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测速地址

欧亿线路_对抗疫情,迪奥、纪梵希香水生产线派上大用场!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5日,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母公司法国奢侈品集团路威酩轩(LVMH)宣布,将该集团旗下品牌迪奥、纪梵希和娇兰的香水和化妆品生产线改为生产洗手液及其他消毒产品。所有消毒产品将不贴牌,并免费提供给法国卫生机构和欧洲各大医院系统。 图片来源:BBC报道截图   该公司表示:“通过这一倡议,LVMH打算帮助解决此类产品在法国短缺的风险,使更多的人能够继续采取正确的行动,保护自己不受病毒传播的影响。”   目前,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5423例,其中死亡病例127例。   法国多地免洗洗手液脱销   LVMH将从周一开始生产洗手液   随着新冠疫情在法国的蔓延,除食品外,多地的口罩、免洗洗手液等防疫物资也已脱销。与“没病不用戴口罩”的宣传不同,法国卫生部长近日再三强调,由于新冠病毒更多通过手传染,官方建议勤洗手(每小时1次)。因此,使用方便、携带便捷的免洗洗手液很快遭到哄抢,以至于在全法范围内出现脱销情况。   据CNN报道,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当地时间周日宣布,准备使用其香水和化妆品工厂来生产洗手液,以帮助应对新冠疫情造成的此类产品短缺。 图片来源:CNN报道截图   根据该公司发布的声明,该集团旗下品牌迪奥、纪梵希和娇兰位于法国的香水和化妆品工厂将改为生产洗手液及其他消毒产品。   该公司表示,其香水和化妆品工厂将从周一开始生产洗手液,并表示将向法国当局和欧洲最大的医院系统Assistance Publique-Hpitaux de Paris提供免费消毒剂。   此外,该公司还表示:“只要有必要,LVMH将与法国卫生当局合作,持续履行这一承诺。”   公开资料显示,总部位于巴黎的LVMH集团作为世界三大顶级奢侈集团之一,2019年收入为537亿欧元,去年市值达到2000亿欧元。   LVMH集团旗下坐拥包括路易威登在内的四十余高端品牌。集团主要业务包括以下五个领域:葡萄酒及烈酒、时装与皮具、香水和化妆品、腕表及珠宝、精品零售。   据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LVMH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伯纳德·阿诺特)财富达到760亿美元,仅次于贝佐斯、比尔盖茨和“股神”巴菲特,是欧洲首富。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担忧加剧,上周美国股市连续震荡,上周一(3月9日),标普500指数和道琼斯指数分别下跌近8%,据福布斯官网,当天全球十大富豪身家共下降377亿美元。   其中,当日受影响最大的就是Bernard Arnault(伯纳德·阿诺特),他的财富下降了60亿美元,即6%。他的身家在9日收盘时为926亿美元,6日时则为986亿美元。   截至发稿,开盘不久的法国CAC指数今日大跌9.61%,LVMH也再度大跌7.96%。   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5423例   据央视新闻,截至法国当地时间3月15日15时,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5423例,较前一日新增923例,其中死亡病例127例。   据法国媒体报道,截至14日,法国国民议会已有12名议员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另有6名工作人员也被确诊感染。   当地时间15日,法国生态转型和团结部部长博尔纳(Elisabeth Borne)表示,为进一步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并适应抗疫第三阶段的要求,法国的公共交通、尤其是长途交通工具将逐步削减运力。16日,高速列车、大区列车快线及巴黎郊区列车将调整运力至70%,之后还要进一步减少发车频次。从18日开始,巴黎南部的奥利机场将逐步关闭部分航站楼,而北部的戴高乐机场也将在晚些时候开始采取类似的措施。   博尔纳还表示,城市内的公共交通也将降低运力,但不会完全中断。博尔纳再次呼吁法国民众将出行减少到最低程度,除与健康、工作和饮食相关的原因外,尽量不要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不过博尔纳强调,为保障食品供应,货物运输会维持现状。此外,加油站不会关闭,并且不会出现燃油紧缺的情况。   此外,巴黎迪士尼乐园14日宣布,由于法国政府公布的一系列防控疫情措施,乐园从当晚起关闭。   当地时间14日晚,法国卫生部下属卫生总署署长热罗姆·萨洛蒙宣布,鉴于疫情已在法国全境蔓延,法国进入防疫工作第三阶段,即“最高阶段”。   法国总理菲利普在同一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自当晚12点起,在法国全国范围内关闭所有“非必需”的商业场所,包括餐厅、酒吧、咖啡厅和电影院等。供应食品的商店、药店、银行、加油站等仍将继续营业。   菲利普呼吁民众“尽量留在家中、不要外出”,建议各公司搭建远程办公平台,让人们从16日起可以在家办公,而政府将确保“基本公共交通正常运行”。   此前,法国已采取了一系列防控措施。法国总统马克龙12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法国正处于流行病暴发的“开始阶段”,这是“法国一个世纪以来经历的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为控制疫情的蔓延,法国将从16日起关闭全国所有学校、幼儿园等。他要求所有法国人最大限度减少出行,优先考虑远程办公。他呼吁所有易感人群,特别是70岁以上老人和患有慢性病的人群,留在家中减少出门。   13日,法国又宣布“即日起全国范围内禁止举行超过100人的集会活动”。菲利普在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尽管已经出台了这么多措施,但依然有不少法国人不顾禁令,组织参加各种集会活动,14日当天,甚至还有数百名“黄马甲”游行示威者在巴黎与警方发声冲突,数十名暴力示威者被逮捕。菲利普说,政府别无选择,为遏制疫情蔓延,只能出台更严格的举措。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欧亿招商_疫情考验零售业, 服装企业如何应对危机?

