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亿测速官网客服_飞鸟和新酒:重返花园系列大片发布

  飞鸟和新酒品牌成立于2012年,是一个诠释“自然、浪漫、自由”、倡导自然漫活的生活方式类女装品牌。坚持了海明控股集团“共同创造美好生活”的使命,提供了一种由穿着体验带来的回归自我、放松生活的新选择。   2020年2月27日,飞鸟和新酒2020春季重返花园系列大片发布。在冬去春来的自然规律中,与20春“天空”主题融合,等待春花春草在三月成荫,在春风中重返花园,给人带去春日专属的希望与活力。 来源:中服网  

欧亿总代平台_“线上+线下”组合拳出击 三夫户外有序复工<em></em>

  新冠肺炎疫情给零售行业带来巨大的冲击,许多企业正在复工和转战线上之间苦苦挣扎。当然,这样的特殊时期,也是品牌需要面临的一次大考,如何在困境面前自救和展示企业担当成为品牌面临的两大考验。   组合拳自救   疫情爆发以来,为了疫情防控需要,三夫户外的线下门店纷纷闭店歇业。闭店之后,是来自库存、租金等多方面的经济压力。   自春节以来,大家已经在家中宅了一个多月。宅在家的消费者,除了在线上“蹦迪”之外,对线下零售可是一点“贡献”都没有。面对这一情况,线上经济就成了品牌的突破点。在线下零售遇冷的时期,三夫户外的员工们秒变线上带货达人,通过上线小程序卖货来缓解品牌困境。 图源:三夫户外官方微信   2月27日,三夫户外发布消息称旗下门店已经有序复工。现下疫情仍处于防控的关键时期,面对线下消费者的需求,三夫户外表示即便符合复市的各项指标,仍要提高警惕,不容大意,尤其要格外强调店内消毒和员工意识两个方面的工作。同时门店各位工作人员严格落实疫情防控要求的各项环节,确保消除复市之后的安全隐患。   驰援一线   为驰援武汉,三夫户外通过北京西城区工商联和西城区红十字会联系到武汉当地医疗单位。1月31日,向武汉市第四医院和其他有需要的医疗单位捐赠价值100万元的援助物资,包括600件阿尼玛卿三合一冲锋衣和300条阿尼玛卿羽绒睡袋,均为三夫户外自有品牌产品。 图源:三夫户外官方微信   2月7日,三夫户外通过与北京红十字会对接,向北京医院第二批出征武汉应急医疗队每位队员定向捐赠阿尼玛卿防水保暖冲锋衣和户外鞋。   2月13日,三夫户外向西城区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们——捐赠阿尼玛卿防水保暖冲锋衣、睡袋、SANFO PLUS 排汗功能内衣,均为三夫户外自有品牌。简朴的捐赠仪式在西城区卫健委、区红十字会和区工商联的见证下完成。   2月17日,三夫户外上海公司向新型肺炎定点医院——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捐赠12顶大型帐篷,为坚守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们提供临时休息点。 来源:中服网  作者:李园园

欧亿代理中心_New Balance 携手NBA,签署长期合作协议<em></em>

  28日消息,New Balance 中国在社交媒体平台发声,正式宣布New Balance 成为美国职业篮球协会(NBA) 官方长期战略合作伙伴。二者签署了长期合作协议,New Balance正式成为NBA的官方市场合作伙伴。据了解,此次合作将随着New Balance“We Got Now”全球品牌宣传片的播出正式敲响,此前与New Balance签下代言合同的球员科怀·伦纳德将作为主演出镜。   对于此次合作,双方都充满信心。New Balance全球市场副总裁表示,2019年New Balance正式宣告重返篮球领域,经过一年的时间进一步巩固了品牌在国际篮坛的地位,此次成为NBA官方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有益于继续提升作为全球领先体育品牌的地位,也将进一步扩大品牌影响力。New Balance将继续专注在球鞋领域的发展。   NBA媒体和业务发展高级副总裁也表示,随着一系列球员签约与全新球鞋的推出,New Balance树立了品牌在篮球领域的地位,这为二者携手注入了信心,对于双方接下来的合作充满期待。 来源:中服网  作者:陈卓

欧亿登录下载_业绩难突破 七匹狼2019年净利润仅上涨0.18%<em></em>

  中服网消息2月27日晚,福建七匹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七匹狼)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0%,净利润同比上涨0.18%。   截至2019年12月31日12个月期内,七匹狼共实现营业总收入36.22亿元,较上年同期上涨3.00%;利润总额为4.34亿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7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3.47亿万元,较上年同期上涨0.18%。   七匹狼在报告中表示,2019年受宏观经济诸多不确定因素影响,经济下行承压,公司坚持推进战略落地,积极加大市场开拓力度,公司销售收入小幅增长,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基本持平。   面对市场与大环境的影响,七匹狼从2013年开始走向下滑,仅2013年一年七匹狼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下降了20.23%和32.44%。自此,七匹狼开始走上了自救道路,转型、收购、投资等多方面进行多元化发展,并且努力把自己的产品打造成年轻化、时尚化,以获得更多年轻人的认可。   但从数据看到,七匹狼的下坡路似乎越走越长了,业绩并没有太大的改善。 来源:中服网  作者:覃金妹

