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亿代理_如意控股的利邦男装营收增加13.9% 净利实现扭亏为盈<em></em>

  3月31日,利邦控股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核心经营溢利实现1.61亿港元,实现扭亏为盈。   报告显示,2019年收入总额为19.62亿港元,较去年增加13.9%,核心经营溢利为1.613亿港元,而上年同期录得亏损2.48亿港元。股东应占溢利为5040万港元,而上年同期录得亏损2.648亿港元。   利邦表示,由于全球消费者市场不稳定及宏观经济疲弱,在及其附属公司(统称「如意集团」)提供的支持和网络下,致力开发新业务和销售渠道,以减低业务风险。这促使批发业务大幅增加并录得6.17亿港元的批发收入,而上年度则录得81.7百万港元。   按地区分:   内地   中国内地的零售销售额为5.87亿港元,较去年减少1.03亿港元。这主要是由于集团持续采取关闭表现欠佳店铺的措施,导致期内净关闭20间店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的店铺数目为143间。   为了提高长期盈利能力,集团调整了定价策略,定价变化使同店销售额下降了5.3%。这使毛利率由69.6%改善至71.4%。尽管新策略对零售销售增长施加短暂压力,整体分部贡献却因毛利率的提升及关闭中国内地的三个地区办事处,由2018年的21.9百万港元改善至2019年的38.3百万港元。   香港及澳门   香港及澳门的零售销售额为3.81亿港元,比上年度的销售额下跌1.40亿港元。利邦2019年门店关闭了7家,至2019年剩29间,同店销售额减少25.5%。2019年,毛利率从71.5%上升至72.2%,分部贡献由2018年的16.4百万港元溢利下降至2019年的1.0百万港元亏损。   台湾   台湾零售销售额为1.15亿港元,低于上年度的销售额15.6百万港元。2019年的店铺数目略微下降2间至40间。虽然同店销售额下降了14.4%,但毛利率由66.4%上升至67.8%及分部贡献由2018年的3.7百万港元改善至2019年的6.0百万港元。   欧洲   2019年欧洲零售额为1.21亿港元,较上年度下降10.9%,主要原因是关闭表现欠佳的店铺。店铺数目于2019年减至9间。   批发   批发收入显着上升,由2018年的81.7百万港元上升至2019年的6.17亿港元。在如意提供的支持和网络下,通过全新的分销合作伙伴把本集团主要品牌rruti 1881及Kent&rwen批发给中国内地及其他国家的企业客户,从而增加批发收入及毛利。   利邦集团主席邱亚夫在报告中表示,利邦在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开始录得盈利,其后通过以精简各方面营运为核心策略而进一步进行改革和转型,使盈利得以保持。随着我们不断增强竞争力和适度进取,将与「迈向国际」这眼前目标更加靠近。2020年将会是困难重重和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但相信凭借深厚经验的管理团队、清晰的业务方向、优化的工作队伍,利邦将会继续稳步发展。   2017年,利邦因亏损持续扩大,便以配股增发方式引入山东如意,以外部投资者身份进入,山东如意以1.2港元每股获得利邦男装18.46亿股新股,作价22亿港元。2018年5月,山东如意集团正式接管利邦,接管后进行了管理层的调整。   此外,如意集团对利邦旗下Kent&Curwen丶Cerruti 1881及Gieves&Hawkes品牌进行了升级,将产品、渠道、设计都向年轻一代靠拢,并引进年轻产品线及新店概念,吸引新一代消费者及迎合倾向休闲风格的潮流趋势。   利邦转型得到了较好的效果,亏损逐步缩小。据数据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实现17.23亿港元,同比增长1.28%;核心经营实现亏损2.48亿港元,同比下降43.74%。   利邦为渗透更大的市场,持续加快转型的步伐。利邦将为迎合年轻客户群体,推出更年轻、更潮流的中性,且创造符合时下审美的配饰;对于渠道,利邦不断加强线上渠道的开发,并对线下门店进行重新装修,为Kent&Curwen推出概念店,展现出品牌的年轻风格。

欧亿测速代理_口罩“牛市”套牢谁?