  近期,尼尔森发布《深度解析疫情下中国零售业的变革与机遇》报告,报告指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零售业带来巨大的考验,但零售商在动荡的环境中仍展现出了很大的灵活性和韧性。不少零售商快速组织、积极应对迅速变化的形势并调整经营策略。“不少零售商表示,在危机中看到了新的机遇,疫情将加速未来零售业的发展。”尼尔森中国区总裁贾斯汀·萨金特(Justin Sargent)表示。 图片来源:太平鸟品牌商城   面对现实困境和零售新机遇,作为服装企业该如何应对危机?太平鸟分享了其应对危机的经验。   短期内,太平鸟通过重点突破新零售和传统电商业务,有序恢复线下门店,全渠道零售得以快速恢复,展现了逆行、反脆弱的组织本色。太平鸟新零业务售起步较早,在疫情期间全力投入,业务量快速增长,目前已经稳定在日均1000万元以上,单日最高销售额近5000万元。3月5日-8日“女王节”期间,太平鸟合计实现销售2.46亿。   发力传统电商同样重要。太平鸟传统电商业务在疫情期间行业总体低迷的情况下,表现出良好的增长势头。“女王节”期间,女装、男装主品牌在天猫同类店铺中分别排名前两位,童装则增长超过五成,跻身行业前四。疫情期间的良好表现,使太平鸟对传统电商业务在一季度的发展充满信心。   最后,稳步推动线下复工。据悉,太平鸟大部分线下门店已经恢复营业,且预计将取得渠道商的部分租金减免,这些举措将对公司业绩产生一定正面影响。   中期则通过发力提升组织效能,发挥龙头优势。太平鸟方面表示,在渠道层面将新零售作为业务增长的重要突破口,在产品和品牌层面坚持年轻化的品牌定位,在商品研发设计、品牌宣传和客户关系管理中积极应用各类数字化工具,增强品牌黏性。在基础保障层面,除自有的五星级物流基地外,公司还建有覆盖3000家以上门店的云仓系统,实现了库存的云共享和数据化调拨,可以完成就近门店调货、发货。疫情期间,自营新零售通过云仓系统实现的发货金额,已占其当期销售额的65%。另外,储备好充裕现金流,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各种危机。据悉,太平鸟2019年三季度末账面货币资金和银行理财合计近12亿元,四季度终端销售情况良好,这也让其有能力在做好自身经营的同时,对加盟商提供必要的扶持。   长期来看,企业必须指定好正确且明确的战略目标,并坚定战略方向,这样才能让企业少走弯路,减少内耗,加快组织迭代,提升效率,化危为机。 来源:蓝鲸产经  作者:何天骄

