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20

欧亿测速代理_华斯股份2020一季度净利大跌379.23%<em></em>

日前,华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斯股份)发布2020年季度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三个月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实现0.49亿元,同比下降-51.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亏损7.38百万,相较于上年同比下降379.23%。 此外,华斯股份在2019年年度财报中提到,在未来三到五年,不断加大科技投入,大力加强自主知识产权的创造与运用,掌握行业领先技术,增强行业竞争力,抢占行业制高点,做强、做大行业,成为具有技术领先和核心竞争优势的科创新企业。

欧亿测速登_疫情改变了你的消费习惯吗?优衣库带来了一份调研报告

4月,随着国内疫情趋缓,各地复工复产,大家也逐渐恢复到了日常的生活节奏里。一场疫情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大大小小的变化,有些变化是应激性的、短期的,也有一些影响和变化会持续很长时间,甚至成为一种新的常态。疫情引发的变化里,自然也包括消费心理和消费行为的转变,直播带货大热、线上购物的加速发展、疫情后报复性消费等都成为大家当下讨论的热点。 4月21日,优衣库举行线上媒体分享会,发布了和第一财经、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决策与行为科学研究中心合作带来的《2020健康生活力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这份报告主要就是关注了疫情前后人们消费态度和消费行为的转变。调研问卷是在3月5-22日期间收集的,回收的有效问卷共5983份。结合这份报告,我们来和大家聊聊疫情后的5大消费趋势以及优衣库2020春夏新品。 重拾自主感,把握碎片场景锻炼 疫情促使人们更多地关注自己和家人的健康,也更重视锻炼。但当下运动健身的形式和场景都有许多制约,大家会更倾向于灵活的锻炼方式。报告显示,超过70%来自一线和新一线城市、需要长期坐班的职场人士“更渴望把握碎片场景锻炼”。另一个和它呼应的数据是:75%来自一线和新一线城市、35-45岁的中年女性“更多购买能‘随时随地’动起来的舒适”。 健身房等室内场所在当下恐怕还不是很多人的第一选择,更多的运动场景出现在家里或附近的户外公园。可能以往你一天的锻炼都集中在下班后去健身房完成,但现在被分散在一天的不同时刻——上班前或下班后顺道去公园慢跑或散个步、利用工作和家务的间隙跟着健身app走一套流程等等。而运动后你可能又需要马上去公司或者开个视频会议,又或者去买菜、接送孩子,频繁更换也会让运动变成一件麻烦的事,也因此多了偷懒的借口。 方便运动又适合日常穿着的会更适合当下碎片化锻炼的状态。功能性服装是优衣库的强项,正适合春夏季节的AIRism舒爽内衣系列、主打快干功能的DRY-EX系列、弹力系列等都满足日常简单运动的需求,而其中绝大多数单品的外观设计没有明显单一的运动属性,不同穿搭场景都能驾驭。 举一些具体的例子。男生通勤可以用AIRism或者DRY-EX科技的T恤或者POLO衫,搭配弹力系列或快干弹力系列的休闲裤,打造适合办公室场景的造型,但所有单品都兼具功能性,穿去慢跑一圈,甚至打个球,都没有问题。 女生可以首先用一款清爽的AIRism上衣作为内搭,外套的选择很丰富——法国麻衬衫和防晒茄克等都是造型和功能兼具的选择,如果更追求舒适和防晒,还可以考虑AIRism防紫外线网眼拉链连帽开衫。下装部分,高弹力系列的裤装可以带来无束缚的体验,轻松开跑。这些都是同时适合办公、家居、休闲和运动场景的单品。 渴望归属感,回归面对面真实社交 被迫保持物理上的社交距离,让人们更渴望在心理上寻求归属感,一方面线上的社交活动需求增加,另一方面人们更期待回归面对面的真实社交。 报告里也有一些数据说明了这一趋势。其中,81%来自三四线城市的、18-29岁的青年男性“更希望疫后常与亲友线下相聚,并倾向去实体店感受产品细节与优良服务”,而60%来自一线和新一线城市、19-29岁的年轻人,尤其从事教育、市场、顾问等工作的受访者“疫后计划参加更多艺术、时尚、文化类社群活动,也更愿意购买有社群标签的产品”。 从具体的消费品来说,在这一趋势下,文创类产品会是一个热点,这让我们很自然地联想到优衣库的UT系列。首先不可忽略的是它的流量属性,从引发全民关注的KAWS联名系列,到最近UT联名清单上的《新世纪福音战士》、奥特曼、Pokemon、高达、漫威、乐高等等,这些都是绝对的热门IP。这些UT系列能自然地触发对话,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无形中增加了你和朋友的聊天话题。 复旦大学的金立印教授在这次优衣库的分享会上也表示,有心理学研究发现,“当人们去思考更高级的生命意义的时候,人们对文化艺术产品的需求会上升”。他还举了日本捐赠物资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诗句引起巨大关注的例子,他认为疫情期间,大家产生了敬畏感,对生命有了更高阶的思考,从而更追求能引起文化认同和有艺术内涵的事物。 除了能引发话题,UT系列其实类似一个特别的博物馆。优衣库对UT系列的定位是“世界文创先锋”,艺术家合作也在UT系列里扮演里重要的角色,形式也很多样——系列里既有和Andy Warhol和Kth Haring等艺术家的直接联名,也有艺术家组合IP的三方联名,比如这次和Daniel Arsham以及Pokemon的合作,当然还有和博物馆、美术馆等机构的合作。 