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加入欧亿

欧亿测速地址_光芒陨灭,世上再无奢侈品?

  疫情之下,奢侈品帝国开始摇摇欲坠。   美国在线商业新闻网站“商业内幕网”(Business Inser)认为,新冠病毒的流行将导致奢侈品损失430亿美元的销售额。《福布斯》预言,此次疫情或将抹去奢侈品在国际市场上五年来的盈利。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作为非必需的奢侈品首当其冲遭受重创。其实,奢侈品的衰颓早已显露。作为昔日贵族专利,如今的奢侈品正逐渐被上流社会抛弃,成为新富起来的平民们竞相追逐的目标。奢侈品原有光芒丧失,陷入要么迎合市场自降格调、要么保持高端忍受亏损的自身悖论中。   一、贵族越来越不care,平民仍在追逐的两极游戏   过去的几年,奢侈品市场用户群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贵族不常有,但新富起来的平民,购买力却在不断增强。拥有一款或数款包括高端化妆品、箱包、手表、、首饰等在内的个人奢侈品(personal luxury goods),成为不少新富起来的平民迈向(想象中的)贵族生活的战略小目标。   Statista数据显示,除了2008-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时期,个人奢侈品消费有所下降,在其余过去几十年里,个人奢侈品消费持续高歌猛涨,2019年市场价值为2810亿欧元,属于第二赚钱的奢侈品类别,仅次于豪车。这些消费者,绝大多数都是包括土豪、中产在内的平民,真正的上流社会贵族屈指可数。   平民对奢侈品的向往,凝练在对品牌的追逐崇拜中。根据麦肯锡报告,虽随着消费人群年龄的降低,品牌对消费者的影响有所下降,但始终是人们选购奢侈品的头号原因。爱马仕、香奈儿、LV、Dior…这些品牌,听起来便自带贵族标签,似乎一旦拥有,就自动跨入金字塔顶端10%的贵族行列。   此外,提升生活品质、表现自身、增加自信,也称为人们够买奢侈品的主要动因。这说明,在平民消费者眼中,奢侈品和生活品质之间,是直接画等号的。   的确,一两百年前,当平民还没有这么有钱,只有上流贵族才能消费得起奢侈品;奢侈品只是平民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新富起来的平民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实现梦想,通过购买更好的、更贵的商品,过上(想象中的)贵族生活。而这时的上流贵族,生活方式却已然发生了变化。   美国学者保罗·福塞尔在《格调:社会等级与生活品味》一书中,分析了上流社会、中产阶级以及下层阶级的生活品味差异。令人讶异的是,上流社会的客厅通常使用沿袭上百年以至磨出线的东方地毯,最常开的车是老旧的普利茅斯或雪弗莱,而中产家的客厅则铺满崭新的地毯,配上崭新的现代化家具,最常开的是崭新的奔驰宝马。   可见,上流社会并不需要继续用物质来标榜自身,毕竟他们最不缺的就是物质。而新富起来的中产平民,则最需要用物质证明自己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他们以为更接近理想中的贵族生活方式,却不曾想游戏规则又发生了改变。   当然,单纯以使用物品、生活方式来区别人群是愚蠢的、且容易过时的。同样,单纯为了追求品牌、享有某种生活方式而购买奢侈品,也是一条永无止尽、甚至毫无意义的路。   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在《区隔》(Distinction)一书中认为:审美趣味具有等级划分和社会区隔的作用,体现在日常生活的饮食习惯、衣着打扮、音乐选择、绘画艺术欣赏、经典书籍的阅读等各方面。趣味区隔能反映人在社会中的不同位置,起到维持或强化社会阶层或群体边界的作用。   也就是说,当一开始只有贵族买得起奢侈品的时候,奢侈品是区隔贵族和平民的主要方式。但如“螳螂财经”所见,随着原本高端的奢侈品大量走入新富平民之家,社会区隔的标准便随之改变,奢侈品也不再是通往上流社会的入场券了。就在平民在不断模仿追赶上流贵族、希冀拥有更好的生活的时候,上流阶层也在竭力摆脱平民,力图开辟新的更不宜模仿的审美趣味,如投身教育、房产、艺术品等。   而被贵族抛弃了的奢侈品,势必需要重新洗牌,融入新的买家。   二、三线+年轻+中产:新晋中国奢侈品消费者   那么,现在是什么样的人在购买奢侈品呢?   十年前的全球经济危机中,横空出世的中国消费者已一己之力挽救了整个奢侈品业的衰糜之势。以至于奢侈品业用“中国购物狂潮”(Chinese shopping frenzy)来形容2010-2014五年间全球奢侈品市场。此后,”得中国消费者得天下“,成为了奢侈品业不争的事实。   