  “你们那管得还严吗?”   “我们这街上有很多人不戴口罩了。”   微信群里都在互相询问还要不要戴口罩。3月18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科学戴口罩指引,对普通公众在居家、户外、无人员聚集、通风良好等环境中建议不戴口罩。   但更多的口罩产业链产线还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再过十余天,中国石化仪征化纤建设的8条熔喷布将正式投产,预计每日N95熔喷布生产量将达到8吨,或产出12吨医用平面口罩原料。   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月29日,全国口罩日均产量已达1.16亿只。其中医用N95口罩日产能、产量分别达到196万只、166万只。而且随着更多正在建设的产线陆续投产,口罩产业链上下游的产能产量都将进一步提升。   与此同时,国内新型冠状肺炎的防控情况已有了明显改善,新增病例自2月下旬起呈稳步态势,多地连续几日实现零增长,截止3月28日,国内累计治愈人数已突破七万五千人。   需求正在减少,产能却持续暴增。   中国石化预计,上半年熔喷布产能将接近300吨/天,可满足3亿片/天口罩的生产用料需求,市场将供大于求。产能过剩,产业链上的每一环都面临着何去何从的压力,全球防疫处在关键时期,答案正在风中飘。   助一臂力,还是分一杯羹?   3月26日,疫情期间北京三级法院的首次线下庭审开庭,北京京海康佰馨医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东等人站上了被告席,原因是涉嫌购买了58万余只假冒3M牌口罩以谋取不法利益,被控销售伪劣产品罪。这只是口罩乱象的一角。   3月12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通报,过去一个多月,全国共查获假冒伪劣口罩8066万只。   假冒伪劣口罩大规模流入市场引发众怒,另一边,口罩投机的“暴富神话”席卷整个产业链,从下游到上游都陷入了史上最疯狂的行情。   广州市保为康劳保用品有限公司生产部主管杨飞告诉亿欧,“原材料供应不足,大部分生产厂家已停工,生产设备不足,人员也不足,物流不畅通。”两个月前,这是全国口罩企业共同的困局。   全国卫材生产基地河南长垣,原市场价格2万元一吨的口罩制作原料熔喷布,一度狂飙至60万元一吨;口罩机价格从40万直接竞价至160万,甚至连口罩机图纸在某电商平台上都能叫价数千元。   资本市场中,多家借口罩行情浑水摸鱼的企业,因涉嫌蹭热点被问询、调查。   3月17日,针对格力“预计出口1亿片一次性医用口罩”,上交所向格力地产下发了问询函。格力地产承认,“高格医疗目前尚未获得欧盟国家CE认证和北美FDA认证,高格医疗为新设立企业尚未申请海关进出口业务资质,能否实现出口销售业务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一面是市场上“群魔乱舞”,另一面则是行业里的传统口罩企业想方设法克服人员复工、原料供应、物流运输等复产难题,以前跟口罩毫无瓜葛的知名制造企业也纷纷转产,为抗疫和节后复工提供“弹药”。   不到一个月,富士康、比亚迪、上汽通用五菱等公司的口罩产线迅速投产,上汽通用五菱公司对亿欧表示,截至3月18日,通用五菱已经建成了22条口罩生产线,日均产能已达到200万只。   无数人在利诱之下闯入口罩行业,要分一杯羹,但也正是在这股风潮中,化解口罩困境的答案显现出来:市场需求暴增从口罩一路传导到口罩机和各种原材料、核心原料熔喷布价格暴涨,口罩产业链短时间里绷紧,在扩产路上狂飙。   “口罩总动员”产能破亿   春节前,口罩行业的QQ群、贴吧热度直线上升,群聊框里不断跳动着需求信息:求口罩货源、求口罩机、求熔喷布原料,为了避免被信息流刷掉,采购经理们总是不断粘贴着相同的信息。   这些寻找货源的人告诉亿欧,行情的变化是从1月19日前后开始的。