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欧亿代理

欧亿代理中心_科技力量横行 匹克氢弹科技跑鞋十小时销售一万双<em></em>

  中服网消息,3月5日凌晨0点,匹克氢弹科技跑鞋-001鞋款全网正式发售,仅10小时销量就突破一万双,位居天猫鞋类销量TOP4,成天猫鞋类销量前十的唯一国货。 图源:匹克官微   2020年2月28日20点,运动品牌匹克在B站直播发布了轻弹合一、极致性价比的匹克氢弹科技跑鞋-001。疫情也阻挡不了网友的热情,有累计3.2万人“宅”在家里参与了匹克历史上第一场运动科技“云发布会”。   自2月28日匹克氢弹科技跑鞋-001发布以来,这一打破常规的超轻跑鞋就成为宅在家中消费者们讨论的话题热点。超轻的科技加成让这一鞋款自发布以来就备受关注。   通过创新发泡工艺,匹克氢弹科技跑鞋-001实现了41码鞋单只重量仅为160g的创举。同时匹克氢弹科技跑鞋-001,在创新发泡中加入尼龙弹性体,使得中底回弹性能飙升至行业领先的70%,整整比高弹材料测试常规标准高了15%。发布会现场,匹克特意准备了弹力实验:铁球在1米高处落下,在氢弹科技材质的垫子上反弹次数高达6次,在普通EVA垫子上仅反弹3次;同样的铁球,随手一扔便在氢弹科技材质的垫子上弹起1米高,而在普通EVA垫子上仅弹起50-60厘米,这进一步证明匹克氢弹科技跑鞋-001拥有比传统材质跑鞋更高的弹性。 来源:中服网  作者:李园园

欧亿总代理_疫情如何改变球鞋的未来

  2020注定是不平常的一年,一次疫情直接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在商业世界里,这次疫情也(以及政府的管控)注定成为了一次黑天鹅事件,影响着几乎所有的行业。比如医疗行业的崛起,线上服务(游戏,远程办公/教育)的需求暴涨,又比如对第三产业(以餐厅,影院为代表的服务业)的打击。那么这次的疫情会如何影响球鞋行业呢?我们这次聊的细一些。   如果说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其实在销售端,我们尚且有线上的平台(微信小程序,淘宝,天猫)来予以替代,但是在生产端,国家对于工厂的管控在未来一定会成为影响球鞋行业的最大因素。   大部分国产品牌在在上世纪90年代通过国内的人口红利起家,基本都会把工厂设在大陆。而这次全国统一要求延后开工日期。作为不可抗力,工厂可以合理延后合同履行的时限,这个直接导致绝大部分国产品牌在2020年后两个季度的货品供给。   以安踏为例,其最新发布的《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显示,安踏集团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有653家原材料供应商和OEM(OriginalEquipment Manufacturer,原始设备制造商,可以理解为代工厂)。其中有多达645家都在中国境内,其余8家在海外。   同一时间内,安踏集团也在对19年底完成收购的亚玛芬集团(Amer Sports)进行私有化进程。为此我特意查了一下亚玛芬集团的供应链管理文件,其中的列表显示亚玛芬集团的供应商中也有接近一半在我国。   由此可见,作为已经开始进行国际化的国产品牌老大安踏,如今也不得不面临供应链集中在国内的情况。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这足以说明中国依然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生产大国。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的供应商延迟交付,按照数据中国产品牌对国内供应商的依赖程度,这次疫情注定会让国产球鞋的供应出现滞后,比如会在6月30日以后发货的韦德之道Infinity“退役之夜”的预售。   此时,几个国际品牌,会稍微显得从容一些。