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加入欧亿

欧亿招商_第二批及通过复核的首批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名单

  关于公布第二批及通过复核的首批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名单的通告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纺织(服装)协会,中国纺联各专业协会及相关单位:   根据《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评定管理办法(试行)》和《关于组织开展2020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培育与评定、2018首批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复核工作的通知》(中纺联函〔2020〕25号),经2020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评定工作办公室协同相关专业协会组织推荐申报、专家评审、线上访谈、征求意见、公示等工作程序,中国联合会确定了第二批及通过复核的首批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名单(见附件),现予以公布。   特此通告。   附件:   1.第二批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名单   2.通过复核的首批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名单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   2020年7月6日     附件1第二批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名单   (排名不分先后)   一、企业工业设计中心   1.华孚时尚股份有限公司新型纱线工业设计中心   2.山东南山智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3.杭州万事利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智能工业设计中心   4.淄博大染坊丝绸集团有限公司织染工业设计中心   5.江苏华佳丝绸股份有限公司桑罗工业设计中心   6盛虹集团有限公司印染工业设计中心   7.愉悦家纺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8.宁波博洋家纺集团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9.上海申达股份有限公司汽车纺织工业设计中心   10.连云港神鹰自行车股份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11.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时尚创意工业设计中心   12.上海三枪(集团)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13.宁波太平鸟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14.杭州润娴服饰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15.艺之卉时尚集团(深圳)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二、工业设计企业   1.浙江省现代纺织工业研究院   2.绍兴市柯桥皓质华琚纺织品设计股份有限公司     附件2 通过复核的首批中国纺织行业工业设计中心名单   (排名不分先后)   1.江苏丹毛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2.达利丝绸(浙江)有限公司丝绸产品工业设计中心   3.华纺股份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4.鲁丰织染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5.罗莱生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业设计中心…