目前,美国、欧洲和中国是世界上三大主要奢侈品市场。贝恩咨询(Bn&Company)指出:美国仍然拥有最大的地区个人奢侈品市场,总体市场规模为840亿欧元,2019年购买的个人奢侈品数量最多。但受到旅游客流减少影响,地区增长比较缓慢。   欧洲共880亿欧元的市场规模,但增长率仅为1%。其中,西班牙和英国是表现最好的国家。但受英国脱欧、德国活力放缓、法国社会动荡等影响,奢侈品市场前途未卜。因而,中国市场依然是个大奢侈品厂商必争之地。   2019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增长了26%,达到300亿欧元。虽然中国奢侈品消费只占全球奢侈品市场的35%,却贡献了全球90%以上的消费增长。也就是说,世界奢侈品消费增长主要是靠中国人推动的。麦肯锡报告预言,2020年,中国消费者将贡献全球奢侈品市场总消费的35%左右,5年后,将进一步占领全球40%左右。   反观国内市场,奢侈品消费群体也发生了重大变化。35岁以下年轻人、低线城市、中等收入人群成为奢侈品消费者的关键词。罗德传播和精确市场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奢华品报告》显示,三线及以下城市已成为中国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过去一年中,三线及以下城市消费者年度花费约39.39万元,高于一线城市的34.41万元与二线城市的27.5万元。其中,年收入10-20万元的群体占比最高。这显然不能算作特别高薪。   腾讯广告和波士顿咨询公司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奢侈品消费者数字行为报告》显示,26-35岁的千禧一代贡献了高端奢侈品62%的消费额,18-25岁的Z世代也贡献了12%的消费额。奢侈品消费者年轻化的程度还将进一步加剧。   对奢侈品来说,市场下沉未必是好事。作为最早入华的奢侈品之一,意大利品牌皮尔·卡丹坚持“时装必须大众化“的理念,力图让平民用得起奢侈品,价格和设计一概平民化,一时品牌门店在三四线城市乃至小县城遍地开花。但随着奢侈品受众不断扩大,奢侈品本身的格调光环也随之消失,市场很快抛弃了它,即便是平民也不想买它了。如今,皮尔·卡丹的欧洲市场早已停滞,零散的亚洲市场深陷假货泥沼,品牌几近被人遗忘。   三、线上+低价,奢侈品的未来会好吗?   消费者结构变化,加上疫情突然冲击,奢侈品市场势必还将不断下沉,以接近更广泛的消费群体。随着线下门店被迫关门,奢侈品巨头纷纷将业务转到线上;同时采取低价战略,拓宽产品线,打造人人买得起的奢侈品(Affordable luxury)。但从目前来看,这些做法收效甚微。   首先,线上奢侈品购物越繁盛,奢侈品营造的线下消费体验越缺失。奢侈品与其说是物品,不如说是一个精神符号。在奢侈品店内,顾客可以享受高端奢华的购物环境、体验店员1v1尊贵服务,选购独一无二的特色商品,也更方便品牌和消费者建立直接联系,这些都是线上电商难以替代的。   麦肯锡数据指出,2020年线上交易只占全体交易的12%,5年后也不超过20%。即便在对网购接受程度更高的中国,超过80%的消费者在购买奢侈品时选择线上研究、线下购买的方式。此外,超七成中国消费者选择在海外购买奢侈品。他们显然不是去网购的。线上购买的奢侈品,哪怕确保为正品,都与在实体店购买的体验相差甚远。   其次,奢侈品电商的各种补贴,也在进一步损坏定价体系。一个经典款的LV小号手包,京东淘宝四千多可以到手;大多数名牌口红,通过各种折扣促销,通常两三百元能拿下。寺库也是一路补贴。然而补贴越大,奢侈品市场下沉越快。原来花5万买一个奢侈品牌包的人,和打折后花2万买同样包的消费者是不一样的。而这势必又加速了奢侈品跌落神坛的进程。   最后,低价战略进一步印证了奢侈品发展的悖论:卖贵了没人买,卖便宜了又自降格调。爱马仕前总裁克里斯蒂安·布朗卡特在其回忆录《奢侈》一书中,便对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集团和酒类制造商酩悦轩尼诗(Moet Hennessy)的结合不无讽刺,称奢侈品多元化是一种致命疾病。奢侈品业一旦成了金钱的人质,也就失去了自身贵族头衔。   如今,LV已然成为街包,贵族光环荡然无存,但这并不妨碍LV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奢侈品品牌,2019年价值超过470亿美元。拥有183年品牌历史的爱马仕曾力图捍卫奢侈品格调,但在今年三月也终于卖起了口红。这是爱马仕家族的第16个门类,也是品牌首次涉足彩妆领域,力图吸引真正认可品牌价值的消费者,同时大大降低拥有一只爱马仕的门槛。这批口红一支定价600多,虽然设计上一言难尽,但相比自家动辄数十万的铂金包,还是白菜了许多。…