从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宣布“病毒人传人”开始,口罩就变成全民出行的“日常穿搭”,一时间洛阳“罩”贵,而全国各地医护人员为了有效隔离,不得不亲自动手缝制口罩的场面,则让所有人揪心。   3月下旬,电商平台上,口罩不再缺货、价格逐步回落,50只一次性医用口罩价格大概在80~90元区间。口罩供需关系逆转,在贴吧、QQ群里,弹出来的消息变成了发布口罩库存、询问有无代办出口资质。   两个月内口罩行情两次反转,归功于临危受命的中国制造产业链猛地上紧了发条。   刚回到老家准备过年时接到复产任务,杨飞不得不连夜打了1000多个电话动员了100多名员工,带着他们在除夕当天凌晨从湛江返回广州复产,连离职两三年的老同事都没漏过。从制造业大省广东到卫材生产基地河南,口罩企业普遍拿出数倍工资请回工人。   佛山,一批机械制造企业在政府协调下转产口罩机;杭州,人工智能创业企业对着买来的图纸设计、制造口罩机。   相比工人的几倍工资和口罩机的几倍竞价,口罩原料熔喷布和熔喷料的价格更令企业咂舌。2月24日,原本只有聚丙烯、熔喷料产线的中国石化,投资2亿元在北京燕山石化和江苏仪征化纤加急上马10条熔喷布生产线。   中石化总部党组宣传部新闻处副处长刘姗对亿欧解释说,熔喷布新增产能需要的周期长、投资大,“近期口罩机增加得多、快,熔喷布增加的相对少、慢。再加上一些企业出于对原材料的供给担忧而囤积资源,造成阶段性的熔喷布资源短缺。”   由于石化企业加大了投产力度,目前熔喷料产能供大于求。据熔喷料企业专家预计,近期全国熔喷料增加15万吨产能,合计达到25万吨产能,而17万吨熔喷料就足够满足500亿片N95口罩的产能。   3月下旬之后,原料和设备价格逐步下跌,全国口罩产量也一路从节前日产800万恢复到疫情前的2000万,现在日产量已经破亿。   口罩行业潜在产能压力令人担忧,但纸尿裤企业却可能“远水解近渴”。在疫情前期不少口罩企业争抢熔喷布原料,挤占了纸尿裤原料无纺布的产能,加上物流和人力成本上涨,纸尿裤企业的原材料供应紧张。随着熔喷料供应逐渐提高,纸尿裤企业的压力可能在4月得到逐步缓解。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也给口罩企业吃了颗定心丸,“不少企业担心将来会不会口罩产能过剩,明确告诉他们,疫情过后富余的产量,政府将进行收储。只要符合标准,企业可以开足马力组织生产。”   官方动员之下,一条完整的口罩产业链,全国范围内的协同增产,1个月增产14倍的奇迹得以成真,也使得疫情下的口罩行情再度反转。   疫情全球扩散,中国口罩反向输出   与中国要求必须戴口罩才能出门不同,从1月疫情爆发至今,欧美国家并不建议没有症状的民众戴口罩。   身在波士顿的吴女士告诉亿欧,波士顿最初爆发疫情的Biogen公司距离自己家不到1公里,波士顿已经成为重灾区,当地人慢慢开始重视,但是口罩短缺,外面基本上没人戴口罩,美国人的文化也不一样。“我和家人戴口罩去美国超市购物,会遇到很不友好的眼神,他们觉得你戴口罩就是得病了,应该在家里待着,而不应该出门。”   普通人淡定的同时,各国医疗系统正在重演1月底中国口罩短缺、医护缺乏防护的恐慌。吴女士表示,“美国疫情爆发后已经买不到口罩了,所以当地的华人会把自己的口罩捐赠给医院,也有人请国内朋友寄送少量口罩过来再捐给医院。”   截至目前,速卖通平台数据显示,法国口罩销售额在过去一个月内增长了87倍,西班牙口罩销售额增长了188倍;意大利口罩销售额增长高达540倍。负责口罩业务的小二告诉亿欧,“我们帮助了大量口罩商家入驻,但因为外国资质认证体系复杂繁多、不统一,更多商家在寻求积极的解决办法。”   吴女士所在的波士顿校友会曾在疫情初期组织过一次募捐,给黄冈市的医院捐赠了大批口罩等物资,“如今疫情在美国爆发,国内现在口罩出现过剩,有一些厂家也希望能够出口口罩,所以我们上周也在做这样的募捐,但是可能出口太麻烦了,目前还没能把大量的口罩运过来,现在主要还是靠社区互助。”   疫情不断蔓延,欧盟和美国都已经延缓了相关认证要求,以加速物资进口。…