欧亿测速地址_市场动态 | 运动服饰行业深度报告:黄金赛道持续坚挺

  通过与国际运动服饰行业发展历程的对比复盘,我们认为国内运动服饰行业趋于成熟,渗透率和人均消费持续提升下行业发展增速较快,空间较大。通过对行业的深度解析和与国内各服装细分赛道龙头的对比,我们认为运动服饰行业定位优势突出,产品的普适性高,面向客群基数大,单品牌天花板较高。   相比其他服饰细分赛道,运动服饰行业壁垒深且不断强化,在产品功能性、营销资源稀缺性和规模效应上均形成壁垒,龙头企业强者愈强,中小品牌主要通过差异化定位谋求发展。因此行业格局稳定,集中度持续提升,显著高于世界水平。   从各服装细分赛道龙头企业经营数据来看,运动服饰龙头安踏和李宁在营收规模、成长性、盈利水平、营运水平以及回报率等各方面表现优异。因此,运动服饰行业赛道优质,多重行业壁垒利好龙头企业发展,差异化竞争格局下当前高景气度有望维持。   发展历程对比:对标国际以观兴替,国内发展方兴日盛   国内发展方兴日盛,头部品牌地位稳健。中国的运动服饰行业起步于1978年,经过初步发展、高速成长,调整和整合升级多个阶段的发展,目前形成了以李宁、安踏、特步和361度为头部,多品牌发展的竞争格局。   ◆1970s-2000s:生产为王,品牌初创。   ◆2000s-2010s:快速发展,格局初具。   ◆2010s-2014:行业调整,加速。   ◆2015年至今:强劲反弹,差异化布局。   国内运动服饰行业增速可观,人均花费和渗透率提升下空间仍然可期。近五年来,国内运动鞋服行业规模保持双位数增长,2019年增速达13.2%,高于世界运动鞋服行业规模增速4%。运动鞋服渗透率增长与此对应,我国运动鞋服渗透率在2007年时仅有8%,随着居民健康意识不断强化及锻炼人数的增多,运动鞋服需求不断提升,同时运动细分领域在国内的发展也推动着运动鞋服行业的发展,   因此,运动鞋服渗透率总体呈上升趋势,2019年渗透率提升至12%。对标海外成熟市场,我国人均运动服饰消费和渗透率仍然较低,人均消费约为美国市场的1/12,低于全球人均44.7美元,渗透率亦未达到世界平均水平(19%)。   随着我国体育产业的不断发展,人均消费和渗透率有望持续提升,且提升空间较大,国内运动服饰行业发展有望保持快速发展,行业提升空间较大。   通过与国际运动服饰行业发展历程的对比复盘,我们认为国内运动服饰行业趋于成熟,龙头企业积极对标国际名牌深耕核心因素,并发展出具有特色的多元发展路线,品牌矩阵打造、借势国潮深耕品牌、差异化定位、深耕渠道等或为行业增长点,行业发展空间可期,增速有望持续良好。   细分赛道对比:多重优势筑壁垒,锋芒已露出巨头   对比国内其他细分服饰行业的发展情况,我们认为运动服饰行业具有客群基数大、壁垒深、竞争格局差异化等特点,运动服饰龙头品牌各项财务指标表现优秀,为服装行业优质赛道。   全民运动兴起,运动服饰行业定位优势突出,增速高于其他赛道,服装市场份额稳步提升。根据《中国体育用品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运动服饰行业增速高于10%,占整体服饰的比重稳步提升。疫情过后健康意识有望强化,行业需求或将引来反弹,运动服饰为服装市场优质投资赛道。   运动服饰行业产品普适性高,大基数客户群体助力单品牌做大做强。运动休闲的新趋势下,运动服饰凭借较高的舒适性进入日常生活。因此,运动鞋服行业突破了其他赛道单品牌性别、年龄、风格、消费场景的限制,客户群体基数较大。   全民运动的观念将进一步提升运动鞋服行业的潜在客群人数。由于运动鞋服行业产品具有高普适性,受性别、年龄、场景的限制较小,单品牌天花板较高。叠加运动潮流的兴起,我国客户基础持续扩大,运动品牌规模持续扩张可期。   多重行业壁垒不断深化,高集中度下大市值诞生大市值公司。运动服饰行业因产品的功能属性和营销资源的稀缺属性使得行业壁垒较高,集中度持续提升。随着各品牌的竞争和行业洗牌,头部品牌不断加深壁垒,规模稳步扩大。   ◆壁垒一:技术驱动产品升级,形成产品功能性壁垒。   ◆壁垒二:营销资源稀缺,集中头部提高壁垒。   ◆壁垒三:产业链各环节均已形成龙头,头部品牌合作且话语权高,规模效应凸显构建行业壁垒。   下游渠道方面,因国内品牌具备本土化优势主要采取区域经销的模式,前期凭借经销渠道快速扩充门店抢占市场,形成规模效应。目前渠道趋于精细化管理,打通数字化运营,专注提升店效。行业内龙头资源优势从品牌端延伸至产业链上下游,国际品牌与上下游龙头携手构筑壁垒,国内品牌凭借本土优势和地缘优势规模迅速扩大形成规模优势,加深行业壁垒。   行业参与者众多,实现价格带、消费场景的多元覆盖。   运动服饰细分赛道整体景气,行业参与者众多,目前已形成价格带和产品场景的全面覆盖。从价格带来看,国际品牌占位高端价格带,引领行业发展,本土企业安踏、特步构建品牌矩阵,重点填补高端市场空白,安踏旗下的斐乐发展势头强劲,树立业内品牌培育标杆。国内品牌大多价格亲民,产品性价比优势突出,占位大众消费者心智。   从产品应用场景来看,功能性和时尚休闲性是主要消费场景,国内外头部品牌实力雄厚,掌握技术研发优势,产品功能性突出。中小品牌主打时尚休闲属性或差异细分定位谋求发展,同时拓宽运动服饰消费场景,扩大消费者覆盖面。   行业格局稳定,头部品牌市占率稳步提升强者愈强,中小品牌定位小众细分赛道差异化发展。行业头部品牌已形成多重壁垒且不断深化,行业集中度稳步提升,竞争格局趋于稳定。本土企业积极对标国际市场,学习借鉴国际龙头企业的经典经营模式,并结合自身情况及战略定制独特战略,各企业发展路径各具特色,小众细分赛道差异化定位谋求发展。   具体来看,不同品牌间呈现出差异化定位和特色发展路线。   ◆安踏规模优势突出,构建多品牌矩阵,持续强化品牌增长点。   ◆李宁聚焦单品牌,借势国潮筑底回升。   ◆特步定位时尚运动,深耕鞋履细分市场,差异化突破崛起。   ◆比音勒芬、Lululemon专注高尔夫、瑜伽等差异化细分市场,致力于打造专业化的运动品牌。   ◆回力等老字号品牌性价比突出,紧扣民族情怀回春。   从服装行业主要龙头公司财务数据和经营情况来看,运动服饰龙头安踏李宁各项指标领先。森马服饰为休闲装和童装双龙头,海澜之家在男装市场龙头地位稳固,波司登为“中国羽皇”,我们选取这些细分赛道龙头公司和运动服饰龙头安踏李宁进行对比,从财务数据维度分析运动服饰行业的优势。   从营收规模来看,安踏规模远超其他行业龙头,李宁年营收超百万;安踏李宁营收规模增速领先;盈利水平方面各企业差距不大,毛利率主要分布在40%-55%之间,安踏李宁毛利率略高于同样性价比突出的森马和海澜之家;   存货周转率方面,安踏李宁因产品高换手率特性和企业整体运营能力优势明显。因此,安踏和李宁的ROE水平高于其他行业龙头,各项财务指标表现优秀。   国内企业积极学习借鉴国际运动服饰龙头品牌耐克和阿迪达斯发展模式,掌握其核心优势并不断深化;同时结合国内市场行情和自身特点发展出国内市场的特色化道路。   1)学习借鉴的经典模式方面:   国内头部企业持续提升产品功能性和营销资源壁垒,重视发展和供应链建设。产品上,各品牌加强研发投入、设立研发中心提高产品功能性,同时紧随趋势通过IP联名、时装周等方式赋予产品时尚属性。品牌营销方面,各企业通过体育赛事和体育明星等稀缺营销资源强化专业形象,并结合娱乐明星、综艺赞助、新媒体传播等多元营销方法,全方位捕获流量;   2)特色化发展路径方面:…