欧亿线路_Nike推出全新Nike Yoga系列 由创新型面料制作<em></em>

  4月1日,国际Ne推出Nike Yoga新瑜伽系列,Nike Yoga系列适合所有性别和不同体型,以舒适性与功能性为主要特点,精心考量的接缝布局以及尽可能减少镶边,致力成就零干扰穿着体验。   Nike Yoga系列采用了NIKE INFINALON面料,该面料是由纤细纱线被编织成多层,打造出轻薄又强韧的面料,带来轻盈、高度透气的穿着体验。NIKE INFINALON面料具备出众弹力,带来光滑亲肤体验,同时具有柔和的塑形感,且触感柔软,能够跟随你的各种动作自由伸展,提供流畅舒适的穿着体验。   此外,Nike邀请了歌手、拳击运动员、预备宇航员等不同身份、不同国家的瑜伽爱好者,讲述他们与瑜伽运动之间的故事,以“你我都是瑜伽的料”的宣传片推出。   Nike于2020年1月初宣布推出Infinalon瑜伽系列,以自主研发的Infinalon布料制成,具有轻薄、高弹力等特点,包括女性瑜伽上衣、紧身套装、裤袜、束裤、短裤等。

欧亿招商主管_LV直播翻车,给奢侈品营销带来的14条启示

  疫情之下,加速了奢侈品品牌拥抱年轻化和数字化的进程。   近期,LV在小红书进行了新品直播,据说这是LV互联网直播首秀,但效果不尽人意,更有不少网友在微博高呼:翻车,钟楚曦的高级脸也救不了了。   此次被网友争议声讨的主要在三个方面:   一是直播间现场布置,从图中可以看到直播间现场给人感觉很简陋,应该是临时搭的,后面一根绳子挂着昂贵的丝巾;   二是整个直播期间的灯光,忽明忽暗,画质效果很差,很难和LV以前的高级时尚秀联系到一起;   三是主播风格,给人感觉像是在促销降价,程晓玥虽是时尚博主,但是网红仍旧比不上时尚模特呈现的高级感。   LV直播无非有两个目的,一瞄准目标消费群体,以直播带货形式,激发年轻消费者购买;另外是做大众传播,传递品牌高级感、提升曝光和新品的认知度。此次LV直播选择了一个年轻人潮流聚集的社区平台-小红书,整个平台群体受众调性符合年轻化,但是品牌却忽略了深入的分人群洞察和目标匹配,最重要的还有品牌形象的维护。   从而翻车现场是:快消直播带货的风格,给人一种很低价的感觉,促销,导致目标消费者吐槽。同时,围观的消费者并没有看到品牌如何高级,导致大众对品牌顶奢形象认知大打折扣。   这对于消费者来说,无异于在正品直播间花了高价,但买到的产品并没有高级的感觉。   LV直播翻车后,有不少奢侈品陷入思考,难道数字化传播下不能突显出品牌的神秘、高贵吗?   数字化和高贵感存在矛盾吗?   首先,奢侈品品牌的高贵感,最能体现在两点:   一是成为顶级奢侈品品牌,完成品牌溢价,这是所有品牌的终极梦想,但却很多品牌做不到;   其次,品牌能够赋予文字超越自身的意义和价值。从本质上看爱马仕、LV、Gucci、Dior这些符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通过品牌的运作,赋予了这些符号高贵、奢华的气场,让人“望而却步”。顶级奢侈品不仅体现产品上,连文字也有了“高级感”。   那么,奢侈品为何要数字化?   对于奢侈品品牌而言,传统营销善用的营销策略是将历史故事和时尚潮流DNA基因进行结合,营造出神秘、高贵、稀缺且时尚的品牌印象,让人渴望拥有,以此来彰显身份地位和。   但在当下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时代,信息的透明化和传播力冲刷了这种天然优势,历史故事并不能引发年轻人共鸣、好感,时尚潮流前沿资讯也随处可见。   奢侈品要想一直成为,就必须要跟上新世代消费者的步伐,吸引年轻时代的关注。此时,百年历史,是优势也是劣势。奢侈品们处于一个十分胶着的状态,如何在不破坏其品牌DNA的基础下,为拥有百年历史的品牌注入新的生命?答案是数字化。   但数字化并不仅是开通了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品牌更需要做的是完备自身的数字化平台建设和数字化洞察能力。通过大数据和人脑创意的结合,输出让年轻消费者更乐于接受的品牌精神和理念,从而占领年轻时代的心智,强化品牌顶奢地位。   可见,数字化和高贵感并不冲突,生长在城市最繁华商业地段的奢侈品,到底该如何让数字化世界像真实一样精美?   数字化世界要和真实世界一样精美   首先,需要达成一个共识,品牌年轻化并不是找到年轻人在哪里,搭讪,而是需要真正了解年轻化群体。比如在同一年龄群体中,拥有不同兴趣偏好的他们希望从品牌获得什么,品牌再以年轻人乐于接受的方式、内容,传达给他们,打造一个受年轻人喜欢的数字化“精美”世界。   那么对于奢侈品而言,深入了解消费者就显得十分重要。接下来,根据时趣《奢侈品行业社交媒体数字营销洞察报告》,从消费者洞察、消费者痛点和社交沟通方式三个方面,分享一些关于奢侈品消费者营销启示。   关于消费者洞察   1.奢侈品关注人群呈年轻化趋势;性别偏好程度差异大,年轻女性是奢侈品行业的消费主力群体;   2.奢侈品关注与讨论人群主要聚集于经济发达地区,地域分布“马太效应”明显;   3.奢侈品偏好度与学历呈正相关关系,硕士/博士人群奢侈品偏好度更最高;   4. TA人群更加注重与品牌进行情感共鸣;90后TA人群注重追求个性化;80后TA人群更加理性务实;   5. TA人群对时尚潮流具有敏锐嗅觉,而且对颜值主义与享乐主义也具有较高认同感;   6. TA人群对社交、娱乐、购物类APP使用偏好程度更高。   关于消费者痛点与驱动力观察   7.“线下店员服务态度傲慢”导致购买过程体验感差以及“易购买到假货并且售后投诉维权困难”成为目前困扰TA人群的主要消费痛点;   8. TA人群能够多触点获取信息,电商口碑评价及KOL推荐是影响TA购买决策的重要信息来源;   9.消费者更易被拥有“个性”“自由”“创意” “独立”调性与价值观的品牌所打动;   10.“品牌”仍是最重要关注因素,除款式与风格外,消费者开始注重更高品质追求与场景需求;…

