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欧亿网上不去了

欧亿代理中心_chanel和Levi’s推出线上音乐会 鼓励人们呆在家中<em></em>

  宅在家后,还能做什么?Chanel和Levi‘s给宅在家中的人们带来了新的消遣选择。   上周,Chanel邀请了比利时歌手Angèle在其拥有近4000万粉丝的Instagram账号上直播表演,吸引更多的潜在消费者。据了解,Angèle是Chanel最新眼镜广告系列中出镜的五位名人之一。Chanel还在Apple music上创建了“The sound of Chanel”,为更多的消费者提供精选音乐歌单。   而Levi’s则将音乐节搬到了线上,于Instagram举办“Live 5:01”虚拟音乐节。音乐节将持续一个月之久,每个工作日晚上都会邀请oop Dogghe ett Young等艺术家进行表演,以为待在家中的人们提供更多的娱乐,改善人们的生活状态。

欧亿招商主管_服装订单被取消、供应中断 疫情对零售供应链有何影响?

  据了解,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已经在零售供应链上产生了连锁反应。随着商店的关闭和失业率的上升,销售停滞不前,促使零售商取消与供应商的订单,使得孟加拉国等国的工厂不得不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产品买单。   在公众舆论的影响下,承诺继续履行对供应商的财务承诺。Target、Zara母公司Inditex、North Face母公司VF Corp、Tommy Hilfiger母公司PVH和法国唱片公司Kiabi也纷纷效仿,宣布将按常规条款支付已生产或正在生产的所有订单。   但对供应商而言,实际情况要比订单是否被取消复杂得多。劳工权益活动人士说,典型的合同协议让供应商很容易受到冲击,品牌在订单发货前是不付款的,他们决定产品何时发货。由于新冠疫情造成了大规模的供应中断,零售业脆弱的供应链正在崩溃。   供应商的采访以及对品牌与供应商之间的对应关系表明,一些品牌会接受订单,但要求供应商提供折扣或回扣,这可能会使他们蒙受损失。一些零售商正在放弃未来的订单,这对那些根据品牌预测制定计划的供应商来说影响较小,但成本仍然很高。另一部分公司没有取消订单,但也不接受订单,这意味着供应商需要储存订单,等待付款,直到品牌决定取消订单。   但是也有些人不愿相信,在供应商拿到支票之前,品牌会及时履行它们的公共承诺。在任何情况下,供应商都没有任何优势,如果品牌不遵守协议,他们也没有追索权。   这相当于一个巨大的灰色地带。取消的订单引来了很多的负面报道,但是替代措施可能会使供应商同样脆弱。但其他行动也会让供应商同样脆弱。劳工维权人士担心,如果他们最终落入语义陷阱,推迟但不取消订单,那么支付的承诺可能变得毫无意义。   加拉国一家牛仔布工厂的老板Mostafiz Uddin说:“他们从未说过会付钱,他们只是说我们不会取消商品。取消货物或不收取货物对我的工人来说是相同的,这样工人拿不到钱。”   供应商的不确定性   许多供应商不愿谈论与特定品牌的协议,因为他们担心遭到报复,他们需要继续依赖于其商业伙伴。为了保护关系,孟加拉国几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表示,H&M和Inditex已经按时接受了他们的订单,就像他们公开承诺的那样。   这6个品牌的具体承诺各不相同,并没有公布所有细节。但除了这6大品牌之外,大多数品牌都没有这样做。一家供应商表示,欧洲快时尚零售商C&A在3月底取消了截至6月份的所有订单,包括一些准备发货的货物和其他处于不同生产阶段的货物。还有总部位于丹麦的Bestsr在3月中旬取消了所有订单,并要求对自1月底以来随时发货的订单给予折扣。   H&M、Inditex和Target回应称,它们将信守与供应商的承诺,但没有提供具体的时间表确定他们何时支付订单或确认是否已经付款。C&A表示,其目标是“尽可能多地接受商业上可行的订单”。而Bestseller表示,其将“竭尽全力”履行承诺。   根据孟加拉国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约1100家供应商取消了价值15亿美元的服装订单,暂停了价值20亿美元的订单。BGMEA总裁Rubana Huq说,推迟订单、取消现有及未来的订单在该国家的服装制造业是很常见的。   孟加拉国和其他制造业国家的供应商对未来感到担忧,因为品牌对他们给工厂的订单预测有所退缩。供应商明白,品牌自身的未来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但它们的财务缓冲比品牌小得多,而且缺乏政府对企业纾困或下岗工人社会服务的安全网保护。他们呼吁各品牌将责任感延伸至整个供应链,而不是在自己的资产和员工身上切断这种责任感。   工厂的利润率远低于品牌。Ananta Group的常务董事Sharif Zahir拥有7个工厂,这些工厂为H&M、Zara、、Levi’s等零售商生产牛仔布、男式西服、针织品和其他服装。Sharif Zahir表示:“取消订单对供应商构成了较大的威胁,他们需要支付已经制造的产品所涉及的所有费用。但在收到付款之前,递延订单也会给现金流带来同样的挑战。工厂没有能力支付这些费用。”   他估计自己3月份接到的订单中有40%被取消,而一小部分被完全取消。零售合作伙伴已经表示,他们正在等待市场。   非营利组织Remake的创始人Ayesha Barenblat说:“已经到了4月,一些制造商无法支付薪水。”该组织组织了一场运动,敦促各品牌按时向供应商支付工资。   挑战常规   孟加拉工人团结中心执行主任Kalpona Akter表示,她希望看到合同做出改变,这样工厂在完成订单后就能得到报酬,无论订单能否发货。越来越多的人呼吁设立一项救济基金,帮助制造业的工人应对危机。供应商和提倡者对品牌是否真的会为这些有问题的订单买单缺乏信心,即使他们这样做了,孟加拉国、柬埔寨和其他制造业国家也没有能力应对这场疫情。   Zahir说:“品牌应该站出来。我们现在要求的不是人道主义或慷慨。我们现在要求的是责任。”   Zahir指出,美国和欧洲总体上提供了更容易获得融资的渠道,各国政府将制定大规模纾困计划。品牌需要考虑如何获得这些流动性。他们应该想办法付钱给我们,我们都是他们的长期供应商。   Nova希望看到更多的品牌像H&M和其他5个品牌一样信守承诺。虽然现在确认它们是否会信守承诺还为时过早。这将对孟加拉国数百万工人的健康和生计产生重大影响,以及时装业赖以生产产品的国家。   他表示:“品牌和零售商掌握着所有的主动权,他们可以选择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也可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供应链上。他们做出的选择将对世界各地的人们产生重大影响。”

