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我的欧亿

欧亿娱乐分红_2020年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将突破4000亿元

  中国究竟在全球奢侈品消费占据什么样举足轻重的地位?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人逐渐成为世界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不少世界一线奢侈品品牌也瞄准了兴起的中国市场,尤其在近3年,中国市场似乎不仅仅是这些品牌试图开拓的目标更成为了为其贡献利润的中坚力量。   2018年,创始人在社交平台发表辱华言论被曝光后,引起全国的愤怒,杜嘉班纳在上海即将举办的大秀取消,并且杜嘉班纳销售额跳水式下跌。随后,中国网民开始自发搜集并检举对中国领土完整立场不明确(将香港、台湾、澳门单列为国家)以及曾经涉及不友好言论或事件的奢侈品品牌。为避免中国市场萎缩,许多奢侈品品牌开始向中国示好,GUCCI甚至在门店挂上中国共产党党旗以表“忠心”。   向中国示好的奢侈品品牌中不乏一些喜爱中国文化以及懂得尊重,试图鼓励中国而表达立场的正义之师,但也有部分只是不想丢掉中国市场这一“摇钱树”。中国究竟在世界奢侈品消费占据什么样举足轻重的地位?   1、2025年中国奢侈品行业市场规模或将突破4000亿元   2015-2018年,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不包含海外消费)持续增长,2018年,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700亿元,按此趋势增长2019年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预计突破2000亿人民币,达到2130亿元,2025年预计突破4000亿。   2、中国消费者引领全球奢侈品行业增长   根据贝恩公司与意大利奢侈品行业协会Fondione agamma联合发布《2019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秋季版)》,2019年中国籍消费者占据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总额的35%,较2018年上升2个百分点。   此外,由于中国有利的政策加上国内外价差缩小进一步刺激了中国奢侈品市场本土消费的增长,2019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整体销售额增长26%。而这一增长直接带动了全球奢侈品市场的发展,2019年中国籍消费者对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持续性增长的贡献率达到90%。   3、中国奢侈品消费者调查分析   ——奢侈品消费女性占据主导地位   中国奢侈品消费者以女性居多,2018年中国奢侈品消费者中女性消费者占大约7成,而男性消费者仅占大约3成。   2)80后与90后成为中国奢侈品购买主力军   根据腾讯广告与波士顿咨询公司在戛纳国际创意节上共同发布的《2019中国奢侈品消费者数字行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国奢侈品消费者中,16-30岁与31-35岁消费者占比最高,其次是18-25岁的消费者。奢侈品消费体现出年轻化的趋势,30岁以下消费者占据消费者总数的48%,而年龄较长的中老年人则对奢侈品没有表现出浓厚兴趣。   3)二线及以上城市成为奢侈品购买主力军   根据《报告》,中国奢侈品消费者大多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11个一线城市和32个二线城市,以上47个城市的奢侈品消费者占据中国奢侈品消费总数超过50%。说明中国奢侈品消费者多集中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一方面,一二线城市对于时尚潮流的敏感度也相对更高;另一方面,经济较为发达地区薪资较高,人们有多余资金购买奢侈品。   4)中国奢侈品社交化   根据腾讯数据与波士顿调研显示,2018年,中国消费者受线上相关信息吸引较多,其中,社交内容客流达24%;品牌官网、品牌广告、第三方电商吸引的客流量占22%。而线下营销吸引了10%的客流量说明各奢侈品品牌线下营销也具有一定成效。   5)消费者多线上研究线下购买   中国电商平台的兴起拉动了中国线上消费,但是对于奢侈品市场而言,中国奢侈品消费者依旧更青睐于线下购买,根据腾讯发布的数据,选择线下购买奢侈品的中国消费者占据奢侈品消费者总数的88%,接近9成。此外,相比线下体验,中国大部分奢侈品消费者更愿意事先通过线上平台挑选喜欢的商品再去实体店进行购买。

欧亿登录线路_商业模式风险大,扛着巨压的如涵还能红多久?