欧亿代理_如意控股的利邦男装营收增加13.9% 净利实现扭亏为盈<em></em>

  3月31日,利邦控股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核心经营溢利实现1.61亿港元,实现扭亏为盈。   报告显示,2019年收入总额为19.62亿港元,较去年增加13.9%,核心经营溢利为1.613亿港元,而上年同期录得亏损2.48亿港元。股东应占溢利为5040万港元,而上年同期录得亏损2.648亿港元。   利邦表示,由于全球消费者市场不稳定及宏观经济疲弱,在及其附属公司(统称「如意集团」)提供的支持和网络下,致力开发新业务和销售渠道,以减低业务风险。这促使批发业务大幅增加并录得6.17亿港元的批发收入,而上年度则录得81.7百万港元。   按地区分:   内地   中国内地的零售销售额为5.87亿港元,较去年减少1.03亿港元。这主要是由于集团持续采取关闭表现欠佳店铺的措施,导致期内净关闭20间店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的店铺数目为143间。   为了提高长期盈利能力,集团调整了定价策略,定价变化使同店销售额下降了5.3%。这使毛利率由69.6%改善至71.4%。尽管新策略对零售销售增长施加短暂压力,整体分部贡献却因毛利率的提升及关闭中国内地的三个地区办事处,由2018年的21.9百万港元改善至2019年的38.3百万港元。   香港及澳门   香港及澳门的零售销售额为3.81亿港元,比上年度的销售额下跌1.40亿港元。利邦2019年门店关闭了7家,至2019年剩29间,同店销售额减少25.5%。2019年,毛利率从71.5%上升至72.2%,分部贡献由2018年的16.4百万港元溢利下降至2019年的1.0百万港元亏损。   台湾   台湾零售销售额为1.15亿港元,低于上年度的销售额15.6百万港元。2019年的店铺数目略微下降2间至40间。虽然同店销售额下降了14.4%,但毛利率由66.4%上升至67.8%及分部贡献由2018年的3.7百万港元改善至2019年的6.0百万港元。   欧洲   2019年欧洲零售额为1.21亿港元,较上年度下降10.9%,主要原因是关闭表现欠佳的店铺。店铺数目于2019年减至9间。   批发   批发收入显着上升,由2018年的81.7百万港元上升至2019年的6.17亿港元。在如意提供的支持和网络下,通过全新的分销合作伙伴把本集团主要品牌rruti 1881及Kent&rwen批发给中国内地及其他国家的企业客户,从而增加批发收入及毛利。   利邦集团主席邱亚夫在报告中表示,利邦在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开始录得盈利,其后通过以精简各方面营运为核心策略而进一步进行改革和转型,使盈利得以保持。随着我们不断增强竞争力和适度进取,将与「迈向国际」这眼前目标更加靠近。2020年将会是困难重重和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但相信凭借深厚经验的管理团队、清晰的业务方向、优化的工作队伍,利邦将会继续稳步发展。   2017年,利邦因亏损持续扩大,便以配股增发方式引入山东如意,以外部投资者身份进入,山东如意以1.2港元每股获得利邦男装18.46亿股新股,作价22亿港元。2018年5月,山东如意集团正式接管利邦,接管后进行了管理层的调整。   此外,如意集团对利邦旗下Kent&Curwen丶Cerruti 1881及Gieves&Hawkes品牌进行了升级,将产品、渠道、设计都向年轻一代靠拢,并引进年轻产品线及新店概念,吸引新一代消费者及迎合倾向休闲风格的潮流趋势。   利邦转型得到了较好的效果,亏损逐步缩小。据数据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实现17.23亿港元,同比增长1.28%;核心经营实现亏损2.48亿港元,同比下降43.74%。   利邦为渗透更大的市场,持续加快转型的步伐。利邦将为迎合年轻客户群体,推出更年轻、更潮流的中性,且创造符合时下审美的配饰;对于渠道,利邦不断加强线上渠道的开发,并对线下门店进行重新装修,为Kent&Curwen推出概念店,展现出品牌的年轻风格。

欧亿招商_波兰纺织服装业谋求转型

  波兰中央统计局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波兰纺织和服装业出口额比10年前翻一番,占波兰年出口总额的8.5%。波兰曾是欧洲重要的纺织业大国,加入欧盟后,成为许多西欧国家的代工厂。如今,通过发挥本土特色和优势,波兰已成为欧洲时尚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   19世纪时,波兰中部城市罗兹市曾是欧洲纺织中心之一。上世纪90年代,西欧服装品牌涌入后,波兰纺织服装业受到冲击,许多企业濒临倒闭,大批纺织工人失业。许多服装制造商只好承接订单,做起了来样加工生意。罗兹市副市长皮亚克夫斯基还记得当时的境况:“波兰很多老品牌都倒闭了,很多具有民族特色的纺织花样慢慢消失。纺织业不再是罗兹的特色产业,甚至成了负担。” (拍摄:中服网)   转型从技术和管理的现代化开始。本世纪初,波兰有4万多家服装加工企业。经过激烈竞争,大批效率低下的作坊式服装加工厂被淘汰,一批现代化的服装企业逐渐成长起来。2010年,欧洲区域发展基金拨出约6000万欧元,用于波兰纺织和服装业的现代化转型。   目前,波兰拥有近1.5万家纺织服装公司,建立了现代纺织工业体系,提供近20万个就业岗位。罗兹也不再仅仅是纺织工厂的集中地,而是一个集服装设计、会展与物流于一体的集群式服装基地,成为中东欧地区的时尚中心。   罗兹PTAK时尚城是当地最大的服装交易市场之一。它的前区是各大品牌的销售店面,后区可供批发交易。这样的服装交易市场在罗兹有好几家。PTAK时尚城集团主席妮娜·热亚兹卡说:“经过十几年的结构调整和技术升级,波兰本土服装产品在质量、设计上都表现亮眼,可以和西欧国家的产品相提并论。”   为了推动波兰纺织和服装业由“产业集群”向“品牌集群”转变,波兰政府加大了对中小企业和品牌的扶植力度,在税收及贷款等领域提供一系列优惠政策。同时,还每年举办多场大型纺织和服装展会,对外推广波兰服装品牌,致力于成为中东欧地区的纺织和服装物流中心。去年,波兰企业与技术部联合波兰发展基金会建立了波兰时尚品牌加速器,以提升中小企业品牌在国际市场的口碑和影响力。近年来,一些具有浓郁波兰特色的民族品牌逐渐打开市场。例如,波兰高端内衣女袜品牌“加塔”将研发和设计作为企业发展重点,成功打入了欧美高端市场,为波兰服装业赢得了声誉。   波兰纺织服装协会主席瓦热兹尼亚克说:“波兰纺织服装业曾经以代工为主,忽视了国内市场和品牌建设。这些年来我们认识到,代工产业很重要,但找准产品市场定位、开发推广本土品牌更重要。在国内市场占据份额,才能在国际市场上寻得一席之地。” 来源:人民日报  