欧亿招商主管_月薪6000至1万元人群最爱直播购物 买得最多的是服装

  近日,锤子科技前 O 罗永浩完成了他的直播带货首秀,22 款产品在 3 小时内轮番登场,最终消费者为这场首播贡献了 1.1 亿元的交易总额,用数据验证了直播带货的效果。随着各路大咖纷纷下场 ” 带货 “,人们更加意识到直播电商购物的势不可挡,而在疫情黑天鹅下,众多线下业务停摆,多产业的 ” 云复工 “、消费者 ” 云逛街、云购物 ” 的热情高涨,更助推了 ” 直播 + 电商 ” 这种模式的演进。数据资料统计,2019 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已经达到 4338 亿元,预计 2020 年行业总规模还将继续扩大。   为给疫情防控期间的直播电商消费 ” 摸个底 “,中国消费者协会于 1 月到 3 月组织开展直播电商消费者满意度调查和购物体验活动。   月薪 6000-10000 万人群最爱逛直播购物,你…

欧亿娱乐分红_电视真人秀真的能推动时尚品牌的发展吗?

  自2004年播出以来,《天桥骄子》(Project Runway)就一直是最具影响力的时装设计真人秀竞赛节目,在Lifetime电视台开播初期就吸引了400多万名观众观看。不过,即便当该节目的日常观众数量始终保持在300万人时,它始终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问题。除了节目的现任评委、前参赛者Christian Siriano取得了较大的商业以外,参加节目的其他设计师都未能在业内取得“成功”——即便这个行业一直在期待下一个美国时尚品牌的出现。   多亏了电视流媒体革命,许多新的时装设计竞赛真人秀正致力于让消费者直接购买获胜选手的,来打造下一个明星品牌。由时尚圈内人士Alexa Chung和《粉雄救兵》五人组的时尚专家Tan France联袂主持的新节目《时尚的未来》(Next in Fashion)现已登陆Netflix平台。该节目中的获胜者将通过Net-a-Porter出售自己设计的服装。Amon Prime平台也在3月27日推出了由Hdi Klum和Tim Gunn主持的《一剪成衣》(Making the t),节目的获胜者则可以在亚马逊上销售自己的服装。   虽然这类电视节目都极具娱乐性,但很难想象它们可以成功造就新一代的时装周主角。这背后的原因与具体节目的关系并不大,而是源于时尚界现有的障碍——成为时尚界的明日之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天赋甚至高曝光率都是远远不够的。   设计师Zac Posen曾是时尚评论家的宠儿,他的品牌看似取得了达到成功所需的一切支持——美国版《Vogue》杂志的认可、多次亮相高级别红毯,他本人也因担任六季《天桥骄子》的评委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但他还是在去年宣布品牌倒闭。而Siriano虽然被称作是最顶尖的红毯礼服设计师之一,也常常需要与HSN、Sam’s Club和J.Jill合作(除了显而易见的经济收益,这类合作应该也会提升品牌的包容性形象)。   不幸的是,这些时尚真人秀所带来的昙花一现的曝光率,不足以让一个有抱负的设计师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而就算获胜设计师的作品能在网络平台上销售,也不太可能会进一步改变这种情形。   