  3月3日,如涵发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如涵第三季度净收入为人民币4.821亿元,同比增长25%;归属于公司的第三季度调整后净利润为2100万元,去年同期归属于公司的调整后净利润为1550万元。   回想,2019年如涵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国内首家赴美上市的网红孵化营销MCN。如涵上市后第一季度大亏、第二季度平稳、第三季度上扬,如今如涵内忧外患,网红第一股商业模式争议风险大。   头部网红权重过高,尾部网红质量不佳   据了解,如涵控股前身为淘宝品牌“莉贝琳”,张大奕是其店铺模特。2014年张大奕开始建立个人淘宝店“吾欢喜的衣橱”,至今淘宝店粉丝达1162万。在微博占有一席之地的网红达人张大奕拥有粉丝量1172万,其微博认证是如涵控股CMO。   2015年“莉贝琳”团队结束了自身店铺的运营工作,转型成为网红孵化器的如涵。早期,如涵因张大奕备受关注。她的私服搭配在社交平台上深受粉丝喜爱,其电商店铺新品上线2秒钟内被顾客“秒光”,月销售额达百万级。也就是说,三天时间内,张大奕可以完成普通线下实体店一年的销售量,创造了互联网电商的销售神话。   而后,如涵一直想复制多个“张大奕”,旗下的网红达人从一开始的淘宝平台延伸至微博、抖音、快手等平台,全网精准覆盖。从财报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9月30日签约网红数量为146个,而2019年12月31日签约的网红数量增加到159个,曾经在抖音上昙花一现的女神温婉也被如涵收入囊中。如涵头部网红张大奕、大金、莉贝琳平均每人每年带货GMV超过1亿,而尾部网红贡献度寥寥无几。   在江湖老刘看来,如涵复制多个“张大奕”是不可能的,每个人的成功都是不可复制的。曾经“靠张大奕一人之力撑起如涵”的说法也不再被认可,但是头部网红权重仍旧过高。对于如涵而言,头尾部网红均衡发展,找到个人擅长的领域方可在网红经济市场中站稳脚步。   原经营模式不再受捧,转型之路“出圈”不易   早期如涵的运营模式为“网红+供应链”如涵控股的盈利方式是:打造网红,让具有流量的网红为店铺带来交易。现在如涵的运营模式是“网红+孵化器+供应链”,这样的运营方式虽然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闭环,但是事实是“高营收,低利润”。   如涵销售和营销费用正是用于KOL孵化、培养、内容制作和培训的费用,以及相关支持团队,公司平台KOL的人员费用,还有公司的广告、营销和品牌推广活动的费用以及全方位服务模式下的相关运营团队。对于网红而言,私生活不检点,直播说错字都可能导致被封杀,孵化网红的风险太大。   供应链也是转型之路重要一环,供应链跟上,可以减少很多损失,例如顾客因等待时间较长退货等损失。没有强大的供应链,就算有再多的下单量也无法跟上需求。供应链关乎着电商企业的的运营效率和服务质量。   在江湖老刘看来,如涵改变经营模式,转型之路困难重重。一方面网红孵化要投资巨额,经营管理耗费心血,另一方面网红能否大火还是未知数,这一切都是在“冒险”。孵化出大网红,后期维稳还需要投入更多,与此同时还要加强供应链。市场不断的在变化,如涵的双重压力宛如一座大山,看不到前路的如涵又将何去何从?   今网红电商市场大火,多股力量蜂拥而上   2019年以来,以李佳琦、薇娅为代表的电商直播网红大火,网红经济进一步延续和增强。网红盈利模式多元化,加速了流量变现。未来电商直播网红行业将会大火,会养活越来越多的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也会有络绎不绝的新人加入。   微博时代大火的张大奕在短视频时代显得有些吃力,抖音粉丝仅有28.3万。对如涵而言,李佳琪身后的美ONE、薇娅身后的谦寻在日后追赶上它也不是不可能。   对如涵构成威胁的不仅是同行,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网红电商市场。2019年7月,淘宝直播发布“启明星计划”;京东宣布投资10亿元推出红人孵化计划;时尚电商蘑菇街也表示将孵化100个千万级的电商主播。即使,如涵背后有“阿里爸爸”,但互联网巨头的加入不得不让如涵敲醒警钟。   在江湖老刘看来,网红市场瞬息万变,如涵的“高营收,低利润”商业模式风险大。自身转型不易,加上电商直播平台兴起,越来越多的品牌更倾向于网红直播带货,成交率高,流量加速变现。如涵内忧外患,花无百日红,红人也会过气。网红市场经过一轮筛选后,必会有黑马崛起与如涵匹敌,如涵到底还能红多久?这值得我们深思,若其不与时俱进,大浪淘沙,未来机会渺茫。 来源:江湖老刘  作者:亦古月

欧亿招商_报复性消费VS报复性存钱,你pick哪个?