欧亿招商_GAP去年利润跌65% 集团称疫情影响至少损失1亿美元

图片来源:中服网   3月12日美股盘后,GAP集团公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数据显示,2019财年内,GAP集团的净利润同比下滑65%至3.51亿美元。今年3月,GAP旗下子品牌Old Navy才刚刚正式退出中国,该集团表示,今年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约170家GAP品牌门店。   同时,GAP集团表示,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集团2020年第一财季销售额将损失约1亿美元。   具体来看,数据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GAP销售额为46.7亿美元,同比增长1%,同店销售额下滑1%;净亏损1.84亿美元,毛利为16.7亿美元,同比增长2%。2019年全年,GAP集团实现销售额164亿美元,同比下滑1%;净利润同比下滑65%至3.51亿美元。   GAP集团临时CEO BobFisher表示,2019财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但是由于团队的努力,公司从第四季度开始看到业务稳步提升,其中主要归功于Old Navy业绩改善。   Old Navy一直被称作GAP集团的现金奶牛,不过最新财报显示,该品牌去年业绩并不尽人意。2019年第四季度,Old Navy的可比销售额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2019财年,该品牌的可比销售额同比下降2%。   Gap旗下其他子品牌方面,2019年第四季度的可比销售额,GAP品牌同比下降5%,BananaRepublic与去年基本持平,运动品牌Athleta同比下降2%;就全年数据来看,上述三个品牌的可比销售额分别同比下降7%、2%和5%。   对比可知,与Gap旗下其他子品牌数据相比,Old Navy去年表现不错。但即使地位重要,GAP集团却于去年年末表示,旗下子品牌Old Navy将于2020年退出中国;今年3月,Old Navy正式退出中国。   此前,GAP集团有分拆Old Navy的想法,计划将该品牌独立拆分上市,运用门店扩张等策略,发展至100亿美元规模;同时,缩减GAP门店规模,该计划预计在2020年完成。不过,今年1月,GAP突然宣布放弃该计划,并表示将适当把焦点放在BananaRepublic和GAP品牌的盈利能力上。   GAP集团透露,今年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关闭170家GAP品牌门店,并表示,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集团2020年第一财季销售额将损失约1亿美元。   “目前还无法对不断发展的疫情影响作出更合理的预估,如果形势不断恶化,那么情况可能更差。”GAP集团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GAP集团在去年年末和今年年初都宣布了人事变动,而更多的领导层变动可能正在进行中。在财报中,GAP集团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从2020年3月23日起,Sonia Syngal开始担任CEO。自2004年加入Gap集团,Sonia Syngal担任集团欧洲业务总经理、Gap集团国际部和国际奥莱部高级副总裁等;此外,Old Navy的首席财务官KatrinaO‘Connell将接替TeriList-Stoll,成为集团CFO。   由于在2020年继续“重组”,GAP集团预计在2020财年的可比销售额和净销售额都将继续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3月12日,据上海市场监管微信公众号消息,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网络平台销售的鞋类产品质量进行了监督抽查,本次抽查了60批次的产品,经检测,有12批次不合格,GAP中国官网售卖的男式运动鞋由于外观耐磨性能不合格上榜。 来源:新京报网  作者:张泽炎

欧亿代理中心_时尚之都意大利“封国”这意味着什么?

