装周、俄罗斯梅赛德斯-奔驰时装周、澳大利亚梅赛德斯奔驰时装周相继取消。Dior推迟了早春度假大秀,Chanel取消5月7日原计划在意大利卡普里岛举办的2021年早春大秀,这也是该品牌今年第三次因疫情调整时装发布安排。无法如期进行的活动还有CFDA颁奖礼、巴塞罗那婚纱时装周和法国耶尔国际时装、摄影与配饰艺术节(Festival d’Hyères)。   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是零售行业,梅西百货集团(Macy’s Inc.)、尼曼集团(Neiman Marcus)、哈德逊湾公司(Hudson’s bay)、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Selfridges)都相继宣布旗下所有门店暂停营业。开云集团(Kering)、卡普里控股公司(Capri Holdings)、盖璞集团(Gap Inc.)、路威酩轩集团(LVMH)旗下的Tiffany&Co和丝芙兰以及Adidas、H&M、Supreme、Ralph Lauren等品牌和公司都宣布了关停欧美的门店。   部分品牌已经发布盈利预警并下调营收预期。开云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下降15%左右,二季度也将受影响。Burberry预计其截至3月28日的第四财季收入将大跌30%,期内最后几周的可比销售额跌幅或扩大至70%到80%。雅诗兰黛集团(Estée Lauder)宣布撤回此前发布的下半财年业绩预期,原因是疫情对其全球业务的影响正在逐渐扩大。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其3月迄今为止的销售额下滑了24%。尽管集团去年销售额同比增长了8%至283亿欧元,但受疫情影响,Inditex还是对春夏产品库存进行了近3亿欧元的减值。其对手,H&M第一季度中国销量急剧放缓,下滑了24%,如今,其欧洲大部分地区门店亦已关闭。   因法国、意大利等国家采取严格防疫措施,Chanel、Hermès以及劳力士(Rolex)、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爱彼(Audemars Piguet)、LVMH集团旗下的宇舶表(Hublot)等高端腕表品牌,加入了此前Gucci的行列也纷纷宣布停止部分生产基地的运作。   一些奢侈品和美妆巨头开始将生产线转而生产防疫物资。Hermès不关闭香水制造厂,该厂或将生产酒精类消毒用品。LVMH集团旗下Christian Dior、Givenchy及Guerlain的香水与美妆生产线将从今日起转为制造洗手液,第一周产量预计为12吨。集团已经向法国卫生部门和欧洲最大的公立医疗机构Assistance Publique-Hôpitauxde Paris免费提供洗手液。欧莱雅集团、科蒂(Coty)等集团也开始进行转产。包括Versace、Prada、Moncler、Nike、Under Armour等品牌和高管也进行慈善捐款,驰援灾区。   另一场裁员风暴也在酝酿中,对于许多业内最大的公司来说,零售和企业层面的裁员几乎不可避免,整个行业都有可能裁员。   为此,咨询公司贝恩(Bain)编制了一份操作清单,以帮助行业应对疫情。贝恩建议:   保证团队准备充分、装备精良、快速反应,能够做出跨职能的决策。   与当局沟通,保护公司的团队成员,确保雇员的职业、身体和情绪健康。   调整生产计划,确保供应链稳定和工厂工人的安全工作条件。   与那些希望透明度更上一层楼的客户进行沟通。   调整营销策略,以减少非必要的广告支出,并确保对当前环境的信息敏感度。   在国内,行业正渐进式恢复。本周,上海时装周和旗下Labelhood新兴设计师平台均宣布了即将在3月24日首次“云上”尝试的阵容。但随着境外输入病例的持续增加,国内情势依然不能放松,一些展会等活动安排不得不另作调整。   随着中国医疗团队驰援意大利,最新一期的意大利版《Grazia》杂志也同步了中国版《Grazia红秀》的封面,并将主题定为:“我们会回来相拥(Torneremo ad abbracciarci)”。意大利版的封面写到:“这次封面由红秀中国和红秀意大利同时发布。中国正在战胜新冠病毒,意大利也在战斗中,只要我们一起,就一定能战胜病毒!” 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欧亿注册线路_应对新冠疫情 阿迪达斯关闭欧洲和北美全部直营门店

  耐克之后,阿迪达斯也宣布了暂时关闭欧美门店的计划。   3月17日,据路透社报道,德国运动品牌巨头阿迪达斯宣布,将暂时关闭欧洲和北美的全部直营门店。根据计划,欧洲门店将于3月18日至29日关闭,美国和加拿大门店将于3月17日至29日关闭。   该公司表示:“在阿迪达斯,我们将员工、顾客和合作伙伴的身体健康放在首位”,并称受影响的员工将获得相应的工时补偿。   不仅是阿迪达斯,耐克、Lululemon、Under Armour这三家运动品公司已于上周日宣布,将关闭美国和其他部分市场的门店。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据商业媒体Business Insider不完全统计,已有超过30家零售商宣布了在美国暂停营业的通知,包括服装品牌Levi‘s、Madewell、优衣库、Calvin Klein等。   3月11日,阿迪达斯披露2019年度财报显示,全年营收达到236.4亿欧元,较2018财年增长8%,全年净利润增长12%至19.18亿欧元。   阿迪达斯在财报中首次公布了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市场的影响。据介绍,自1月25日中国春节至2月底,阿迪达斯在大中华区的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约80%。2020财年一季度,大中华市场的销售额将减少8亿至10亿欧元,经营利润减少4亿至5亿欧元。不过,阿迪达斯方面称,尚无法精准评估及量化疫情对公司2020全年整体业绩的影响程度。 来源:澎湃新闻  

欧亿登录下载_心动不如“型动”,入春风衣穿出知性魅力

春风十里,不如复工 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公司企业逐渐复工 寒冬褪去,万物复苏的春日气息扑面而来 脱下厚重的保暖外套,换上轻便的夹克&风衣 在优雅与随性间自由游走,解锁春日衣橱   ”Spring is when life’s alive in everything.”   — Christina Rossetti 知性优雅的风衣 悠然飒爽的夹克 当时尚与高科技面料碰撞 造型随心而定,造就都市魅力“型”格 叮咚 【SORONA®型感面料】请你查收 春日质感时尚穿衣报告 春日暖意渐起 却依然带着些许凛冽 风衣显然是此刻应对温差和保持优雅的恩物 它似乎与生俱来就带着故事、带着情绪 风衣太浪漫了 仿佛只属于巴黎和电影 穿了风衣 好像就该有个故事要起头了   ——Charlotte Gainsbourg   TRENCH COAT TRENCH COAT 战壕风衣 一个拥有过百年历史的经典单品 风衣在任何时候都是作为“战衣”而存在 无论男女,在风衣的加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