欧亿招商_一线时尚之都,广深何时有“姓名”

  相隔100公里,两座一线城市,广深之间的“火花”为人津津乐道。   最新的情况是,这两座城市相继出招,目标指向具有国际水准的“时尚之都”:   在去年底,广州发布《广州市打造时尚之都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征求意见))》后,前几天,深圳对外发布《深圳市时尚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0—2024年》。   “时尚之都”的赛道已颇为拥挤。   诸如成都、杭州、厦门、青岛这样消费超前、风格突出的城市,无不希望在“时尚”的话语体系中占据一席之地。   但到目前为止,若就品牌青睐程度以及时装周知名度等指标来衡量,仍只有北京、上海两座城市算得上一只脚跨过“世界时尚之都”的门槛。   作为大湾区中心城市,广深两市身兼重任。   曾经产自广东的服装占据着全国的半壁江山,而如今在制衣业经历多年外迁困扰之时,广东亟需强有力的核心,通过注入时尚“灵魂”,找到发展的出路。   问题是,早早就提出“时尚之都”的广州与深圳,还有多大的优势?   时尚“掉队”   时装周是一年全球时尚产业的风向标和订货季,也是城市一年两度聚集时尚资源,打造品牌、激发灵感的高光时刻。   受疫情影响,国内时装周不得不面临延期或更改形式的命运。3天前,一场“云上时装周”在上海开启。尽管形式有变,但仍吸引了150多个品牌和设计师和10多个买手店和买手平台的加入。   但对于刚迈入第五年的深圳时装周来说,显然没这么容易。与大部分时装周一年两度不同,深圳时装周一年仅举办一次秋冬展。   如今,原定3月底举办的深圳时装周确定推迟。对时间敏感的时尚业来说,深圳时装周还有多大吸引力,可能要打上一个问号。   在业界眼中,广州、深圳时装周只能算是“后进者”。   在北京,1997年成立的中国国际时装周是中国最早的时装周,而2002年成立的上海时装周则被认为是能够与首尔、东京等位竞争的亚洲三大时装周之一。   但同处一线城市的广州、深圳,且不论刚满五年的深圳时装周,即便2001年开始举办的广州国际服装节,经历了前后两次6年的停办,资历也远远不如北、上。   掉队,一直是广州、深圳时尚业的标签。   在广州,尽管“时尚之都”的提法早已有之,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广州都难以摆脱“奢侈品沙漠”的称号。   在广州国际服装节开办多年后,2009年广州提出要把广州建设为“国际和国内贸易的重要交易地和流行时尚的消费信息的重要传播地”,并投入2000亿补足商业体、打造时尚商贸生态圈。   但与政府的热情相对的是,不少从业者态度十分冷淡,大多处于观望态度。   有人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广州与北京、上海相比,国际认同度不算高,要打造‘时尚之都’必定要经历一段氛围培养的‘阵痛期’。”   当时有这样一种说法,香港、广州与上海分别是信息的发布者、搬运工和售货员,广州发展时尚业,意味着其必须向发布者或售货员的方向转轨。   与广州类似,深圳时尚业也以交易为主。独立时尚评论人、专栏作家冷芸曾评价深圳时装周称,“品牌还是‘卖货’思维,而非‘品牌’思维”,因此,“从视觉来看,因为大家都在迎合市场,所以产品类似度太高,品牌标示度太低。”   大产业,小品牌   广州与深圳是中国最早的几个服装代工基地之一。   “三来一补”为其带来大量代工需求,与江浙、福建等地的工厂类似,它们不断产业升级,从代工中吸取的经验变成了自创品牌的开端。   数据显示,深圳自主品牌产品产值由20世纪90年代初的不足5%上升到目前的80%。   2016年深圳服装业实现产值超2000亿元,有服装企业2800余家,从业人员20多万人,自有服装品牌近2000个,在大城市一类商场的市场占有率达60%以上。   令深圳自豪的是,其一度是国内女装产业的重镇。季候风、淑女屋等深圳走出的品牌装点了00年代的衣柜,成为一代人磨灭不去的回忆。   但这些品牌并没能在更大的舞台上发光发热。在业内人士的评价中,深圳的服装品牌,在品牌意识上一直略显逊色。相反,来自江浙的美特斯邦威、森马等品牌,通过有效的营销手段,被更多人熟知。   2003年,浙江省服装出口量第一次超过广东。当时,有人走访广东服装生产商,他们的普遍观点是,“自己搞品牌没有经验、花费大,风险也大”,甚至有人认为,作为代工厂,“不打品牌反而更合适,品牌是靠长期合作中积累的,而不是商业推广形成的”。   服装专家潘坤柔分析,“广东企业是追利不逐名,不光是服装行业,其他行业也多是这样。”   偏科的制造大省,弱点也十分明显。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现了一波制造业从珠三角向长三角流动的潮流。当时,不少制鞋、制衣企业关闭了在广东的工厂,在向东南亚外迁的同时,不少回头投奔江浙城市。   时任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徐剑锋分析,“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的发展潜力、人才的集聚以及消费市场等因素都更有优势,这一点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体现得更加明显。”   具体而言,它们不仅名校众多,而且各类专业人才聚集,文化氛围更胜广东。   2015年,《纺织服装周刊》采访发现,Zara在广东东莞的四家代工厂已关掉两家,原来1万名工人规模缩减至2000~3000人。熟练工大量流失,用工、原料成本不断攀升,使这一趋势难以回头。   在疫情下,这些服装生产工厂的生存环境艰难。作为华南最大的纺织服装面辅料交易市场集聚区之一,广州中大纺织圈的工厂在复工后发现,疫情的全球流行造成了服装行业的外贸订单正出现“砍单潮”。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卜晓强认为,当下最重要的是恢复服装商家的信心,其次是拉动国内的服装需求,而且拉动的方式必须要有抓手,“不是加大工厂的生产,而是有效拉动国内消费者对服装的需求。”…