UT系列涉及的艺术风格和类别足够丰富,很多同学应该都有通过它新认识艺术家的经历。除了艺术,UT系列还有涉及流行文化、音乐、影视、动漫等内容。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UT系列背后的故事,很重视做内容的优衣库近期也推出了一本《UT世界文创先锋册》,线上和线下购物都有机会获赠实体书。 另外,从今天(4月27日)起到5月17日期间,优衣库会在上海南京西路全球旗舰店举行UT世界文创先锋展,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逛逛,旗舰店还有新推出的UT me定制服务。 寻求确定感,重视日常防护和健康 疫情导致了防护类产品的需求井喷,除了口罩这类最直接相关的防护产品外,人们也开始重视更多角度的日常防护,追求健康、有确定感的生活状态。报告显示,78%来自一线和新一线城市、18-29岁的青年女性表示会“更多购买防护性产品”,而超过80%三线及以下城市、19-29岁的年轻人会“更关注社会事务,愿意寻求健康舒适活力生活方式”。 疫情导致的不确定感会在很长时间里影响人们的心理和生活,人们会倾向于寻求稳定和安心的状态,具体到服装上,有防护功能的服装以及高品质、舒适健康的服装都能带给人更多保护和安全感。 夏天,防晒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尤其是这个特殊的夏天,我们可能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更渴望回归自然,享受户外的阳光——但同时也要更注意做好防护。这两年优衣库的防晒衣系列非常火,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扎实的防晒功能,这一系列单品的紫外线防护系数UPF大于40,日光紫外线UVA透射比小于5%。 另外,优衣库也把防晒和其它功能进行了组合,追求轻薄透气的同学可以选择结合AIRism科技的防晒单品,追求速干的则可以选择有DRY-EX功能的。 防晒系列的款式和颜色的选择也非常丰富,并且全家都有照顾到。这一季还有很多款式的帽子,比如渔夫帽、鸭舌帽、草编帽等等,大家可以根据各自的搭配需求来选择。 除了高人气的防晒系列,我们也特别推荐高品质经典系列,对于这个名字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但其实产品大家应该都熟悉。简单来讲就是一批用料和设计考究又有高性价比的经典单品,比如复工期间优衣库卖得很好的免烫高性能防皱衬衫,还有法国麻衬衫系列、牛仔裤系列、许多人每季都会入手的Core T等等,都是高品质、好搭配的安心选择。 远离剥夺感,拥抱趣味和创意 疫情大大限制了人们出行的自由,很长时间呆在相对单一的环境里,促使人们更渴望拥抱趣味和创意,且不说疫情后“报复性消费”会达到一个怎样的规模,但从这份报告来看,很多受访者表示计划在更多美好的事物上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60.3%来自北上广深一线城市、19-24岁的年轻女性和61.1%三线及以下城市、19-29岁的青年男性“计划疫后花更多时间和金钱追求美好事物,如美食、美景、服饰、艺术等”,而超过72%的一线城市、经受较大压力的19-29岁青年男性“更愿意购买时尚、创意类服饰“。 2020春夏优衣库已经推出了多个设计师合作系列,首先是承包了很多人衣橱的Uniqlo U系列,这一系列应该无需多做介绍了。另外,这个春夏优衣库和芬兰品牌Marimekko的合作继续,一系列多彩明媚的印花透着浓浓的艺术气息和满满的活力。当然还有和JW Anderson的合作系列,这一季主打英伦田园风格。 美好的设计拥有神奇的力量,较之疫情后满足掌控感和占有欲的需求,我们可能更需要的是美好设计和创意传递的温暖和力量。 敬畏生命的意义,追求可持续生活 对于品牌而言,疫情的影响绝不止在消费市场活跃度大幅跳水这样的层面,疫情影响了人们的消费观念和行为,也影响了人们尤其是年轻消费者审视品牌的角度。品牌如何应对疫情,如何在这场战斗中发挥自己的作用,以及如何在疫情期间和消费者保持沟通,都会很大程度上影响人们对品牌的好感度。报告显示,60%新一线城市、19-24岁的年轻女性“更青睐那些真诚寻求可持续解决方案、践行社会责任、关注社会大议题的品牌”。 疫情发生后,优衣库目前在国内进行了两波大规模的捐赠。1月31日,优衣库向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捐赠了价值252万元的高功能保暖衣物,4月15日,优衣库又向湖北捐赠了10万件价值超过790万元的高功能衣物,这次的衣物里包括了适合这个季节的AIRism舒爽内衣。 而在疫情期间,优衣库官方微博除了日常产品相关的分享外,还有带来防疫知识的分享。同时品牌也在官方小程度上首次推出了直播功能。相比低价营销,优衣库的直播更注重内容分享,品牌会提前收集消费者感兴趣的问题,在直播里带来解答。 此外,可持续发展也是时尚行业当下最重要的议题之一。行业普遍认为,这次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重大危机将进一步促进时尚行业可持续发展的进程。而优衣库也很重视这个部分的努力,具体的行动包括减少了AIRism等部分商品的一次性塑料包装等。 天气回暖,也该购置新季新衣了,复工复产也了给你多一个“买买买”的理由。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优衣库准备了一系列限时优惠活动,4月30日起,在优衣库实体店单笔消费满520元,即可获赠五一限量版活力包一个,优衣库中国大陆地区所有实体门店共计提供99600个,先到先得,门店自提和门店急送订单也参加活动哦。另外,4月30日-5月6日,还有五一特惠大促,商品59元起。…