美国有线电视频道Bravo于2019年重启了《天桥骄子》,新的评审团成员包括设计师Brandon Maxwell和超模Karlie Kloss。而《时尚的未来》和《一剪成衣》这两档节目都致力于突破《天桥骄子》带有缺陷的竞赛模式——受其限制,《天之骄子》的18位获胜选手中只有一位真正在时尚界取得了成功。   《时尚的未来》和《一剪成衣》的评委们不仅会考察选手们的才能,更要考察他们是否有能力创建可以在时尚界立足的企业。这两档节目的制作人也会注重挑选具备相关行业成功经验的选手,无论是曾创立过自己的品牌,或是在他人的品牌团队(比如Rocawear)中担任过重要角色等。如果选手们想要在节目结束后取得成功,这类经验是必不可少的。《一剪成衣》还为选手们配备了专业的裁缝,原因正如Gunn所说——这是一档设计竞赛节目,而不是缝纫比赛。   《时尚的未来》是Netflix出品的一系列非剧情类电视节目之一。Netflix的非剧情类原创节目运营负责人Brandon Riegg表示,平台将该节目视作“衡量观众对时尚题材热情度的一个契机”。时尚题材的一个附加优势就是可以吸引大量的国际观众,所以对于Netflix来说,弄清时尚题材节目是否能成为一个主要的节目制作方向是很有用的,可以为新一批制作成本低廉的节目打开方便之门。如果Netflix真的可以出售节目中的产品,那也可以带来一笔额外的收入——尽管数额可能很小。(Netflix和Net-a-Porter没有披露双方此次商业合作的具体细节。)如果Netflix的时尚真人秀可以成功建立起一种能帮助设计师开启职业生涯的节目效应,那么这类节目也会更加受观众欢迎。   亚马逊公司一直希望凭借Prime Video与Netflix在流媒体领域进行角逐,而此次推出新时尚真人秀背后的利害关系也更为复杂。多年来,亚马逊一直在努力成为高利润奢侈品的主要销售平台之一。《一剪成名》的明星影响力和制作水准应该会帮助该公司在这个长期未能企及的领域站稳脚跟。Klum和Gunn都有着巨大的粉丝基础,在行业内也都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和影响力。   节目中,设计师们会前往巴黎,在埃菲尔铁塔前举办时装展,在时装工作室里面工作,还可以自由漫步巴黎寻找创作灵感。节目强大的评委阵容中包括时装主编Carine Roitfeld、设计师Joseph Altuzarra和超模Naomi Campbell等多位备受尊敬的业内资深人士。真人秀女星Nicole Richie也在评委之列。作为品牌House of Harlow的经营者,她可以在适合年轻女性消费者的产品方面为参赛选手提供宝贵的建议。   这已不是亚马逊第一次尝试制作时尚竞赛类节目了。2016年,Amazon Prime平台推出了记录CFDA/Vogue时尚基金获奖者评选全程的《时尚基金》(The Fashion Fund)第三季。该节目播出的同时,Amazon还在指定网店中出售了参赛选手的商品。   总体而言,亚马逊一直在努力成为一个可以与Net-a-Porter正面竞争的时尚购物平台。(在2006年,亚马逊就收购了多品牌购物平台Shopbop,但Shopbop主要销售中等价位的产品。该平台在2010年代曾试图进军更高端的市场领域,但未能引起太大反响。)受Gilt等闪购网站的影响,Amazon还在2011年设立了My Habit网站,却在2016年关闭了该网站。同年,Amazon推出了用来展示其平台时尚产品的每日直播谈话类节目《时尚密码现场》(Style Code…