欧亿娱乐分红_除了电商巨头,这些时尚科技公司也在新冠疫情下逆势而起

  英国伦敦——在2月底巴黎时装周期间,随着致命的新冠病毒继续蔓延,丹麦哥本哈根的时装公司Birger Christensen的批发和运营经理Svenja Maria Macmillan知道,时装业即将陷入大麻烦了。   Birger Christensen经营着两个品牌:Rotate和Remain,拥有遍布全球300多个零售商。但在本季,由于担心受到传染,买手们纷纷翘掉在巴黎的预约,Macmillan的团队开始担心无法达到销售目标。因此,他们求助于Joor——一个连接零售商和品牌的数字批发采买平台。他们上传了新系列的大量图片,并让买手直接在Joor上下单,而不是通过传统的面对面预约的方式。   Macmillan说:“在其他时期,我们并不会大量使用Joor,但现在我们的业务依赖它。”   最近几周,新冠病毒已经成为全球性流行病,在199个国家和地区至少感染了75万人,并造成了大规模的经济损失。许多企业的供需都遭遇了破坏,而其他一些企业则被迫关闭门店和办公室等实体场所。但是,也有一些提供数字连接解决方案的公司逆势而起,比如提供电话会议解决方案的公司。   尽管全球股票市场已经崩溃,但广受欢迎的视频会议工具Zoom其股价仍在飙升。目前,它的市值为300亿美元,没有一家时尚软件公司有Zoom这样的规模。但是像Joor这样的数字服务公司或将从这场危机中受益,因为时尚行业已经被迫在适应新的工作方式。   数字化批发   Joor成立于2010年,是一个时尚品牌和零售商的在线市场,其将诸如The Row、Marni、Loewe、Golden Goose、Marc Jacobs和Stella McCartney等品牌与Forty Five Ten、哈罗德百货(Harrods)、尼曼马库斯百货(Neiman Marcus)和Shopbop等零售商打通。通过将批发体验数字化,品牌和零售商能够通过其软件直接进行购买和销售;它能还汇总销售趋势,减少重复订单。   2019年,Joor的商品总销售额为120亿美元(该公司拒绝透露进一步的业务数据)。这些销售额只是整个时装批发市场的一小部分。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市场玩家仍然倾向于亲自运营批发业务。但这种情况可能即将改变,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会如此。   BMO Capital董事总经理兼高级分析师Simeon Siegel表示:“企业需要按照恢复正常状态的方式运营,否则它们将无法保证恢复正常状态。拥有崭新的库存将是关键。”   “零售商无法触碰到你的产品,但如果设置得当,他们仍然可以做其他任何事情,”Joor的首席执行官Kristin Savilia这样描述该平台。   Joor还能品牌提供虚拟Showroom等功能,零售商可以通过图像或视频查看整个系列的细节。Savilia表示,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她观察到利用这项功能的产品销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NuOrder也是一个数字批发平台,Lacoste、Vince和Arc‘teryx等品牌都在使用。在疫情期间,该品牌免除了新零售商和品牌使用其数字目录的费用。   洛杉矶时尚品牌Rails的创始人Jeff Abrams表示,假设贸易展会被取消,他计划将重点放在视频内容上帮助其实现批发战略。他的团队正准备拍摄整个展示系列以及产品细节的视频,并上传到Joor和在线视频平台Vimeo。“我们正在准备一个不涉及人际互动的数字化过程,”Abrams说。   电商的帮手   许多不得不关闭实体店的品牌都希望转向电商来弥补一些销售损失。“在家工作或呆在家里很可能带来更多的非工作屏幕时间,这将给营销人员额外的目标,”Siegel:“他们是否会转变则是另一回事。”   事实上,支持在线销售的竞赛正在展开,一些时尚公司正希望通过技术增强来促进销售。多年来,零售商一直试图利用3D成像技术和各种各样的“先试后买”解决方案来提高转化率,其中一些方案由AR扩增实境提供支持,但效果有限。但Siegel认为,现在正是这类创新大放异彩的时候了。   Ordre是一家虚拟Showroom公司,专注于制作时装系列的3D图像,他们使用类似机场安检扫描仪的机器,在品牌公司现场拍摄图像,每张图像价格大约55美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Simon Lock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该公司一直在为Gucci等公司制作图像,以吸引第三方零售商的买家(Gucci对此拒绝置评)。该公司最近还宣布与Joor合作:该平台的软件现在支持Ordre的图像。不过,Lock现在也鼓励品牌将3D图像部署到其电商网站上,帮助其提高客户参与度。   Lock表示,市场对Ordre的需求最近在“飙升”,但拒绝透露具体的业绩数据。他承认,由于疫情的影响,该公司目前正面临着自身的障碍,因为在米兰和巴黎等城市的奢侈品牌Showroom里,要扫描产品也变得更加困难。Ordre在伦敦、巴黎和亚洲等城市都设有服务中心,Lock表示,该公司目前正要求一些品牌直接将样衣送到他那里进行扫描。   “柜姐”直播销售   随着世界各地都在直播新冠疫情的实况,这项技术也帮助到了一些时尚零售商。Hero是一家通过直播应用程序将顾客与商店联系起来的初创公司,Credo Beauty、Levi’s、耐克(Nike)和Harvey Nichols百货等公司都在使用。虽然像Credo Beauty和Rag&Bone等品牌的实体店已经关门,但其店员正在通过Hero应用向顾客销售产品。   Her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Adam…