  当地时间9日夜间,意大利总理孔特宣布,将于10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封城”,孔特称,“除可证明的工作、健康和紧急需求三种特殊原因,全国范围内民众不得擅自离开所在地。”根据紧急法令,意大利目前禁止所有公共聚会,包括婚礼、葬礼、宗教和文化活动。而在当地时间上周日,意大利政府才决定隔离北部地区,封锁米兰、威尼斯等城市,而这些区域正是某些奢饰品行业大牌和供应商的所在地。此举令时尚业震惊不已。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意大利之所以会实施史无前例的举措,是为了防止新冠病毒的进一步扩散;此前,意大利新冠肺炎病例激增,截至当地时间3月11日,意大利新增231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12462例,新增死亡病例196例,累计死亡827例,死亡率达到6%。意大利还有超过1000名感染者正在重症监护病房接受治疗,其中560例集中在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这其中包括了意大利时尚和金融之都米兰、威尼斯、帕尔马、摩德纳等城市。   最早的封锁区是Prada、Armani和Versace等众多奢侈品牌的发源地,而从Louis Vuitton到Stella McCartney等国际大牌,需依赖于意大利的制造商与供应商制作服装、配饰及鞋履。Bernstein的计算结果显示,在之前的封锁区内,集中了意大利约60%的纺织与服装制造产能,另有10%到20%的皮革制品和约20%的珠宝产能。根据Bernstein的分析,眼镜制造业基本上未受影响。   在之前的封锁区内,意大利东北部的威尼托大区是个制造业中心,不仅有Diesel等品牌的纺织面料供应商,还有Luxottica眼镜和Louis Vuitton鞋履的制造商。在伦巴第大区,有Yoox Net-a-Porter的物流中心,该公司隶属于历峰集团(Richemont),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电商。在与威尼斯相邻的布伦塔海滨,汇集了约520家制鞋厂,员工总计达1万人(数据来自于当地的旅游推广联盟)。这里生产的大约2000万双鞋,其中90%用于出口。   现在说隔离将对工厂、仓库和办公室产生怎样的影响,还为时过早。尽管政府呼吁居民应尽可能留在家中,但仍然没有关闭绝大多数工作场所。但分析人员称,这一措施很有可能产生一些骚乱。   “政府感到很纠结。一方面,有防控疫情的需要……另一方面,又想维持公司继续经营;该地区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占全国三分之一以上,”Bernstein的分析员Luca Solca称。“重大事件可能会迫使政府采取行动,哪怕准备不足;随着疫情蔓延不断升级,实施严格管控的封城可能在所难免。”   即使制造商继续运营,预计此举也会严重限制全国经济活动,还有可能使意大利陷入衰退。时尚业对疫情蔓延之处销售额暴跌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在政府隔离区域,人们通常不会去商店等公共场所。在中国封城好几周的一些地区,奢侈品消费大幅缩水,而Hermès、Tod’s、Burberry和Moncler等公司也宣布在那些区域业务放缓。   随着新冠疫情扩展到全球,越来越多的品牌,不论价位如何,都调低了预期。根据意大利奢侈品协会(Altagamma)、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和Bernstein的预测,由于意大利奢侈品行业的估值跌至3090亿欧元,创5年新低,今年该行业可能会面临300到400亿欧元的销售额损失。   “目前最担心的不是[产量不足],……最重要的问题实际上来自于需求方,”奢侈品分析员Mario Ortelli指出。消费者“还没有最好的心情来挥霍奢侈品”。   各大品牌也被迫调整产品营销策略。随着疫情的爆发,需避免人群聚集,奢侈品行业排上日程的新品发布与推出广告大片等传统方式已不再适用。   受疫情影响,最近的巴黎时装周(Paris Fashion Week)取消了部分大秀和活动,而Gucci和Versace等品牌也取消了即将举办的度假系列大秀。东京和首尔时装周已经取消或推迟。全球最大的钟表展“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Baselworld)也宣布延期。   新一期的意大利版《Vanity Fair》聚焦国内首个疫情爆发城市米兰,以彰显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之下的万众一心。本期杂志将免费发放给伦巴第大区的读者。   意大利国家时尚协会(Camera Nazionale della Moda Italiana)总裁Carlo Capasa称,需要采取极端措施才能控制住疫情,并举了中国的例子。“上海和北京等城市正在逐渐恢复到常态。”他说。   意大利国家时尚协会正在与政府讨论紧急救助措施,以帮助企业共克时艰。这些措施包括延长纳税期限、贷款获得与偿还标准按具体情况灵活处理等。   Capasa预计,可能秋季会出现产品交付延迟,但不会有大规模的供应链中断。他预计在此期间很多工厂将继续运营,只不过产能有所减弱,而员工会采取灵活工作制。   “疫情很严重,”Capasa称。“我们不得不正视这一点:[必须]在4月中旬之前控制住疫情。然后走一步看一步。” 来源:BOF  作者:Tamison O’Connor