欧亿测速官网客服_CK官宣小鬼、泫雅为CK ONE亚洲区形象大使<em></em>

  中服网消息,2月24日,CALVIN KLEIN官宣小鬼-王琳凯和金泫雅为CK ONE亚洲区形象大使。   关注中国市场的奢侈品牌们,在抓住中国消费者的同时,也不忘了讨好他们。CK在代言人和形象大使的选择上十分讨巧。此前就选择了中国男明星张艺兴为全球代言人,还曾选择青年女演员林允为CK内衣亚太区品牌形象代言人。此次小鬼-王琳凯和金泫雅两位形象大使分别为中国说唱歌手、舞者和韩国歌手、舞者,受到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喜爱。   此外,CK还宣布CK EVERYONE众我淡香水于2/28-3/1在CK天猫旗舰店独家限量首发,同时CK ONE云端快闪体验展也于2/28上线。 来源:中服网  作者:汪伊婷

欧亿登录线路_疫情“黑天鹅”重创时尚产业

     口罩很可能是2020年必备的新晋时尚配饰。只不过,为了抵御新型冠状病毒这一新的威胁,人们才不得已都带上口罩。就目前而言,全球对于气候变化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等话题的关注和热议正转移到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这一新的威胁上来。   如今疫情蔓延至欧洲多个国家,新型冠状病毒已不再是“别人家的问题”了。   虽然相关部门提醒人们避免握手和拥抱等肢体接触,以试图阻止病毒传播,但即使是在通报病例相对较少的英国和欧洲,零售商们也逐渐感受到了疫情对于行业的影响。   因为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其国际贸易总值超过4.5万亿美元。而新型冠状病毒几乎关上了中国对外贸易的大门。   中国的目前状况对全球各个行业都产生了巨大影响,特别是零售业。   巴宝莉(Burberry)在中国内地的64间门店中,有24间已暂停营业。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可戈贝蒂(Marco Gobbetti)宣布,“中国大陆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对奢侈品市场形成实质性的打击。”   中国消费者为全球时尚业贡献了38%的销售额,其中大部分销售额来自奢侈品。最近几天,巴宝莉、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Coach和Kate Spade等品牌已经发出了盈利预警的信号。   伦敦时装周和米兰时装周也已受到了影响,绝大多数中国时尚从业者缺席时装周。   不过,现在让整个时尚产业更为担心的或许不是销售额的实质性下挫,而是疫情对供应链的影响。因为在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中国的制造业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整个时尚行业都感受到了此次疫情的影响。从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到H&M,从GAP到Primark,从Hugo Boss到极度干燥(Superdry),许多高街品牌都受到了中国制造业停产的影响。   据英国零售专家凯特·哈德卡斯尔的保守估计,英国零售商的春季时装发布会目前面临着至少四到六周的延迟。同时,她表示:“春夏季时装通常比之前的秋冬季色彩更为丰富,不论是在线上或是在实体店中都能够引发人们的购买兴趣。春夏季时装能够延长消费者在线和实体店内的购物停留时长。“她补充道:“零售商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更多的问题了。”   况且时装零售商常年受到成本上涨、消费者信心减弱、天气以及电商等因素的影响,新冠肺炎这个新危机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在过去几年里,尽管时尚行业遭到了诸多方面的批评,但有些批评也是有合理性的。虽然对于时尚行业的争议不会很快结束,但也许没有人会料到地球给予人类以如此致命的打击。   新型冠状病毒给世界上无数国家和地区带来了悲剧性和毁灭性的损失和创伤,尤其是给中国造成了巨大影响。但这或许是在为人类敲响警钟。毕竟我们只是地球的守护者,而不是拥有者。 来源:石基商业评论  