欧亿登录线路_商业模式风险大,扛着巨压的如涵还能红多久?

  3月3日,如涵发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如涵第三季度净收入为人民币4.821亿元,同比增长25%;归属于公司的第三季度调整后净利润为2100万元,去年同期归属于公司的调整后净利润为1550万元。   回想,2019年如涵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国内首家赴美上市的网红孵化营销MCN。如涵上市后第一季度大亏、第二季度平稳、第三季度上扬,如今如涵内忧外患,网红第一股商业模式争议风险大。   头部网红权重过高,尾部网红质量不佳   据了解,如涵控股前身为淘宝品牌“莉贝琳”,张大奕是其店铺模特。2014年张大奕开始建立个人淘宝店“吾欢喜的衣橱”,至今淘宝店粉丝达1162万。在微博占有一席之地的网红达人张大奕拥有粉丝量1172万,其微博认证是如涵控股CMO。   2015年“莉贝琳”团队结束了自身店铺的运营工作,转型成为网红孵化器的如涵。早期,如涵因张大奕备受关注。她的私服搭配在社交平台上深受粉丝喜爱,其电商店铺新品上线2秒钟内被顾客“秒光”,月销售额达百万级。也就是说,三天时间内,张大奕可以完成普通线下实体店一年的销售量,创造了互联网电商的销售神话。   而后,如涵一直想复制多个“张大奕”,旗下的网红达人从一开始的淘宝平台延伸至微博、抖音、快手等平台,全网精准覆盖。从财报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9月30日签约网红数量为146个,而2019年12月31日签约的网红数量增加到159个,曾经在抖音上昙花一现的女神温婉也被如涵收入囊中。如涵头部网红张大奕、大金、莉贝琳平均每人每年带货GMV超过1亿,而尾部网红贡献度寥寥无几。   在江湖老刘看来,如涵复制多个“张大奕”是不可能的,每个人的成功都是不可复制的。曾经“靠张大奕一人之力撑起如涵”的说法也不再被认可,但是头部网红权重仍旧过高。对于如涵而言,头尾部网红均衡发展,找到个人擅长的领域方可在网红经济市场中站稳脚步。   原经营模式不再受捧,转型之路“出圈”不易   早期如涵的运营模式为“网红+供应链”如涵控股的盈利方式是:打造网红,让具有流量的网红为店铺带来交易。现在如涵的运营模式是“网红+孵化器+供应链”,这样的运营方式虽然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闭环,但是事实是“高营收,低利润”。   如涵销售和营销费用正是用于KOL孵化、培养、内容制作和培训的费用,以及相关支持团队,公司平台KOL的人员费用,还有公司的广告、营销和品牌推广活动的费用以及全方位服务模式下的相关运营团队。对于网红而言,私生活不检点,直播说错字都可能导致被封杀,孵化网红的风险太大。   供应链也是转型之路重要一环,供应链跟上,可以减少很多损失,例如顾客因等待时间较长退货等损失。没有强大的供应链,就算有再多的下单量也无法跟上需求。供应链关乎着电商企业的的运营效率和服务质量。   在江湖老刘看来,如涵改变经营模式,转型之路困难重重。一方面网红孵化要投资巨额,经营管理耗费心血,另一方面网红能否大火还是未知数,这一切都是在“冒险”。孵化出大网红,后期维稳还需要投入更多,与此同时还要加强供应链。市场不断的在变化,如涵的双重压力宛如一座大山,看不到前路的如涵又将何去何从?   今网红电商市场大火,多股力量蜂拥而上   2019年以来,以李佳琦、薇娅为代表的电商直播网红大火,网红经济进一步延续和增强。网红盈利模式多元化,加速了流量变现。未来电商直播网红行业将会大火,会养活越来越多的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也会有络绎不绝的新人加入。   微博时代大火的张大奕在短视频时代显得有些吃力,抖音粉丝仅有28.3万。对如涵而言,李佳琪身后的美ONE、薇娅身后的谦寻在日后追赶上它也不是不可能。   对如涵构成威胁的不仅是同行,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网红电商市场。2019年7月,淘宝直播发布“启明星计划”;京东宣布投资10亿元推出红人孵化计划;时尚电商蘑菇街也表示将孵化100个千万级的电商主播。即使,如涵背后有“阿里爸爸”,但互联网巨头的加入不得不让如涵敲醒警钟。   在江湖老刘看来,网红市场瞬息万变,如涵的“高营收,低利润”商业模式风险大。自身转型不易,加上电商直播平台兴起,越来越多的品牌更倾向于网红直播带货,成交率高,流量加速变现。如涵内忧外患,花无百日红,红人也会过气。网红市场经过一轮筛选后,必会有黑马崛起与如涵匹敌,如涵到底还能红多久?这值得我们深思,若其不与时俱进,大浪淘沙,未来机会渺茫。 来源:江湖老刘  作者:亦古月