欧亿代理中心_2020浙江出口网上交易会(英国站-纺织服装专场)闭幕

  由浙江省商务厅主办,浙江三博会展股份有限公司承办,为期五天的2020浙江网上交易会(英国站-纺织服装专场)拉下帷幕。此次展会共有50家省内优质纺织面料、服装、服饰参加,据统计,展会期间有超过100家采购商注册登录“浙货云展”平台,逾180次询盘记录。   此次线上英国展邀请了重量级采购商:Henri Joli。Henry Joli,法国时装设计大师,曾任LV、香奈儿等国际品牌市场运营总监,并在世界著名时尚设计师Jean-Paul Gaultier身边超过20年,同时也辅导众多有名的时尚服装设计师。现任法国服装设计Henri Joli公司董事长,在法国、英国和日本都设有专卖店。   本次Henri参加英国线上展主要寻找/仿丝/绣花蕾丝面料及时尚女装供应商,采买双方初步沟通后,互留了联系方式,参展企业当天就将采购方最感兴趣的产品发送至对方邮箱,截至展会结束,已有企业与Henri Joli公司达成合作意向。

欧亿代理中心_日本服装进口下降9.60% (2020年1-4月)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严重削弱了日本服装零售行业,迫使日本零售商店大规模关闭。1月至4月20日,日本了9,035亿日元(84.1亿美元)服装,同比下降9.6%。根据数据,日本从世界各地进口20.76亿公斤服装的重量也下降了8.80%。   日本对越南的服装进口额为1492.9亿日元(13.9亿美元),同比增长4.81%。中国在2020年前4个月向日本了4860.5亿日元(45.3亿美元)服装,同比下降了14.43%,而印度的出口价值为117.1亿日元(1.1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降了21.58%。孟加拉国对日本出口4659亿日元(4.34亿美元),同比下降了3.04%。

欧亿娱乐分红_5月日本服装零售环比增42%,同比降34%

  商品总零售同比下降12.3%   日本经济产业省6月2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5月零售额同比下跌12.3%,连续两个月两位数下跌,但跌幅趋缓。因新冠疫情和封锁措施延长打击消费者信心,今年4月,日本零售销售下降13.9%,创下自1998年3月以来最大跌幅。   日本自5月25日起全境解除紧急状态。5月当月,零售销售比上月略增2.1%,自2月以来首次实现触底回升,显示出疫情大流行的最严重经济影响可能已经过去的迹象。   服装零售环比增长41.9%   从服装零售看,5月日本服装零售销售5890亿日元,环比增长41.9%,但仍比上年同期下降34.3%,较4月54.1%的同比降幅有所趋缓。   从服装主要销售渠道看,百货商店遭受的打击远远超过超市。   ◆百货商店: 5月,百货商店服装零售同比下降73.8%,其中男装销售同比下降73.9%,女装/童装下降74.2%,其他服装下降65.0%,服饰下降74.3%。   ◆超市: 5月,超市服装零售同比减少29.8%,其中男装销售同比下降30.0%,女装/童装下降33.1%,其他服装下降7.5%,服饰下降28.8%。   优衣库5月零售同比下滑18.1%   日本最大服装零售商迅销集团称,Uniqlo优衣库5月日本同店销售同比下滑18.1%,跌幅大幅收窄。   由于日本从4月8日进入紧急状态,Uniqlo优衣库4月本土同店销售暴跌56.5%,创1996年9月开始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而3月亦大跌27.8%。   由于4月至5月下旬疫情封锁措施对商业活动的打击,日本二季度GDP预计将萎缩20%以上,为连续第三个季度萎缩。