  开心就好,没有高低对错~   疫情过后,普通人重新审视自己的经济水平、消费能力。   疫情下的超长“假期”里,被禁锢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身体,还有五花八门的消费需求。   伴随各大购物中心、商铺陆续开业,快递外卖恢复运营,不少被憋坏的宅男宅女将“报复性消费”付诸了实践。   浙江 杭州大厦恢复营业,五小时销售额破1100万元;   海底捞、喜茶外送订单早已饱和;   广州 陶陶居堂食回归,不少食客一早就前往排队 ……   可同样受疫情影响,是消费者们的钱包,不少人收入骤降甚至没收入,“报复性赚钱”、“报复性存钱”等声音不绝于耳。 (拍摄:中服网)   近日,微博发起了一项投票: 疫情结束后,你会进行“报复性消费”吗?20.7 万人参与的投票,仅有3.1万人表示会买买买。   说“不”的理由有两类:一是反问“拿啥报复”,二则表示“好不容易在家省点钱”。   可预见的是, 疫情过后较长一段时间内,“报复性消费”与“报复性赚钱/存钱”二者间的battle还将继续。   报复性消费,拉开大幕?   不能聚会吃大餐唱K,出游计划泡汤,婚礼也被推迟,孩子不能正常去游乐场……因为一场疫情,所有属于“春节档”的消费黯然离场。人们“收缩”的不仅仅是生存空间,同样还有消费欲望。   当正常的消费需求被压抑得时间越长,影响消费的因素就会变多。再加上,疫情本身给人带来焦虑、恐惧、抑郁等诸多受限的负面情绪。   于是,“买买买”成为消费者们常见的一种解压方式。尤其在全国大面积复产复工,门店开始营业,快递业务逐渐恢复后,一下子释放出的消费需求催生了“报复性消费”的苗头。   虽然对于“报复性消费”这个议题,持保守意见的人占多数,但不能盖住其讨论热度。 360趋势显示,进入2月后,“报复性消费”一词的关注度有明显的波动上升,甚至在3月5日呈现最高峰。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疫情转好,消费者压抑的需求会得到释放。财经作家吴晓波也在其演讲中提到,“2020年下半年,我们会看到的分别是货币宽松政策、产业大规模投资、民众报复性消费。”   当然,经历过疫情“重塑”后,时下无论是商家的卖货方式,还是消费者的购物习惯,已然与疫情前有着很大不同。而这些变化,同样改变着“报复性消费”呈现的模样。   去线上,依旧是最热潮流。据淘宝3月12日发布的《淘宝经济暖报》显示,近期有12000个线下品牌入驻天猫开新店。“38女王节”期间, 参与的商家是去年的2倍,参与的商品总量增加了60%。超过2万个品牌销售额同比去年增长超100%,淘宝直播一天最高带动成交量增长了650%。   过去两个月里,加入淘宝直播的新增商家环比飙升719%。其中,直播商家获得的订单总量平均每周都以20%的速度增长。   不难看出,为了求生存,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从线下转战到线上,试图为品牌寻找新流量,而 直播成为了品牌在线上获取用户的有效手段。   相比线上,线下的“报复性消费“来得晚了些。过去的3周时间里,华兴投行消费互联网行业组调研了1000位消费者, 约55%受访者预计疫后短期内出现报复性消费行为。   此外,从最想进行的线下消费活动排序结果可看出,社交属性强的大众消费预计会率先反弹。正如一些网友所言: “我的报复性消费,主要是指报复性地吃喝。”   饿了么数据显示,2月10日复工开始后一周内,上海人消费了16万单奶茶;到了第四周,这个数字变成了33万单,其中一名用户一次性下单77杯奶茶。近期,不少商家更推出了类似于桶装水的“桶装奶茶”,引起热议。   虽说线下shopping不如吃喝那般“刚需”,但同样是线下“报复性消费”的一大不可获取消费场景。   2月20日,浙江杭州大厦购物城正式恢复营业,尽管当日营业时间缩短至五个小时(中午12点到下午5点),但杭州大厦全店销售额突破1100万元,超过上年同期全天营业12小时(早10点到晚10点)的销售额。当日,该商场 成交的 第一单是耳钉…

欧亿测速代理_高级定制口罩,LVMH洗手液,你用过几款奢侈品牌抗疫产品?