欧亿代理中心_一件校服的“出圈”之路

  衬衫、短裙、水手服……大家在街上可能经常会看到这样的装扮。   这就是与Lolita服饰和汉服并称为“破产三姐妹”的JK制服。   JK,即为日语“女子高中生”的罗马音首字母缩写,所以JK制服实际上就是指日本女高中生所穿的校服。   虽然这类服饰目前在我国仍属于小众文化,但入圈的人却越来越多。   Jk制服如何漂洋过海,火到中国   大概在明治维新时期前后,日本的校服制度开始兴起。历经百余年发展,日本的女生校服样式从女袴慢慢变化成现在人们常见的水手服与西服款式。   大约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受日本经济发展与西方文化影响,水手服开始替代女袴成为校服的主流款式。   不过,在“制霸”校服界一段时间后,虽然可爱但略显稚嫩的水手服遇到了对手,不少学校开始选择更显干练、成熟的西装款式作为校服。   一直到现在,水手服与西式制服仍然是日本校服中最主流的两种款式。   那么,日本高中生的校服,是怎样漂洋过海,在我国流行起来的呢?   其实,不论穿不穿JK制服,对于这种服饰很多人都不陌生。尤其是对于很多80后、90后来说,小时候看过的众多动漫、日剧中,都能看到JK制服的身影,而那时候甚至还没有JK制服这一概念。   而让JK制服更加深入人心的,可能是每一次的中外校服大比拼。   不过,在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JK制服还只是一小部分人“圈地自萌”。一直到最近两年,社交媒体与短视频平台的兴起,才让这类服饰“出了圈”。   尤其是与Lolita服饰和汉服相比,JK制服要更加日常一些,很容易吸引人“入坑”。   讨论的人多了,尝试的人也多了,JK制服也就这样火了起来。   漫漫抢“裙”路   “萌新”的大量涌入给“老玩家”们增添了不少烦恼。   有网友在豆瓣上开帖吐槽,自从JK制服火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买到过现货。   同时在这条帖子中也有人回复,2018年暑假才卖出两三千条的裙子,一年后就卖了三万多条。   更让JK制服爱好者们头疼的是,需求多了,但店家产能有限,无法适应突然激增的需求,很多制服交过定金后要等很长的时间才能发货。   不仅工期长,店家的总产量也有限,所以不少萌款(常见于Lolita圈与JK制服圈,即“爆款”)都是采取限量或限时不限量的方式发售。   淘宝一家专门做JK制服的老店,在2019年8月时进行过一次“11款格裙限时购”的销售活动,总量限制在12万条的裙子,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被抢购一空。   也正是因为竞争的激烈,JK制服爱好者们也是各显身手,有的亲自上阵,有的拜托亲朋好友帮忙,甚至咸鱼上还出现了不少“代拍”业务。   与华丽的Lolita服饰和形制多样的汉服相比,JK制服的形制较为简洁。   水手服根据领形的不同大致分为札幌襟、关东襟、关西襟和名古屋襟四种,裙子则有箱褶和轮褶之分。   一般情况下,搭配上领结、制服包等小物,一套国牌基础款JK制服的花费大概在人民币400~600元左右。当然,如果再配齐鞋袜,花费还会更多一些。   可能对于很多圈外人来说,如果只是买一套基础款制服尝尝鲜,这样的价格倒也可以接受。但对于JK制服爱好者来说,一套制服可远远不够。   区别于日本校供款,目前国内流行的JK制服,大多为原创款式,颜色较为鲜艳,一排小裙子按颜色排列在一起,看起来赏心悦目,因此不少人执着于集齐一支“彩虹战队”。   而根据不同色系的裙子,还要搭配不同的配饰。   更可怕的是,国牌制服的上新和再贩速度绝不算慢,很多爱好者对于萌款更是见一个爱一个。   知乎上有网友吐槽:最近突然领悟,制服圈消费主义盛行得厉害,不知不觉间就被洗脑了。劝告各位,别追求拥有所有的小萌款,萌款会过期,新品上不停!!!   欲壑难填,也只好月月“吃土”。   但是,与日本校供制服比起来,这些钱也只是小开销。   校供,顾名思义,就是供应给日本学校的校服款式,也就是日本的女高中生上学时会穿的服装。   由于学生们经常要穿着,校供制服的质量较高,价格也相对较贵。   据悉,在日本,校服费大概为1万~2万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642~1284元左右,一手的校供制服需要提供学生证才能够购买,所以我国的JK制服爱好者们只能到网上淘一些二手制服。   同时,日制校供制服的数量有限,可遇不可求,想要买到心仪的萌款,除了自己蹲拍卖之外,就只能溢价购买了。   咸鱼上挂出的日制校供制服,一条短裙的价格大多集中在400~1000元人民币不等,有些稀有的套装甚至能达到几千元。   当然,买校供可不是有钱就够了,还要会分辨真假,面对高昂的利益诱惑,有人用山寨货冒充正品,有人把“洋垃圾”中的衣服运到国内倒卖,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虽然JK制服火了,但行业内发展还不算完善,仍存在不少问题。…

欧亿注册线路_线上VS线下:中国服饰零售渠道之争

  线上比价线下买   四分之三的品牌服饰消费始于网上,40%的实体门店访客会首先上网查看商品。网上信息搜索的便利性使线上渠道成为最重要的客户流量来源。   品牌忠诚度的下降   线上商品的五花八门降低了消费者的品牌忠诚度。“网红”成为推动头部品牌的“新时尚杂志”。然而,最终促成消费者买单的还是对该品牌的认同感。   进击的线下实体店   尽管实体店的客流量少于线上,但在购买阶段却占总交易量的60%,成功率为线上渠道的4.5倍。如果某品牌设有实体门店,消费者的线下购买率则高达80%至85%。   线上品牌的线下迁移   纯线上品牌正在逐渐失去市场份额,只能越来越多地依赖低价和促销参与竞争。仅仅依靠线上无法巩固品牌定位,于是开始尝试实体门店,希望借此提升知名度并提高转化率。   积极融入社交媒体   如今大部分流行趋势发端于社交媒体和网红,然后迅速蔓延至世界各地,刺激和带动销售,使其成为非常有效的营销渠道。美国知名男士服装电商企业Bonobos就是一则成功案例。 来源:中欧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