欧亿线路_销售假冒知名品牌服装、鞋类,两人获刑两年四个月

租赁某商业街店铺,销售假冒知名品牌运动和鞋,日前,市北区检察院破获一起侵犯知识产权的犯罪,两嫌犯被法院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据介绍,为获取高额利益,于某甲、于某乙租赁某商业街店铺,销售假冒的知名品牌运动服装和鞋类。案发时,查获假冒运动和鞋类价值共计180余万元。该案由市北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最终于某甲、于某乙均被法院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 【假冒注册商标罪】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何为“同一种商品”?检察官提示:名称相同的商品以及名称不同但指同一事物的商品,可以认定为“同一种商品”。“名称”是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在商标注册工作中对商品使用的名称,通常即《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中规定的商品名称。“名称不同但指同一事物的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主要原料、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相关公众一般认为是同一种事物的商品。认定“同一种商品”,应当在权利人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和行为人实际生产销售的商品之间进行比较。 如何认定“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一)改变注册商标的字体、字母大小写或者文字横竖排列,与注册商标之间仅有细微差别的;(二)改变注册商标的文字、字母、数字等之间的间距,不影响体现注册商标显著特征的;(三)改变注册商标颜色的;(四)其他与注册商标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足以对公众产生误导的商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销售金额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欧亿测速代理_关闭3778家店 比爱马仕们更难救的是GAP们