欧亿注册线路_直播带货也要“带”上责任

  中国消费者协会3月31日发布《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有37.3%的受访消费者在直播购物中遇到过消费问题。消费者满意程度最低的是宣传环节,受访消费者对于“主播是否就是经营者”的问题认知较为模糊,对主播夸大和虚假宣传、有不能说明商品特性的链接在直播间售卖等两个问题反馈较多。   由于社交直播间可以营造抢购氛围,增强社交性和互动性,电商直播发展迅速,日益受到消费者青睐。2019年被称为“直播电商元年”,各大传统电商和社交电商平台纷纷推出直播带货模式。此次疫情期间,电商直播行业更是逆势上涨,成为商家竞相追逐的风口。   不过,直播电商火爆的背后也有隐忧。一些网友抱怨,通过网络直播、短视频等平台选购的商品,有不少都是虚假宣传的伪劣产品。网络直播并非法律盲区,带货主播不能信马由缰。其宣传推广行为必须符合有关法律法规,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直播电商的本质属于商业广告,带货主播往往身兼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等多重角色。《广告法》明确规定,广告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构成虚假广告,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处以相应罚款;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还要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此外,有的主播本身经营有网店,直播带货的商品由其网店销售,其同时又具备经营者身份,还应为此向消费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但在现实中,直播翻车常有,追责处理不常有。主播群体只要人气、只获收益、不担责任,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带货主播的侥幸心理,在宣传时往往有意无意夸大其词,吸引眼球。这一乱象不仅直接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不利于直播电商行业的健康发展。只有厘清直播电商的责任义务,加大监管力度,才能督促其自觉诚信,规范经营。   有关部门应加强对于直播平台的监督,及时发现和取证虚假宣传行为,依法予以约谈、行政处罚。同时,由于行业的特殊性,带货直播身份的界定往往存在争议,直接影响责任认定。不妨抓住《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修订的契机,将直播电商列入法律规制范畴,进一步厘清带货主播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从而更好地予以规范。   应畅通投诉渠道,简化处理流程,通过引入举证责任倒置等方式,降低消费者维权成本,提高维权热忱。各级消协组织应积极履行消费监督公益性职责,充分运用消费公益诉讼,帮助广大消费者维权,倒逼带货主播珍惜羽毛。(张淳艺)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张淳艺

欧亿招商_波兰纺织服装业谋求转型

  波兰中央统计局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波兰纺织和服装业出口额比10年前翻一番,占波兰年出口总额的8.5%。波兰曾是欧洲重要的纺织业大国,加入欧盟后,成为许多西欧国家的代工厂。如今,通过发挥本土特色和优势,波兰已成为欧洲时尚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   19世纪时,波兰中部城市罗兹市曾是欧洲纺织中心之一。上世纪90年代,西欧服装品牌涌入后,波兰纺织服装业受到冲击,许多企业濒临倒闭,大批纺织工人失业。许多服装制造商只好承接订单,做起了来样加工生意。罗兹市副市长皮亚克夫斯基还记得当时的境况:“波兰很多老品牌都倒闭了,很多具有民族特色的纺织花样慢慢消失。纺织业不再是罗兹的特色产业,甚至成了负担。” (拍摄:中服网)   转型从技术和管理的现代化开始。本世纪初,波兰有4万多家服装加工企业。经过激烈竞争,大批效率低下的作坊式服装加工厂被淘汰,一批现代化的服装企业逐渐成长起来。2010年,欧洲区域发展基金拨出约6000万欧元,用于波兰纺织和服装业的现代化转型。   目前,波兰拥有近1.5万家纺织服装公司,建立了现代纺织工业体系,提供近20万个就业岗位。罗兹也不再仅仅是纺织工厂的集中地,而是一个集服装设计、会展与物流于一体的集群式服装基地,成为中东欧地区的时尚中心。   罗兹PTAK时尚城是当地最大的服装交易市场之一。它的前区是各大品牌的销售店面,后区可供批发交易。这样的服装交易市场在罗兹有好几家。PTAK时尚城集团主席妮娜·热亚兹卡说:“经过十几年的结构调整和技术升级,波兰本土服装产品在质量、设计上都表现亮眼,可以和西欧国家的产品相提并论。”   为了推动波兰纺织和服装业由“产业集群”向“品牌集群”转变,波兰政府加大了对中小企业和品牌的扶植力度,在税收及贷款等领域提供一系列优惠政策。同时,还每年举办多场大型纺织和服装展会,对外推广波兰服装品牌,致力于成为中东欧地区的纺织和服装物流中心。去年,波兰企业与技术部联合波兰发展基金会建立了波兰时尚品牌加速器,以提升中小企业品牌在国际市场的口碑和影响力。近年来,一些具有浓郁波兰特色的民族品牌逐渐打开市场。例如,波兰高端内衣女袜品牌“加塔”将研发和设计作为企业发展重点,成功打入了欧美高端市场,为波兰服装业赢得了声誉。   波兰纺织服装协会主席瓦热兹尼亚克说:“波兰纺织服装业曾经以代工为主,忽视了国内市场和品牌建设。这些年来我们认识到,代工产业很重要,但找准产品市场定位、开发推广本土品牌更重要。在国内市场占据份额,才能在国际市场上寻得一席之地。” 来源:人民日报  

欧亿招商_一线时尚之都,广深何时有“姓名”

