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欧亿代理 » 欧亿招商主管_遭嘉宾“吐槽”陈列太乱,巴拉巴拉直播翻车了?

欧亿招商主管_遭嘉宾“吐槽”陈列太乱,巴拉巴拉直播翻车了?

“嘴瓢”主持人,这一次没有“瓢”!

明星走进直播间

4月25日,携手著名主持人朱丹在小程序直播,分享育儿经验,以及新品发售。

这是巴拉巴拉首次启动明星直播间进行直播,整场直播观看量达到105.4万,点赞数过29.7万。

笔者在看朱丹直播的时候不禁惊叹,巴拉巴拉找的这位带货明星也太耿直了吧!

在直播中她说:“和周先生逛街的时候看到过巴拉巴拉的门店,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店面乱七八糟,都不想看。”

随后她又说:“在云南的一次逛街,改变了对巴拉巴拉的看法,质量非常好,价格又不贵。”

“给孩子选择衣物的时候,最好是选择棉质的、材质比较柔软的,适合宝宝的衣物。面料延展性、透气性是非常重要的,巴拉巴拉的材质就很符合孩子对的要求。”

虽然找补回来了,但是也确实也道出了门店存在的问题。

回顾整场直播共历时三小时,能够看出来朱丹尽力不让直播变得无聊,不仅分享育儿趣事,也分享了和周一围的夫妻相处日常。与其说是一场直播,不如说是一场巴拉巴拉冠名的节目访谈。

但是仍然没有忘记直播的主要目的——带货。

此次直播共在直播间上线了62款夏季新品,其中包括短袖、短裤、防晒服、薄外套以及童鞋等等在直播间中进行售卖。

巴拉巴拉母公司森马集团也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为了树立电商生态化理念,调整直播结构,店铺直播结合红人直播,抓住风口加速从‘搜索存量时代’到‘直播增量时代’的调整。”

“童装业务告急”

童装当前的整体业态处于下行阶段,动销难成为最大的痛点。导致门店对童装这一品类的信心越来越低,作为童装品牌的领头羊表现如何呢?

近日,森马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儿童作为集团的主要发力点,来看一看儿童服饰在集团中的表现。

如报告中所示,2019年营业收入为193.5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3.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4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8.72%。

不难发现,森马集团的主要盈利点集中在儿童服饰业务板块,营业收入为126.63亿元,占总体收入65.49%,接近于成人休闲服饰的2倍。

儿童服饰业务的超速增长,因素有哪些?

一、多品牌布局

不仅有国内儿童服饰行业龙头品牌巴拉巴拉,还孵化了,迷你巴拉巴拉。

在2018年全资收购了欧洲中高端童装集团——KIDILIZ集团,在中国推进经营KIDILIZ旗下的儿童多品牌业务,旗下中高端品牌CATIMINI和Absorba已顺利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

公司童装业务将实现全品类、全年龄段、各消费层次的全面覆盖,形成完整的儿童服饰板块多品牌矩阵。

二、产品创新及品类扩张

为了迎合当下母婴消费主力85、95后消费者生活方式,进行产品研发与创新,从时尚度、功能性、科技感等维度升级服装和鞋品两大产品线的穿着体验。

在生活方式品类中,家居、出行、洗护产品线的品类丰富度和业绩规模稳步提升,满足消费者亲子出行和家居升级需求。

品牌与多家世界领先趋势机构深入合作,与迪士尼、敦煌博物馆、梵高博物馆以及优质供应链合作伙伴进行跨界合作,打造IP新动能,在面料、工艺,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高颜值、个性化的生活方式产品。

三、多渠道共同发力

巴拉巴拉也正在加速线上线下全渠道融合,进一步构建全域消费者触达通路,强化会员、云店、社群、直播、电商平台的协同发展。

在营销策略和消费者触点进行了全面升级,在微信、微博、抖音、小红书、Facebook以及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平台上,联动亲子、知普、时尚等领域的KOL和KOC,定期输出时尚穿搭、亲子育儿、 文化艺术推介等覆盖品质儿童生活方式的内容,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消费者的粘性和品牌满意度。

由此能够发现,森马服饰将2020年发展重点放在线上渠道,主要还是因为受疫情影响。目前来看,上半年对于线下渠道的影响较为严重。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童装业务巴拉巴拉还是森马主品牌,为了减轻影响,转战线上也是必然。


下一篇 :

上一篇 :