欧亿测速地址_飞鸟和新酒夏装浪漫上新:初夏多场景「穿搭图鉴」

  飞鸟和新酒品牌成立于2012年,是一个诠释“自然、浪漫、自由”、倡导自然漫活的生活方式类女装品牌。坚持了海明控股集团“共同创造美好生活”的使命,提供了一种由穿着体验带来的回归自我、放松生活的新选择。   2020年3月26日,飞鸟和新酒20年夏装浪漫上新。本期初夏穿搭首次尝试服装搭配与生活场景的结合,希望用户在即将到来的初夏走过每一个地方都能想起品牌传递的夏日美好与浪漫,更是为品牌即将推出的全新场景化产品品类作铺垫。   友人相聚时着装仍需出彩,以优雅舒适为辅   清新自然的条纹、图案印花连衣裙   让你在聚会中脱颖而出   FZ0301818 粗条纹连衣裙   FZ0301804 细条纹色织连衣裙   FZ0301823合作图案印花连衣裙   一人独处时着装以轻松舒适为主,   T恤连衣裙与T恤+半身裙/裤装搭配   让你轻松自如,不受束缚   FZ0301806 印花连衣裙   FZ0300917 蔬果印花T恤   FZ0301405 条纹棉裤   FZ0300907 拼接印花T恤   FQ0301703 A型腰裙   FQ0300909 印花T恤   户外出行应兼具风度与温度   T恤+裤装+薄外套组合   让出行便利舒适程度up up   FQ0300905 印花T恤   FQ0301813 色织条纹开襟连衣裙   FE0301304常规直筒牛仔裤   FQ0300913 H型T恤   FZ0301826农场印花棉连衣裙   FE0301309字母印花锥形牛仔裤   FZ0300904 绣花H型T恤…