  新冠病毒疫情,已经正式地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问题,随着国外总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双双超过国内,欧美各国也纷纷出台政策来防控疫情,民众也提高了警戒心,许多有责任心的大企业在这样的经济状况下,也用自己的能力做出了贡献,其中不乏许多大家熟知的奢侈品。   比如LV让旗下生产线生产洗手液、Prada捐赠医疗设备、劳斯莱斯等汽车品牌制造呼吸机、意大利服装品牌制造口罩等等……彰显着这些品牌的社会责任心,以及世界各国人民共同团结抗疫的努力。在这里,盘点了一些抗疫的奢侈品品牌,希望各国人民都能早日战胜疫情,回到买买买的幸福生活。   法国抗疫告急,LV旗下生产线制造免费洗手液   新冠疫情在法国呈扩散之势,截至3月17日,法国确诊病例达6650人,148人死亡。从3月15日凌晨开始,法国关闭所有“非必需”公共场合,所有商场都被关闭,奢侈品卖场老佛爷百货、巴黎春天百货也在列。奢侈品公司捐款并不新鲜,而以如此直接的形式支持抗疫,还是头一次。疫情之下,法国口罩和洗手液需求激增,到处断货,不少店铺规定每人限购一瓶。洗手液俨然成了奢侈品。   上周日,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公布了一个让人略感惊讶的消息。这个全球第一的奢侈品商宣布,其准备用法国的所有3个香水和化妆品工厂生产洗手液。3月16日开始,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娇兰(Guerlain)和纪梵希(Givenchy)的生产线开始大量生产洗手液。   LVMH集团发言人称,第一批周一晚上交付,工厂一周可以生产12吨洗手液,之后生产更多。   据记者了解,这个决定是法国首富——LVMH集团CEO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做出的。并且,生产出来的洗手液不是对外发售的新品。LVMH集团会把洗手液免费提供给法国健康机构和医院等,以应对紧缺问题。   LV作为法国的老牌奢侈品品牌,一向具有一种对于社会热点问题的敏锐感,和社会责任感,就比如几年前,还推出过一款有着经典LV印花的防毒面具。   疫情下转型医疗器械生产的汽车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劳斯莱斯   疫情之下,有不少车企开始转产医疗设备,其中就包括著名的英国高端车老品牌,劳斯莱斯。据英国媒体报道,3月16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与福特、本田、劳斯莱斯等汽车制造商进行了对话,讨论他们的生产线是否可以用于制造包括呼吸机、口罩等在内的医疗设备。福特、本田在英国的公司均证实了这一消息,并表示正在和政府积极接洽,愿意尽其所能。   众所周知,有钱不一定能成为劳斯莱斯的车主,这个制造汽车的企业奢华到了可以选择顾客的程度。知名的文艺界、科学技术界人士,知名企业家可以拥有白色,政府部长级以上高官、全球知名企业家及社会知名人士可以驾驶银色,而黑色的劳斯莱斯只为国王、女王、政府首脑、总理及内阁成员量身打造。   这样“高冷”的品牌,具有这样的社会责任心,实在是难能可贵。   为什么劳斯莱斯够格去生产医疗设备,如呼吸机等等,其实并不只是因为它是高端的轿车品牌,而是它本身产品制造有着非常高的科技含量,因此旗下的生产线的科学性和技术性有一定的保证。甚至,除了制造汽车,劳斯莱斯还涉足航空发动机制造的领域,也是一家优秀的发动机制造商,空客的飞机部分型号用的就是劳斯莱斯的发动机。   有这样有技术又有责任心的企业参与其中,为病人提供“劳斯莱斯”牌的呼吸机,想必一定能为抗疫做出相当大的贡献。   意大利疫情不容乐观,Prada向米兰三家医院捐赠医疗设备   意大利作为全世界确诊人数第二多,欧洲确诊人数第一多的国家,截至3月19日,已经确诊35713名,对于一个小国来说,对于医疗资源无疑是严峻的考验。   而以手工制造业文明的意大利,拥有着许许多多的奢侈品品牌,由于疫情的原因,奢侈品行业也遭受了重创,随着意大利的封城,奢侈品销售受影响,供应链也被打乱。以开云集团为例。其管理的88%的供应商都在意大利,旗下Gucci的所有意大利工厂停工,许多奢侈品的时装秀也不得不取消。经济学家预测,奢侈品行业今年的销售额可能减少30至400亿欧元。   但是,在这场疫情之中,我们也看到了意大利人民在阳台开音乐会的乐观精神,看到了各国之间的相互合作,更看到了许多企业和企业家的善良、责任感。   Prada集团作为本土的奢侈品大牌,成为了意大利时尚领域,又一家以实际行动支持抗疫的力量,在Prada品牌发布的官方声明中,表示集团已向米兰的维托雷·巴齐(Vittore Buzzi)、萨科(Sacco)和圣拉斐尔(San Raffaele)三家米兰的医院捐赠了两套完整的用于重症监护和生命复苏的设备,由 Prada 创意总监 Miuccia Prada、集团首席执行官 Patrizio Bertelli 及总裁 Carlo Mazzi 共同捐赠。   意大利死亡率高达7.7%,高端定制时装品牌自愿转为生产口罩   据意大利媒体3月14日报道,一家名叫加拉罗的意大利加拉蒂纳地区高级时装设计公司的负责人接受采访表示,他们正在转产将纺织车间改造成口罩生产车间,抓紧生产口罩。   目前意大利各地口罩极度短缺,而且由于高龄人口多,死亡率居高不下,情况十分危急,需要保证其他居民做好防护措施,所以,这家时装公司的举动,无异于雪中送炭。   负责人加拉罗表示该公司此前一直是为知名奢侈品牌设计、加工高级时装,很多明星出席典礼时的盛装都出自该公司之手。服务过的客户包括著名歌手Lady Gaga和妮可·基德曼这种大咖。   如今,该公司已经将大部分资源投入口罩生产中。加拉罗表示口罩主要原材料是无纺布,这对公司来说都生产十分简单。目前意大利大部分工厂都停工封锁,但加拉罗的公司还在继续运转——大量工人三班倒进入车间生产口罩,然后将被赠送给公司所在地区的社区。   不过加拉罗也强调公司生产的口罩只有两层,只具备简单的防护功能,如果居民需要使用还要在中间加上相应的隔离层。尽管口罩功能并不如人意,但很多意大利网友也在网上称赞加拉罗及其公司,认为他们能够无私解决一部分问题已经不容易。…