  相隔100公里,两座一线城市,广深之间的“火花”为人津津乐道。   最新的情况是,这两座城市相继出招,目标指向具有国际水准的“时尚之都”:   在去年底,广州发布《广州市打造时尚之都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征求意见))》后,前几天,深圳对外发布《深圳市时尚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0—2024年》。   “时尚之都”的赛道已颇为拥挤。   诸如成都、杭州、厦门、青岛这样消费超前、风格突出的城市,无不希望在“时尚”的话语体系中占据一席之地。   但到目前为止,若就品牌青睐程度以及时装周知名度等指标来衡量,仍只有北京、上海两座城市算得上一只脚跨过“世界时尚之都”的门槛。   作为大湾区中心城市,广深两市身兼重任。   曾经产自广东的服装占据着全国的半壁江山,而如今在制衣业经历多年外迁困扰之时,广东亟需强有力的核心,通过注入时尚“灵魂”,找到发展的出路。   问题是,早早就提出“时尚之都”的广州与深圳,还有多大的优势?   时尚“掉队”   时装周是一年全球时尚产业的风向标和订货季,也是城市一年两度聚集时尚资源,打造品牌、激发灵感的高光时刻。   受疫情影响,国内时装周不得不面临延期或更改形式的命运。3天前,一场“云上时装周”在上海开启。尽管形式有变,但仍吸引了150多个品牌和设计师和10多个买手店和买手平台的加入。   但对于刚迈入第五年的深圳时装周来说,显然没这么容易。与大部分时装周一年两度不同,深圳时装周一年仅举办一次秋冬展。   如今,原定3月底举办的深圳时装周确定推迟。对时间敏感的时尚业来说,深圳时装周还有多大吸引力,可能要打上一个问号。   在业界眼中,广州、深圳时装周只能算是“后进者”。   在北京,1997年成立的中国国际时装周是中国最早的时装周,而2002年成立的上海时装周则被认为是能够与首尔、东京等位竞争的亚洲三大时装周之一。   但同处一线城市的广州、深圳,且不论刚满五年的深圳时装周,即便2001年开始举办的广州国际服装节,经历了前后两次6年的停办,资历也远远不如北、上。   掉队,一直是广州、深圳时尚业的标签。   在广州,尽管“时尚之都”的提法早已有之,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广州都难以摆脱“奢侈品沙漠”的称号。   在广州国际服装节开办多年后,2009年广州提出要把广州建设为“国际和国内贸易的重要交易地和流行时尚的消费信息的重要传播地”,并投入2000亿补足商业体、打造时尚商贸生态圈。   但与政府的热情相对的是,不少从业者态度十分冷淡,大多处于观望态度。   有人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广州与北京、上海相比,国际认同度不算高,要打造‘时尚之都’必定要经历一段氛围培养的‘阵痛期’。”   当时有这样一种说法,香港、广州与上海分别是信息的发布者、搬运工和售货员,广州发展时尚业,意味着其必须向发布者或售货员的方向转轨。   与广州类似,深圳时尚业也以交易为主。独立时尚评论人、专栏作家冷芸曾评价深圳时装周称,“品牌还是‘卖货’思维,而非‘品牌’思维”,因此,“从视觉来看,因为大家都在迎合市场,所以产品类似度太高,品牌标示度太低。”   大产业,小品牌   广州与深圳是中国最早的几个服装代工基地之一。   “三来一补”为其带来大量代工需求,与江浙、福建等地的工厂类似,它们不断产业升级,从代工中吸取的经验变成了自创品牌的开端。   数据显示,深圳自主品牌产品产值由20世纪90年代初的不足5%上升到目前的80%。   2016年深圳服装业实现产值超2000亿元,有服装企业2800余家,从业人员20多万人,自有服装品牌近2000个,在大城市一类商场的市场占有率达60%以上。   令深圳自豪的是,其一度是国内女装产业的重镇。季候风、淑女屋等深圳走出的品牌装点了00年代的衣柜,成为一代人磨灭不去的回忆。   但这些品牌并没能在更大的舞台上发光发热。在业内人士的评价中,深圳的服装品牌,在品牌意识上一直略显逊色。相反,来自江浙的美特斯邦威、森马等品牌,通过有效的营销手段,被更多人熟知。   2003年,浙江省服装出口量第一次超过广东。当时,有人走访广东服装生产商,他们的普遍观点是,“自己搞品牌没有经验、花费大,风险也大”,甚至有人认为,作为代工厂,“不打品牌反而更合适,品牌是靠长期合作中积累的,而不是商业推广形成的”。   服装专家潘坤柔分析,“广东企业是追利不逐名,不光是服装行业,其他行业也多是这样。”   偏科的制造大省,弱点也十分明显。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现了一波制造业从珠三角向长三角流动的潮流。当时,不少制鞋、制衣企业关闭了在广东的工厂,在向东南亚外迁的同时,不少回头投奔江浙城市。   时任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徐剑锋分析,“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的发展潜力、人才的集聚以及消费市场等因素都更有优势,这一点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体现得更加明显。”   具体而言,它们不仅名校众多,而且各类专业人才聚集,文化氛围更胜广东。   2015年,《纺织服装周刊》采访发现,Zara在广东东莞的四家代工厂已关掉两家,原来1万名工人规模缩减至2000~3000人。熟练工大量流失,用工、原料成本不断攀升,使这一趋势难以回头。   在疫情下,这些服装生产工厂的生存环境艰难。作为华南最大的纺织服装面辅料交易市场集聚区之一,广州中大纺织圈的工厂在复工后发现,疫情的全球流行造成了服装行业的外贸订单正出现“砍单潮”。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卜晓强认为,当下最重要的是恢复服装商家的信心,其次是拉动国内的服装需求,而且拉动的方式必须要有抓手,“不是加大工厂的生产,而是有效拉动国内消费者对服装的需求。”…