作为国际公司,他们大多会使用响应速度更快的Just-In-Time库存管理系统。其中更特殊的则是adidas,adidas集团早在3年前就为了拓展以城市为单位的国际性策略,并以此为基础提出了划时代意义的Speed Factory概念。   他们相信全球的几个核心城市(伦敦,洛杉矶,纽约,巴黎,上海,东京)会作为最重要的增长点刺激下一轮的增长。但是在刚刚过去的19年底,adidas宣布由于经济性和灵活性(原文“more economic and flexible“)关闭其在德国和美国的Speed Factory,只保留亚洲地区的Speed Factory。那么我们可以从中得知,哪怕是Speed Factory这样的精英项目,在成本和供应链成熟度方面,全世界的其他地区很难和亚洲(并不一定是中国)相比。类似的,Tesla 在上海开设了一家超级工厂,就是看中了中国的完善供应链和远比北美低廉的成本。   那么在疫情发布之后,相信adidas也一定意识得到,如果真的仅仅因为成本和成熟度就把所有的资源集中到亚洲/中国是需要承担不少风险的,至少2020年这一整年,adidas都会面对和国内品牌十分相近的囧境——货品推迟,库存压力,成本增加,等等等等。   最后,我们来看一个“优秀作业”,这一份就是行业老大Nike交出的答卷。从Nike官方提供的查询网站中,我们可以查看Nike在世界各地的工厂情况。   我们可以看到,Nike的原料来自世界上的11个国家的70个供应商。对应的,Nike在世界各地的40个国家有523家代工厂,超过一百万名工人(其规模和安踏集团相近)。   但是当我们单独看国内的代工厂数据的时候:   中国大陆仅仅有110家代工厂和15万名工人,占全球总数的18%和14%。   其实,早在10年前,Nike就开始将代工厂从中国大陆迁往用人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这一点从Nike产品的品控中也可以看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就现在来看,Nike的代工厂分布远比其他任何品牌都分散,在这次疫情中受到的影响自然就非常小。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响,比如Nike旗下的子品牌Hurley在大陆就有少许的代工厂。而Nike目前仍然没有把以海上运动为主的子品牌Hurley引入国内,所以可见这一小部分产品全部都是国产并出口的,这些产品注定会受到疫情的影响。   总体上来说,在球鞋行业的供应链管理中,国内公司受到到影响最大。安踏作为国产一哥,在未来国际化的过程中,不仅会了解国外消费者的审美和需求,也需要拓宽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资源(代工厂/销售渠道)。   相比之下,李宁的预售的确可以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作为应急策略值得夸赞。但是一旦政府放开管控,大家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这样的长时间等待注定不会获得消费者的好感。希望李宁可以通过这次疫情查漏补缺。   adidas作为相对更依赖亚洲代工厂产能和成本的公司,在这次的疫情后也一定会重视位于其他大洲的生产资源,如果这时候重新起用已经关闭的Speed Factory,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欧美市场需求。毕竟Speed Factory已经推动多年,全球策略的基础仍在。   Nike预见性地分散了风险并降低了成本。也许过去几年内,由于东南亚新工人的操作或者供应链的不成熟,Nike的品控被消费者频繁诟病,但是在如今的疫情影响下,我们也必须承认Nike这次又出人意料地走在了行业的前端,而Nike也一定会继续坚持他们对于真正意义上全球化供应链管理的策略。 来源:KIKS鞋报  