欧亿测速登_服装企业外贸订单骤降 内贸还不确定的老板们能扛住吗

  中国服装消费市场还未恢复,爆发的欧美疫情又打击了海外消费市场,内贸和外贸都处于不确定中,高度依赖全球服装产业链的中国老板们面临考验。   从无法复产复工,担心交期延迟,到如今复产复工了订单却被取消,3月中旬以来,中国服装厂老板们的心情跌宕起伏。   记者采访的服装厂、鞋厂、纱线厂、面料厂老板们都表示,前段时间国内疫情所造成的物流阻断、工人无法返工、原材料短缺等问题现在已经缓解。最近一周多,工厂面临的最大问题已经从“愁复工”转变为“愁订单”。   随着欧美国家成为新冠肺炎重灾区,外贸市场出现了180度的转变。1月-2月中国疫情严重、无法生产,海外客户急催订单。现在欧美消费市场追随中国市场走向低迷,品牌客户变得谨慎,纷纷取消、推迟3月-6月的订单,6月之后的行情也尚难判断。   浙江一家家纺面料厂的老板邹兴(化名)告诉记者,外贸圈的老板都在感慨,与疫情抗争,“国内打上半场,国外打下半场,外贸人要打全场。”   批发商、品牌商的压力也很大。大量春款和部分夏款已经到仓库、门店,如果长期销不出去,现金流会吃紧。   “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服装产业链遭受了巨大打击,从终端零售到产业链中每个环节打击都非常大,出口订单减少是一个连环打击。”安迈企业顾问有限公司中国区高级董事高欢对记者说。   面对困难形势,各个服装企业都在积极谋求对策,如拓展电商渠道、加大内销比例等,大部分企业主都表示,目前的首要目标就是先存活下去,等待疫情结束后的消费复苏。   春夏订单被取消   据记者了解,目前阶段,各服装厂和原料厂的复工率在80%以上。除湖北籍工人,全国其他省份工人基本都已复工,复工复产已经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复工了,有原料,有产能,但是客户突然开始减单。”为Zara、H&M、Max Mara等欧洲品牌供货的成衣厂老板罗淼(化名)告诉记者。   罗淼表示,近期H&M等品牌客户已经取消了5月的订单,其中H&M取消的订单是一批晚夏和秋天的服装,“现在还说不清因疫情影响一共会取消多少订单。”她表示,Zara和H&M在缅甸也相继取消了30%-40%的订单,还有一些订单悬而未决。   包括罗淼在内的工厂老板们表示,最近一周,同行们都在互相通电话,或者在微信群里了解情况。他们相继收到来自客户的类似通知,“货暂停”、“取消订单”、“后续生产暂缓”。   中国是服装纺织出口大国,有全球最完备的服装产业链,产值占中国外贸顺差的70%,全球60%的服装成品在中国生产,20%的纺线、布料、拉锁纽扣等半成品国际贸易与中国有关。罗淼说,与这条产业链结合最紧密的就是国际品牌代工厂,这些工厂的老板们这几天都非常焦虑,担心欧美市场持续萧条。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报告显示,2月期间,由于疫情造成中国生产、物流堵塞,半成品短缺,全球服装纺织相关行业已遭受超15亿美元的损失。   为Diesel、Calvin Klein等牛仔时装品牌代工的工厂老板刘博奇(化名)告诉记者,工厂60%的牛仔裤出口欧洲、美国、加拿大等国,他在中国和柬埔寨都有工厂,目前做美国、加拿大单的中国工厂已经遭遇订单减半的情况,,而柬埔寨工厂此前接到的西班牙品牌Zara的单子已经全部停掉。   “停单很彻底,没出的货不让出,现在西班牙很多地方已经封城,单子停多久还无法预测,这对我们来说是比较严重的影响。”刘博奇还担心那些减半的单子,最终会整个取消。   由于中国消费市场的恢复才刚刚开始,国内客户的订单也不理想。刘博奇说国内客户也有喊停订单,或者采购价打折的情况。很多工厂既做外贸单,也做国内单,老板们表示,国内市场疫情爆发期间影响就很大,此前许多线下销售的大品牌已经暂停了不少没投产或正在生产的订单。   1月-2月接到的订单让刘博奇的工厂目前仍可满负荷运转,但已经停的单会直接影响他的工厂5月-6月的生产。浙江一家鞋厂老板刘克余(化名)告诉记者,工厂排单减少,生产的一道道工序却都不能缺人。他现在已经把产量降低,让工人晚上不加班,“这么去处理,各方面的成本都增加了。”   市场冷,刘克余的经销商也不敢进货,“年前批发商拿到手里的货已经压在他们手里,他们宁愿跳过这个季节不销售,经销商上半年亏损会比较大。”   王福斌(化名)是天津一家服装外贸公司老板,它与十几家工厂合作,这些工厂100%依靠海外代工,客户以Zara母公司Inditex旗下品牌、H&M,以及欧洲当地品牌为主,外贸遇冷对它们的打击很大。   他表示,工厂春节前收到的订单本来应该2月做,但一直没复工,目前这些订单让工厂产能饱和,但因为不少客户将3月、4月没做的订单全部取消,4月开始就会出现因订单减少而产能过剩的情况。   