欧亿娱乐分红_除了电商巨头,这些时尚科技公司也在新冠疫情下逆势而起

  英国伦敦——在2月底巴黎时装周期间,随着致命的新冠病毒继续蔓延,丹麦哥本哈根的时装公司Birger Christensen的批发和运营经理Svenja Maria Macmillan知道,时装业即将陷入大麻烦了。   Birger Christensen经营着两个品牌:Rotate和Remain,拥有遍布全球300多个零售商。但在本季,由于担心受到传染,买手们纷纷翘掉在巴黎的预约,Macmillan的团队开始担心无法达到销售目标。因此,他们求助于Joor——一个连接零售商和品牌的数字批发采买平台。他们上传了新系列的大量图片,并让买手直接在Joor上下单,而不是通过传统的面对面预约的方式。   Macmillan说:“在其他时期,我们并不会大量使用Joor,但现在我们的业务依赖它。”   最近几周,新冠病毒已经成为全球性流行病,在199个国家和地区至少感染了75万人,并造成了大规模的经济损失。许多企业的供需都遭遇了破坏,而其他一些企业则被迫关闭门店和办公室等实体场所。但是,也有一些提供数字连接解决方案的公司逆势而起,比如提供电话会议解决方案的公司。   尽管全球股票市场已经崩溃,但广受欢迎的视频会议工具Zoom其股价仍在飙升。目前,它的市值为300亿美元,没有一家时尚软件公司有Zoom这样的规模。但是像Joor这样的数字服务公司或将从这场危机中受益,因为时尚行业已经被迫在适应新的工作方式。   数字化批发   Joor成立于2010年,是一个时尚品牌和零售商的在线市场,其将诸如The Row、Marni、Loewe、Golden Goose、Marc Jacobs和Stella McCartney等品牌与Forty Five Ten、哈罗德百货(Harrods)、尼曼马库斯百货(Neiman Marcus)和Shopbop等零售商打通。通过将批发体验数字化,品牌和零售商能够通过其软件直接进行购买和销售;它能还汇总销售趋势,减少重复订单。   2019年,Joor的商品总销售额为120亿美元(该公司拒绝透露进一步的业务数据)。这些销售额只是整个时装批发市场的一小部分。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市场玩家仍然倾向于亲自运营批发业务。但这种情况可能即将改变,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会如此。   BMO Capital董事总经理兼高级分析师Simeon Siegel表示:“企业需要按照恢复正常状态的方式运营,否则它们将无法保证恢复正常状态。拥有崭新的库存将是关键。”   “零售商无法触碰到你的产品,但如果设置得当,他们仍然可以做其他任何事情,”Joor的首席执行官Kristin Savilia这样描述该平台。   Joor还能品牌提供虚拟Showroom等功能,零售商可以通过图像或视频查看整个系列的细节。Savilia表示,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她观察到利用这项功能的产品销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NuOrder也是一个数字批发平台,Lacoste、Vince和Arc‘teryx等品牌都在使用。在疫情期间,该品牌免除了新零售商和品牌使用其数字目录的费用。   洛杉矶时尚品牌Rails的创始人Jeff Abrams表示,假设贸易展会被取消,他计划将重点放在视频内容上帮助其实现批发战略。他的团队正准备拍摄整个展示系列以及产品细节的视频,并上传到Joor和在线视频平台Vimeo。“我们正在准备一个不涉及人际互动的数字化过程,”Abrams说。   电商的帮手   许多不得不关闭实体店的品牌都希望转向电商来弥补一些销售损失。“在家工作或呆在家里很可能带来更多的非工作屏幕时间,这将给营销人员额外的目标,”Siegel:“他们是否会转变则是另一回事。”   事实上,支持在线销售的竞赛正在展开,一些时尚公司正希望通过技术增强来促进销售。多年来,零售商一直试图利用3D成像技术和各种各样的“先试后买”解决方案来提高转化率,其中一些方案由AR扩增实境提供支持,但效果有限。但Siegel认为,现在正是这类创新大放异彩的时候了。   Ordre是一家虚拟Showroom公司,专注于制作时装系列的3D图像,他们使用类似机场安检扫描仪的机器,在品牌公司现场拍摄图像,每张图像价格大约55美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Simon Lock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该公司一直在为Gucci等公司制作图像,以吸引第三方零售商的买家(Gucci对此拒绝置评)。该公司最近还宣布与Joor合作:该平台的软件现在支持Ordre的图像。不过,Lock现在也鼓励品牌将3D图像部署到其电商网站上,帮助其提高客户参与度。   Lock表示,市场对Ordre的需求最近在“飙升”,但拒绝透露具体的业绩数据。他承认,由于疫情的影响,该公司目前正面临着自身的障碍,因为在米兰和巴黎等城市的奢侈品牌Showroom里,要扫描产品也变得更加困难。Ordre在伦敦、巴黎和亚洲等城市都设有服务中心,Lock表示,该公司目前正要求一些品牌直接将样衣送到他那里进行扫描。   “柜姐”直播销售   随着世界各地都在直播新冠疫情的实况,这项技术也帮助到了一些时尚零售商。Hero是一家通过直播应用程序将顾客与商店联系起来的初创公司,Credo Beauty、Levi’s、耐克(Nike)和Harvey Nichols百货等公司都在使用。虽然像Credo Beauty和Rag&Bone等品牌的实体店已经关门,但其店员正在通过Hero应用向顾客销售产品。   Her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Adam…