欧亿测速地址_“身体积极性”成为了内衣创作者们的新考题

  内衣世界的营销概念在近几年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新兴品牌放弃性感转而强调和推崇对女性身体的正面认知。这些变化实际上始于2015年的文胸潮流,接着#MeToo运动的兴起,对健康和自信的强调得以延续,越来越多的女性决心购买舒适和功能度优先的内衣,代表性感的红色和黑色蕾丝逐渐被淡粉色和紫色取代。   Frontier Strategy的策略师Sara Beech告诉WWD:“人们如今进行更开放、更坦诚、真实、多样化的对话模式,当下广告中的对性感的表现仍能吸引部分人的注意力,但事实证明,它并不一定能带来销量。博人眼球广告将不再受观众的欢迎,新兴一代消费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精明和警惕,对广告中强迫的和不真实的行为和营销策略更加警惕。”   谁在抗拒“性感”?   值得注意的是,对性感营销尤其抗拒的是年轻一代,这与#Metoo运动有很大的关联性。Lerer Hippeau负责人Caitlin Strandberg表示。“性感如今在Z世代观众中毫不卖座,他们关心的是女性赋权、接受自己的个性和身材。在他们看来性感本身就是自我接纳、掌控人生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受约束,这才是卖点。”   Gelmart首席营销官Caroline Limpert表示,“在今天单单靠体现性感是不够的,自信、力量、积极性和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改变了营销的叙述方式,使其更个性化,而不是为了取悦他人。消费者与品牌的对话模式已经改变了,营销方法也需要相应改变。”   从历史层面上看去,传统广告中强调性感对销量的转化率很高,这些广告文案不断提醒消费者,如果购买了这个产品,他们会变得更加可爱、有趣且更有希望找到好老公——这些定义都建立在取悦他人的基础之上。   事实上,消费者并不是要求全面禁止“性感”的表达和宣传,对于品牌来说,这是绝佳的机会,可以以一种真实的方式参与到对话中来。消费者如今也在要求品牌在社交媒体上的文案风格更加平易近人和亲民,期待品牌进行最“真实”的概念传达。   面对抵抗内衣品牌该如何做?   今天我们从社交媒体上看到的内衣品牌正在尝试更加多样化的尺寸、对肤色更具包容性颜色选择。其次,内衣品牌开始与更多KOL发生合作,他们是有影响力的人,同时也是社区成员中的一份子,他们不仅在社群中讨论购买内衣的尺寸和舒适度的感想,还会上传自己的照片,与以往相比这是非常罕见的。”Strandberg说,“你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用户流量,让品牌能够拥有与客户一对一的联系和反馈,这些信息对品牌来说都弥足珍贵。”   总的来说,传递积极的正面看待自身的信息正在与更多的女性产生共鸣,尤其是年轻女性。比如Lonely等品牌在广告中的模特包括不同体型、种族、年龄的女性,她们在广告中摆出自然、真实的姿势。   在竞争激烈的内衣行业中,美国Eagle Outfitters Inc.旗下的Aerie品牌近十年来一直在重新定义文胸和内衣行业,增加了多样化的模特阵容、不使用修图,这些做法纷纷吸引了消费者的注意力和追随,同时赢得了市场份额。该品牌去年的可比销售额增长了20%。这是在前一年增长29%的基础上。Aerie全球品牌总裁Jennifer Foyle表示,“该品牌的收入已接近10亿美元的目标,如今要发展一个品牌并不容易,首先它必须建立自己的目的性,真实性就是我们的目标之一,其次就是社区概念。”   根据NPD集团的数据,Aerie是美国第二大电子商务内衣零售商,市场份额仅次于市场领导者维密。欧睿国际数据显示,2018年,维密占据了美国女性内衣行业24%的份额。相比之下,同年Aerie的比例为3%,高于2017年的2%。   Aerie的策略则显得略微与众不同,该品牌尝试举办更多的线下活动,在店内举行会谈,甚至把峰会活动带到全国各地的城市和大学校园中。该品牌同时也是第一批使用多样化模特的内衣品牌之一,2014年时聘请一些拥有妊娠纹和肥胖纹模特,后期也不会进行修图。自那之后,时尚界也纷纷效仿,将多元化和包容性作为新的标准。   Aerie营销主管Stacey McCormick在WWD采访中说,“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已经以一种方式改变了文化,超越营销,超越零售,这非常令人兴奋,也极具挑战性,因为我们要保持这种文化的推进,继续推动真实故事的发展,促进女性建立信心。”   中国内衣品牌如何讲述“身体积极性”   市场调研机构欧睿国际曾预计,到2022年中国内衣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973亿元,而这个规模是美国的近1.9倍;另外,中国14-65岁的女性人口基数庞大,约在4.85亿人以上,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升,内衣支出呈现出可观的升级态势,体量巨大、发展潜力无限的中国内衣市场同样也在经历“身体积极性”的变革。   本土互联网内衣品牌NEIWAI内外(以下简称“内外”)是诸多同业中最能相时而动的典型。因为从创建之初就从品牌理念层面坚持强调对舒适及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表达,8年以来,“内外”收获了100万女性用户、300万社交粉丝,线下开启了73家门店,综合近三年的销售数据,顾客购买频次和单次购买金额都有了将近150%的增长,2019年双十一日单量超过10万单,“内外”也成为唯一进入天猫内衣行业排名前十的国内新兴品牌。   “内外”的成功不仅仅是早期预见对“舒适”的需求扩张,而是瞄准了垂直消费群更加“关注健康,注重自我”的趋势,从2018年提出“你的内外,我都了解”的宣传文案到2019年开启的关于“身体多样性”的特别策划——邀请不同身材、年龄的女性来拍摄2020春夏大片,策划的主题定为“NO BODY IS NOBODY”——即没有一种身材,是微不足道的,该品牌在谈到其女性内衣广告时表示,“无论女性是丰满与否,无论她们是胖是瘦,无论年龄多少,我们都希望她们能在NEIWAI内外找到自己。”   这些营销方案都在某种程度上加强了用户的粘性,建立了与消费者的信任度,据36氪数据显示,内外用户的复购率近40%,高出行业平均水平2倍。   除了产品本身的质量因素,“内外”的成功,是对于正确认识社会审美思潮、及时反映之于品牌成败重要性的重要例证——大洋彼岸的“维密”则是标准的反面典型。从“性感”到强调“身体积极性”的背后,不仅仅是一个个“维密”的衰败,也是强调“自由意志”的互联网内衣品牌的兴起和机遇,这其中不仅仅是女性赋权运动的简单口号,还暗含着深刻的社会思潮变化,在这种趋势之下,“性感”必将暂时退居幕后,能将舒适与时尚紧密结合的品牌将获得极大的成长机遇。 来源:WWD 国际时尚特讯  作者: Lucy Geng