罗淼也说,3月一些工厂还在生产1月、2月的订单,“但到4月就会很难受了,一些品牌春夏未必会有很多新款产生,夏季可能会以倾销为核心,相当于上半年的销售已经打了水漂。”罗淼说。   为优衣库等品牌代工的工厂老板江明德(化名)告诉记者,现在做日本市场的工厂比做欧美市场的工厂好过一些,但包括优衣库在内的日本客户也不敢下秋冬订单,也会缩减订单。据日本财务省贸易统计,2月来自中国服装及附属产品的进口额减少了65.7%。   江明德说,品牌的春夏款基本已经“废掉”,春天的款压在手上,夏天的款能缩减就缩减,品牌会把春天的库存推到秋天去卖,无法像往年那样去预测秋冬的货,也有把原有大单拆成小单的情况,“原来一万件一个款的,现在只能先下一千件,看情况再继续下单,去保证自己的安全性。”   由于缺订单,邹兴的几位同行和下游工厂已经准备4月1日开始放假,他觉得今年疫情对可选消费品的影响会很大,下降幅度可能超过1998年和2008年两次金融危机时的降幅。邹兴的供应商手上还有布匹在染厂,但客户已经取消这些订单,他说没办法,只能把布拉回来,“现在停的话亏,不停的话亏更多。”他表示,有上游原料企业已经开始亏损。   影响波及服装上下游、国内外   欧美疫情影响了服装外贸的春夏订单,做冬季服装的老板也担心受到波及。   尽管羽绒服的销售季节在晚秋和冬季,但一位羽绒服生产厂老板表示,自欧洲疫情暴发以来,他的心一直悬着,“我担心疫情控制不住,订单会被取消。”这家工厂的欧洲客户分布在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德国、英国等国家,这些国家近期受疫情影响严重。   老板曹辉(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向意大利寄送样品、资料已经比较困难,他担心法国等其他国家陆续也会出现困难。“之前和意大利客人联系的时候,他们都很无所谓的样子,现在开始紧张了,让我们寄口罩,我们寄出去了很多口罩。”   曹辉的工厂除羽绒服,也生产其他外套产品,他表示,已经有美国客户告诉他情况很糟糕,本来预期4月出货一批薄夹克产品,这位美国客户告诉他需要时间考虑要不要生产这批货。   羽绒服的单一般是3月-4月接,6月-8月出货。他说最近客户下了一部分订单,但他不放心,希望客户能支付定金,一些客户愿意,一些不同意。   客户原则上不能取消已经生产的订单,但曹辉担心疫情对欧美市场产生更多负面影响,如果消费信心持续下滑,客户还是会取消订单,所以他选择将货期往后拖,暂不生产,继续观察客户国家的情况,如果疫情有好转,再进一步协商生产计划。   影响也在向上游传导。天虹纺织是全球最大包芯棉纺织品供应商之一,其徐州工厂是做纱线的中型工厂,该工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出口导向的中国服装产业链受欧美疫情影响很大。纱线是服装的上游原材料,织布厂采购纱线织布,再将布匹售给印染厂,印染厂将布供应给服装厂。此次疫情首先影响成衣的内销和出口订单,影响再传导到上游印染、面料,再触及织布,织布反馈到纺纱。“现在上游纺织、印染、面料,以及下游服装企业态度都很谨慎,不像往常那样做大规模采购原材料的规划。”   目前纱线的上游原材料棉花的价格也在下跌。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数据及期货数据,近期棉纱价格、棉花价格都在下行。   中国为东南亚工厂提供大量原料半成品,疫情对东南亚供应链也造成了打击。在中国和东南亚有多家工厂的大型服装生产商溢达集团全球营运董事总经理童成告诉记者,疫情在全球持续,多个国家实施更严厉的防疫政策,甚至要求生产非必需品的企业短暂停工,这对其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和毛里求斯海外生产线造成了一定影响。   不仅是外贸,疫情对内销市场的影响还在延续。   巴拉巴拉是森马集团旗下儿童服装,为该品牌提供ODM(设计+生产)服务的工厂老板告诉记者,巴拉巴拉此前告诉工厂,没操作的订单全部暂停,已经操作出货、2月应付的款拖到现在还未结,要等到4月才能结款。该品牌此前也要求供应商帮忙卖货,给供应商排名,其副总裁也做起了直播。   上述工厂老板表示,巴拉巴拉、太平鸟、七匹狼等开了大量实体店的国内品牌,目前压力都很大。很多品牌急于出货,老板带头在朋友圈里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为求生存,一些品牌已开始裁员。   高欢表示,一些工厂是在拖欠下游原料生产厂家账款、拖欠工人工资的情况下经营。外贸商王福斌说,品牌与工厂的交易是赊销模式,运作订单2个-3个月,出货后2个-3个月回款,长期没有进项,工厂要垫资运作、支付人工,如果财务状况不佳,在此次疫情期间或许会难以维持。…