2020年已经快过去三分之一,时尚行业的凄惨日子还远远没有到头。 疫情对时尚行业造成巨大打击,无论是大众触手可得的快时尚,还是往日里高不可攀的奢侈品,都在惨重的损失中极力自救。 近日,快时尚和奢侈品上市公司都公布了一季报,受疫情影响今年均无一的业绩下挫。一季度LVMH集团和Kering集团的销售额均比上年同期下跌15%,菲拉格慕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内销售额同比上年同期大跌30.6%。 与之相比,快时尚的业绩受损来得要比奢侈品晚一些,但影响更持久。3月销售额下降46%,并预计第二季度将录得亏损,但一季度净利润远超预期。Zara母公司在3月下旬公布的年度报告中显示,该集团全球50%的店暂时关闭,3月上半个月的销售额跌幅约24%。 波士顿咨询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杨立对每经记者表示,据他们对全球百位快时尚、奢侈品公司O、CEO的问卷调研,“43%的奢侈品行业CEO觉得2021年销售就能回来,但是只有19%的快时尚CEO,觉得2021年能回来。” 为了自救,减薪、关店、全力保障中国市场,成为了大家的共识。 史上最“惨”一季度LV母公司、Gucci母公司均大跌15% 近期,全球奢侈品公司菲拉格慕、LVMH集团、Kering集团、爱马仕陆续公布了第一季度成绩单,销售数据一片哀鸿,此前高速增长被疫情按下了暂停键。 意大利奢侈品制造商Salvatore Ferragamo S.p.A(简称“菲拉格慕”)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内,销售额比上年同期下降30.6%至2.2亿欧元,而在2019年一季度菲拉格慕则为增长4.3%。若按不变汇率计算比上年同期大跌31.4%。 菲拉格慕首席执行官Micaela Le Divelec Lemmi坦承,集团在全球所有市场的所有部门都受到了新冠肺炎的影响,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在截至3月31日的第一财季内,销售额同比上年下跌15%至106亿欧元,其中核心的时装与皮具部门收入下滑9%至46.43亿欧元,香水和化妆品部门销售额下跌18%至13.82亿欧元。 LVMH集团表示,销售额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疫情之下许多门店暂停营业,生产工厂暂停运营,以及封锁隔离和禁止旅行政策。并认为今年二季度将继续受疫情影响,但是目前尚不能做出准确预期。LVMH集团首席财务官Jean Jacques Guiony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透露,Dior的表现好于集团其他时尚品牌,而Givenchy、Celine和Fendi相较更差。 法国另一大奢侈品巨头Kering集团,今年一季度与LVMH集团的跌幅基本一致。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内,Kering集团销售额比上年同期下降15.4%至32亿欧元,而在上年同期则为大涨21.9%。其中奢侈品部门销售额大跌16%至30.66亿欧元,超过Kering集团预期的15%跌幅。 从Kering集团旗下几大主力品牌来看,核心品牌Gucci第一季度销售额比上年同期大跌22.4%至18.04亿欧元,而在2019年是大涨24.6%。Yves Saint Laurent销售额比上年同期下降12.6%至4.35亿欧元。不过,Bottega Veneta的销售额则比上年同期上涨10.3%至2.73亿欧元,是Kering集团2020年一季度在增长的品牌。 Kering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François-Henri Pinault在财报中表示,疫情对集团第一季度的业绩造成沉重打击。该集团财务总监Jean-Marc Duplaix则称,当前对于Kering集团第二季度的整体业绩表现作出预测还为时过早,至少在6月或7月前不会出现明显变化。 爱马仕今年一季度销售额比上年同期下降6.5%,至15.055亿欧元。以固定汇率计则跌7.7%,但仍略高于市场预期的14.5亿欧元。爱马仕解释称,所有地区的业绩都受到了门店关闭的影响,其中欧洲和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而门店关闭将对爱马仕第二季度销售额产生重大影响。 截至北京时间4月25日收盘,菲拉格慕、LVMH股价、Kering集团、爱马仕的股价分别为:11.04欧元/股、341.3欧元/股、450.85欧元/股、675.4欧元/股,上述四大奢侈品公司的市值分别为:18.6亿欧元、1724亿欧元、569亿欧元、713亿欧元。 奢侈品高管迎来减薪潮中国市场成了“唯一曙光” 疫情黑天鹅下,即便是巨头也不能幸免,奢侈品们并未坐以待毙,各自调整着战略,中国市场、高管减薪,似乎成了大家不谋而合的共识。 菲拉格慕首席执行官Micaela Le Divelec Lemmi在接受意大利媒体MFF采访时表示,中国内地专卖店已经重开,客流逐渐恢复,大中华区大约650名同事的态度也“非常令人鼓舞”。Micaela Le Divelec Lemmi还指出中国市场是目前“唯一的一线曙光”。 为了抵消销售下滑的影响,LVMH集团计划今年将资本开支削减40%。Guiony表示,这些节省的开支大部分来自于推迟到2021年的项目。该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及其他董事会成员接受减薪,Bernard…