欧亿代理_受宏观因素影响 佐丹奴2019年销售48.52亿港元 同比减少11.9%<em></em>

  3月10日消息,中服网获悉佐丹奴国际有限公司(股票代码:HK0709,以下简称“佐丹奴”)发布2019年的财务报告。由于地区性社会事件以及异常暖冬等多种宏观因素影响了零售环境和消费者信心,导致佐丹奴2019年销售下滑11.9%。   根据已发布的资料数据显示,2019年佐丹奴销售额为48.52亿港元,相比2018年的55.09亿港元,同比减少11.9%。若按固定汇率换算则减少11.1%。电子商务产生的收入为2.67亿港元,同比减少15.0%。2019年股东应占除所得税后溢利为2.89亿港元,较2018年减少39.8%。现金及银行结存为9.94亿港元,相比2018年的10.17亿港元,轻微减少2.3%。   在报告期内,佐丹奴表示,集团电子商务产生的收入为2.67亿港元,减少15.0%。下降主要原因是在中国大陆电子商务的表现不尽人意。已建立的第三方平台在中国经历了激烈竞争,其他地区的电子商务则增长强劲。例如,随着佐丹奴开始与一些本地第三方平台(如HKTV 购物中心)开展合作,香港因此获得大幅增长。管理层决心透过优化产品组合以及与新兴的线上平台合作,进一步发展所有地区的电子商务业务。   实体店销售额录得9.6%的跌幅。对加盟商之批发销售额减少24.2%,部分原因是由于经济状况疲弱,佐丹奴收紧了信贷政策所致。但佐丹奴表示将继续投放更多资源,以扩展在发展中市场的批发业务。下半年,佐丹奴以特许经营模式在毛里求斯开设了四家门市。管理层预计在2020年将会于印度和肯尼亚开设门店。   核心佐丹奴产品占全球品牌销售额的87.3%。尽管佐丹奴的中东和印尼业务按年录得销售增长,但是其所有产品在动荡的宏观经济环境中,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销售下降。未来中东和印尼或将会成为佐丹奴业务扩展的重要市场。   此外,面对正在全球疫情肆虐情况,佐丹奴在疫情期间也采取了一系列防控措施,如密切监测员工健康状况,为门市、仓库和办公室员工引入灵活工作时间和安排,为佐丹奴场所作出定期消毒和卫生管理,以确保客户和员工健康安全,确保佐丹奴继续运营。未来佐丹奴将加强业务的成本控制措施,提升电子商务能力。   同时,佐丹奴董事会宣布主席兼行政总裁刘国权博士自愿减薪50%,其他执行董事和香港每位高级管理团队成员亦自愿减薪30%,约有15位来自香港、 澳门、中国大陆以及其他受影响程度较少的地区的其他管理团队成员分别自愿减薪10%及 20%,全部为期三个月,自2020年3月1日起生效。   不论是对于过去一年的财报解读,抑或是在疫情之下的防控。佐丹奴将主力放在线上已经成为必要的选择了。如今线上业务占佐丹奴整体业务的比例不大,但是经过疫情的影响,未来线上业务的扩张已经成为佐丹奴的重点。 来源:中服网  作者:李园园