欧亿测速代理_千百度2019年净利下降18.6% 亏损收窄将优化销售渠道<em></em>

  3月27日,千百度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千百度)发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显示,持续经营业务(亏损)╱溢利录得亏损2.09亿元(人民币,下同),收益实现19.36亿元,同比下降18.6%;毛利实现11.59亿元,同比下降14.9%。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报告期内,千百度总收入为21.58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降26.2%。来自持续经营业务的毛利实现11.59亿人民币,较上年同期下降14.9%。本年度持续经营业务(亏损)╱溢利录得亏损人民币2.09亿元,而去年同期则为亏损人民币93.4百万元。   公告显示,2019年度千百度零售及批发业务、合约生产业务及玩具零售业务的收入分别为16.26亿元、2.11亿元、3.21亿元,下降幅度分别为20.7%、7.8%、50.3%。   对于业绩下降,千百度表示,零售及批发业务收益的下降主要是由于鞋履同店销售较去年同期下降以及关闭低效鞋履店铺;合约生产业务收益的减少主要是由于集团的OEM生产线进行重组;玩具零售业务收益的减少主要是归因于在2019年7月Hamleys境外业务的出售。   千百度在2019年关闭203间自营鞋履零售店及48间第三方鞋履零售店。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千百度在中国各地拥有由1214间自营鞋履零售店及245间第三方鞋履零售店组成的网络。   为适应不断变化的消费模式及习惯,千百度进一步优化由线上及线下店铺组成的零售网络,并与不同规模的零售商,如百货公司、购物中心及奥特莱斯开展策略性合作,以增加市场占有率和覆盖面,并致力提高每间线下店铺的同店销售增长率,同时积极推广线上销售。   千百度表示,将继续优化及扩展其庞大的鞋业零售网络,拓展电子商务销售渠道,并透过线上线下销售系统的无缝衔接,实现业务增长,增加营运资本亦将使公司能在多元化销售及联合促销中分配更多的资源,以刺激存货周转及增加销售收益。   同时,为了应对消费者变化的消费需求,千百度做出了改变策略,将充分利用线上线下的协同效应,充分发挥其线上业务的潜力将线上流量引导至线下店铺,将线下购物者转化为线上购买力,以加快增长及促进销售。品牌门店采用更具活力的店内陈设,以消费者为中心,触发顾客的购买欲望,为消费者营造更加个性化的消费体验,将有助于维持客户忠诚度。 来源:中服网  作者:覃金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