欧亿招商主管_外贸工厂的自救与他救

2020年,无疑是外贸的寒冬。2月份,企业担心不能复工复产,每天都忙着安抚客户情绪,担心出国参展担心无法入境,出去了怕回不来。3月份,上游供应链还没完全恢复,就得担心下游没有需求。 “能感觉到今年难挣钱的氛围,大家都在等6点半的免费地铁。”在宁波一家外贸公司上班的欧文半开玩笑地表示。 没有订单,只能拿底薪,不过欧文的朋友圈里,他还算“幸运”的一个,“一家做美国市场的外贸公司,一周只上三天班,员工工资减半。” 根据近期我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最新进出口数据,2020年一季度,中国出口同比下降11.4%,进口下降0.7%。 3月份进出口有明显回升现象,出口的下降幅度收窄到3.5%,进口则由负转正,增长2.4%。 海关总署发言人分析称,3月份出口之所以回暖,是前期由于延期复工而积压的出口订单正在陆续交付。 显然这种回升,并不是外贸回暖的信号。毕竟不少外贸企业,2月底才开始生产订单。根据交易协定,一般在发货之后,外贸公司才能收到一小部分货款。 更大的危机潜伏在,当疫情前的订单全都发货之后,工厂将面临生产断档。“现在工厂生产的订单都是3月之前的订单,现有订单能够生产到5月底6月初,6月开始,工人就没活可干了。”欧文表示,“这是大家现在最发愁的事儿。” 困境之中,外贸企业开启了花式自救,有企业开始利用生产线生产防疫物资,也有企业忙着借助平台的力量转出口为内销。 转战抗疫物资生产线 2月6日,李业明(化名)已经了解到已经有同行,改了几条生产线,开始加班加点生产抗疫物资。同一时期,家电企业甚至石油企业,都瞄上了防疫物资的生产。 李业明是义乌一家尿不湿工厂的厂长,当时他还觉得,防疫物资“市场”不好判断,表示公司不会去生产口罩。 没想到两个月后,他也不得不投入了口罩生产大军之中。 3月,外贸订单下降,不仅询单量减少,甚至连已经订货的客户,都有退单的情况。年前,李业明刚刚扩建了工厂,此时工厂如果不能运转起来,就会形成巨额亏损。另一方面,他也从客户口中,看到了口罩需求缺口,这才决心生产口罩。 3月底,他先是在公司的无尘车间改造了2条口罩生产线试水。 4月5日,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动态,表示公司的无尘车间,已经上线2条全自动口罩生产线,日产12万只,后续还有5条生产线陆续加装。公司开始承接订单,但只接受4月12日之后的排单,并且要求客户下单的同时就支付50%的预付款。两个小时后,他在这条动态下留言,4月订单已约满,如有需求需要等到新的产品线上线。 这种特殊情况下的刚需商品,给他带来了不一样的体验。“外贸生意要等发货之后,客户才会付小部分货款。收到货后,还有一个比较长的付款周期。现金流是我们生意中最看重的部分。但口罩现在完全是卖方市场,生产端有话语权,下单就付50%的定金,公司的资金压力就小了很多。” 这几条新开的生产线,也完美地解决了用工问题,多余的生产力也能够完全运用起来。“最重要是要保住工厂,保住工人的饭碗,才能在疫情结束之后,尽快让公司的运作重回正轨。” 此时李业明有点后悔,“上车”晚了点。“生产口罩也是为控制疫情做贡献。” 不过,临时拉出生产线生产不愁销售的防疫物资,只是中大型外贸企业的特权,对于规模较小的公司,这种做法并不具备参考性。 “那是非常专业的产品,隔行如隔山。正规大厂的货,我们拿不到,小作坊的货,又有风险。”欧文表示,“再说国外一般不戴口罩,即便现在也一样。需求主要还是来自医院。应用到医院,就会涉及很多国外的质量要求。我们国家对口罩出口有很严格的把控,毕竟事关人命。” 国内国外“走路”的准备 也有企业就把目光转向国内。其实早在疫情之前,经历了近两年美国加征关税的重压之后,不少外贸工厂早有转内销的准备。外贸转内销因此也并不是一次简单的应激反应。 比如李业明年前就定下了组建内销团队的目标。过去由于国内市场对可洗尿不湿的接受度不高,李业明还有些担心。反倒是疫情让他坚定了“两条腿走路”的决心。“这是非走不可的一步。” 就在这个月,阿里及拼多多等电商平台,都推出了相应的帮助外贸企业转内销的平台政策。 比如1688春雷计划,推出全套“外转内”解决方案,从商家入驻到商品运营再到营销渠道,服务商家。 1688的一名负责人表示,“问题也会有,比如内销市场的‘游戏规则’和外贸市场差别很大。传统外贸中,企业只要按照合同履行守约,就能顺利推进。但是内贸就复杂得多,包括产品线规划、渠道开发、品牌打造、销售团队建设等等。” 为了让外贸商家能够尽快适应电商玩法,1688也给出了轻运营(外贸商家无需开店,只需要根据平台指令接订单)以及开放直播权限(入驻商家能够获得直播权限)等方案。相关人员表示,“这种方法门槛相对低一些。” 无独有偶,拼多多也在近期给出了帮助外贸企业,出口转内销的方案。平台为上线的外贸企业提供店铺装修、线上营销、物流配送等专业培训,并开放数据和流量支持。首批出口转内销商品将在4月28日上线。 不难看出,两大平台都通过政府合作的形式,积极推进外贸商家的上线工程。不过,平台毕竟只能提供土壤,能否发芽生长最终还是看企业。 “以前都是靠参展,买一个展位,等客户找我们。转做电商,至少要跳两步,首先外贸转内销,其次是线下转线上。要主动找客户,要做小单贸易,要对生产线进行一些调整,还要解决物流等配套问题。虽然很多都是思维转变的问题,要落实就会遇到很多实际的问题。但是再难也要干,折腾可能是找死,但不折腾就是等死。”一名广州的外贸商家表示。 王胜(化名)的公司早前已经在1688上开展内销,目前内外市场的比例为4:6。但这40%的国内订单,大大缓解了公司的压力。“国内的几个大客户都在正常下单。国外的大客户基本上都停了,有的客户本来合同都确认了,遇到疫情,没交定金。” To B、To C冰火两重天 有意思的是,尽管B2B出口业务受阻的情况,已经清楚地反映在了大盘数据上,跨境电商平台的B2C业务却意外得有所上涨。 这是一种颇为矛盾的状态,个别类目生产端感受到的需求减小,而直接销售端感受到的需求却显示仍在增加。 岳西(化名)是上海一家经营家居软装的外贸公司的老板,她在阿里国家站和亚马逊美国站、加拿大站以及日本站做零售,主要出口国是美国、俄罗斯和韩国。 疫情期间,她明显感受到亚马逊上的订单增加了。“只是美国当地受疫情影响,派送的时间长了一到两倍,但是人们的购物热情没有降低。” 根据近期彭博社的报道,亚马逊正在美国紧急招聘10万名员工,主要负责仓储和配送。和美国大部分实体企业想方设法自救相反,亚马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限制客户的购买行为。…