欧亿测速登_受疫情影响 英国快时尚New Look暂停生产 员工停薪休假

  英国快时尚品牌New Look表示,受疫情影响将停止所有生产任务,并为13000名员工提供无薪休假,以确保员工和消费者的健康与安全。   据了解,品牌尚未就现有的2020春季和秋季订单做出任何决定。并且表示,暂时会把重点转向市场营销,尽可能地保留现金资产并降低成本。   New Look从上周六下午5点开始暂时关闭其在英国的全部480家商店。   爱尔兰共和国的28家商店从3月20日下午5点开始临时关闭。   但品牌网站目前照常开放,并且在线客户仍可以使用交付。 New Look还将退款政策延长至90天。   快时尚品牌在2020年之前一直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着零售业寒冬,多家品牌纷纷宣布破产、关店、退出中国市场等消息,New Look也不例外。据早前报道,2018年10月18日,英国快时尚品牌 New Look 正式宣布退出中国。在此之前,New Look 曾不止一次面临过财务困境。   据数据显示,New Look 2019年下半年销售额同比大跌12%至8.3亿英镑,但睡前亏损从8320万英镑收窄至120万英镑。 来源:新浪时尚  

欧亿总代平台_损失百亿欧元 ,全球奢侈品艰难过冬

  新冠肺炎正在全球肆虐。疫情之下,全球的奢侈品牌都受到了重创,线下门店纷纷关门,生产进入停摆期,直接拖累全年业绩。   意大利奢侈品协会的最新研究报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将导致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最高损失300亿―400亿欧元,并使行业总利润下滑15%,即约100亿欧元。   报告预测,疫情对奢侈品市场的影响将持续到未来一个季度至半年时间的销售额。对此,包括Burberry、Capri、Tapestry等在内的10余家奢侈品牌都下调了2020年业绩增长预期。   当然,也有公司另辟蹊径,改做口罩、消毒剂、洗手液等紧缺的防疫物资,以自己的方式投入到抗疫战斗中。   3月19日,印着CD标志的首批“LVMH牌”洗手液开始交付使用,这批洗手液的数量约有上千瓶。法国奢侈品集团路威酩轩(LVMH)宣布,计划在截至3月22日的一周内向法国卫生当局及巴黎公共医院集团AP-HP(Assistance Publique-Hospitaux de Paris)旗下39家医院捐赠12吨洗手液。   1消毒剂代替香水   由于担心感染新冠肺炎,法国各地都出现了抢购洗手液的狂潮。为了保证供应和市场稳定,很多药房都采取了每人只能买一瓶的限购政策。法国政府也对洗手液的价格进行了限制,规定100毫升的商品价格不能超过3欧元。   当地时间3月15日,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母公司法国奢侈品集团LVMH宣布,将该集团旗下品牌迪奥(Dior)、纪梵希(Givenchy)和娇兰(Guerlain)的香水和化妆品生产线改为生产洗手液及其他消毒产品。   所有消毒产品将不贴牌,并免费提供给法国卫生当局及巴黎公共医院集团AP-HP。该集团由39家公立医院组成,每年治疗的患者超过800万。按照计划,LVMH集团会在第一周生产12吨洗手液。   巴黎公立医院集团AP-HP负责人Martine Hirsch表示,目前,虽然巴黎地区的39家公立医院还有部分洗手液存货,但也马上面临断货风险,他们非常感谢LVMH集团的慷慨援助。从收到支援请求到生产线改造完毕,LVMH集团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响应速度极快。   “巴黎的医院还有洗手液,但供应紧张。”巴黎医院系统的一名发言人坦言,其他公司也表示准备捐赠消毒液。   LVMH之后,其他奢侈品牌纷纷加入。