Givenchy任命新CEO 曾就任于Dior、LV等奢侈品牌

  CEO的调动或许会比创意总监更能影响品牌形象?日前,一位工作经验丰富的奢侈品高管Renaud de Lesquen离开Dior,宣布将于4月1日加入Givenchy。   此前他为Dior中国和美国市场的首席执行官,在加入LVMH前还曾在全球最大美妆集团欧莱雅负责香水和化妆品业务十年十九,拥有丰富的奢侈品零售相关经验。曾担任YSLBeauté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之后又担任Giorgio Armani Beauty的全球总裁。   除此之外,在加入Givenchy之前,Fortunato还曾是Louis Vuitto北亚地区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曾担任Fendi的董事总经理。在职业生涯的早期,Fortunato在法国海军度过了两年,之后他在法国内衣公司Chantelle和迪拜零售商Chalhoub Group工作。   de Lesquen毕业于ESCP商学院,于1993年在欧莱雅(L‘Oréal)品牌兰蔻(Lancôme)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遍及美国和国际。从2001年到2004年,他担任日本海伦娜·鲁宾斯坦(Helena Rubinstein)总经理。   这一任命表明,Givenchy即将开始新的发展阶段,同时也彰显了母公司LVMH对内部晋升和提拔高管的态度。   De Lesquen所接任的是LVMH资深人士Philippe Fortunato,其六年任期超过了跨越了两位截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和Clare Waight Keller(其于2017年从Chloé加盟)。六年间这位前CEO加快了零售业务的发展,提高了该品牌在电子商务上的运营,并通过一系列举措,包括在Pitti Uomo进行的展示,加大了对男装业务的重视。   根据内部公告,Fortunato正在退出该团队以“追求个人项目”。他的下一步行动无法立即获悉。   LVMH Fashion Group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Sidney Toledano感谢Fortunato“对品牌纪梵希(Givenchy)和LVMH Group的重要贡献。我祝他在今后的个人事业中一切顺利。”在评论这位新CEO de Lesquen的到来时说:“我有机会在Dior Couture与他非常紧密地合作,我坚信这一任命将带领这家品牌进一步发展并取得成功。”   Givenchy品牌创始人Hubert de Givenchy在独立经营了36年之后,于1988年以4500万美元的价格将品牌卖给了LVMH。在1995年退休之前,他一直担任创意设计主管七年。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品牌设计师经历了一度的更迭:约翰·加里亚诺,亚历山大·麦昆和朱利安·麦克唐纳。现任Burberry创意总监Tisci于2005年接管了该品牌,并在其辉煌的12年任期内,以他大胆,哥特式的时尚重新将其重新设计。   目前,Waight Keller是该品牌的首位女性艺术总监。她在黑白广告中引用了纪梵希(Givenchy)的图形设计,挖掘了男性化,女性化的时尚版图,并通过为梅根以及后来的许多王室订婚服务来提升品牌在宫廷范围内的国际声望。 来源:新浪时尚编译  