欧亿测速代理_疫情下服装企业太难了:库存积压延误飞单 缺钱停运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每10件毛衫当中,有7件产自濮院,大家还不快来买。”3月20日下午,浙江省桐乡市委副书记、市长于会游现身直播间,为濮院毛衫“带货”。   很“拼”的还有石狮市市长黄春辉,他近日也变身“主播”,号召大家“春暖花开的时候,穿上这件衣服,去见你想见的人,成为街上最靓的仔!”   疫情之下,大量服装企业出现了海外订单延误取消,线下实体店库存积压,现金流告急,物流受阻等一系列难题。有网友调侃,战“疫”是中国打上半场,外国打下半场,而对于业务以为主的服装纺织企业而言,他们更加艰难,要打满全场。   全球服装供应链的蝴蝶效应   2020年3月中旬,Adidas曾宣布,暂时关闭欧洲和北美的Adidas及Reebok门店,欧洲门店于3月18日关闭,美国和加拿大门店则于3月17日关闭。   另一运动巨头Nike也于3月15日宣布关闭美国所有线下零售门店。Nike在加拿大、西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零售门店从当地时间3月16日开始关闭。   海外疫情的持续扩散,对于中国服纺外贸企业而言,又是一次严重冲击。据中国服装协会第三次调研显示,46%被调查企业反映,国内订单大幅减少的同时,出口订单也面临下滑或被取消,物流受阻,压力巨大。   “我非常焦虑,三个月来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1、2月中国疫情严重,工厂无法生产,海外客户急催订单,我心慌。现在欧美疫情大爆发,客户不催了,开始取消订单,甚至推迟4月-6月的订单,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宁波一家服装厂负责人许先生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这家企业早年主要为欧时利、VERO MODA、Zara、H&M等品牌提供布料,其生产的布料相继出口到荷兰、德国等欧洲国家,以及迪拜、澳洲等。   许先生告诉记者,一件衣服在到消费者手中之前,其实已经周游了半个地球。“韩国和日本的服装公司在中国订购布料后,运输到东南亚的自建服装生产厂进行成衣制作,最后成品衣服再被运送至欧美国家进行销售,这就是服装产业链全球化的一个缩影。”许先生表示。   根据世贸组织的数据,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和服装出口国,中国服装出口占世界服装出口的比例在35%以上。   但是,自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为298.35亿美元,同比下降20%。其中,纺织品(包括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额为137.73亿美元,同比下降19.9%;服装(包括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额为160.62亿美元,同比下降20%   天津一家老牌服装企业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疫情对我们的打击太大了。账上现金流都是负的,为了能够撑下去,前段时间我们这些商家还去物业处要求减租。去年底的时候接了几批欧洲的订单,目前都已经被取消了。复工到现在并没有接到新的订单,开店也没有客人,目前只能通过淘宝直播的方式来去库存,原来五个合伙人现在只剩下我跟另外一个合伙人了。”   直播、转产、合作企业要学会自救   危机之下该怎么办呢?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仍然难以预测,对外贸企业的挑战短期内很难完全消除,外贸企业既需要国家出手帮助,也需要自救。一方面需要国家对外贸企业的支持,让他们能“活下去”,包括资金支持、税费减免等“组合拳”;另一方面,外贸企业也应该寻求转型,利用国内市场规模、产业规模、产业集聚等优势,积极拓展国内市场。   危机之下,不少企业纷纷采取各种自救措施,通过转向线上和内销,或寻求合作等方式来降低风险。   例如,虎门的外贸企业几乎全员上阵,老板就是销售员,每天在朋友圈和各个微信群推广自家产品,通过社交工具渗透对接需求,尽量减轻损失。   美邦服饰则表示,依托于平台、微商城及社交软件等新零售工具,公司打造三大业务场景,既做现有存量店铺的增值,更为消费者提供多元化的购物体验。从2月初至今,在微信端发展了数万“零售合伙人”,目前突破数十万单交易、超百万件商品,而该势头还在进一步扩大。   东莞的很多企业转产防护服、等防疫物资。其中,戴世拉链已为多家防护服企业提供拉链配套,为更大力度支持战“疫”,该公司还成立了防护服拉链专用车间。   红豆男装则推出了购买服装送口罩的活动;茵曼、拉夏贝尔等品牌玩起了“福袋”活动,通过推出不同价位的福袋,增加与消费者的互动,实现品牌宣传和清理库存的双赢。   北京服装学院教授郭燕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疫情过后,全民健康产业必将迎来爆发式增长,健康、养生将是人们未来生活主题。对于服装行业而言,消费者会更关注健康的、功能性服装产品,因此会极大地推动健康服装产业、功能性服装产业以及民用防护用品等产品的爆发式增长。   “所谓危中有机,一旦加剧,中国可能会丢掉此前积累的竞争优势。因此,对服装企业而言,除了做好防疫外,尽早全面复工是当务之急外。此外,企业还要开创高性价比产品,注重单品类的品质,增强产品的文化属性,增强客户的黏性,同时做好在线化营运,线上线下完全融合,实现产品在线、服务在线、设计在线。”郭燕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