欧亿登录下载_直播电商迎“战乱时代”:大浪淘沙内容生产是核心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商业企业遭受冲击,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企业逆势而上,在展开自救的同时,摸索出了很多创新的运营方式——直播电商,就是其中之一。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无论是餐厅的主厨、百货店的导购、超市里的销售员等等全都登上手机屏幕,开启了直播带货模式。如此火爆的形势,都愈发让人感叹,全民直播的时代似乎真的来了。   而在近日,罗永浩的高调入局,再一次掀起了直播电商的关注热潮,也进一步引发讨论。疫情影响下的直播电商出现了哪些新的发展趋势?全民直播时代入局玩家众多,十八般武艺比拼,哪一项才是取胜的核心因素?另外,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各行各业重回发展正轨,由疫情二次催化的直播电商是否能够成为未来商业运营的常态?   3月27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20未来商业战‘疫’行动”第三场线上沙龙对此进行了阶段性复盘和趋势探讨,连界资本董事长王玥、有赞首席营销官关予、九阳全域营销部高级总监徐楠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出席了本场线上活动,并就此展开一场深度对话。   经此一“疫”,2020全民直播时代来了?   早在2019年就已站上风口的直播电商,在2020年初的这场疫情影响下,更火了。而随着各行各业争相涌入直播电商大潮,各类企业上到CEO、下到每一名业务员工,纷纷走进直播间开启直播带货,人们也不由得提出疑问,2020年,全民直播时代是会否真的来了?   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一如关予在与记者对话时表示,“可以看到,从疫情影响发酵以来,很多企业的创新、自救案例都是在直播带货这件事情上,真的是发动了所有的员工,全员进行在线直播,而且最后的效果也很不错。”   实际上,有赞作为一家专门向品牌商家提送SaaS服务的企业,当疫情冲击影响到传统线下商业时,他们承担着帮助线下商家实现线上转型的重任,而且这种压力比平时更大了。而也正因如此,他们对当下直播电商的火热程度,对于品牌商家开启直播电商的迫切需求,感受尤为强烈。   不只是有赞,作为品牌试水直播电商业务的代表之一,诞生于2016年的九阳直播团队,同样用业绩证明了直播电商能给品牌企业带来的增量价值。   据了解,九阳直播团队在2019年就已实现了内容直播营销过亿的突破,并获得2019淘宝年度直播最佳商家。而在疫情期间,当线下业务一定程度受到影响时,直播电商又为这家公司带来了新的机会。   对此,徐楠表示,这次疫情对九阳线上业务的冲击影响并不大,反而带来了流量的激增。而直播对九阳线下业务也是一个新的机会。在她看来,因为九阳线下的导购都具备非常强的美食制作和销售能力,当把手机放在面前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相对专业的主播,也正是如此,当直播热潮来临之时,九阳不仅经受住流量激增的考验,也发现了直播行业的新机遇。   徐楠透露,在疫情的过程当中,九阳约有五千名导购参与到直播间的互动当中,而与其他品牌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九阳在疫情期间从三个方面去跟进直播项目。   “线上来说,现在基本上是顺利过渡的阶段,疫情期间的电商直播帮助了品牌数字化的转型,其实在这个阶段,前期导购的流量,包括导购的专业度都不是特别充分,到了后期,随着一些大电商平台,对于线下受疫情重创的品牌流量支持,多数品牌均有受益。”徐楠表示。   不过即便疫情一定程度对直播电商起到了二次催化作用,但是资本机构依然对此持谨慎态度。   据王玥透露,连界资本从去年就开始关注直播电商,也看了很多项目,但是真正出手的却少之又少,具体原因在于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直播是典型的头部效应。王玥表示,有数据测算,无论是哪个平台上,都是千分之一的头部(主播),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流量,创造了绝大部分的收入,这个规律是没有改变的。即使全民直播时代吸引了十万、一百万甚至更多的人加入这个行业,反而头部会越来越集中。头部对于投资机构来说,谈判效应会更强;   第二,资本更关注直播是不是真的解决了很多产业的痛点。王玥坦言,现在有很多所谓的传统产业以及新兴的各地方产业,实际上没有起到能够倒逼产品和产业链进行重新的设计,并没有对产品的源头起到改造作用。   第三,从投资的角度来说,资本更加关注的是供应链能力强的企业。王玥表示,无论是投资MCN还是投资平台,供应链都是资本考虑的关键因素。   真金火炼,如何把住直播电商的命门?   