欧莱雅集团(L’Oréal)表示正在改建理肤泉(La Roche-Posay)和卡尼尔(Garnier)的工厂生产线,用以生产消毒剂和洗手液之类的产品。其中理肤泉会向欧洲各地医院、疗养院和主要合作药房分发含酒精的洗手液,卡尼尔也将向欧洲客户提供数百万支洗手液。同时,该集团还将向帮助弱势群体的组织捐款100万欧元,以支援法国和欧洲地区的防疫工作。   爱马仕(Hermes)宣布关闭相关制衣、皮革与瓷器制造厂,同时表示法国生产线预计关闭至3月底,但何时重启仍未确定,只有香水产线不停产,改为生产免洗洗手液。   2关厂停工   如果说,将香水和化妆品生产线转为生产洗手液,是疫情之下奢侈品大牌的A面。那么,B面则是残酷的关闭门店、关厂停工。   3月16日,瑞士将全国疫情警戒级别从“特殊状态”上调至最高级别“非常状态”。受疫情影响,世界名表劳力士宣布于欧洲中部时间3月17日下午5点开始关闭位于瑞士日内瓦(Geneva)、比尔(Bienne)和克里斯塞(Crissier)的工厂,直至3月27日。   不过,上述停工的三家劳力士工厂,能否在3月27日如期开工,还需要根据疫情影响做调整。   “我确信这只是一段艰难的时期,如果我们能齐心协力、克服困难,致力于让局势稳定下来,那么我们就有希望尽快地、安全地返回工作岗位。”劳力士CEO让-弗雷德里克·杜福(Jean-Frédéric Dufour)在给全体员工的公开信中表示,停工是为了保护员工及其家人,同时尽可能减少传播冠状病毒的风险。   除此之外,爱马仕宣布关闭其在法国地区42家工厂及部分欧洲其他地区工厂直至3月底;开云集团旗下品牌古驰(GUCCI)已关闭6家工厂及位于意大利的所有门店,并宣布取消原定于5月8日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2020/2021年大秀;香奈儿(CHANEL)在当地时间3月18日宣布关闭法国、瑞士、意大利所有生产基地,包含手表、高级定制服装、成衣和高级珠宝等多类产品的生产线,关门时间为两周;豪华汽车制造商法拉利3月14日宣布关闭其位于意大利马拉内罗(Maranello)和摩德纳(Modena)的两家工厂至3月27日,法拉利的F1赛车运营也将中断;意大利奢侈品牌阿玛尼(Giorgio Armani)则宣布,暂时关闭其在米兰的豪华酒店、餐厅和所有精品店,品牌原定于4月19日至20日在迪拜举办的度假系列大秀也被推迟至11月举办。   3发展线上渠道   几家欢乐几家愁,在全球奢侈品纷纷踩下急刹车的同时,亚马逊(Amazon)在3月16日表示,将在美国各地雇佣10万名仓库和快递工人,以应对网络订单激增。   亚马逊负责全球业务的高级副总裁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同日表示:“我们正面临需求大幅增长的情况,这意味着今年这个时候,我们对劳动力的需求是前所未有的”。   分析认为,从中长期来看,疫情可能会改变消费者的消费习惯,让奢侈品公司重新反思此前薄弱的线上渠道。   事实上,一些奢侈品公司已经行动起来。   3月5日,奢侈皮具品牌德尔沃(Delvaux)宣布,品牌首家官方线上旗舰店在中国京东正式上线;3月14日,普拉达(Prada)正式宣布在中国天猫开设旗舰店,同时透露集团旗下另一品牌缪缪(MiuMiu)也将于近期开设天猫店;3月20日,阿玛尼正式在天猫开店,并入驻天猫奢品平台Luxury Pavilion。   知名研究机构尼尔森日前发布报告称,67%的零售商表示将大力拓展线上渠道。报告认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过后很有可能会迎来一波消费反弹,经历了疫情考验的零售业也正酝酿着变革与机遇。   不过,新冠肺炎疫情仍在继续,没人能准确预测何时结束,全球奢侈品公司不论如何脱困,都必须做好度过冷冽寒冬的准备。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谢江珊