欧亿测速代理_贵人鸟自查披露资产冻结累计10.9亿元

  3月4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贵人鸟)发布《关于自查资产冻结情况的进展公告》表示,公司新增部分资产被冻结,本次新增被冻结资产账面价值为2.27亿元,占公司上年度资产总额的4.41%,暂未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资产账面价值为10.9亿元,占公司上年度资产总额的22.95%。   截至公告日,贵人鸟尚未收到相关法院的正式法律文书、通知或其他信息。经判断,上述资产被冻结原因与公司未能按期兑付“14贵人鸟”债券本息有关,部分债权人向司法机关提出财产保全申请。   贵人鸟表示,目前,公司仍然面临大额债务违约风险。由于债务逾期,公司未来仍将持续面临诉讼、仲裁、资产被冻结等不确定事项。公司将继续积极配合受托管理人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充分了解债权人的想法和诉求,尽快与相关债权人协商,争取就债务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共同解决债务问题。 来源:华奥星空  

欧亿娱乐分红_阿迪达斯联手李宣卓直播卖货 5秒售出600多双经典贝壳头

  特殊时期却意外催生了“宅经济”的爆发,当购物的日常刚需在线下无法得到有效满足,线上购物需求加上短视频、直播等新型载体就成了天作之合。   闷在家里的抗疫,最终成就了宅经济的逆势上扬,面对这一趋势,线下实体也不约而同地考虑转型入场。阿迪达斯品牌初入快手,单场销售1万单根据快手平台发布的大数据显示,快手日活已突破了3亿,这股“东风”也被诸多大牌所看好。昨日,阿迪达斯品牌专场直播就在快手主播李宣卓的直播间上演。记者了解到,这也是阿迪达斯首次在快手平台上与主播合作进行直播“推货”,品牌经销商也给到了快手“老铁”们最大幅度的线上折扣,重视程度可见一斑。而这场直播也为阿迪达斯品牌经销商带去了“惊喜”,根据快手后台数据显示:单场销售突破210万,全场累计卖出1万多单爆款商品,其中,阿迪达斯经典贝壳头运动鞋仅用5秒就售出了600多双。   作为这场直播的“主角”,李宣卓能与国际大牌一级经销商合作卖货,也证明了其个人的不俗能力。虽然是“新人”,不过,李宣卓在快手直播三个月即涨粉百万,销售额突破了6000万。此前,包括国家一级演员王刚老师、演员于荣光都曾“空降”其直播间助力。“云逛街”背后的创新商业模式在这次疫情影响下,宅经济下催生出“云蹦迪”、“云海选”等等多种业态,主播逛店砍价的“云逛街”模式也开始浮出水面,用户宅在家不出门,主播带着粉丝,到线下各种店铺逛街砍价,除了让商家让利外,主播还给粉丝发各种购物红包福利,这一模式也大大调动了用户购物的积极性。不得不说,“云逛街”这一模型是电商直播的又一全面升级。近两年短视频、直播带货异军突起,主播的一声声“OMG”就成了消费者难以控制购物的欲望的最后催化剂。面对已经习惯了“通过主播买买买”的消费者,拥有3亿日活用户的快手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商机,3月3日,其还推出了官方活动——“快手云逛街”活动,李宣卓等主播自然成了首批吃螃蟹者。   笔者也了解到,业内知名的短视频、直播MCN机构遥望网络也对“云逛街”的新商业模式寄予厚望。其运营负责人表示,云逛街集中了“人、货、场”三大要素,既是一种全新的零售场景,也是对直播变现商业化的另一种探索。对于拥有专业经验、优质内容与稳定粉丝群体的MCN机构来说,其或能带来更好的传播形态与商业化效果,“为了顺应快手商业化转向的趋势,我们也在积极扩展电商供应链。据其介绍,目前,遥望网络旗下主播在快手平台的粉丝总量已经突破了9000万。”面对“宅经济”如火如荼的发展态势,上海财经大学电商研究中心劳帼龄也表示,电商直播成为疫情之下传统行业转型与自救的又一场“及时雨”,“全民直播”摁下了宅经济的加速键。这也是在疫情影响下,居民的消费模式、消费习惯发生变化,企业顺势而变适应“宅经济”的生存之道。 来源:凤凰网财经  

欧亿注册线路_快讯|ST摩登2019年亏损12.86亿元<em></em>

  中服网消息,日前,摩登大道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ST摩登)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期内,公司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基本每股收益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均呈不同程度的下降。   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期内一年,ST摩登营业总收入实现13.41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14.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12.86亿元,同比上年下降3389.08%。ST摩登总资产为20.26亿元,比本报告期初下滑36.29%;基本每股收益为-1.8051元,上年同期为0.0549元。   ST摩登表示,公司业绩均有不同程度下降的只要原因有:1、受整体宏观环境影响,公司及部分子公司业绩不达预期,营业收入和利润有所下滑。   2、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和相关会计政策规定,公司2019年末对可能存在减值迹象的资产(范围包括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长期应收款、存货、无形资产、商誉等)进行全面清查和减值测试后,进行了计提减值准备。   3、澳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擅自划扣了公司控股子公司广州连卡福名品管理有限公司大额存单,相关诉讼尚未判决,基于谨慎性原则,拟计提营业外支出约10,064.17万元。   4、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擅自以公司及公司控股子公司名义进行未经审议及未及时披露的担保事项,拟计提预计负债和营业外支出约2.8亿元。   ST摩登目前总资产20.26亿元,较期初下降36.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9.20亿元,较期初下降58.95%;总资产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下降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度亏损,净利润减少所致。 来源:中服网  作者:覃金妹