可以看到,疫情短期内快速点燃了直播电商行业的热度,但是在提升行业成熟度的同时,也加剧了市场竞争,而面对已经占据大量流量资源和资本关注度的头部网红和资本较为严苛的选择条件,企业关于直播电商的核心竞争点又在哪里?   对此,在关予看来,直播电商最核心、最关键的能力是内容的生产能力。   关予提到,可以看到有很多传统的线下商家对直播电商报以很高的激情,甚至CEO都是亲自上阵。但要做好直播电商这件事,仅有热情是不够的。   “线下企业要实现线上运营的升级,不会是简单地把线下的能力拷贝到线上来。”关予称,不论是在核心能力、影响力传播以及与用户交互的方式上都有很大的不同。   关予表示,以往品牌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沟通,主要是通过广告,如通过请明星代言,传达品牌的调性、消费者向往的生活方式。但直播电商的形式特殊性意味着,这是一种非常平等的传播方式,而且任何互动的反馈也都是非常及时的。这就要求品牌商家建立起一种新的和用户对话的能力,而在这个能力当中,实际上更多的是与老客户之间的互动,不断的从老客户的消费上挖掘更大的价值,不断带动自己单场的销售额。   “现在的直播电商行业已经开始了大浪淘沙,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全员直播的概念,而是每个商家都需要具备这样的能力,需要具备新的内容生产能力,新的和消费者对话的能力。”关予称。   关予进一步解释称,在很多有赞的合作商家中,即使是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商家同样能做得很好,因为这些商家很清楚自己的目标客户人群画像,知道他们的生活诉求是什么,了解他们的信任度来自于哪里。而只有围绕“人”去做生意,进一步组织企业的生产能力和销售能力,品牌才更容易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   关予提出的单客经济、围绕“人”去做生意的概念与九阳直播团队搭建的核心不谋而合。   据徐楠透露,九阳从2016年搭建直播团队,而在一开始并没有去做电商直播销售转化的事情,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人”的搭建。   “我的团队由三部分人员的组成。一部分来自MCN机构,他们知道整个直播供应链的过程,以及直播数据转化的效果;第二部分来自于平台的人员流动,也就是熟知平台直播规则、直播动向的这部分人员;第三类核心人员是来自于主持人或者是主播,他们会融入到我的直播团队里面。能够很清楚的看到,我的直播的团队很重要的成本是放在了‘人’这个部分。”   在她看来,这三部分分别对应供应链模块、平台规则模块和人员打造模块。徐楠发现,直播团队在运营过程中最为重要的包括两部分,一个是店铺自播,一个是达人直播,而如何掌握这两部分所占比例,她也有自己的看法。   徐楠表示,很多品牌选择达人直播驱动所有的直播销量,这样其实是不对的。要让店铺自播的部分成长起来,占比最大化,和达人直播作一个平衡,这是做直播内容很重要的点。   而之所以需要重视搭建品牌的直播能力,徐楠认为,未来在5G时代,直播是用户线上产品体验和品牌体验很核心的一个载体,而不是一个销售渠道,这也将成为品牌能长期经营的事情。   她同时认为,在直播平台上,企业应该核心打造自播运营的能力,而自播运营代表着两个能力,第一个是用户运营的能力,第二个才是品牌的销量。   由此看来,经过2019年布局热潮和2020年初的疯狂,直播电商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新的商业业态,也更多成为了传统企业的标配。   值得一提的是,罗永浩的高调加入无疑将直播电商的热度引向高潮,3月19日,罗永浩在微博宣布将直播带货,并寻找商品厂商合作。随即市场反响热烈,而在业内看来,这也将对当下的直播电商格局带来一定的冲击。   在王玥看来,罗永浩的高调入局,并不会改变直播电商的整体发展趋势和目前的竞争格局,不过却可以视为这个行业在爆发成长过程当中一个有意思的浪花。在他看来,直播和直播电商还是有区别的,直播与直播电商之间有较大的区别,原来线下的品牌、企业,希望走到线上去,并不是简单地依靠一两个李佳琦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很重要的是生产内容的能力。   “并不是说我有流量就可以,一定还要找到在这里面有能力产生内容的人,这里面可能将来是一个很重要的趋势。”王玥表示。在他看来,像九阳并不是因为疫情的突如其来就做直播,而是前期用了很长时间在积累这个组织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   王玥同时表示,基础设施的完善、疫情的催化,催生了直播电商的二次繁荣,虽然入局玩家众多,但是对于资本来说,还是回归到顶层资产的竞争力,谁能够有顶层资产的竞争力是最重要的。   “我们是关注行业的上游,关注供应链,关注有转型能力的传统公司,我们认为这是有希望发展的公司,是我们现在从投资角度关注的要点。”王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