欧亿代理中心_疫情对奢侈品影响有多大:订单减半 活动取消

  国外疫情蔓延给奢侈品带来了新一轮冲击。   受疫情影响,奢侈品品牌订单数量下降,很多品牌甚至推迟或取消了原本计划的新品发布等活动。   GUCCI   据路透社援引部分意大利纺织和皮革制品供应商消息,受中国消费者需求大幅下降影响,Gucci、Prada和Salvatore Ferragamo等奢侈品牌的订单量明显减少。   其中开云集团旗下的供应商透露,Gucci 2月手袋订货量较1月的880个至1000个减半到约450个,3月更是没有订单。LVMH的供应商也表示Louis Vuitton手袋订单量减少30%。   Gucci还推迟原定于5月18日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2021早春系列发布会。   此外,Gucci、Fendi、Celine等多个奢侈品牌在意大利的门店已暂停营业。   Cartier   Cartier(卡地亚)宣布推迟原定于4月11日在意大利米兰三年展设计博物馆举行的展览“Citizens:A look by Guillermo Kuitca at the Cartier Foundation collection(卡地亚基金会Guillermo Kuitca藏品展)”。   Ferragamo   意大利奢侈品集团Salvatore Ferragamo周三表示第一季度收入或将较上年同期减少三分之一,主要受部分地区门店因疫情停业以及新系列产品推迟发布影响。   Giorgio Armani   Giorgio Armani宣布,由于肺炎疫情在意大利迅速蔓延,集团决定暂时关闭其在米兰的豪华酒店、餐厅和所有精品店,品牌原定于4月19日至20日在迪拜举办的度假系列大秀已被推迟至11月举办。在米兰时装周结束后,Giorgio Armani位于米兰的总部以及生产中心就已被关闭。   Max Mara   Max Mara日前宣布将取消原定于5月25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度假系列时装秀的计划。   爱马仕   爱马仕发布声明,集团决定取消原定于3月20日至22日在大皇宫内举行的年度马术障碍比赛。爱马仕还决定取消原定于4月28日在伦敦举行的2021年早春系列发布会。   Prada   Prada推迟原定于5月21日在日本东京的2021早春系列发布会。   Versace   Versace推迟原定于5月16日在美国举办的早春系列发布会。…

欧亿测速地址_飞鸟和新酒:春日自然系穿搭,无惧温差

  飞鸟和新酒品牌成立于2012年,是一个诠释“自然、浪漫、自由”、倡导自然漫活的生活方式类女装品牌。坚持了海明控股集团“共同创造美好生活”的使命,提供了一种由穿着体验带来的回归自我、放松生活的新选择。   2020年3月12日,飞鸟和新酒春装新品于线上发布。此次新品推荐针对近日昼夜温差较大的情况,推出开衫+内搭自然系穿搭组合,希望用户能度过一个舒适的春天。 来源:中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