欧亿招商主管_线上日均销售额500万,雅戈尔积极探索新零售业务模式

  日前,有数据统计显示,因此次新冠疫情,受交通、物流、防控、工人等多重因素影响,截至2月底,开工的企业仅接近50%,目前仍有约30%针织企业无明显开工计划;约有60%左右企业预计至2月底,产能仅能恢复到50%以下。一系列的数据显示,此次疫情对服饰行业的影响之大。   对此,创立至今已有40年历史的服饰品牌雅戈尔,也直言疫情带来的冲击:“这是雅戈尔创业40年来从未遇到的困境,品牌服装板块和生产制造板块均受到了严重影响。”   疫情至今已一月有余,期间各业态品牌几乎都经历了暂停营业、延迟复工、云办公、内部管理调整、营销方式创新、发展策略重制等应对及自救方式,收获的效果也应证了各项应对之策的可行性与适应性。与雅戈尔而言,这次疫情在倒逼企业加快渠道优化进程的同时,也催促品牌加快探索新零售模式的步伐。   全员营销 深入新零售业务模式   雅戈尔自营门店占比高达92%,销售收入占比88%,疫情爆发后自营门店几乎全部关闭;非自营门店方面,虽有部分尚在营业,但业绩仅为非疫情期的1%左右。线下门店业绩,可用“惨淡”来形容。   在1月22日制定下“唤起民众,以静制动,严防死守;以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争最小的损失”的疫情应对总方针后,雅戈尔便开始一手抓防疫,一手抓发展,加快线上线下融合,发动全员线上营销,战疫自救。   2019年,雅戈尔围绕“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战略,引进了多种新零售工具,加强专项业务培训,建立了一线下导购为核心的私域运营阵地。疫情发生以后,雅戈尔便以此为基础,加快推广以“导购分销小程序”为核心的新零售业务模式,启动全员营销方式争最小损失。   当前,雅戈尔线上日均销售额稳定在500万元左右。   在2月13日通过视频发布的动员讲话中,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强调,发展的重中之重,是销售。在以新零售模式带动销售的同时,雅戈尔旨在通过线上线下的融合,完成三个任务:号召全体员工学会线上销售技巧、利用网络工具加强各类培训、通过管理新模式节约开支。   另外,雅戈尔总经理李寒穷表示:此次全员营销的举措,不但是疫情之下挽回部分业绩的自救之举,无形中也让各条战线的员工进行了一次变相的轮岗培训,如此互相体谅、共同成长,也有助于日后工作的开展。   渠道、数字化双发展 四项举措迎接“复苏期”   自2016年起,雅戈尔开始着手以“关小店,关大店”为原则,进行渠道优化和调整。李寒穷坦言,此次疫情爆发,倒逼着企业加快渠道优化进程。雅戈尔将争取早日完成开设千家年销售额过千万的大型门店战略目标,充分发挥大店VIP服务中心、O2O体验中心、时尚文化传播中心的功能,以实现“线上推广、线下体验、线上销售、线下服务”的新零售业务场景。   在数字化治理方面,雅戈尔于2019年与阿里签订了数据中台合作协议,目前处于业务调研、上线阶段。未来,雅戈尔将实现数据中台与业务中台双中台 驱动的模式,以消费者运营为核心,加快实现线上线下资源的整合与共享。   如今,疫情逐渐明朗化,曙光已在眼前。对于疫情之后的消费市场,李寒穷认为与SARS疫情解除之后的报复性回弹不同,预计本次疫情解除后,短期内也会出现一个补货性的市场机会。但从总体的市场变化来看,不会发生显著的报复性消费增长。“首先疫情的消除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其次,受疫情影响,消费理念、方式、渠道会发生一定改变,从线上到线下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线上占比将会进一步提升;第三,收入的阶段性减少也会影响到疫情后的消费;第四,供给的恢复也需要一个过程。”李寒穷如是说。   基于对疫情后的行业形势及消费趋势的判断,雅戈尔将从四个方面入手,抓住机会点,站稳市场:   1、以消费者为核心,围绕他们的需求做好产品开发 和成本控制,依托产业链优势,用有竞争力的成本生产出更高性价比的产品。   2、进一步完善快反机制,建立快速反应体系,及时捕 捉消费者需求,加速整合商品企划设计、面辅料采购加工、物流配送、售后服务等流程,实现快反及加翻单。   3、进一步加快线上线下 融合步伐,发挥大店新零售体验平台功能,为消费者带去优质、愉悦的线下体验和服务。   4、将全员营销进行到底,打破时空局限,实现精准营销。   结语   寒冬将去,暖春将至。   每一次灾难的来袭,都是一次洗牌。体质羸弱的企业会因经不住风雨的洗礼而退出,应变有道的企业势必得见风雨之后的彩虹。疫情催逼着雅戈尔加快思考的速度,加速前进的步伐。在服饰业态迎接市场复苏的阶段里,且看雅戈尔如何“再出发”! 来源:赢商网上海站   作者:周琳

欧亿注册线路_快讯|ST摩登2019年亏损12.86亿元<em></em>

  中服网消息,日前,摩登大道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ST摩登)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期内,公司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基本每股收益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均呈不同程度的下降。   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期内一年,ST摩登营业总收入实现13.41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14.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12.86亿元,同比上年下降3389.08%。ST摩登总资产为20.26亿元,比本报告期初下滑36.29%;基本每股收益为-1.8051元,上年同期为0.0549元。   ST摩登表示,公司业绩均有不同程度下降的只要原因有:1、受整体宏观环境影响,公司及部分子公司业绩不达预期,营业收入和利润有所下滑。   2、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和相关会计政策规定,公司2019年末对可能存在减值迹象的资产(范围包括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长期应收款、存货、无形资产、商誉等)进行全面清查和减值测试后,进行了计提减值准备。   3、澳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擅自划扣了公司控股子公司广州连卡福名品管理有限公司大额存单,相关诉讼尚未判决,基于谨慎性原则,拟计提营业外支出约10,064.17万元。   4、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擅自以公司及公司控股子公司名义进行未经审议及未及时披露的担保事项,拟计提预计负债和营业外支出约2.8亿元。   ST摩登目前总资产20.26亿元,较期初下降36.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9.20亿元,较期初下降58.95%;总资产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下降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度亏损,净利润减少所致。 来源:中服网  作者:覃金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