欧亿登录下载_2020年中国服装行业发展现状分析

产业规模增速不断下降 近年来我国消费已经从单一的遮体避寒的温饱型消费需求转向时尚、文化、品牌、形象的消费潮流,服装行业面临转型升级压力,产业规模增速不断下降。2019年,我国实现服装产量244.72亿件,实现行业营收1.6万亿元。 1、2019年全年中国服装产量达到244.72亿件 (拍摄:中服网) 近年来我国服装消费已经从单一的遮体避寒的温饱型消费需求转向时尚、文化、品牌、形象的消费潮流,服装行业面临转型升级压力,产业规模增速不断下降。2019年,服装产量略有反弹。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12月,我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服装产量244.72亿件,同比增长3.28%。 2、2019年全年中国服装商品零售额达到9778.1亿元 从行业内销规模来看,2014-2019年,我国服装零售额整体呈波动变化的情况。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1-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11649亿元,同比增长8.0%。其中,限额以上单位服装类商品零售额累计9778.1亿元,同比增长2.6%。 此外,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85239.5亿元;其中在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中,穿类商品同比增长15.4%。 3、中国服装行业出口规模逐步缩小 从服装行业外销规模来看,中国无疑是服装出口大国,每年服装出口金额超过1000亿美元,远远大于服装进口金额。但近几年来,中国服装出口金额正在逐步缩小。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的数据显示,2014-2019年,中国服装出口规模正在逐步下滑。截至2019年12月底,我国累计完成服装及及着附件出口1513.7亿美元,同比下降4.08%。 4、2019年中国服装行业实现营收1.6万亿元 2019年,行业运行整体承压。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1-12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6010.33亿元,同比下降3.45%;利润总额872.83亿元,同比下降9.75%;营业收入利润率为5.45%,比2018年同期下降0.38个百分点;毛利率15.04%,比2018年同期提升0.21个百分点;三费比例为8.91%,比2018年同期上升0.20个百分点。 5、2020年中国服装行业复工情况有所提高 为进一步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服装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和企业复工进展,中国服装协会于2月27日-28日在会员企业范围内开展了第二阶段服装企业复工情况问卷调查。截止2月29日10点,协会累计收到325家企业和14家产业集群的有效问卷。 从反馈信息来看,服装企业复工复产总体呈现了积极向好态势。复工人数占正常生产情况下用工人数的比例比上期有所提高,但依然面临着工人短缺、产业链游企业复工不同步、市场低迷订单减少、交通物流不畅、防护资源缺乏等多方面的困难和问题。 据了解,目前大型企业复工情况好于中小型企业,但差距明显缩小:大型企业的复工比例达94.0%,分别高于中型企业和小型企业16.1个百分点和25.1个百分点。

欧亿线路_奢侈品集团Capri Holdings宣布实行 100% 碳中和计划<em></em>

据时尚传媒报道,时尚奢侈品集团Capri Holdings Limited近日宣布将实行 100% 碳中和计划,希望在 2025 年前实现使用 100% 可再生能源。具体方案包括包装塑胶回收再利用,水资源合理利用、减少废弃物等。 图源:Capri Holdings官网 碳中和可以简述为通过植树造林等形式抵消生产活动产生的二氧化碳,实现某种程度上的二氧化碳“零排放”。对于时尚产业来说,这种新型环保形式可行性较高,有助于实现品牌的可持续发展。 作为全球知名奢侈品集团,Capri Holdings旗下拥有Versace、Michael Kors、Jy C 等品牌,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做出的努力也受到广泛关注。随着可持续理念席卷时尚行业,奢侈品牌纷纷发力环保事业,Burberry开启碳中和秀场、Gucci签署可持续性协议、Prada推出再生尼龙产品等,一系列措施都展现了头部品牌在环保事业中的引领作用,推动时尚行业做出革新与改变。

欧亿测速代理_法国艺术家为上海爱马仕之家打造「开机关」主题春季橱窗<em></em>

图源:爱马仕官博 据悉,爱马仕「开机关」主题春季橱窗为法国艺术家 L Hammadouche以爱马仕 2020 “匠·新” 年题为灵感打造。在方寸橱窗中构筑万象轮廓,在宇宙及其宏观、微观尺度之间,开始一场探索之旅。艺术家 Ly Hammadouche 以打破常规的艺术形式,邀请观者在行星、原子与机械齿轮等物象中,开始一场关于创新驱动的哲思探索,探索上海爱马仕之家春季主题橱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