欧亿登录线路_Forever 21起死回生

图源:pixabay   Forever 21是韩国出生的张东文和张金淑于1984年在美国创立,在30多年内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时尚连锁品牌之一。在鼎盛时期,Forever 21在57个国家拥有超过800家门店。   自从去年(2019年)从中国败退后,Forever 21全球市场也面临全面溃败,甚至一度向美国法院提出了破产申请。   不过,就在濒临破产之际,西蒙地产等三方出资8110万美元收购Forever 21,Forever 21最近重振旗鼓的动作也越来越密集,意味着这个老牌服装巨头的命运已经迎来反转。   离开中国之后的起伏   Forever 21去年(2019年)5月彻底退出中国市场,短短一个月之后,便频频被传出破产的消息。对此,Forever 21官方一直未正面回应,直到有外媒称Forever 21打算申请破产保护,官方终于有了回应,但却是明确否认。   然而,就在半个月之后,Forever 21就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正式申请破产保护,以重组其业务。该公司表示,从摩根大通代理的现有贷款机构获得2.75亿美元融资,并从TPG Sixth Street Partners及其部分附属基金那里获得7500万美元的新资金。很快就会停止40个国家的运营,全球可能会关闭350家分店。   当时,Forever 21副总裁张琳达(Linda Chang)表示,申请破产保护是为了保护公司的未来,希望日后内部组织重整,可以继续重新出发。   事实如张琳达所愿,Forever 21迎来重新出发的机会。近日,品牌管理公司Authentic BrandsGroup将与西蒙地产(Simon Property)各收购Forever 21的37.5%股份,布鲁克菲尔德地产(Brookfield Property)将收购25%股份,三方共计出资8110万美元。因为在收购的同时也要承担品牌债务,整个交易实际成本约为3亿美元。   Forever 21的三位新东家表示,希望与所有合作伙伴一起,在欧洲、中东和东南亚以及中国进行扩张。此外,Forever 21美国的448家门店继续营业,未来将筹建高级管理团队对该品牌进行系统改造。   动作紧密,Forever 21新东家之一Authentic Brands Group很快表示,已任命H&M原高管Daniel Kulle为Forever 21新首席执行官。Daniel Kulle拥有丰富的快时尚相关经验,此前为H&M集团原首席执行官Karl-Johan Persson的战略顾问。   种种迹象都意味着Forever…

欧亿测速地址_滔搏:深度绑定耐克阿迪,尽享中国运动服饰行业红利

  核心观点   滔搏是中国最大的运动鞋服零售商。滔搏的前身是百丽国际的运动服饰子公司,百丽 国际于 2006 年上市,2017 年私有化退市后对滔搏的业务进行了重组,滔搏最终于 2019 年单独分拆上市,登陆港交所。   我们认为,滔搏是运动服饰行业中最优投资标的之一,主要基于 4 点原因:1)全国 规模最大且单店店效最高的运动鞋服零售平台,无论从 2018 年的零售额市占率 (15.9%)还是直营门店平均单店零售额(370 万元)来看,滔搏均牢牢占据行业第 一;2)绑定耐克和阿迪达斯,未来增长确定性高,公司已分别与耐克阿迪建立了长 达 20 年和 15 年的长期战略合作关系,两品牌对公司的销售额贡献超 87%,我们认 为,随着行业头部效应的加剧,公司将充分受益;3)对国内消费者的深入洞察和了 解,公司累计注册会员人群超过 2,120 万人,对销售的贡献高达 81.4%;并且已建立 以门店为基础的消费者社群,扩大在线下实体店之外与消费者的互动;此外,公司也 积极通过探索新增值服务吸引潜在消费者,包括运营社区媒体公众号,建立滔搏电子 竞技俱乐部等手段;4)前瞻的数字化转型,公司近年来已试行多项数字化转型计划, 走在行业前列,具体举措包括前线员工赋能、数字化门店运营和优化商品管理等。   运动服饰行业景气度高,利好头部公司。首先行业需求端表现强劲,主要由 1)体育 运动渗透率提升、2)消费升级、3)穿着场景延伸等因素驱动,此外从竞争格局来看, 行业头部效应明显加剧,作为国内最强的运动服饰零售商,公司将充分受益行业的高 景气度,也将成为合作品牌发展的加速器。   对标宝胜国际,滔搏综合表现更胜一筹。滔搏在成长性、回报率方面全面优于宝胜国 际,其次在运营能力方面,滔搏在最核心的存货周转天数上大幅领先,因此滔搏在市 场上享有更高的估值,截止…

欧亿登录下载_谁为优衣库做了一本发行量百万的杂志?