欧亿测速登_YSL、欧莱雅将生产口罩 时尚美妆企业加入抗疫大军

  欧洲各国的全民抗疫战打响。   北京时间3月23日,根据路透社报道,总部位于意大利Kerring(开云集团)表示,旗下Balenciaga(巴黎世家)和Yves Saint Laurent(圣罗兰)这两家奢侈品公司将开始生产口罩,以缓解物资短缺危机。   该集团表示,圣罗兰和巴黎世家的工艺和材料已经进入审核阶段,一旦获得正式批准,就会在立马开始生产。与此同时,集团旗下品牌Gucci(古驰)将生产并捐赠110万个口罩和5.5万个医疗防护服给意大利。   将美妆香水等生产车间改造成洗手液、口罩等生产线,开云集团并不是第一家。就在上周,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已经让旗下的Dior香水工厂生产洗手液,并免费向法国当局和欧洲最大的医疗机构Assistance Publique-H?pitaux de Paris提供。   欧洲地区疫情第二严重的西班牙境内,ZARA母公司也开始行动。据悉,为了帮助西班牙政府解决口罩、医疗防护服等医疗用品短缺问题,Inditex已计划将部分面料生产线转化为专业医疗面料生产线。此前,集团捐赠了1万个医疗口罩。目前,Inditex集团最新调配的30万个专用口罩已经到货。   除了奢侈品企业,服装以及奢侈品ODM/OEM制造企业也开始加入生产口罩大军。美国纺服企业Fruit of the Loom和American Knits等公司成立“口罩联盟”,将从当地时间3月23日起动工生产医用口罩,并称将在一个月内实现周产1000万只医用口罩的产能目标。   一家专门为奢侈品品牌生产时尚配饰的企业,意大利的Waycap公司,据悉目前已经将工厂改造为生产防护口罩的工厂。该公司表示,计划每天向民防和意大利个地区提供10万件防水棉服。   意大利高端丝绸面料公司Serica 1870因为在库存中发现弹力棉纺织品,具有非医疗口罩的特点,因此正在试用这种面料的抗菌功能。公司表示,如果能提到米兰Politecnico大学的测试和认证,就能过获批生产。   不仅仅是奢侈品及供应链相关企业,美妆企业也开始有所行动。   全球最大美妆集团欧莱雅表示,开始利用旗下品牌工厂生产大量洗手液,其中La Roche Posay会向欧洲各地医院、疗养院和主要合作药房分发含酒精的洗手液,Garnier也将向欧洲客户提供数百万支洗手液。   毫无疑问,一场奢侈品领衔的口罩大战正在欧美国家展开,有分析认为,突如其来的疫情,背后也是对各国制造业的一次大考验,而作为西方国家重要经济支撑的奢侈品行业拥有设计、生产等诸多基础优势,领衔口罩生产倒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有点意料之外。一位服装零售商对此表示:“时尚企业拥有成熟的纺织、日化类产品生产线等,这些都为生产抗疫物料生产提供了便利,就像我们国家由五菱、比亚迪等领衔口罩生产一样,当一个行业、领域开始率先行动,其余跨行业抗疫也会迅速带动起来,这对于控制全国性疫情来说是一个积极风向。”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王晓然 陈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