  《LifeWear Magazine》会出现在优衣库所有门店,每期发行量达到100万册。这是让那些正面临收益滑坡、渠道减少等危机的杂志羡慕的消息。   2月,木下孝浩任职优衣库全球创意实验室东京创意总监即将满两年。他也在这个月为优衣库发布了企业文化志《LifeWear Magazine》的最新一册。与第一本的主题“源自功能的美学”(New Form Follows Function)不同,这一本的主题是“宜居城市”(Livable Cites)。   木下孝浩在编辑业界的盛名,始于他自2012年对日本生活方式杂志《POPEYE》的改版重塑。在担任《POPEYE》主编的6年间,他重新挖掘了“都市男孩”这一群体的生活方式,而非仅仅报道时尚领域。   “当时看着周围,我意识到,光谈时尚,已经不是一件很酷的事了。”木下孝浩对未来预想图说,“不如谈谈吃的、室内装饰、旅行、兴趣,当然还有恋爱……在这些话题中,与时尚有关的话题自然也会包括在内。至少我觉得在欧美,人们已经不再像日本年轻人那样,在服装上花那么多钱,也不再认为,别人会通过服装判断对自己的印象。”   那些构成年轻人生活的元素——探索城市、发现兴趣、美食、服装、恋爱、友情、建筑、设计……也由此成为木下孝浩的报道对象。他甚至干脆删除了杂志末尾长长的“协力店铺”名单——那常常是时尚杂志刊登合作店铺或广告客户的友情页面。   你如果对日本的杂志史有所研究,会发现《POPEYE》在2012年又重新回到了它创刊时曾经设立的目标:Magazine for City Boys。1976年,这本杂志将美国西海岸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带到日本,与包括BEAMS在内的一批时尚品牌一起,激起日本年轻人对美式现代生活的关注与向往。在那段时间,人们用“Popeye少年”一词,称呼那些对流行、时尚以及时髦新玩意儿敏感好奇,生活在都市里的男孩们。   至于女孩儿们——另一本杂志《Olive》在1978年以都市少女为目标族群,报道新一代年轻女性喜欢的话题。它的slogan与《POPEYE》像对仗一样工整:Magazine for City Girls。这些杂志都属于同一家公司——平凡出版社,现在它已经更名为Magazine House,旗下拥有包括《Ginza》《&Premium》《ku:nel》《anan》《CasaBrutus》《Brutus》在内,针对不同族群的多种杂志。   所以当2018年木下孝浩离开《POPEYE》、加入优衣库时,这同时成为让零售业界与编辑业界感到惊讶的一次“人事变动”。一般而言,编辑们的职场与出版社、杂志社、书店、内容品牌、企划公司等领域联系更紧密。如果转职去品牌公司,也更多是从事企划、市场、公关等工作。一开始,人们并不了解木下孝浩到优衣库到底要做什么。   迅销集团创始人、CEO柳井正为木下孝浩提供的新职位是:迅销集团全球高级执行副总裁,全球创意实验室东京创意总监。他说,希望木下孝浩从编辑的视角去“打磨优衣库的服装与品牌”,“创造些什么东西,与选择什么、舍弃什么的编辑行为其实很像。”   柳井正在接受日本版《福布斯》的一次采访时,毫不客气地谈论过他对很多日本“创意总监”的看法:“我觉得很多被称为’创意总监’的人并没有什么实力,尤其是在日本。”但他对木下孝浩评价极高,“拥有超级厉害的审美意识”。   “创意总监,其实是联结商业与广告沟通的翻译者。”柳井正补充说。   所以,在《LifeWear Magazine》里,你可以同时看到,木下孝浩探索的新城市里,“恰好”有优衣库的新店铺;他研究的牛仔裤制作流程,其载体也正是优衣库产品系列中的重要单品。   确切说,这些“恰好”并非巧合。在优衣库,木下孝浩会跟迅销集团纽约研发设计中心创意总监瑞贝卡·贝伊(Rebekka Bay)共同确定《LifeWear Magazine》的主题,它们都与优衣库接下来一季的服装主题密切相关。贝伊比木下孝浩早一年加入优衣库,曾在服装品牌COS担任过5年的创意总监。   木下孝浩在试图让企业文化志变得更好看。他会使用编辑经验选择那些他感兴趣,同时符合杂志主题的采访对象。《LifeWear Magazine》的图片摄影、编辑排版,也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他做《POPEYE》时的风格。   做这两期杂志时,木下孝浩对一个名叫张涉嫌、住在上海的32岁画家印象深刻。张涉嫌喜欢的事情包括:在旅途中勾画遇到的各种人,纽约艺术家尚·米榭·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以及不受束缚。他没跟任何画廊签约,也没卖出去过一张画。   “我很喜欢这个人,”木下孝浩说,“你看,他不是为别人画画,而是为自己而画。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木下孝浩的办公桌上,除了一大堆通过传统渠道出版的杂志,还有各种新型的企业文化志,比如THE NORTH FACE的《paradise》、资生堂的《花椿》,还有迪奥、爱马仕、无印良品等品牌出版的宣传志。   “杂志的存在意义在于有多少人能够拿到它。”木下孝浩说。“企业文化志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免费。因为免费,拿到它的读者们就没那么容易感到不满。我做杂志做了30年,这种体验还挺新鲜、蛮让人舒服的。”   “把企业文化志当成一种宣传工具是一种方式,试图通过企业文化志来让读者更加了解公司也是一种方式。我希望做后者那样的内容。”他补充说。   《LifeW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